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六章 兄弟
    “阿甜一大早就出门了?”梁铄喝粥喝得很舒畅,心情愉悦,笑着问梁锦道。

    “他今天一大早就带着小舟打猎去了。”梁锦笑着回答。

    “我的儿子和你的儿子里,阿甜的骑术最好,能跟他不相上下的也只有阿敏了,偏阿甜性子贪玩,都已经是做父亲的人了,还整天没个正事做,我几次三番跟你说他这个年岁也不小了,该玩够了,是时候入朝为国家出一份力了,可你跟他一样,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梁铄虽然是笑着说这话的,语气里却多了几分不满,不过这并不是君对臣的语气,而是一个兄长在教育不争气弟弟的语气。

    因此梁锦也只是淡淡一笑:“阿甜性子顽劣,总是没个正形,咱们家有一个阿敏已经够了。就阿甜那个性子,若当真入了朝,用不了两天就得把朝中的大员们气倒一片,到时候为难的是七哥。那孩子那个不长进的性子,还是老老实实地在家管点事把儿子教养好了,也就罢了。”他评论起儿子来毫不客气,可是这样的评论让人听不出一点贬低,反而充满了宠爱。

    梁铄笑了一下,同样很无奈:“我知道你的心思,可孩子这么下去也不是个法子,又不是姑娘家,哪里能成天呆在家里没个正经事。好好的一个小子,又是将门之后,你们夫妻俩再这么宠下去,连我都觉得没脸去见香儿的兄长了。想当年阿泽是何等的骁勇善战,阿泽在世时,连阿锦你都要往后站,阿泽在世的时候朝中跳梁小丑众多我没法子为他封王封侯,他只留下了阿甜这一点血脉,回家的荣耀全在他身上,你们再这样子骄纵他,回家什么时候才能够起复!”说到回香的兄长回泽时,梁铄的眼中满是唏嘘、遗憾和想念,还有深深的懊悔和自责。他的表情有些难过,这样的难过沉沉地压着他让他有些窒闷,然而他在做出这样的表情时并不避讳他的亲人和子侄,这个皇帝很特别。通常皇帝都是泰山崩于前不行于色的,可是这个皇帝,他温润、谦和并且表情外露,他并不避讳被人看透内心。

    苏妙觉得梁铄这个皇帝很微妙,他身为九五至尊的皇权气势让人无法小觑。可他又表现得像一个普通人,他给家人营造出的氛围可以让他的家人很放松,这完全矛盾的两种特质实在让人看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苏妙不害怕他,她有点喜欢这个皇帝,可是同时又感觉能够稳坐皇位的人绝不是他表现出来的这个样子,所以她心里对他的感觉有点奇妙。

    一直沉默不语的回香在梁铄话音落下时开了口,她淡淡地平静地道:

    “回家世代庖厨出身,及至到了兄长这一代蒙先皇恩典给了一个武将的出身,这已经是隆恩浩荡。皇上这些年对回家的恩典婢子谨记于心,兄长为国捐躯是回家的荣耀,皇上勿需再为此事挂怀,至于阿甜,他是婢子一手养大的长子,婢子只望他平安喜乐,一生无忧。”

    此话落下,饭桌上出现一阵短暂的沉默。

    一直把心提着的魏贞总算放了心,不着痕迹地舒了一口气,她很怕丈夫会被送去上战场。

    梁敏看了回香一眼。又转移了眼神,默默地将头垂了下去。

    回味不动声色,无声地夹了一块牡丹糕放到苏妙手旁的碟子里。

    梁铄的表情就变得有几分尴尬,他似十分了解回香冷淡的性子。没有动怒,只是讪讪地摸了摸鼻尖。

    梁锦也觉出了一点尴尬,轻轻唤了句:“香儿!”

