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八章 事人为事故

第三百二八章 事人为事故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彼时,回味正在食材桌前挑选配菜,赵河站在一边的木墩前切菜。

    苏妙听了苏烟的话,一愣,蹲下去查看灶台,灶台里的火已经升起来了,只是燃烧的不是太旺,她咕哝着说:

    “该不会是这两天一直下大雨灶膛里太潮了吧?”她吸了吸鼻子,却感觉从灶膛里飘出来的火焰味有点古怪,不像是正常的火焰味道。

    心里正有些狐疑,苏烟已经在灶膛外点燃了一根引柴,用力将火扇旺,笑嘻嘻地说:

    “可能是吧,这两天这么潮,我再多点一根烧烧,烧干点就好了。”说着,将引柴投入灶膛里。

    这时候,苏妙的心里油然而生一股不好的预感,越发刺鼻的味道从灶膛里飘出来,让她脑子里灵光一闪,仿佛过年时的爆竹味道,她心里咯噔一声,大惊失色,说了声“别动”,就去拍苏烟的手。哪知还是慢了一步,苏烟手里的引柴已经掉进灶膛里,苏妙只来得及推开他的手,下一秒,一条长长的火舌气势汹汹地从灶膛里窜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凶猛地舔上她的手,刺骨的、钻心的疼痛让她皱了眉,这是从未体验过的疼痛,因为太吃惊太疼痛了,她居然连一声痛呼都发不出来!

    苏烟恐慌地大喊了一声“二姐”,下意识伸出手去,慌忙将苏妙的手从熊熊烈火里拉出来,隐隐的,有皮肉烧焦的味道传来!

    苏妙还没来得及反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没来得及去查看伤势究竟有多么骇人。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灶膛里忽然发出隆隆的震动声,就好像是千百只大象踏地那般震撼人的心。此时青砖砌成的炉灶在人们的眼中一下子成了怪物,苏妙直觉不妙,还没来得及去细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条件反射地拽起苏烟就往外跑!

    还没跑两步,就听见身后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只听“嘭”的一声,猛烈的冲击波从身后袭来。苏妙的头脑中一片僵硬,她并不是不知道当时的那一刻发生了什么,虽然整个人都是空白的。她却下意识猜到了什么,于是她本能地拉住苏烟,将他扑倒在地,并用身子护住他!

    并不是刻意而为。这只是一种本能。在她的心里她一直当苏烟是她最珍贵的弟弟,所以在爆炸发生的一刻,在她知道已经逃无可逃的情况下,她条件反射般地将苏烟护在身子底下!

    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响彻整个城西广场,尖叫声恐慌声混乱一片不绝于耳,烟尘滚滚之中,赛台塌成两半,贵宾座上的贵宾在一瞬间全被护卫家丁保护起来。连评审席也受到波及,好几个评审因为赛台被炸开之后飞溅起来的石块受伤。就连佟染和回味亦在一瞬间落入一片废墟之中。只是他二人的身手比较灵敏,虽然站在废墟之上,却稳稳当当地站着,不像佟染的那几个助手,全都倒在废墟之中,皆不同程度受了伤。

    赵河也受了伤,他离赛台的边沿比较近,冲击波威力较大,在发生爆炸的时候将他整个人掀翻飞到赛台下面,他的年岁也不小了,骨头比较脆,身形又庞大,这么大的冲击导致他的身上好几处骨折,痛苦地倒在地上直哎呦。

    然而最“惨烈”的还是苏烟,当所有人都深陷在对爆炸案的恐惧中还没回过神来时,他已经从苏妙的身子底下钻出来,跪在一旁,满眼恐慌地摇了摇苏妙忽然就变成了孱弱的身子,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苍白的脸憋得涨红,他竟然哇地大哭起来,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大声唤道;

    “二姐,二姐,你醒醒啊!二姐!”

    大哭时那如丧考妣的样子被外人看了去还以为他二姐已经驾鹤西去了。

    回味就是这么认为的,怔愣被苏烟的大哭声惊飞,望过来时见苏妙脸色苍白俯卧在地上,双眼紧闭,身上血迹点点,眼球骤然一缩,脸刷白,大惊失色,飞奔过去,跪在地上,扶起苏妙的身子,轻摇着,语气里含着颤抖的恐慌,他一叠声唤道:

    “妙儿!妙儿!”

