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七一章 咬饵
    一双纤细的手臂缠绕在脖颈上,柔软的触感,温暖的体温,酥骨销魂,梁敞的心不自觉跳得飞快,她靠他太近,让他有点呼吸困难。

    “奴家还以为官人匆匆离开苏州是有重要的公务要处理,没想到是回到梁都来娶美人儿的,奴家是不是应该恭喜王爷大婚,新王妃貌美如花,王爷能得此佳人,真是天大的福气!”苏娴浅笑吟吟地望着他的脸,她的手依旧环着他的脖子,语气轻盈地说。

    梁敞低下头来,望着她:“你的话里嫉妒太明显了。”

    “奴家就是在嫉妒。”她笑盈盈,直白地说,并不否认。

    梁敞微怔,惊诧地望着她,他习惯了她对他轻浮的撩拨方式,对于她的坦然承认他很不习惯,觉得很惊奇。纵使他心知肚明苏娴喜欢他,他也觉得那里面调侃的意味占的比重更大,所以对于她的坦白他才会觉得吃惊。

    “官人不相信奴家是真的欢喜官人么?”蛾眉微挑,她望着他,笑吟吟问。

    梁敞有些尴尬,总觉得这种时候说相信也不是说不信也不是。

    苏娴含着笑望着他,望了一会儿,见他眸光躲闪,浑身不自在,似不想与她再对视,唇角勾着的微笑转淡,环着他脖子的双臂也渐渐松弛了力道。

    她双臂卸下的力道在梁敞的感觉里很是明显,他心跳微顿,在她的胳膊即将放下去时,他下意识伸出一只手扣在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上,感受到她腰后被他握住的肌肤微颤,他亦生出了被电了的感觉,浑身一震。下意识缩回手。

    在那一刻,苏娴将就要落下去的手臂重新收紧,绵软地贴在他的身上,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的脸,吐气如兰。

    梁敞越发觉得不自在,眸光闪烁了一会儿,干咳了两声。没有去看她的眼。别着头,生硬地说:

    “你误会了。”

    “误会?”她挑眉,望着他。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梁敞觉得自己没必要跟她解释,可不解释他又觉得心里堵得慌,他并不想被误会,可是解释了他又很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但是憋闷和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还是选择了后者,他又干咳了两声。对她说:

    “你也知道,东平侯府被抄家,男丁充军女眷为奴,丁芸的生身父亲在我幼年时曾救过我一命。如今她父亲虽然不在了,这个恩情还在,东平侯犯法。我却不能眼看着救命恩人的儿女跌入火坑,我就去向父皇求了将丁芸和丁瀛送到我的府上。他们被充为奴也是要被送进不知是哪府为奴为婢的。可我去讨总要有一个由头,为了一个奴婢去求父皇说不过去,我便只能说我心悦丁芸。虽然父皇将丁芸赏了我做侍妾,实际上我只当她是妹妹,我也知道这样做对她的后半辈子不好,但比起去别的府上被欺辱,把她接来我的府上是最好的法子,至少我能保全她和她的弟弟。”

    他说的诚实诚恳,苏娴唇角的笑容又勾起了几分,百转千回地“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望着他,似笑非笑地问了句:

    “所以,你睡过她了?”

    “……”梁敞的脸刷地黑了,咬牙切齿怒道:“说什么?你一个女人怎么可以把这么粗鲁的字眼挂在嘴边,什么“睡”不“睡”的,你是一个女人,你是女人你知道吗,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奴家自然是女人。”苏娴浅笑盈盈,“文王殿下,您和您的侍妾睡过了吗?”她锲而不舍地追问。

    “你这个女人!”梁敞气得直磨牙,黑着脸怒道。

    “睡了,还是没睡,很难回答吗?”苏娴眨眨眼睛,疑惑地询问。

    “没有!”这两个字是用吼的吼出来的。

    “真的?”她确认地问了一遍,对于他的回答不吃惊不欣喜,语气平平。

    “真的!”梁敞的脸已经黑得发紫,不知是被她平静的语气气的,还是被她一遍遍的追问气的。

    苏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拍拍胸脯,心有余悸地说:“还好还好,奴家好担心呢,官人明明是奴家先看中的,要是被人捷足先登,奴家一定会椎心泣血。若是官人和新侍妾娘娘睡过了,奴家又要另寻新欢了,另寻对象真的好麻烦,另寻一个像官人这样能让奴家浑身发软的男子更是难上加难,万幸万幸!”

