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章 阶级上的差距

第三百六十章 阶级上的差距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我滴个乖乖!”苏娴打了个口哨,想象中郊区农家的庄子突然变成了眼前这一座富丽堂皇奢华动人的豪宅,她的心沸腾得像开水,荡漾不已,不经意间就溢出了乡音浓郁的感叹。

    “好大的房子!”连苏烟亦忍不住惊叹起来,就算是当年的品鲜楼也没有这样的华丽气派,就算是丰州的有钱人那院子也不过是五进五出,面前这座宅子完全是园林式建筑,不是普通的住宅,不是普通的豪宅,想象中的宫殿也不过如此。

    人们不由得在心里重新思量起一件事,回味他果然是皇族血统,哪怕没有姓国姓,那血统亦是国姓之人,这血统不同于一般的贵族之家、高门大户,那是皇家的血统,想到这里,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些不自在,明明还是那个人,可在他们心里却觉得有点生疏似的。回味到苏家已经很多年了,他们知道回味的真实身份也已经很久了,饶是如此,当人们突然意识到他果然是与他们不同的时,心里禁不住还是有点生气他最初对他们就身份上的隐瞒,哪怕这样的隐瞒并不是故意的,哪怕这并非是隐瞒他只不过是没有主动提起,他依旧是隐瞒了,于是因为身份上的这一点不自在,他们对他产生了一点疏离。

    人心在一瞬间的那么一点子波动看似轻微,却是极复杂的。

    回味是个天性敏感的人,周围人的一丁点波动他都能感知到,眸光微闪。

    身为皇室血脉,这个身份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也从来没觉得这个身份给他带来过什么好处。虽然他并不讨厌这个身份,也可以说他并不是很在乎,但这个身份在很多方面确实给他带来了不便利和会让人心生烦躁的束缚,所以对于这个身份,他亦不喜欢,他十分不希望这个他不喜欢的身份给他在丰州时的人际交往带来障碍。然而现在这一点障碍产生了,这种事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所以他并不惊奇,但是他的心里对他们对他态度上的改变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他下意识望向苏妙。

    苏妙正在望豪宅兴叹,她也曾见识过不少豪宅,但是如此古色古香充满了阔气与奢靡气派的豪宅却还是让她惊叹不已,在丰州时她也见过官宦人家的府邸,果然地方上不是京都。梁都里的贵族就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与众不同到门前的大马路竟然也是用细料方砖铺成的,那方砖坚实无比,踏在上面似发出金石之声,阳光照S在上面还泛着庄肃的光芒,相当的气派。门口的石狮子威风凛凛,正面三间大门高而阔,大门上的铆钉居然是镀金的……而这里仅仅是位于城郊的别院,俗称“庄子”。

    苏妙来之前还以为这里是种庄稼算收成的地方,及至到了门口才发现她想得太简洁了。

    不过苏妙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在“波涛汹涌”的惊叹过后,她很快便平静下来,她又不是乡下来的土包子,犯不着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似的,前世连紫禁城都参观过了,从前工作的时候也时常前往豪宅古堡,面对这样一座美轮美奂的山水园林,她虽惊奇,却也能立马平和地接受这一切。

    “你从前住这儿?”她笑眯眯地问回味。

    回味见她从毫不掩饰的惊叹很快便恢复成和平常一样的笑眯眯,微怔。一颗心安定下来。他微微一笑,回答说:

    “我以前多半住回香楼里,偶尔来这儿一趟,这里原是我爹的。后来给了我,那时候我满十岁吧,我爹说男孩子长大了总该有个自己的地方。”

    苏妙笑了笑。

    “你们成亲后打算住这儿?”苏娴总算从满眼的金光灿烂中回过神,听了回味的话心里翻了几个滚儿,笑着问。

    回味看了她一眼,他一直觉得大姐是个相当有主意的女人。她问的每句话都是有目的的绝对没有废话,不过他是真不明白这个心思复杂的女人她一天到晚都在思考什么,自然也不明白苏娴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面对苏娴他有点谨慎,因为他知道苏娴对男人很挑剔,说不定会因为对他不满意就去挑拨他和妙儿的关系,于是他谨慎地思考了一下,才回答:

    “妙儿打算留在丰州,若妙儿执意留在丰州,我自然会跟着她。”

