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四章 最后一轮

第三百三四章 最后一轮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回味不耐烦地转身,正对上苏妙探出来的半边脸。

    “我这才刚出来就看见了这么惊人的一幕!”苏妙背着双手,笑嘻嘻地说。

    回味瞅了她一眼:“你终于肯出来了。”

    苏妙只是笑,顿了顿,问:“东平侯府被你爹给抄了?”

    “嗯。”回味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上前携了她的手,向圆融园内走去。

    “会被怎么样?东平侯府的其他人没事吗?”苏妙追问。

    “谁知道,应该没事吧。”回味对这类话题没有任何兴趣,淡淡地说。

    “听说厨王赛上的爆炸案中黑火是从东平侯的私炮房流出来的?”

    “嗯。”回味依旧是简单地应了一句,并没有说太多。

    苏妙直觉他肯定是已经知道了点什么,她没有追问,表现得很安静。

    “明天的比赛,你准备好了?”回味牵着她的手,忽然问。

    苏妙看了他一眼,粲然一笑,却没有回答。

    转眼间到了次日的厨王赛,一大早,苏妙在苏婵的帮助下换了一身水红色的新衣裙,林嫣动手帮她挽了一个高高的灵螺髻,受伤的右手被纱布包成了粽子,苏妙觉得痒,总想用另外一只手去抓痒,被纯娘狠狠一拍才住了手,疑惑地问:

    “大姐呢,睡过头了吗?”

    “苏娴昨晚上没回来。”苏婵漫不经心地回答。

    “啊?她去哪了?”苏妙吃了一惊。

    “她还能去哪,不是去买东西了就是去勾搭男人了。”

    “彻夜未归八成是去勾搭了,也不知道文王殿下有没有上钩。”纯娘一脸八卦兮兮地说。

    “你们不要总是议论这些,小心隔墙有耳,万一传到别人的耳朵里,会坏了娴娴的清誉的。”林嫣认真严肃地说。

    “她还有清誉?”苏婵像是听到了国际玩笑般差点笑出来,顿了顿,一本正经地问,“林嫣,你是从梁都来的。你倒是说说,万一苏娴她真的跟文王扯上了,你说到时候会是个什么结果,还有文王的爹娘。也就是当今的皇上和皇上的妃子,他们会是个什么反应?”

    林嫣愣了愣,摩挲着嘴唇想了半天,认真地回答:“成妃娘娘是个非常注重血统的人,只怕不会应允。皇上嘛,估计也不会答应,皇家最重视的就是血脉和出身,以娴娴的身份,即使是做外室也一定会受尽流言蜚语。梁都的那些人很可怕的,你一言我一语就能逼得一个姑娘上吊。”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心有余悸地说。

    “苏娴才不会上吊,她的脸皮要真那么薄,早就上吊了。还能活到现在!呵!”苏婵双手抱臂,嗤笑了声。

    苏妙在她的脑袋瓜上拍了一下:“不许这么说你大姐!”

    苏婵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下。

    “大姐做王妃的机会有多少?”纯娘双眼亮晶晶地询问,她还算是一位少女,少女就是那种还会对王子和平民产生出幻想的年纪。

    林嫣难得果断地摇了摇脑袋:“零。皇家的女人,即使是通房丫头都要清白,哪怕皇子三婚四婚,皇妃也必须是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这是规矩。”

    “好不公平。凭什么男人就可以三妻四妾,女人连去给男人做个继室都得是黄花姑娘?那男人也是倒过一手的,凭什么就得配黄花大姑娘啊!”纯娘一听就皱起了眉,愤愤不平地说。

    苏妙在她的眉心处戳了一下:“行啊。你的思想还挺前卫的!”

    “妙姐姐!”纯娘不高兴地揉了揉眉心的疼痛处,顿了顿,问,“‘前卫’是什么?”妙姐姐总是自创一些她们听不太懂的词,感觉怪怪的。

    苏妙笑而不答,就在这时。回味在门外不耐烦地敲了敲门,道:

    “好了没有,快来不及了!”

