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五章 幼年时的八仙粥

第三百六五章 幼年时的八仙粥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妙迅速梳了妆,跟着回味出了吟风斋,向外院的花厅走去。外院的花厅是用来宴客的,雕梁画栋,极是精巧,苏妙和回味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数个英姿飒飒的黑衣人肃穆侍立于门外,魁梧彪悍,煞气腾腾,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军人出身。

    苏妙吓了一跳,她自以为胆子大,可是在看到这么多膀大腰圆的壮汉时心里还是打了个突儿,只觉得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下意识住了脚。

    回味拉起她的手,越过门前凶神恶煞的壮汉,从容不迫地向花厅走去。

    苏妙被他拉着,才一踏过门槛,就听见里面传来男子爽朗的说笑声,装潢素雅别致的花厅中,一扇巨大的芙蓉花开屏风将厅堂分隔开,内室摆放着一方宽大的梨花木软榻,外室悬挂着青竹幕帘,正中间一只透花冰裂纹细瓷胆瓶内插了几朵荷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一方黄梨木圆桌,几把雕花竹椅散布四周,其中两把竹椅上正斜斜地倚坐着两名衣冠楚楚的英俊男子,那身穿大红色净面锦衣的正是梁锦,坐在梁锦对面的男子相貌和梁锦有七八分相似,除了留了两撇胡子这一点不同以外,这个人和梁锦根本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身穿一件暗金色古湘椴华袍,发束蟠龙金冠,袖口处绣着精致巧妙的花纹,气宇轩昂,贵气迫人。这是一个正气浩然的人,同样也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人,他眼睛里含着的笑意使他看上去很温和,不同于梁锦外露的意气风发,他斯文优雅,卓尔不凡。

    但是又有一点他和梁锦是极相似的,那就是这个男人看不出他的真实年纪。

    侍立在锦衣男子身后的是一名面如冠玉唇若涂朱的年轻男子,男子的年纪约莫三十左右,身穿一件月白色云锦长袍,腰间系了一条苍蓝色兽纹革带。有着一头乌黑顺滑的发丝和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身量颀长,挺拔如鹤,这亦是一个温和斯文的男子。他身上的气息和锦衣男人身上的气息非常相似,同样的温文尔雅,清新俊逸,让人在望过去的同时脑海中会不由自主地闪现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形容来。

    除了这三个人,花厅的角落里还站了另外一个玄衣男子,腰配宝剑,身形完美,英姿勃勃,顶天立地,正是梁敏。

    听见帘栊轻响,梁铄率先回过头来,眉眼含笑地看了回味一眼。又望向苏妙,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温和地笑道:

    “这就是小三子自己带回来的媳妇儿?”

    早有丫鬟上前来在地上铺了软垫,回味携苏妙的手在软垫上跪下来,对着梁铄规规矩矩地叩拜。

    苏妙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呆呆地被回味拉着跪下来,跟着回味规规矩矩地磕了头,磕完了之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

    梁铄笑起来,和气地说:“都起来吧,一家人用不着这些虚礼。”

    回味从善如流地站起来。沉默地扶起苏妙。

    “小三子跑出去这几年,长大了不少不说,还不声不响地给你弄回来一个儿媳妇,你也算有福气。这小子。从小就属他的鬼主意最多,平常像个闷嘴葫芦似的,每一次到了大事上头就属他最有主意。”梁铄笑意满满地对梁锦道。

    梁锦只是笑,梁铄就看出了他对这个儿媳妇不太满意。梁铄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儿媳妇就算不是望族淑女那也应该是书香门第的碧玉闺秀。眼前的姑娘相貌算不上最出众,家世背景更不用提,就连干的事情也是在贵族圈子里上不得台面的厨师,这孩子除了个子高这一点比较特殊,其他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像梁锦这种眼高于顶一心想为儿子娶个贤良温婉名门淑女做媳妇的不满意是当然的,换成是他他也不满意,无奈梁锦最宠的就是回味,看回味这小子是真心喜欢那姑娘的,因为儿子真心喜欢,所以梁锦就算再不满意,他也说不出任何反对的话。

    在梁铄看来,眼前的这个姑娘有点傻乎乎的,正常的女孩子在看见皇上时不是战战兢兢也是故作大方,但这个姑娘她很平静从容,她在平静从容地发呆,好像只是惊讶,并不是害怕。

    苏妙也不是不害怕,她只是忘了害怕,因为她终于看见活的皇帝了,以前她都是在画上看,现在居然看到皇帝活生生地出现在她眼前,她的心情有点小激动,以至于忘了现在所处的环境,正在歪着脑袋思考这皇帝长得和她未来的公公好像啊!