    回香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看了他一眼,梁锦便不再作声。

    顿了顿,梁铄讪讪地笑着,打破了尴尬。略带一丝无奈地对回香笑道:

    “你这丫头,多少年了这自称还是改不了,都已经是‘郡主’了,跟阿锦孙子都有了,还称自己是“婢子”,让你们家这新媳妇听着只怕会不安。我又没说让阿甜上战场,现在国泰民安,哪里需要人上前线打仗,以阿甜那小子爱计算的性子,进吏部或者户部磨练个两年必有很大的作为。”

    “阿甜只对回香楼有兴趣,婢子还等着他将来撑下婢子这回香楼。婢子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皇上的称呼也该改一改,让小辈听了会笑。”回香淡淡地说,她的语气很直很平,让梁铄和梁锦两个人哭笑不得。

    “阿甜接手回香楼,那阿味又做什么?”梁铄饶有兴致地问。

    “婢子产业大,一个儿子撑不过来,自然要两个儿子合力支撑。”回香淡淡地道。

    “阿味的性子最像你,他又是被你教导出来的,自然也和你一样本事,冰泉宫还有个副使的空缺,让阿味去历练一下如何?”梁铄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

    “七哥!”梁锦吃了一惊,低呼。

    梁铄只是笑。

    苏妙虽然不了解冰泉宫是什么地方,但看他们的脸色,又想起以前听回味说过凌水宫的来历,大概冰泉宫也是相似的地方,直属于皇帝的锦衣卫机构。

    “阿味没那个本事,进了冰泉宫只会惹出乱子,反而会给皇上招麻烦。”

    “既然阿味没那个本事,回大人重新出山,如何?”梁铄也不恼,他盯着回香的脸,继续笑眯眯地问,仿佛这才是他今天来此的目的。

    “七哥!”梁锦皱了皱眉。

    回香浅浅一笑,虽然她面罩薄纱,依旧能够感觉到她在面纱背后浅浅一笑,她淡淡地对梁铄说:

    “婢子的身子大不如前,又相夫教子许多年,已经没有复出的精力了,更何况就算正当年时婢子亦是魏大人的手下败将,皇上若要兴复冰泉宫,不如召魏大人想想法子。”

    她口中的魏大人自然指的是凌水宫的宫主魏心妍,与隐秘幽深的冰泉宫相比,凌水宫才是世人皆知的直属于皇帝的锦衣卫机构。此话一出,梁铄的面色微变,笑容也淡了几分,可以肯定梁铄跟直属于他的凌水宫相处得并不是很愉快,梁敏的表情亦含了几分尴尬,他一言不发。

    皇长子梁敕一会儿看看父皇。一会儿看看回香,又去望满脸为难的梁锦,眼眸里闪烁了几分不安。

    一顿饭也就苏妙和回味吃得比较平静。

    早饭过后,梁铄和梁敕要走。梁锦亲自送他们出去。

    “七哥,”梁锦严肃着表情对梁铄说,“香儿身子不好,又已经过了这么些年,你不要再将她往那路上引。让她平平静静的不好吗?”

    梁铄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吸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对他说:

    “让她平静静静的她就真的能平平静静吗,你跟她过了这么多年,她是什么性子你会不知道,与其让她恣意妄为,还不如将她引到咱们可用的这条路上来。现在朝中是什么样的局势你最清楚,她不动声色了这么些年,以她的性子不可能忍到最后却什么都不做。只怕最大的风暴在后头。我是看着你们长大的,她是什么样的脾性我再清楚不过,小事上她不计较,一旦触及她的底线,她睚眦必报,与其等待着她爆发,不如让她的火更有利地烧起来,等这把火烧完了,你们也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

    梁锦半垂着的眼眸微闪,想要说些什么。却终是没有开口。

    梁铄已经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你我兄弟二人隐忍这么多年,现在已经到了该收网的时候,越是这种时候越不可以松懈。否则这么些年的隐忍就全部白费了。你不是不知道,朝中局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这个时候若是能添上香儿作为助力,事情会更为稳妥,你一定要好好地劝说她,就算是为了阿味。这一仗咱们绝对不能输。”

    梁锦沉默起来,梁铄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觉得这只手强劲而有力,和幼年时一样,让他的心里生出许多感慨。

    他点了点头。

    梁铄放下心来。

    梁锦一直将他送出回香楼的大门外,一辆华盖宝缨油壁马车正停在那里,先出来的梁敕安安静静地立在马车旁等待,搀扶父皇登上马车。

    梁铄登上马车,在进入车厢前忽然回过身来,对梁锦说了句:

    “你们两口子也常带着孩子进宫来看看我,别总让我这个做哥哥的特地出宫出城赶来看你们,我比你年长五岁,这身子骨到了这把年岁可禁不起折腾了。”

    梁锦不由得注意到他已经霜白的发鬓,想起母妃去世后年幼的二人在黎阳宫内相依为命的一幕幕,心酸起来,眼眶微涩。

    他点了点头。

    梁铄满意地笑笑,在儿子的搀扶下上了车,马车摇摇晃晃地驶远了,仍旧侍立在门前的梁锦倒退半步,恭恭敬敬地对着马车行了一礼。

    花园内,魏贞正在帮回香给廊下的两盆兰花浇水,突然有一片阴影罩在头顶遮住半片天空把她吓了一跳,抬起头一看,惊诧地唤了句:

    “大伯?”

    “夫人在吗?”梁敏向悬挂着青竹幕帘的房间看了一眼,轻声问。

    “在,大伯稍等。”梁敏明显是去了又来,想必有什么重要的事,魏贞也不敢怠慢,连忙进屋去通报了一声,不多时又出来,笑容满面地道,“大伯进去吧,娘就在外屋呢。”

    梁敏点点头,礼貌地说了句“有劳二弟妹”,也不用人打帘子,自己掀开竹帘进去了。

    回香依旧是早晨时的黑衣黑裙,正坐在软榻上修剪花枝,炕桌上摆了一只耸肩美人瓶,里面是还没有完成的插画作品,素雅别致,生气勃勃。

    梁敏在插花上看了一眼,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轻唤:“夫人。”

    “坐吧。”回香没有看他,修剪着花枝,淡淡地说。

    魏贞亲自捧了茶进来,又退了出去,回香不喜欢有人服侍,所以房里没有丫鬟,家大业大从小拘束惯了的魏贞更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嫁过来的时间久了她也喜欢凡事亲力亲为。

    梁敏没有喝茶,他在旁边一把乌木椅子上坐下来,低声开口:

    “皇上重新启用冰泉宫,冰泉宫宫主一职皇上执意要用夫人来担当,皇上认为只有夫人执掌冰泉宫才能与母妃执掌的凌水宫相抗衡。”

    回香一言不发,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依旧从容地插着花。

    顿了顿,梁敏语气艰难地继续说:“大皇子说,皇上似对父王起了疑心,大皇子执意要我来对夫人说一声。”

    回香依旧没有说话。

    这样的沉默让梁敏浑身不自在,他皱了皱眉,试探地再唤了一声:

    “夫人……”

    “敏哥儿,”回香已经许多年没有这样叫过他了,小的时候,偶尔回香会这样唤他,久违了的称呼让梁敏的心跳微顿,他听她说,“瑞王府的三个孩子里只有你活跃在朝堂之上,你可想清了,你要站在哪条路上?”

    梁敏浑身一震,眼眸微瞠,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说:

    “我是瑞王府的世子,我与瑞王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自然是要维护瑞王府的声望与荣耀的,只是父王那里……”

    “你认为你母妃和凌水宫的最终命运将是如何?”回香专心致志地插花,漫声问。

    梁敏沉默了良久,他低声回答:“比起凌水宫,我更希望母妃的后半生能够在王府内院中颐养天年。”

    回香便不再说话。

    梁敏亦不再说话。

    许久之后,梁敏站起来,缓缓地施了一礼,低声道:“夫人,衙门里还有事,我就先告辞了。”

    回香依旧没有抬眼,她只是点了点头,浅浅地道了句:“去吧。”

    梁敏便转身,出去了。

    魏贞依旧在门廊下浇花,见他出来,笑着迎上前,问候了句:

    “大伯这就要回去了?”

    梁敏笑着点点头:“也没见着小舟,下次再来见那小子吧,等阿甜回来了,二弟妹对他提一句,节气交替连风向都变了,阿甜最近还是少出门为妙。”

    魏贞是个聪明的女子,闻言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笑容可掬地回答:

    “大伯放心,这话我会说给阿甜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