    苏娴笑了笑,她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满意:“知道你跟我们妙儿好,回哥儿你也放心,不管你们住哪儿,妙儿她都能做个好的主妇。虽说妙儿成婚后还要顾着酒楼,可到底是成了亲的妇人,主持中馈打理家务才是最重要的。回哥儿你放心,妙儿她看着大大咧咧的,可是该教她的我和娘都教她了,成亲之后你尽管放心地都交给她,两口子就得交心交肺,日子才能过得踏实。跟你说个笑话儿,在咱们丰州,若是男人藏了私房,他老婆可是会被嘲笑没本事的哩!”她真的像在说笑话似的说着,说到最后抿了嘴儿咯咯一笑。

    即使是傻子也听出来她这是在叫回味别藏私房钱,还没成亲大姨姐就说这话听起来有点僭越,可在苏娴眼中苏妙是个傻的,就算她跟她说了她估计也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以前回味常粘着苏妙苏娴把他当成好拿捏的上门女婿不觉得什么,可今天蓦地看到回味竟然有这么大的家业,苏娴的心里顿时警钟大作,自家妹子嫁去这样的人家,没娘家撑腰,若是不能趁热乎时把财权要来,日子过久了感情淡了还不一定会怎样,在她心里男人再蜜里调油也不可靠,故而她拐弯抹角地出言试探。

    苏妙不是真傻,大姐的意思她自然是听懂了,虽然没觉得大姐是多管闲事,但也觉得大姐想太多了,她自己并没有还没进门就惦记人家家产的意思。

    回味也不傻,苏妙都懂了他自然也听懂了,觉得好笑,勾着唇角说了句:

    “大姐说的是,我明白了。”

    他如此坦率倒让苏娴有点不好意思,苏娴觉得他应该用婉转一点的方式回答,谁知他居然一本正经地应下了。不过因为他应下了,她也不觉得生气。

    回味没有理会门口聚集在一起的仆从,对苏妙说了句“进去吧”,迈开步子。在前面领路。

    雪乙庄开了正门,顺着凿刻精美的石阶进入,踏过门槛,一座天然的翠嶂映入眼帘,怪石嶙峋。纵横拱立,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遮挡住园中瑰丽清奇的景致,为佳木葱茏的园林增添了一抹神秘与妙趣。顺着奇花烂漫的小路蜿蜒向前,有一脉清流潺潺流淌,汩汩向北,最后汇聚成一片宽阔秀美的湖泊,碧波潋滟,平坦如镜,两侧亭台楼榭。雕甍绣槛,石桥三港,兽面衔吐。雪乙庄不同于那些方方正正讲究规则的宅院,这里是庄子,是别院,所以规划和装饰都偏向于江南山水园林的装扮,以奇巧和妙趣为主,怎样秀美怎么来,怎样瑰丽怎么来,所以占地十多公顷的宅院比起住宅更像是一座具有居住功能的主题公园。每一处的景致都风雅别致,整座雪乙庄没有一处不巧夺天工,诗情画意。

    “好秀丽的宅子!”苏娴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上,举目四望。芳心荡漾地感叹,她最喜欢富丽堂皇的宅子,最喜欢风雅情趣的生活,这样的宅院让她压根移不开眼,她捅了捅走在一旁一脸淡定的林嫣,笑着问。“瑞王府和这儿比如何?”

    林嫣一愣,想了想,小声回答:“瑞王府不是这样的,瑞王府的房子比这里高,一个院落套一个院落的,连花园都方方正正,憋闷得紧。”

    苏娴秀眉一挑,总觉得林嫣就算是提起曾经居住过的瑞王府语气里都带了一点排斥,顿了顿,她复又笑起来,能够看到如此华丽又风雅的宅院她的心情很舒畅,上前一步,在回味的肩膀头敲了下,她笑意盎然地说:

    “小回儿,你可还有其他兄弟,介绍一个给大姐怎么样?”

