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六章 蛋花汤

第三百三六章 蛋花汤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以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瓦罐煨成的鸡汤,看似朴素,内里却是无以伦比的奢华,其味鲜香醇浓,其色金黄诱人,才掀开盖子便已飘香四溢,细细品之,味道绝佳。哪怕是达官贵人聚雅高朋宴饮于高堂之上,这一道看似朴素的瓦罐煨汤非但不会逊色,反而能够增姿添彩不少。

    对于爱好传统汤品的人来说,这一道汤简直将传统的深沉与历史的厚重传承到了极致,这让那些认为苏妙只会烹制投机取巧的菜肴的人们重新正视了她的存在,同时也重新刷新了他们对苏妙的认识,原来她不止是会做那些浮躁的、创新的、离奇的甚至是让人无法接受的菜肴,她也可以运用自己对于传统的理解做出充满了继承与缅怀意味的传统手工艺。

    每一个行当的形成都需要深厚的历史底蕴,哪怕这些历史底蕴在外行人眼中微不足道,但在业内人士的眼里,这一些微不足道是不能被嘲弄不能被遗忘的。新鲜人对冗长传统的轻视和漫不经心在业内人士看来是无知是浮躁是愚蠢,他们对这样的新鲜人抱着鄙视不屑和嘲弄的眼光是必然的,如果一个新鲜人能够将行业中冗长而深厚的历史继承发挥到了至高点,那才会令人惊叹。这种现象十分普遍地存在于历史久远的手工艺行业中,在这样的行业里,创新并不被人看好,反而是能够将自古传下来的精华吸纳后再发扬光大,才配继续呆在这个行当里。

    在评审们的眼中,苏妙就是那个愚蠢浮躁又无知的新鲜人,她擅长创新,对待传统手工艺不是一窍不通就是漫不经心,但是今日的这一道汤却完全颠覆了人们对苏妙的认识,当她沉淀下来时,她也可以将古代工艺中的精华吸收进来,再将其发扬光大。

    汤汁金黄,肉质肥美。只是浅浅地啜了一口,便欲罢不能。

    虽然只是一道看起来朴实无华的瓦罐汤,做法上也只是以山泉水搭配肉质肥美的土鸡吊汤即可,但其中的讲究颇为丰富:首先瓦罐在加盖前。要先用一张锡箔纸将瓦罐口封住,再来加盖,以保证瓦罐的密封性良好;另外用来熬汤的土鸡除了要肉质肥美,质地也要老韧一些,才能更好地煮出肉里的精华;最后便是泉水的选择。绝大多数泉水都是呈现弱碱性的,但是用来煨汤的山泉水苏妙选择的是弱酸性的泉水,弱酸性的泉水在煮制的过程中分泌出的物质可以更好地析出肉质中精华的成分,使最后煮出来的汤汁能够更醇厚更香浓。

    赵大人年轻时亦是一个诗文爱好者,一碗瓦罐煨汤下肚,他放下汤碗,舒畅地喟叹了一声,赞美道:

    “民间煨汤上千年,四海宾客常流连。千年奇鲜一罐收,品得此汤金不换!”

    “好汤!好汤啊!依老夫看。这罐汤是这么长时间以来那个小丫头发挥的最好的一次!”夏长捋着胡须,眯着一双眼睛,点着头,欣慰地笑叹道。

    “说的不错!”孟老头亦笑眯了眼,点着脑袋随声附和。

    “这苏姑娘煮了一天的汤都已经端上来了,怎么佟四少还是没有动作,今天这一整天他们那一组人好像连动都没动,佟四少一直坐在那里读书来着。”赵大人终于从对瓦罐煨汤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不经意瞥向坐在赛台上借着昏黄的灯火安静阅读的佟染,狐疑地问。

    苏妙忙了一天。并没有时间去注意对面佟染那一边的动静,这会子自己的瓦罐煨汤送上去了,也得到了不少好平,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甩了甩早已经开始疼痛就快要受不住的右手。微微苍白着一张脸,顺着评审们狐疑的目光望向赛台另一侧斜倚在椅子上阅读的佟染,月光下烛光里,佟染那一双朱红的嘴唇浅淡地勾着,一副胜券在握的淡定模样,明明还剩下两刻钟大赛就要结束了。

