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五七章 自封为对手的少女

第三百五七章 自封为对手的少女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妙一愣,向她打招呼的姑娘她并不认得,可是看起来又有点眼熟。

    “苏二姐姐,你不记得我了?”那姑娘一眼看出了苏妙眼中的迷茫,不高兴地噘起嘴,说。

    苏妙听她这么说才确定这姑娘的确认得自己,可她的脑袋里一点印象都没有,依旧是满眼迷茫,就在这时,苏烟从外面兴冲冲地进来,他先前在院子里参观火头僧切菜看得正热闹,这会子奔进来才要开口跟苏妙说话,在看见身穿僧袍的小姑娘时立刻止住话头,惊诧地将她上下打量一番,诧然询问:

    “你不是上次那个……怎么是你?”

    “你认得她?”苏妙狐疑地询问。

    僧袍少女一听更不高兴了,把嘴巴噘得高高的,她生气地对苏妙说:

    “苏二姐姐,你果然不认得我了!”

    苏妙十分想问一句“我应该认得你吗”,却没好意思说出口,正寻思着兜个圈子把小姑娘的身份套出来,苏烟已经对苏妙说:

    “二姐,你不认得她了,她不就是甘宝楼的阮双吗,在苏州时趣味赛上突然跑来砸场子的那个。”

    “谁砸场子了?我哪有砸场子?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砸场子了?”阮双把脸直直地撞到苏烟的下巴底下,就差撞上他的鼻头了,一叠声质问,把苏烟吓得下意识倒退半步,战战兢兢地躲到一旁去,总觉得这姑娘有点可怕。

    “苏二姐姐,你真的不认得我?”扁着嘴巴,耷拉着一双眼皮,阮双十分不甘心地问,“都说了我是阮双,我是要参加梁都决赛的,你怎么能把你的对手忘记了呢!”

    苏妙的眉角狠狠地抽了抽,这姑娘说话也忒直率了:

    “哦,是你啊。”她依旧印象不太清晰,随口敷衍了句。她记得趣味赛上确实出现了一个稀奇古怪的姑娘,那一次是穿道袍,这一次是穿僧袍,一如既往像盆火似的热情满满。一如既往的喜欢叽叽喳喳,只是那个时候苏妙犯了脸盲症,虽然记得确实有这么个人,可是这个人长什么样她却不记得了。

    阮双没听出来她语气中的敷衍,以为她终于想起来她了。又高兴起来,叽叽喳喳地道:

    “苏二姐姐,你终于来梁都了,我都等你好久了,你来了就说明你在梁都决赛中赢了,是吗?”

    苏妙脸上的笑容一僵,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呵呵地笑了两声,顿了顿,转移话题。询问道:

    “你怎么会在庙里?”

    “我来帮慧文大师做斋菜,寺里做斋菜的时候人手总是不够,我就来帮忙了!”阮双笑的时候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看起来娇俏又天真,听她语气熟络,想必是经常跑到这里来帮忙,大佛寺里的斋菜用外来人帮忙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个外来人居然还是一个姑娘,这情况很不寻常。

    “你常来这里帮忙?”苏妙好奇地问。

    “嗯!嗯!我大哥是空我大师的俗家弟子,我大哥过去常常来帮忙的。我是跟着我大哥一块儿来帮忙的。今儿我大哥有事,我先来替他,过一会儿他应该就到了,到时候我就让我大哥和苏二姐姐见一面。我跟我大哥说了,苏二姐姐做的开水白菜比他的金钩白菜还要好吃,他不信,说我故意气他,我才没有,虽然我大哥的金钩白菜确实美味。可还是不如苏二姐姐的开水白菜!”阮双这个小姑娘说话就像连珠炮似的,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刺的人耳朵都疼。

    苏妙对她大哥倒是没什么兴趣,让她感到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她略显惊诧地问:

    “这么说外面的斋菜全都是你做的?”