    “这姑娘多大了?”梁铄突然开口,问。

    幸好苏妙没有将思绪完全沉浸在激动中,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抬起头,面向梁铄,却低了眼帘,笑容可掬地回答:

    “回皇上,民女十九岁了。”

    她倒是知道最基本的规矩,并且表现得还不错,梁铄愣了愣,看来这并不是一个什么规矩都不懂的乡下丫头,他笑了笑,又简单地问了问苏妙的姓名、家庭和从事的职业,苏妙简短地回答了,不是敷衍,但也没有高谈阔论,每一句回答都是恰到好处点到为止,让梁铄觉得她很聪明,对她的第一印象开始改观了些。连梁锦也是愣了愣,重新打量起苏妙。苏妙半垂着头,摆出一脸贤良淑德的样子,惹得回味频频斜睨她,似在狐疑她摆出这种姿势到底想干吗,实在太奇怪了。

    就在这时,一股幽幽的香味扑鼻,帘栊轻响,回香依旧是一身素黑的衣裙,从外面施施然地走进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精心妆扮过的魏贞以及两个手捧托盘的丫鬟。回香从容淡定地停在梁锦他们坐着的桌前,将托盘上一只陶瓷煮锅拿起来放在桌上。

    魏贞上前一步,姿态娴静,将碗筷一一安放在餐桌上。

    回香亲自动手,掀开煮锅的瓷盖,热气氤氲中,一锅色彩鲜丽的粥映入眼帘,锅中的粥因为锅底余温尚在翻滚,芳香扑鼻,雪白细腻。只是闻着就能品味到那一股令人心尖发软的沁甜鲜美。

    “八仙粥,好久没有吃过了!”梁铄望着不断溢出诱人香味的粥锅,眼里掠过一抹怀念,含着笑。轻轻叹道。

    “是啊。”梁锦望着粥锅,沉默了一会儿,浅浅地笑说,他的眼里同样是一抹怀念。

    “你们也坐吧。”回香抬眼时看见孩子们都在站着,便轻轻地说。

    “对了。你们几个小子也坐下吧,都尝尝,你八婶时常不在,就算在家也不肯动手,难得她肯亲自下厨,你们几个小子可有口福了!这八仙粥是我和你八叔幼年时最喜欢吃的,那时候你八叔才**岁,你八婶也不过七八岁,她那个时候煮菜的手艺就好,你八叔因为吃不着好的哭鼻子的时候。全靠你八婶变着法儿给他做吃食他才不哭了。”

    这话梁铄是跟立在他身后的皇长子梁敕笑着说的,梁敕是个温润如玉的青年,闻言笑了笑。

    梁锦觉得十分丢脸,尴尬地说了句:“七哥,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做什么!”

    梁铄哈哈一笑:“我还记着香儿第一次给咱们煮八仙粥的时候,你明明都饿了一天了,还嫌弃香儿煮的八仙粥用的全是御膳房的剩料,说这是喂猪的,你连猪都没见过还说是喂猪的,惹得香儿一个月不肯理睬你。你倒是没心没肺,当天晚上把一锅粥全吃了,就给我剩了一个锅底。”

    梁锦越发不好意思,笑得尴尬。

    回味、梁敕、梁敏、魏贞对这样的话题并不陌生。好像因为经常听他们提起所以习以为常了,而梁锦和梁铄随口提起,非但不觉得尴尬,反而将曾经的那些窘迫当成是一种辉煌,骄傲满满,仿佛并不觉得有什么丢人或值得他们窘迫一样。苏妙却从他们的谈天中听出了一点奇怪的信息。皇上和瑞王他们说话的意思好像他们小的时候时常挨饿,而回香则是那个经常给他们送饭暗中接济他们的人似的,难道皇上和瑞王在做皇子的时候是倒霉到会经常饿肚子的类型么?