    一双秀丽的眉微蹙。她的心里忽然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回味正在为她重新整理受伤的右手上已经松散脱落的绷带,问她绑的紧不紧,却没听到她的回答,狐疑地抬起头,顺着她的目光望向斜倚在对面的凉棚下举止风流姿态潇洒的佟染。

    已经剩下不到两刻钟了,从早上到晚上,整整五六个时辰,佟染除了在最开始时将一盒子新鲜的鸡蛋放进蓄满冰块的冰鼎里,其他时间都在闲着,这一点忙活的热火朝天的苏妙不知道,作为旁观者的回味却看的一清二楚。最开始他以为可能是冰鼎里的鸡蛋还没到时候,或者是哪一方面还有未成熟的工序正等待着成熟,哪知道佟染他这一等就是五六个时辰,五六个时辰之间竟然什么都没做。

    此时苏妙和回味都在狐疑,佟染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他到底想干什么?

    赛台侧面悬着水墨色纱帘的小楼上,一个俏丽的小丫头捧着托盘走上来,将三碗香喷喷热腾腾的瓦罐煨汤一一放在桌上,屈了屈膝,这才无声地退下去,来去飘然,像一阵风。

    梁锦用瓷勺在汤盅里搅了搅,一股浓厚诱人的香味如一只触手,拂在人的身体深处最为敏感的神经末梢上,让人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痒痒的感觉,顿了顿,连他都忍不住轻叹了句:

    “还挺香的!”

    坐在他身旁的回香一双素黑的眸子在金黄的汤上静静地注视了一会儿,戴着黑纱手套的手执起素白的瓷勺,浅浅地舀了一点,将墨黑的轻纱掀开一角,缓缓地品了一口。

    梁锦用一副好奇的眼神看着她,擅厨的儿媳妇第一次将手艺展现给以擅厨闻名的准婆婆,他在看见回香喝下这口汤时突然就想到了这个,顿时来了兴致,笑着问她:

    “味道怎么样?”

    坐在对面的回甘同样用一副好奇的眼神看着回香,娘今天之所以出来旁观比赛,完全是被老爹硬拉来的,因为上一次味味在厨王赛的赛台上差一点被炸伤。虽然事后证明这桩事件和味味无关,主要是因为周诚本人的嫉妒之心,同时还引出了后来的东平侯私炮房一案,这桩事件并不是针对味味。可老爹还是不放心,执意要来压场,以防止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同时拉了娘来。既能让娘看一眼味味,缓和一下他们之间的母子关系,同时也是让娘见一见她未来的儿媳妇。

    回香将汤匙放下,除了刚才的一口,她没有再去品尝那盅汤。顿了顿,她自面纱下轻轻地点评了句:

    “这位姑娘,她是被自己束缚住了。”

    作为外行人的梁锦压根没听懂,只是觉得回香说的很高深莫测的样子,不由得点了点头,盲目地表示赞同。

    回甘作为内行人却很明白回香的话,舀了一勺瓦罐煨汤,浅浅地啜了一口,品了品,眸光微闪:

    “还不错。说是美味也不为过,只是鸡汤就能煮出这样的味道,已经很难得了。”

    “的确难得,只是,这位姑娘的实力不止如此,太过拘泥于规则的她反而将自己的能力掩盖了。”回香淡淡地说。

    回甘想了想,哧地笑了:“就像当年的味味吗?难怪我觉得他们两个有夫妻相哩。”

    “他们两个人并不相同,这位姑娘比阿味更有天赋,比阿味更能放得开,她虽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拘束了自己。可自由奔放的天性还没有被消抹去,正是因为天性仍在,所以这样的束缚在她的身上体现的不明显,所以现在还看不太出来。阿味不一样。阿味算不上天资聪颖,他的心放不开,想象和创造都放不开,同时他又没有足够的柔软来应对会在这个行当中出现的种种,其实阿味他并不适合在这一行里发展。”回香淡淡地道。

    “那正好,既然味味不适合呆在回香楼里做厨子。干脆就让他跟着我入朝吧!”梁锦听了,眼睛一亮,兴冲冲地说。

    回香瞥了他一眼,声线轻浅地回答:

    “不是我让他呆在回香楼里,是他自己不想出去的。”