    苏妙吐了吐舌头,几个人出了门,离开圆融园向城西广场去。

    他们是没有车的,反正圆融园离城西广场也不远,一行人依照往常选择步行,慢慢悠悠地向城西广场走去。

    正在一边走一边说笑着,刚转过一个弯,一个声嘶力竭的咆哮从身后的斜对面响起:

    “苏妙,去死吧!”

    这声音太响亮太尖厉充满了激愤和歇斯底里,苏妙愣了愣,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腰肢已经被一条熟悉的手臂挽住,紧接着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不明物体在她眨巴着眼睛的过程中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街角的墙壁上,手中的匕首啪地掉落在地面上折成两段,他本人则吐血三升!

    苏妙呆住了,她吃惊地望着躺在地上被踹得半死的男人,胡子乱蓬蓬,头发乱蓬蓬,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已经有从天而降的黑衣人将那个“老头子”紧紧地捆缚住,苏妙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才看出来跑来刺杀她的人居然是周诚……他们的交情好像还没好到需要相爱相杀的程度吧?

    “苏妙,你不知廉耻!水性杨花!不守妇道!一个还没出阁的姑娘居然在家里**小白脸,喂小白脸吃软饭,你不要脸!像你这种残花败柳,你也配活在这个世上,我要是你,我早就一根绳子吊死了!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你这个不知廉耻的淫妇!”

    苏妙一脸惊诧的表情,眨巴了两下眼睛,这人到底想表达什么?

    “苏妙,你不知廉耻!一个放荡不堪的破鞋,你以为你以后就会有好日子过?别做梦了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模样,你早晚要不得好死!”周诚抻长了脖子,将所有力气都用在咒骂上,因为过于用力,连脖子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他疯子似的大吼大叫。

    话还没说完,但听骨骼破碎的声音,押着他的黑衣人已经在回味的无声示意下卸了周诚的下巴。

    周诚的下巴上一阵剧痛,痛得涕泗横流,表情凄惨。

    苏妙立在远处。凉凉地看着他,歪头想了一会儿,忽然手一拍,恍然大悟:

    “我说我灶膛里的火硝该不会是你放的吧?”

    看着周诚虽然被卸去了下巴依旧凶很恶毒的眼神。顿了顿,她明白过来了,眸光微闪,唇角勾起,皮笑肉不笑地说:

    “这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往里闯’,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法子收拾你了,现在看来老天爷还是公平的,给了你一个负数的智商让你往刀尖上撞,回头见了我爹,记着好好跟他忏悔忏悔,我们苏家可从来都不曾亏待过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她慢吞吞地说完,转身,笑眯眯地走了。

    身后传来咆哮般的呜呜声。似咆哮似嘶吼,苏妙充耳不闻,大步向前走。

    周诚这一回死定了,并非是因为他策划了赛台上的爆炸案,而是他跟敏感度相当高的私炮房扯上了关系,不管他和私炮房有什么联系,这一回他都是跑不掉的,他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回味看了一眼押解着周诚的黑衣人,黑衣人会意,架着哇哇乱叫的周诚转身离开。

    苏婵等人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从凶手出来到凶手被抓,一系列的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她们看得目瞪口呆,跟着苏妙和回味一直走出老远。苏婵才反应过来,狐疑地瞪向回味,冷飕飕地质问:

    “我说你,该不会是拿我二姐做诱饵吧?”

    回味不回答,苏妙只是盈盈一笑,并不在意。

    苏婵见状。心里有些不爽快,她姐姐分明是提前不知情,回味却自行弄了这一招,如此危险,真不知道二姐为什么会那么镇定,二姐就那么信任他吗?

    她撇了撇唇。

    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城西广场,因为中途碰到周诚报复的插曲,抵达城西广场时正好是最后一分钟,评审们早已各就各位,佟染已经等在赛台下,正坐在一张扶手椅上摇着折扇,见苏妙来了,手中的湘妃竹折扇刷地合拢,才要站起来,却听见特别评审席上沈二娘突然阴阳怪气地说: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只是会做两道勉勉强强的菜尾巴就翘起来了,好大的架子,长辈们都到齐了,自己却走的不紧不慢,好没规矩!”