    “二姐!”

    “妙姐姐!”苏娴等人惊魂未定,苏烟先时的叫嚷她们没反应过来,此时听见回味的声音才反应过来,脸刷地变了色,慌手慌脚地奔过来。

    只是还有人比她们先到一步,和回味几乎同时抵达的还有佟染,他的脸色难看至极,本来想比回味更快一步的,却在回味抱起苏妙的一刹那住了脚,站在离他二人一步远的地方,之后又被苏婵等人挤到一边去,一张脸更加不好看。

    好在在靠近苏妙的一瞬间,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生的气息,他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望向已经稀碎的灶台,皱了皱眉,几步走到狼藉的碎片前,蹲下来,手指在残破的青砖上捻了捻,再抬起时,一点漆黑的粉末染在指尖上,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有一股刺鼻的火硝味道。

    他的面色阴沉下来。

    ……

    厨王大赛上突然发生的爆炸案震惊了整个苏州城,甚至都已经传到邻近的城市里去,国泰民安了许多年的岳梁国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举国轰动,舆论哗然,秦安省的布政使焦头烂额,时时刻刻担心的不是头顶的乌纱帽而是他的项上人头,因为在爆炸案发生时,在场的人不仅有文王殿下、瑞王家的两个不在族谱的儿子,受重伤的那一个据说还是瑞王爷未来的小儿媳妇。

    布政使大人冷汗涔涔,瞬间就感觉当官的生涯太苦逼。

    苏妙没什么事,只是被一块炸飞的石头砸中后脑勺,短暂地晕了过去。当她醒过来时已经躺在吉春斋的床上,回味坐在床前,苏烟一个人霸占了床沿。抓着苏妙的手哭得梨花带雨,那叫一个红扑扑水汪汪。

    苏妙看得眉角狠狠一抽,无语地问:

    “烟儿,你这辈子还能不能给二姐变成一个爷们儿了?”

    “二姐!”苏烟一看她醒过来了,又是激动又是后怕,心里一松,竟然哇地一声再次大哭起来。

    苏妙哑然。

    还不等苏烟哭完。苏婵、苏娴一帮人已经把他挤一边去,占据了床前的位置,苏娴捧起苏妙的脸。把她的脑袋左看右看,认真地检查了一遍,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妙姐姐。你还认得我吗?”纯娘指着自己。双眼灼灼地盯着苏妙的脸,充满期待地问。

    “当然认得,我又不傻。”苏妙抽抽着眉角回答。

    纯娘拍了拍胸脯,大大地松了口气。

    右手上传来刺痛,钻心的痛楚阵阵袭来,苏妙皱了皱眉,低头望向自己的右手。右手上已经缠了雪白的纱布,浓浓的药味从纱布底下传来。她将手抬起来,放在眼前看了看。竟然被包的像个粽子一样,她歪头看了一会儿,伸手要去将绷带解开。

    “别动!”回味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力道却很轻,生怕会将她捏碎了似的,随后捧起她的手,动作轻柔地放下来,放进薄被里。

    正在抹眼泪的苏烟在看见苏妙缠满绷带的手时,悲从心中来,唤了一声“二姐”,再次哭泣起来。

    苏娴皱了皱眉,在他的后背上狠狠地拍了两下,这样的动作让苏烟更自责,他以为苏娴正在责怪他,于是哭的更难过。

    苏妙无语地抽了抽眉角,歪着脖子瞅了他一会儿,狐疑地望向回味,惊诧地问:

    “怎么,我的手断了?”她记得她之前只是被火燎伤,虽然那种程度的烧伤有点严重,但还没到哭的要死要活好像她就快死了的地步吧。

    “没有,只是烧伤了。”回味生怕她会因为自行误解变得更伤心,连忙回答,顿了顿,又觉得这样回答不妥,手轻轻放在她缠着纱布的手上,用安慰的表情微笑着说,“是烧伤了,虽然有些重,但大夫说了不碍事,这段日子静养就好了。我已经让人去我爹那里拿白玉膏了,白玉膏是宫里治疗外伤的圣药,用了之后不会留下疤痕。”

