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五十章 肠粉
    面前的女子比从前圆润了更多,文书的目光落在她隆起的腹部上,这种起伏的弧度是胎儿已经坐稳正逐渐成熟的标志,她单手撑着腰,站着时有点艰难,一个小丫头正扶着她,她的身旁还站了两个粗壮的仆妇,护卫着她不被人挤倒。

    “太好了文大哥,你考中了!”陆慧十分开心地对他说,那是真心为他高兴。

    文书呼吸一窒,他看着她圆如满月的脸,一时间百感交集,喉头微哽,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陆慧的脸上洋溢着喜色,再次向红榜上看去,望着右下角最后一个用墨笔书写的名字,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刻苦用功了许多年,终于成功了,文大哥,这一回你算是出人头地了!”她笑盈盈地感叹。

    中了举,即使最后会试落榜,有了举人的功名也可以去富贵人家教书、去地方的官学里教书,若是运气好的话,还可以从小地方的学政做起,那也是一条能踏入官场的道路,这是相公告诉她的,所以当亲眼确认了文书考中时,她的心里十分高兴,至少文书未来的生活不会再有问题了。

    文书怔怔地望着她,他并不想说话,但这时候不说点什么他觉得太不像话,于是在犹豫了良久之后,他嗓音干涩地开口,低声问:

    “你怀着身子,怎么出门了,今日人多,挤伤了可如何是好?”

    “听说今天放榜,我这心里头一直放不下,就跟相公说想来看看,是相公陪我来的,人太多他身子不适,我就让他在茶楼上等我了,这么多人陪着,不打紧的。”林嫣坦然地笑说,向斜对面不远处的茶楼指了指,见文书皱眉表情变得有些不自在。连忙笑说,“相公说了,文大哥过去对我很照顾,我来看一看替文大哥高兴高兴是应该的。相公身子不好没法子陪我回丰州,我也就能现在看一看,等以后文大哥离了苏州,咱们也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

    文书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本来相公说想见见文大哥的,不过我想着文大哥你定然事忙。就算了。”林嫣说这话时半垂着头微笑了下,很明显是她不想让两个人见面。

    再抬起头时,她的脸上闪烁着明媚的光芒,她莞尔一笑:

    “太好了文大哥,这一下我可以彻底放心了!”

    文书心里一动,望着她的脸,他的心里铺开来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酸涩,他本是不善言辞的人,怔怔地望着她的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猴似的从人墙外钻进来,笑嘻嘻说:

    “奶奶,爷说了,天太热,怕您身子受不住,问您好了没有,该回了。”

    陆慧点点头,含笑在文书的脸上望了一眼,最后的深深的一眼,她温声笑道:

    “文大哥。我得回去了。”

    文书点点头。

    陆慧笑笑,转身,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开了。

    “陆慧!”文书突然语气焦急地唤住她。

    陆慧微怔,疑惑地回过头。

    “多谢。”他嗓音干涩地说。顿了顿,又道了句,“保重。”

    陆慧望着他的脸,唇角扬起,嫣然一笑,轻轻地回了句:

    “文大哥也保重。”转身。离去,没有再回头,很快便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陆慧真是个好姑娘。”纯娘上前一步,立在文书身旁感慨,她早就过来了,本来想和陆慧打招呼的,可是看到他们之间的气氛就不好意思过来打扰了,一直到陆慧离开有一会儿了她才走过来。

    文书吓了一跳,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

    纯娘在红榜上看了一眼,笑道:“今儿咱们家三喜临门了。”

    文书愣了一下方知她说的是三个人都考中了的意思,只是因为刚刚见了陆慧,他心中的喜悦被冲散,变得沉重起来。

    “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陆慧?”纯娘盯着他的脸问。

    文书被她看的很不自在,躲闪开她的目光,轻轻地道:“我对不住她。”

    “若你喜欢过她,你确实对不住她。可你没喜欢过她,你对不住她什么,自大也要有点限度呐。”纯娘不以为然地皱了皱鼻子,转身走了。

    文书见她不再追问,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低垂下头,他是太自大了么?静静地在红榜上自己的名字上盯了一会儿,总算中了……