    回味皱了皱眉,瞅了她一眼,这女人他看了就烦,才要说话,却见苏妙瞟了沈二娘一眼,哧地一个短笑:

    “沈夫人,你跟我是什么关系,我的尾巴是不是翘起来与你何干?大赛自有规矩,我来的早来的迟用不着你来评论。别说你只是个特别评审,就算你是评审,厨王大赛是请你来点评菜的,不是来点评我的,我有没有规矩不劳烦你评价,不该你发言的时候沈夫人可以请你闭上嘴吗?”

    从开始到现在,苏妙一直都是笑眯眯一副好欺负的傻大姐模样,如此强硬激烈这还是第一次,满座哗然,全都用惊诧的眼神看着她。

    有哄笑声响起。

    沈二娘被气得脸色铁青,七窍生烟,即使是在梁都,因为牧王爷的面子,她也是很受尊敬的,第一次被小辈顶撞,还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平民,沈二娘觉得自己被羞辱了,火冒三丈,霍地站起来,阴阳怪气地冷笑:

    “你叫谁‘闭嘴’,你这个毛丫头好嚣张,半点礼数教养都不懂,再不好好学学规矩,瑞王府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那知晓的能明白你是民间女子什么都不懂得,不知晓的还以为瑞王府儿媳妇都是这样没长没幼没上没下呢,姑娘,好心劝你,你这样的性子,可进不了瑞王府的大门。”

    苏妙看着她,弯起眉眼,盈盈一笑:

    “沈夫人,你说我倒没什么,只是你居然从我身上看出了‘瑞王府的儿媳妇没长没幼没上没下’,请问谁是上谁是下,你是上我们瑞王府的儿媳妇是下吗,敢问沈夫人,你究竟是个什么来头,你说这样的话是公然看不起我公爹的意思吗?”

    沈二娘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因为母亲的关系她和牧王爷的关系不错,因为这层原因,她在梁都如鱼得水,贵族阶层的人她够不到,但不少达官贵人因为牧王爷对她吹捧讨好让她倍感受用,时间长了自然就飘了,这一次来秦安,她是抱着盛气凌人的心态前来的,想好好地过一把特别评审的瘾,哪知道却在这里碰见了苏妙,作为瑞王爷未来儿媳妇的苏妙让沈二娘憎恶地感受到了她二人之间层级上的差别,这让她恼火不甘,再加上苏妙又有被她视为威胁的好手艺,两者加在一起让她非常讨厌苏妙,总是想让苏妙下不来台,没想到这一次的挑衅却把自己绕进去了。

    “沈二娘,你看不起本王?”旁边一座悬着纱帘的清雅小楼上,如风吹幽篁的嗓音传来,为炎炎夏日带来一抹沁凉。

    一只修长的手挑起纱帘,露出半个俊美无双的脸庞。

    苏妙一愣,没想到回味他老爹居然在。

    沈二娘吓得浑身一哆嗦,在别人还没看明白窗子里的人是谁时她已经扑通跪下来,战战兢兢地请罪:

    “瑞王爷恕罪,奴婢绝对不是那个意思,是这位姑娘误会了,奴婢该死,请瑞王爷恕罪!”

    梁锦冷冷地瞅了她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缩回脑袋。

    “比赛!比赛!别废话了!快比赛!”紧接着回甘从窗子里探出头,笑着催促道。

    于是跪下来的众人纷纷起身,姜大人用金槌敲响金锣,由于事故中断的最后一轮赛正式开始!

    苏妙和佟染分别转身,向各自的楼梯走去,在还没动身时,却听佟染忽然笑了句:

    “姑娘今日火气不小么。”

    苏妙瞅了他一眼,冲着他扬起粽子手:“都成这样了,我能火气小才怪,所以你今儿少惹我。”说罢,转身,噔噔噔地上台去了。

    佟染呵地笑了,手中折扇刷地展开,轻轻地摇着。

    “那小子八成对那丫头有点意思!”小楼上,隔着纱帘,梁锦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地说。

    没人回答他,回甘正单手托腮,一面百无聊赖地吃点心一面观赛。

    顿了顿,梁锦从桌上提起茶壶,向右手边一枚彩釉茶盅内倒了半杯茶,殷勤地笑道:

    “不过刚才那架势,那丫头倒是有点世子妃的风范,这点比林嫣强些,再磨砺个几年,是做王妃的料。”

    坐在他身旁的黑衣女子回香只是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默默无言。(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