    梁敞的脸已经从紫到红从红到青从青到黑又轮了一圈,表情跟走马灯似的丰富,快要吐血的那个人明明是他,他现在很有一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什么‘椎心泣血’,你就算没念过书,成语也要多学几个!娘娘这个词你少往别人身上乱套,这里是梁都,乱说话会死的!捷足先登?你先看中的?你究竟把本王当成什么了?你居然还另寻‘新欢’?新欢?新欢?你还另寻‘新欢’!”他被气得快不行了,咬牙切齿地念着“新欢”这两个字,就差上去掐住她了。

    苏娴面对他的怒火不以为意,再次上前一步,软软地圈住他的脖子,媚眼如丝,似笑非笑地问:

    “官人,丁姑娘可美?”

    “啊?”梁敞的脑袋顶还冒着火,她却天马行空地转移了话题,让他措手不及。

    “是奴家美,还是丁姑娘美?”

    “……”

    “若丁姑娘更美,丁姑娘都做你的侍妾了,美色唾手可得,你却不肯睡她;若奴家更美,奴家都已经邀约官人无数次了,官人却丝毫不为所动。官人,莫非你有什么隐疾?”苏娴略带一丝担心,关切地问。

    梁敞的脸刷地黑了。

    “听说有男子是会有这样的隐疾,莫非官人也是其中一例?不如让奴家帮官人看看,也好帮官人尽早治疗,让官人尽快痊愈!”她说着,大大方方地上手去掀他的袍摆。

    梁敞满头黑线。又气又窘,从她手里匆忙拉回自己的袍子,大声呵斥:

    “你放肆!”

    “官人你不要害羞,奴家有自信一定会帮你治好的!”

    “苏娴,你若再胡闹,本王绝不轻饶!”

    “官人,这是关系到您子孙后代的大事。您放心。奴家一定不会把您有隐疾这件事泄露出去的!”

    “你……”梁敞怒不可遏,一张脸黑得能拧出墨来,她越拉扯越放肆。越放肆越缠人,他勃然大怒,猛地扣住她肆意作乱的手腕,像甩包袱似的将她随手一甩!

    苏娴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道袭来。还没来得及反应是怎么回事,身子不受控制地旋转了半圈。脚下一绊,重重地跌倒在窗下的软榻上,紧接着一具强健有力的身躯压了上来,属于另外一个人的体温火热地传递过来。让人心尖发痒,属于男性的阳刚之气澎湃而来,令人沉醉。催人窒息。

    他真的生气了,一张脸黑漆漆的。看上去却越发俊美,他用一双怒焰腾腾的眼瞪着她,沉声警告道:

    “别以为本王是个怜香惜玉的,你若再放肆,本王真的会睡了你!”

    苏娴浅笑盈盈地望着他,不管他是何种表情,她面上的微笑只有这一种,带着三分妩媚七分清纯,那三分妩媚却是致命的毒/药,能够诱人在一瞬间陷落,被麻痹被蚕食,永无翻身之日。

    她忽然伸出春葱般的手,按在他的后脑勺,将他的头向下压。他没想到她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在愕然的同时,温热的嘴唇已经触碰到两片幽香温软的唇瓣,恍若三月桃花的触感。

    馥郁的芬芳直扑而来,让他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变得柔软,血液沸腾,心潮澎湃。在微怔的时刻他的心里还残留着理智,这一丝理智告诉他他应该离开,然而迎上来的那双唇太过柔软,太过迷人,幽幽的香气已然令他心尖发软,绵软的触感更是让他如触了电一般变得麻酥酥的。他并不是没见识过女人,他是皇子,他早已经到了婚配的年纪,他又是军人出身,军营里到处是粗野的汉子,有粗野汉子的地方女人自然少不了,可是第一次,他有这种心猿意马的感觉,蚀骨、销魂、迷醉,一波又一波恍若海浪一般的澎湃感觉开始让他变得不满足于浅尝即止。

    那具身体非常柔软,玲珑曼妙,暗香浮动,足以令人的呼吸错了又错,灼热的体温在相互缠绕,彼此交汇……

    直到他猛然间回过神来!