    梁锦很显然是被她的话噎了一下,他十分想反驳味味之所以不肯跟他入朝是因为她,可是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他幽幽地叹了口气,委委屈屈地说:

    “好吧……”

    “阿味跟苏妙呆在一起的这两年已经改变了许多,我觉得,至少参加目前的厨王赛,他应该是没问题的。”回甘认真地强调了句。

    “是么。”回香淡淡地应了一声,对于他的话不予置评。

    回甘知道母亲的性子,她只会柔和地表达完自己的想法,之后对于其他人的想法她是从来不粗暴地干涉或者肆意评论的,在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只怕她未来的三四个时辰里都不会再开口,意识到这一点的回甘百般无聊,只得将目光重新落在小楼外的赛台上,瞥见悠然闲适的佟染时愣了一下,狐疑地咕哝:

    “这瓦罐煨汤都上来了,怎么佟染那小子的汤还没端上来?”

    “你说那长得挺白的小子?那小子自从开赛以来一直就没动过啊。”梁锦从来就没有品尝过佟染的手艺,他只是听说过跟苏妙比赛的那个小子是江南首富佟家的四少爷,堂堂的一个大少爷居然跑过来参加厨王大赛,梁锦的心里头对他除了鄙视还是鄙视,在鄙视佟染的时候,他选择性失忆地将他的儿子也在赛台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什么?”回甘之前是真没注意,因为等待的时间太无聊,又是和父母一块来的,他越发觉得无聊,所以等待的时间其实他一直都是在睡觉的,这会子听了梁锦的话,大吃一惊,他也是评审会的成员之一,自然不能允许有选手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公然旷赛,站起身,掀开帘子的一角,探出半个脑袋。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凉棚下读书的佟染忽然从乌木扶手椅上站起来,姿态优雅地挽起衣袖,不紧不慢地走到灶台前。

    此时距离比赛结束只剩下还不到一刻半钟的时间。

    有助手将鸡蛋从冰鼎里取出来,蛋壳上还泛着冷气,再跟外界炎热的空气进行激烈的碰撞时,于色泽优美的月亮之下泛起幽幽的白烟,清泠动人。

    佟染慢条斯理地挽起衣袖,将冰镇了一整天此刻正处在冷藏与冷冻交界点状态下的鸡蛋打散,用筷子搅拌均匀,

    苏妙看着他仿佛在画画写诗似的打着鸡蛋,明明是非常普通甚至是没什么看头的工作,落在他的手上,却极是清雅迷人。

    从他一大早在凉棚底下坐下来时一直到现在,因为旁观忘记了时间、因为舍不得移动不了脚步一直等到天黑之后还没离开的小姑娘比比皆是,几乎所有小姑娘都两眼放光贪婪地望着那个玉树临风俊到心坎里的翩翩佳公子。

    时间非常紧迫,佟染却不徐不疾,他在卷起衣袖之后,只是将清澈的山泉水用火烧开,随后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下,将已经打散的鸡蛋如行云流水般倒进烧热的泉水里,用筷子迅速搅拌均匀。

    人们刚开始还以为他这一次准备充分将鸡蛋下到汤里只是这道汤的其中一个步骤,等到过了两分钟比赛结束之后,当佟染勾着唇角将筷子放下,袖子也都整理整齐了之后,直到佟飞已经开始招呼端菜的伙计上台来,此时所有人才明白过来!

    真是非常胆大,在这样的总决赛中,在这样惊心动魄的比赛里,在苏妙的手还带着伤却仍旧不遗余力的情况下,佟染的最后一道参赛作品居然是一碗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就算不是家庭主妇亦会烹煮的蛋花汤!

    话虽如此,但内行人的心里都清楚,这样一道看似朴素的蛋花汤,其中的奥妙和讲究同样数不胜数。

    首先这一道汤在做的时候水温不能太低,温度太低鸡蛋会一下子凝固,汤也会变成混白色。当然温度也不能太高,太高口感会变得粗劣,而且腥味也会跑出来。

    接着是在泉水烧开时要立刻关火,然后快速把鸡蛋倒进去,此时的时机正合适,既能使蛋液立刻凝固,又不会显得老。

    另外在倒鸡蛋的手法上,必须要以绘画的形式进行,不能一下子把鸡蛋全倒在一个地方,因为在那一瞬间水温会立刻下降,导致汤变得浑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