    苏妙点了点头,他解释的太多了,让她觉得有点怪怪的,他素来不喜多话的。烧伤对一个厨师来说并不算什么新鲜事,虽然这一次的烧伤是她从业生涯中最严重的一次,但她以前也曾被突然燃起来的灶火烧伤过,所以对这样的伤她还是很淡定的。

    苏娴在苏妙和回味的脸上扫了一圈,回味目不转睛地望着苏妙,一脸压抑的心疼和自责,苏妙则在漫不经心地观察着自己受伤的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

    苏娴一手拉起还在哭的苏烟,一手扯住即使看见了也不想离开的苏婵,拽着他二人出了正房。纯娘和林嫣则是比较知趣的,跟着苏娴出了正房的大门。

    房间内只剩下苏妙和回味两个人,苏妙并没有觉察到人都走了,其实她是很疼的,只是怕他们担心所以没有说出来,可疼痛降低了她对周围的敏感度,她变得迟钝起来,无论是行动能力还是思考能力。

    她歪着脑袋在受伤的右手上看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先看一看伤口的深浅度再决定之后该怎么做,于是这一次没等回味阻止便解了手上的绷带。

    虽然最初的感觉只是被火舔了一下,但烧伤依旧很严重,从五指到手心手背没有一处完好的,水泡已经被挑破了,皮肤也变成了棕黑色,被厚厚的药膏敷着,惨不忍睹,令人不忍直视。好在使用的烫伤药很管用,凉凉的敷在伤口上,减轻了不少疼痛的。

    回味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心狠狠地揪了一下,顿了顿,伸出手,拿了她手里的绷带将她手上的伤口重新包扎好,柔声安慰道:

    “放心,大夫说没有伤筋动骨,不碍的,只要静静地养上几个月,脱了痂就没事了。”

    苏妙点了点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说:

    “静养的话可不妙,厨王赛怎么样了?”

    “好几个评审受到波及也受了伤,大赛无限期延迟,在你使用的那个灶膛里发现有散落的火硝,怀疑是人为。”回味淡而冷凝地说,这次的事颇为蹊跷,人为制造这种事故必然是寻仇,只是这个仇家是苏妙的仇家还是他的仇家,毕竟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与他单方面结怨的仇家也不少,并且瑞王妃还在苏州城内不声不响地隐居着,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并不好追查。

    火硝就是黑火药,摊上这次事故,好在岳梁国的火药并不发达,正处在从爆竹变成武器的渐变阶段,这种早期的火药和后世经过改良的**不同,早期的火药单纯只是一种助燃剂,也就是说遇明火只会燃烧得更旺盛,它无法单独爆炸,必须要放在密闭的容器里才能具备爆炸的效果。灶膛里的黑火药好像已经放置了许久,因为受潮吃水,威力减弱,再加上虽然灶膛里填满柴禾也算是一种密闭的容器,但终究还留有空隙,威力减半,所以苏妙只是被炸开的石块砸伤几处,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

    “我这是得罪谁了?”她皱了皱眉,不悦地咕哝,本想从床上坐起来要歪靠在床头上,一不小心却扯动了后背的伤口,倒吸了一口气,此时方知受伤的不只是手,灶膛炸开时溅起的碎片在她身上割伤了好几处,她只得老老实实地重新躺下,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转了一圈,笑嘻嘻地问,“佟染受伤了吗?”

    “没有。”

    苏妙失望地扁扁嘴。

    回味沉默了一会儿,手再一次轻柔地落在她缠满纱布的手上,低低地问:

    “疼吗?”

    苏妙微怔,望向回味因为神情过于复杂而凝起来的脸,摇摇头,咧嘴一笑:

    “没那么严重,就是被火燎了一下,成天围着火,烧伤也不算是什么稀罕事!”

    回味垂着头望着她的手,望了好一会儿,忽然轻轻地说了句:

    “我当时离得太远了。”

    苏妙微怔,这话并非是在向她解释,而是充满了歉意和后悔,他在后悔是他一时疏忽导致她受了重伤,他在深深地自责他没有保护好她。(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