    苏家这一回算是三喜临门,苏妙晚上张罗了一桌饭菜,第二天一大早,一家人就收拾收拾回丰州去了。

    来的时候人少行李也少,等回去的时候人多行李也拉了一大车,好不容易到了家,苏老太和胡氏早已经收到了喜报,自然又是一顿折腾,常来往的不常来往的邻居全都过来道喜,最让人惊奇的是当年闹的那么僵早已经被大姐抛到脑袋后头的大姐的前夫家居然也得到了消息派了一个族里的男丁涎着脸上门道贺,估计是来探探情况的,苏家这一回出了三个举人,那地位绝对是蹭蹭蹭往上涨,孙家不敢得罪急于修好,他们的那点心思即使是目不识丁的苏老太都看明白了,直接拿拐棍轰出去,孙家就再不敢上门了。

    一连折腾了半个月,苏烟、宁乐、文书三个人到处谢恩师参加各种地方性的文人官僚宴会,弄得疲惫不堪。宁乐和文书还好,他二人是打定了主意要走仕途光宗耀祖的,苏烟却感觉十分迷茫,他发现他会念书,他不笨,先生讲过一遍他基本上都能懂,先生让他做什么他老老实实的做了考试的时候也不会考出太差的成绩,他不善言谈,在交际方面有些欠缺,在筵席上别人两句话就能和陌生人谈笑风生,而他十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坐在一旁尴尬地听着身边的人谈学问互相吹捧,偶尔讪讪地笑笑,这样的气氛与他格格不入,于是三四次之后他就不想再去了,即使他知道现在是结交关系的好机会。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结交”,可是他有些怕,所以只能谎称生病全部推了,然后趴在窗子前看文书和宁乐穿着新衣裳去赴宴时留下的背影。

    一次二次大家只当他自幼身子弱可能真不舒坦。三次四次后连胡氏都看出来不对劲了,她是个读过书的女人,也算有些见识,对苏烟的异样很是担心,悄悄地对苏妙道:

    “烟儿这样可怎么成。一个小子,成天窝在家里,那些请他出去吃酒吃饭的帖子送上门来他也不应,一次二次还好,三次四次人家还当他拿大,现在就在应酬上得罪人,将来上了官场还不一定会怎么着,这可怎办呐!”

    苏妙望着她满脸愁容,也发了愁,孩子没出息的时候发愁。有出息了又发另外一种愁,苏烟中举的消息传遍了丰州城,前来提亲的媒人几乎踏破了门槛,胡氏和苏老太几次想给苏烟说亲,都被苏烟拒绝了,现在的他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小伙子,然而心却还像小时候一样脆弱敏感多愁善感,胡氏因为他的性子愁白了头。

    “娘,你也别太担心,烟儿本来性子就温软些。突然让他去应对他不熟悉的场合他会心生排斥在所难免,等他自己调整过来就好了。”苏妙笑着安慰。

    胡氏拉着她的手,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攥了攥她的手指头。担心地问:

    “妙儿,你说你弟弟那个性子,他真的能为官吗?”

    苏妙微怔,在普通人的心里“出人头地”这个词基本上指的就是进官场,士农工商,士的地位是最高的。所以但凡有人想让自家儿子出人头地都会供儿子读书考功名,胡氏也不例外,怎么这会子胡氏对自己的做法倒是起了怀疑了?

    “我当初之所以逼着你弟弟念书,一是看他脑瓜聪明,二也是想在你奶奶面前争一口气,你奶奶素来看不上你弟弟,嫌他性子软,说我没教好,我为了争一口气,一定要让烟儿念出个名堂来,所以总逼着他念书,可你弟弟那个性子你是知晓的,腼腆,耳朵又软,万一真当了官,因为他那个性子再惹出点乱子,这个官还不如不做!”