    苏妙瞅了她一眼,大姐在看见豪宅之后果然又心情荡漾了。

    回味笑道:“大姐,进城之后顺着十全路向南,过了洒金桥左转。”

    “什么?”苏娴好奇地问。

    “文王府的所在。”

    苏娴闻言,也不觉得害臊,眉一挑,嫣然一笑。

    苏娴、苏妙、苏婵被安排到一处典雅宽阔的院落,苏烟、宁乐和文书则被安排到一座幽静的院子方便他们读书,程铁和赵平单独居住在一个小院子里,林嫣、纯娘和冯二妞住在苏妙隔壁的绛樨轩。

    回味刚刚回到住处,大概很忙碌,午饭也没有跟他们一块吃。苏妙也不在意,姐几个在院子里自行吃过饭之后,先前在大门口见过的管家亲自送来几个丫鬟服侍,苏妙等人因为不习惯有人服侍,于是由苏妙出面拒绝了,管家也没坚持,客客气气地应了,将十来个年轻貌美的丫鬟带下去。

    那十来个年轻貌美的丫鬟却惹恼了苏娴,她歪在贵妃椅上喝茶,见管家出去了,将小茶盅丢到一旁,皱了皱眉,严肃地说:

    “一个庄子上都有这么多丫头,更何况是其他地方,看来回哥儿也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么老实。”

    苏妙一愣,咧嘴笑道:“有钱人家有哪个家里是没有丫鬟的,只是丫鬟又不是通房。”

    “原来你也知道‘通房’啊,知道了还不上点心,成天没心没肺的,我都快被你气死了!”苏娴说生气当真气歪了鼻子,指着苏妙的鼻尖恨铁不成钢地道。

    “我哪里没心没肺了,我很认真呐!”苏妙不服气地反驳。

    苏娴盯着她果然变成了认认真真的脸,心里的无力感更重,她并不是个见识丰富的女人,可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明白达官贵人,却能从土地主的前婆家联想到大户人家对待儿媳那些严苛又无情的规矩,所以她对苏妙的满不在乎很是担心。婚姻并不是只要抓住丈夫的心就足够了,况且男人的心哪里是那么好抓的,即使抓住了也会飞走,更何况谁又敢保证你以为的“抓住”是否是真的抓住了,可话到嘴边上她又不愿意说太多,她不想破坏苏妙那份尚带着纯真的美好感情,那太残酷了,所以她仅仅是看着她,却一句话也没再说。

    就在这时,一个娇软的嗓音隔着珠帘轻唤了声:

    “苏二姑娘,奴婢绿澜,奉三少爷之命来给姑娘送衣裳,三少爷说两刻钟后出门,要带着姑娘去回香楼一趟。”

    “知道了,进来吧。”苏妙应了句。

    细微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内穿竹绿色衣裙外罩石青色掐牙背心的丫鬟捧着一套崭新的衣裙从外面进来,虽然她低着头,可从饱满的额头、柔媚的轮廓以及挺翘的鼻尖依旧可以看出这是个美人儿,她的年岁和苏妙差不多,应该是个有头脸的大丫头,她规规矩矩地将衣裙放下,却又自以为不会被注意地抬起眼皮偷瞧了苏妙一下,不料这一眼正对上苏妙那双漆黑的眸子,她心一跳,慌忙把头低下,到底是经验丰富的大丫鬟,在一瞬的慌乱过后迅速镇静下来,轻声询问:

    “姑娘可要奴婢留下来伺候姑娘更衣?”

    “不必,下去吧。”苏妙笑眯眯地回答。

    绿澜在被吩咐了“下去吧”时很明显的脊背一僵,有点不屑和轻蔑,仿佛这句话侮辱她了似的。

    绿澜无声地退了下去,苏妙似笑非笑地看着在她出去之后犹自摇动的珠帘,摩挲着下巴,弯了眉眼,悠悠然地说:

    “这一趟好像挺刺激呐!”

    苏娴看了看摇动的珠帘,又看了看苏妙兴味盎然的脸,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

    “你过来坐下,我再把规矩给你念叨一遍。”儿媳妇去拜见未来公婆的规矩。

    “啊?”苏妙张大嘴巴,嘴里都能塞进去一颗鸭蛋,她的笑脸垮了下来。

    “苏婵,你也给老娘坐下老老实实地听着!”苏娴严厉地呵斥正悄悄抬起P股想溜的苏婵。

    苏婵回过头来,绷着一张脸,严肃认真地说了句:“我没空!”

    光明正大地出去了。

    苏娴的脸又绿了。(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