    回香已经开始动手舀粥,放到梁敕面前时,梁敕十分礼貌地道了句:

    “多谢八婶。”

    回香只是浅浅地点了一下头。

    回味亦拉着苏妙坐下,苏妙觉得有点窘迫,回香和魏贞都站着,只有她一个人坐着好像不太好,可是她坚持要站着会不会有点自作多情,毕竟她还不是这家的人,坚持要站着太冒失了会显得更尴尬,幸好在她犹豫的时候回香对她说了句“你也坐吧”,接着又有魏贞帮腔道:

    “苏妹妹坐下吧,这八仙粥是娘亲自下厨熬的,很好吃,还有这些点心是我蒸的,苏妹妹别嫌弃,多吃点。”

    苏妙笑着,答应了两句,便被回味拉着坐下来。

    梁铄听了魏贞的话又笑着对梁锦说:“我现在最羡慕你,你有三个儿媳妇,大媳妇擅长做点心连宫里的点心师傅都说不出不好来,二媳妇最会煲汤,现在又多了一个手艺足够参加梁都决赛的小儿媳妇,你小子老了老了绝对不缺吃食!”

    梁锦听了这话,一脸的得意洋洋:“我还用指靠着儿媳妇?我自己就有个煮饭烧菜点心煲汤样样全能的媳妇!”

    “这话没错,还是你有福气!”梁铄已经喝了一口热腾腾香喷喷的粥,闻言,笑着说。

    这样的气氛跟苏妙想象的不一样,却意外的感觉很舒服,梁铄这个皇帝在苏妙的眼中最开始的九五至尊形象变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婆家伯父的感觉,他是一个很和蔼的长辈,同样也是一个很俊美很有魅力的男人,他谦和豁达,温煦斯文,对兄弟友爱,对子侄亲切,与想象中高高在上的皇帝有很大的不同,他很鲜活,一团正气,苏妙很喜欢他,这个时候她在心里觉得难怪岳梁国国泰民安富强昌盛,原来是因为有这样一个不爱摆架子的皇帝。

    她尝了一口回香手制的八仙粥。

    在喝粥的时候她明白了梁铄口中幼年时梁锦为何会把八仙粥当成是喂猪的,这道粥的配料很杂,色彩斑斓,丰富鲜艳,也难怪梁铄会怀疑当初的八仙粥回香使用的是御膳房里的剩料。

    八仙粥选用的是上好的碧粳米,将干贝去除老筋,用温水浸开碾碎。鱿鱼切成细丝放进滚水中氽烫一下。将猪皮用冷水冲洗干净,切成细条放在沸水锅中煮成半熟,热油下锅爆香菇、葱姜蒜辣椒,将肉皮投入炒锅中,下胡萝卜,待肉皮焖熟之后,点鲜酱油调味。猪肚擦洗干净,特制的烧鸭斩成小件。花生仁去衣,放入沸盐水中滚过,捞出来晾干之后,放进慢滚油锅里炸成金黄色,捞出来沥干水分。再将米粉用沸油炸香。碧粳米用冷水浸泡两刻钟之后捞出来沥干,在锅内注入适量的井水,先用旺火烧开,之后加入碧粳米、干贝、猪肚,待水沸腾之后,改为用小火慢煮成粥,用盐调味。将其余各料放进大碗里,冲入滚粥,再加一小块猪油、酱油、姜丝,拌匀。

    菜的香味、肉的香味、粥的香味,三者交织,浓而不稠,香而不腻,热而不烫,令人食指大动。米粒晶莹,米汤清香,扑鼻而来,让人神清气爽。

    梁铄一口气吃了半碗,看得出他非常喜欢吃这道粥,亦看得出他十分怀念这粥的味道:

    “香儿的手艺三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变过,还是和在黎阳宫时一样好吃!”

    “香儿会做那么多菜,七哥你却独独钟爱这道八仙粥。”梁锦笑说。

    “锦上添花最易,雪中送炭难得,那一年我也不过十三岁,宫人踩低捧高咱们兄弟都习惯了,唯有香儿还与从前一样待咱们两个,若是没有香儿那个时候的周旋,你只怕都活不到这把年岁,还能儿孙满堂。”梁铄满腔感慨地笑说。

    梁锦只是笑,望向回香。

    苏妙也好奇地望向回香,想看看听到这些话之后素来沉默寡言的回香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结果却让她相当失望,回香没有任何反应,她隔着薄薄的黑色面纱,静静地喝粥,好像他们口中谈论的人不是她。(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