    苏妙用惊诧的眼神看了胡氏一眼,真难得她居然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不过苏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听话的小孩子了,作为一个青年他必然多了许多自己的心思和想法。

    在胡氏对苏妙诉说自己担忧的当天夜里,苏妙起夜时走到院子里却发现侧边的大门开了,苏烟正一个人坐在门槛上双手捧脸静静地望着星星,那模样像极了小时候,三四岁的小娃腼腆文静地坐在门槛上数星星,因为他性子太像女孩子,也不喜欢男孩子的粗鲁游戏,从小就被欺负,那时候他最大的娱乐就是数星星玩。

    苏妙微怔,顿了顿,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同样坐在门槛上。

    苏烟吓了一跳,扭过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泛着迷茫:“二姐。”

    “这个时辰你坐在这里做什么?”苏妙笑吟吟地问。

    苏烟望着她笑意盎然的脸,欲言又止,一双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又低下去,摇了摇头。

    苏妙笑笑,也不追问,笑眯眯地将周围的夜景欣赏了一遍,才话家常似的说:

    “过阵子二姐就要去梁都了,娘和奶奶嫌路程太远不乐意去,我到时候会带大姐、婵儿和纯娘去。文书和宁乐他二人则说要在我之前去梁都,先到学院里报个到。”

    “哦。”苏烟低低地应了声。

    “你又是怎么打算的?”苏妙笑眯眯地问。

    苏烟面色一僵,眼神闪烁了好半天,才轻声回答:

    “我会去的,我会跟着他们去报到的。”

    苏妙从他的语气里听出点不甘不愿的成分,扬眉,却没说什么。

    两人沉默了半天,苏烟忽然皱起一双眉,有些焦虑地说:

    “二姐,我之前听回二哥说,等到了梁都,通过了会试,即使没有进殿试也有可能被补录成地方官吏,现在各处都需要新鲜血液,朝廷非常缺人,他还说我们这一批是赶上了好时候,即使考了最后一名,搞不好也能捞个小县令当当。”

    苏妙点点头:“回二哥虽然不着调,但他对朝中事好像挺了解的,应该不是瞎说糊弄你。”

    “二姐,你说,我能做县令吗?”苏烟郑重其事地问。

    苏妙微愕,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努力忍住没有笑,一本正经地反问:

    “你自己觉得呢?”

    苏烟就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他似对她说,亦似对自己说:

    “我是苏家唯一的男丁,我会为苏家光宗耀祖,不会让奶奶、娘和姐姐们失望的!”

    苏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笑,忽然拍拍他的手,对他说:

    “跟我来!”

    苏烟微怔,不明所以地站起身,跟着二姐从后面进了苏记品鲜楼,来到厨房里。

    苏烟不解地立在一旁,苏妙拿了浸泡一天的籼米捣碎,加入同比例的清水,将籼米搅打成米浆,用滤布筛过之后再搅打,搅打之后再过滤,几次之后,清澈细腻的米浆被过滤出来,静置后留下沉淀的米浆。在沉淀过的米浆里拌入盐和花生油搅匀,在圆盘上抹一点油,倒入适量的米浆,上蒸笼蒸一分钟,蒸出剔透细薄的圆形米皮之后,在米皮中填入用牛肉碎加盐、酱油、葱姜碎、陈皮碎、胡椒粉和花生油搅拌而成的牛肉馅料,将馅料用米皮包好之后再上蒸笼蒸上两分钟。

    将蒸熟的牛肉肠粉放在盘子里,淋上用酱油、盐、香菇水、冰糖煮化而成的酱汁,再撒上炒香的熟芝麻。

    白如雪,薄如纸,油光闪亮,香滑可口。

    软软糯糯地咬上一口,鲜香满口,细腻爽滑,还带着一点点韧劲,让人吃上一口便难以忘怀。

    苏烟眼睛一亮,抱着盘子大口吃起来,这软软糯糯却不粘牙的口感让人极是喜欢,清甜的米皮香味非但没有被浓鲜的酱汁掩盖,两种味道融洽地糅合在一起,仿佛米皮和牛肉馅料是天生绝配,香浓可口,滑腻诱人,软绵绵地滑进胃里,让人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朝气蓬勃之感,他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