    “差不多,来吃斋菜的奶奶夫人都爱我的手艺,我的法号是慧能师父,苏二姐姐你可千万别把这件事说出去哟!”阮双冲着她顽皮地挤挤眼睛,笑意满满地说。

    这姑娘的性子太活泼了,并且还自来熟,让苏妙有点不适应,同时心里更是吃惊外面的斋菜竟然全部出自她的手艺,一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居然能将寺院菜做得如此精细巧妙滋味诱人实在难得,是该说她是天生的英才还是该说梁都这地界果然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

    苏妙本来是来参观厨房看看自己觉得特别美味的寺院斋菜究竟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没想到却在斋堂里碰见了阮双,她的内心仍旧怀着吃惊的感情,简单和阮双寒暄两句,她就从斋堂出来了,这时自刚才就开始沉默的苏烟忽然开口,轻声道:

    “梁都这地方还真是了不得,一个才多大的小姑娘竟然也有这样的手艺,和当年二姐摆摊时相同的年纪,手艺虽然比不上二姐那个时候,却也不差。”

    苏妙失笑,在他的额角戳了一下:“你用不着奉承我,我是几斤几两我自己还不知道,你犯不着吹捧我,那姑娘比我当年有出息多了!”

    苏烟被戳了额头依旧笑嘻嘻的,说:“和二姐比还差一点,不过她的手艺确实好,尤其是先前的那道开水白菜,我那会子还在想怎么这么熟悉,原来她是在模仿你,已经有六成像二姐了,最让人吃惊的是她吊的居然是素汤。”

    苏妙沉默下来,回想起之前斋菜里的那道开水白菜,刚上菜那会儿她就觉得惊奇,本来以为是梁都内人杰地灵碰上同样会做开水白菜的,没想到做出那道开水白菜的人竟然是当初和她只有一面之缘的阮双。

    她记得她当时将做法说给阮双了,却没想到阮双竟能只凭她的口述就仿制出来了,不仅是按照原型仿造出来的,她还运用了自己的智慧,因为是斋菜,所以她选择了吊素汤,这吊素汤绝对是一项绝活,有的厨师连吊荤汤都吊不好,她却将素汤吊的比荤汤还要美味可口,用吊出来的素高汤非但没有薄了开水白菜的清逸滋味,素高汤内的浓醇之味亦起到点睛之笔的作用,将开水白菜最最美味的精华部分沁发出来,让人的味蕾在不经意间便陷落其中。无法自拔。

    “甘宝楼……”苏妙看着回味说。

    “甘宝楼在梁都城内,距今已经有一百年了,是梁都城里著名的老字号。甘家的老祖宗是以地道的梁都菜发家的,可以说梁都菜之所以能成一派并被发扬光大。阮家的老祖宗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甘宝楼更是梁都菜的代表,一百年前甘宝楼最具特色的牡丹宴从那时流传至今,直到现在依旧是梁都内的有钱人趋之若鹜的宴席。”

    “牡丹宴?”苏妙一愣。

    回味看着她笑道:“想吃?甘宝楼的牡丹宴需要提前一年预订,每年只有三月三、六月六和九月九三天。每次只开三桌、六桌和九桌。”

    苏妙很吃惊,想了一会儿,笑说:

    “可真是个好噱头,像这么有名又这么吸引人的噱头你们回香楼可有?”

    “有啊,我娘一年只做一桌席面,每年七月七,竞价最高者得,最高的一年一桌席面拍出了十万两的高价。”

    苏妙惊叹不已,却并不奇怪,像这种天价宴又赚钱又赚名的营销手法后世都被用烂了。她见怪不怪,想了一会儿,又问:

    “那现在的甘宝楼是谁当家?”

    “甘宝楼现在的当家是阮姑娘的父亲,阮姑娘的父亲做生意是一把好手,厨艺却平平,说来也巧,父亲厨艺平平,生出来的儿子却是天生的妙手,阮谦三岁入师开始做学徒,就好像天生是做这一行的材料一样。学的迅快,手艺也出众,他十二岁那年参加了厨王大赛的梁都决赛,是厨王赛中最年轻的参赛者。那一年他还拿到梁都决赛的第二名。”

    苏妙点点头,若真像他说的那样,那个阮谦还真是一个天生的厨艺好手,有这等天赋甘于籍籍无名才可惜,从十二岁就去参加厨王大赛来看,这个阮谦也不是那能安于现状的类型。想必也是一位意气风发的人物儿,顿了顿,她又问:

    “那阮双呢?”