    她那一双妖艳的凤眸媚如春水,含情脉脉,娇喘微微,两片唇因为他的缘故绯红如玫瑰,看起来越发妖冶,极能勾起人内心的蠢蠢欲动,他望着她那双通红如血的唇,很想俯下头去再试一次,这念头出现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匆忙坐起来,心突然就变得很乱,纷乱如麻。

    苏娴笑了笑,从容地坐起来,用手拢了拢微乱的发鬓,而后淡定地站起身,淡淡地说了句:

    “奴家离开太久,妹妹们怕是会着急,奴家就先回去了。”说罢,迈开步子要走。

    坐在软榻上心绪仍未平复下来的梁敞见她要离开,下意识伸出手扣住她的手腕。

    苏娴回过头来,疑惑地望着他。

    “刚刚我……”这是相当纠结的眼神,想道歉说不出口,已经拉住了她又说不出别的来蒙混过关。

    苏娴看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低下来,在他柔软的嘴唇印下深深的一吻,紧接着幽然一笑,嗓音媚人地说:

    “殿下的滋味,果然销魂!”她说着,吐出猫似的舌尖,在色泽妖冶的上唇上轻轻地舔了舔。

    梁敞的脸刷地黑了!

    现在的情形,绝对不是他占了别人的便宜,是他被人占了便宜!

    银铃般咯咯的轻笑,苏娴转身,翩然离去。

    梁敞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

    ……

    苏娴补了唇脂,施施然回到丹桂林,见苏妙、苏婵面对面坐着吃螃蟹,回味和梁敖坐在远处桂树下的竹椅上交谈,本应该坐在苏妙她们那一桌的苏烟却不见了,苏娴找了一圈才发现苏烟正跟着好几个世家公子坐在凉亭里吟诗作对以文会友进行风雅的玩乐。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老四竟然主动跑去跟着人家做文章,老四从前不是最讨厌这样的场合吗?”苏娴惊奇地笑道,坐在苏妙对面,惊叹地望着一桌子个头巨大的深海螃蟹,“梁都里连螃蟹都这么大!”

    “小味味替他介绍的,小味味说烟儿要入仕首先得结交人脉,今天这里边全都是大头的人脉。”苏妙道。

    苏娴想了想,点点头。

    “可我看烟儿的表情很痛苦。”苏婵啃着螃蟹,眼睛却盯着坐在凉亭里十分拘谨看上去极不自在仿佛随时要昏倒的苏烟,说。

    苏妙和苏娴齐齐望过去,见苏烟果然一脸沉闷的表情,他坐在人堆里,却显得格格不入,明明大家挨得很近,他坐在其中却仿佛被分离进一个独立的空间,恐慌、紧张、无措让他的手里沁出许多汗,他心慌气短,头脑一片空白,两腮处因为极度不适应已经泛起绯红色,连额角也冒起了汗珠。

    “你没事吧?”一个清脆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恍若活泼的小百灵,把苏烟吓了一跳。

    “芷、芷罗公主?!”映入眼帘的居然是那个精灵般的小公主,一股热度直冲头顶,苏烟脸涨红,磕磕巴巴,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芷罗弯了眉眼,笑嘻嘻的,又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小声问:“你生病了么,怎么出这么多汗?”

    苏烟的脸红得更厉害,连忙把头摇成拨浪鼓,轻声说:

    “多谢公主关怀,草民没事。”

    芷罗不相信地扁扁嘴,又问:“既然不是生病,难道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诗所以出汗?”

    “不是。”苏烟连忙否认,生怕会被她误会自己是个草包,虽然他学问有限,但是做一则品质中上等的诗他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芷罗狐疑地盯着他,好奇地瞧着,这样的眼神让他很不自在,可是芷罗一直在盯着他,一直一直盯着他,直到芷罗用拳头敲了一下掌心,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你是不会应付这些人,是吧?”她压低了声音在他身旁小声说。

    苏烟的心一动,他内心的艰难居然被一个久居深宫的小姑娘给一语道破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