    “没听过,以前只听说阮家有三子一女,除了长子继承家业,其他的都入了仕途,剩下一个小妹妹恐怕就是刚才碰见的阮双了。”

    “那姑娘有点古怪,上次见面时穿着道袍,这次又跑到寺庙来了,她到底信什么?”苏烟匪夷所思地说,“再说了,一个姑娘家跑到寺庙的后厨房来,也太奇怪了。”

    的确很奇怪,不过寺里的人见怪不怪,阮双又说她哥哥是空我大师的俗家弟子,她之所以来帮忙只是来替她哥哥的班,他们若是真因为此事觉得惊奇倒显得他们太没见识了。

    此刻的苏妙对阮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手艺出众的小姑娘,喜欢又当道士又当和尚道观寺庙挨个窜的小姑娘,她还记得这个小姑娘曾经对她说过会以个人名义参加厨王赛,并要在厨王赛上将苏妙打败,苏妙之前本以为说这话的阮双只是因为年少气盛不知天高地厚,没想到如此高调向她挑战的小姑娘居然拥有这样的好手艺,吃惊之余她亦不敢再小觑她。

    从斋堂回到客堂,苏妙准备收拾收拾就离开,大雨早在破晓时分就停了,不然今天的寺庙里也不会来这么多人,雨停了自然要开始赶路,苏妙还打算安顿好了去一趟回香楼,然而这时候苏娴和林嫣全没了,苏妙去一趟斋堂都回来了,这两个同样离席的却踪影全无,纯娘偷偷地对苏妙说林嫣上茅房了,苏娴去调戏小和尚了,苏妙听了嘴角狠狠一抽,吆喝着让大家都去收拾行李准备赶路,又让苏婵去四处找找苏娴和林嫣别迷路了,苏婵先头本是不愿意去的,无奈苏妙连续吩咐了两次,苏婵无奈,只得不甘不愿地站起来去了。

    且说林嫣离了客堂去上茅房,回来的路上经过一处翠柏幽幽的禅院,见里面香火冉冉,庄严肃穆,几个身着素服的年轻妇人正在观音像前虔诚膜拜,一时间怔住了,她呆呆地站在禅院门口,心里不由得泛起酸楚。

    那些女子是在拜送子观音,通往这座观音殿的路她再熟悉不过,曾经的她几乎每个月都会来一趟,净身、斋戒、一步一叩首、供香、添油、奉金、祈愿,最最虔诚的叩拜方式她尝试过一次又一次,这样的叩拜一直持续了十年之久,然而直到今天她依旧没有孩子。

    她并不敢怪罪菩萨没有让她得偿所愿,她只敢哀叹自己的不幸,哀叹自己的命苦,她在哀叹自己的心酸,她在苦涩地****着只要一个不经心就会再次被撕裂的伤口。无法生育对于丈夫对于婆家确实是一个大问题,她承受着来自各界的压力来自传统礼教对她压抑的痛苦,但是她的痛苦却不仅仅是这样的,夫家香火难继没有子嗣的确让她很痛苦,但更让她觉得痛苦的是,作为一个成婚了十年的女子,正常的女子,普通的女子,她又何尝不渴望自己的孩子,不说是为了夫家诞下子嗣,就算是她自己也在殷切地期盼着升级做母亲,她并不只是为了无法为丈夫绵延子嗣难过,她更难过的是她非常渴望做一个普通的母亲却做不成。

    痛苦压在她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一只温热的大手落在她的发上,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

    林嫣浑身一僵,啊地一声尖叫,吓得跳到一旁,惊惶地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俊朗刚毅仿若鬼斧神工般棱角分明的脸庞。

    她的心倏地提到嗓子眼,耳根子发烫,又是慌乱又是窘迫,磕磕巴巴地唤了声:

    “世、世子爷……”

    梁敏望着她的眼神里溢出了许多怜悯,他的目光落在她眼角的泪花上,眼底微黯,她刚刚的表情太容易看透,过去的他只顾着自己的情绪自顾自地悲愤、伤感、难过,却忽略了她的内心情感,他只会一味地埋怨她不能为他生育子嗣,不能让他享受天伦之乐,却忘记了她又何尝不想生育子女做一个母亲,她同样也想儿女绕膝尽享天伦呐!(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