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章 瓶颈
    苏妙惊了一跳,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竟是佟染那张如芝如兰的脸,一张俏丽的小脸沉了下来,她不悦地说:

    “佟四少,吉春斋可是我的地盘。”

    佟染呵地笑了:“凡参赛的人都居住在这圆融园里,姑娘怎么敢说吉春斋就是你的?”

    “圆融园不是我的,但吉春斋我正在居住,所以现在算是我的,我要是没记错,你一直都是住在你家里的吧,深更半夜突然出现在我的小厨房,到底想做什么?”苏妙睁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语气冷飕飕的。

    佟染仅仅是勾唇微笑,没有回答,他将目光落在苏妙面前滚热的汤锅上,顿了顿,又重复了一次,他笑问:

    “苏姑娘这是打算模仿我了么?”

    苏妙的嘴角撇出不屑的弧度,笑了一声:“煮羊肉汤就是模仿你,你让甘州的那些羊汤摊情何以堪啊!”

    “还能这么牙尖嘴利,我还以为因为今日的这一场平局,你会身心疲惫,连逗趣的力气都没有了。”佟染看着她,笑吟吟地说。

    苏妙秀丽的黛眉微扬:“身心疲惫?你倒是挺会用词儿的。你以为我是在跟你逗趣?我是打从心眼里讨厌你。”

    佟染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手中的桃花折扇刷地展开,摆在胸前轻轻地摇着,他向热气腾腾的汤锅扬了扬下巴,含笑问:

    “不请我尝尝你煮的羊肉汤吗?”

    “不想。”苏妙断然拒绝。

    “怎么,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还是说在我面前你觉得是班门弄斧,不好意思让我品尝?”

    这会子苏妙突然觉得厚脸皮的人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那些厚脸皮却不自知还以为那是风流潇洒的人,她无语地抽了抽嘴角,用一种十分哑然的眼神看着他:

    “佟四少,你脑子没问题吧?”

    “我好的很,所以后天你输定了。”佟染风流倜傥地摇着折扇,笑容可掬地看着她,说。

    苏妙黑着一张脸开始磨后槽牙。阴嗖嗖地盯着他,她现在突然有一种特别想脱了鞋拿鞋底子去抽他那张漂亮脸蛋的冲动!

    佟染半点入侵者的自觉都没有,自顾自说完了话,将折扇刷地合拢。插在腰间,越过她,上前一步来到灶台前,他根本就没拿自己当外人,深更半夜登堂入室还不算。居然还伸出了那双白皙如玉的“狼爪”,从橱柜里拿出碗匙,自热气滚滚的汤锅里舀了半碗奶白色的羊肉汤,用白玉瓷勺舀起一点,放到朱红的嘴唇边,轻轻地吹了吹,而后姿态优雅地品了一口,紧接着眉尖微蹙,说出了一句让苏妙更想脱鞋抽他的话:

    “好腥!”

    一腔火气噌地冒出来,刹那间。苏妙变成了一只熊熊燃烧的大火球,她恶狠狠地瞪着佟染,咔吱咔吱地咬着后槽牙,阴恻恻地说道:

    “既然觉得腥就不要喝,已经是深夜了,佟四少该回了吧,虽然你不是我请来的。”

    佟染压根不理会她的逐客令,轻浅一笑,又舀了半勺羊肉汤放在嘴唇边,轻轻地吹了两下。再次品了一口,这一次虽然没有蹙眉,唇角却绷了起来,他似沉思似不可思议地沉默了半天。眸光重新落在她的脸上,盯着她黑黝黝的眼,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若不是亲眼看见,真不敢相信这汤居然是经由你的手煮出来的。”

    苏妙当然不会愚蠢到认为他说这样的话是在夸她,她依旧瞪着一双黑油油的眼睛,绷着一张脸盯着他。一言不发。

    “你,该不会是到瓶颈期了吧?”佟染望着她,笑吟吟地问。

    只是轻浅的一句话,他说话时并没有在“瓶颈期”这三个字上加重音,但落在她的心尖,却仿佛重重地落下一锤,伴随着那响亮的回声,心房的壁垒仿佛被那重重的一敲敲出了裂缝,让她产生了一种非常不舒适的感觉。

    她冷冷地盯着他的脸,一张脸显而易见地撂了下来,她瞪着他,一字一顿,冷冰冰地说:

    “你,该出去了!”

    “啧啧,原来苏姑娘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佟染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奇又惊喜,这一抹惊喜落在他懒洋洋的脸庞上看起来很是虚假,他笑吟吟地伸出手,精准无误地捏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双眸含笑,注视着她冷若冰霜的容颜,“这样鼓起来的表情真难得,看起来竟比成天笑眯眯时的模样更惹人怜爱。”他笑盈盈地说着,用大拇指轻轻地剐蹭着她因为气愤鼓起来的脸颊。

    苏妙直勾勾地盯着他,在他话音未落下之时,一把亮闪闪的菜刀已经举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向他捏着她下巴的手指头砍去。

    幸好佟染及时收回手,才免于变成断指的残废,面皮狠狠一抽,他哭笑不得地望着她绷起来的脸,甘拜下风地拱了拱手:

    “姑娘你的心肠如此狠毒,在下佩服。”

    “别惹我。”苏妙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冷飕飕地说。

    “原来你也会迁怒啊,我还以为你每天只会嘻嘻哈哈地傻笑。”佟染再次刷地展开折扇,笑吟吟地看着她说。

    “我才没有成天嘻嘻哈哈地傻笑,我又不是傻子。我没有迁怒,我只是很恼怒你打扰了我的清修。”苏妙依旧是一副波澜不动的表情,眼睛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

    佟染笑笑,手中妖艳如生的桃花折扇轻轻地摇着:

    “你这个样子不是迁怒是什么?怎么,即便是你,承认自己到了瓶颈期亦是一件艰难的事吗?”

    苏妙皱了皱眉,望向他,一双大大的杏眼不悦地眯起:

    “怎么,听到我承认自己到了瓶颈期你就会爽得直接弃权么?”

    佟染呵地笑了:“果然如此。苏姑娘,你用现在这样的状态和我比赛,你是赢不了的,今日的平局只是一次巧合而已。”

    “你就是来说这个的?”苏妙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张紧绷着的小脸不形于色,她冷冷地问。

    “没错。还有一句就是,算上今日这一次已经是第三轮了。你越来越让我觉得无趣。”他的唇角勾着笑,淡淡地说。

    作为最棘手的对手,佟染的这句话不可谓杀伤力不强,这样一句浅淡的话落在心尖。却在苏妙的心里产生了激烈的震动,不过她很快便平静下来,并对佟染的话嗤之以鼻,她哼笑了一声,挑着眼梢看着他。不屑地撇了撇嘴唇:

    “不管你怎么说,今日的比赛你我打成平手,就算你说是我的状态不好,状态不好的我也没有输给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话虽如此,可是我在赛前期待的是那个狂风烈日肆意张扬的苏姑娘,可不是现在这个让我越来越觉得无力的苏姑娘,对手太弱,我比着太无趣了,照这样下去。我越来越提不起精神,也许会弃权也说不定。”

    这是比“你肯定会输给我”更打击人的一句话,因为不管是从事哪一行的人他都是有着职业尊严的,被对手说“因为跟你是对手很无趣,所以我弃权”这样的话绝对是一件让人非常不愉快的事。

    “你还不走?”苏妙黑漆漆地盯着他,问。

    佟染不以为意地挑了一下墨黑的眉梢,转身,一面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一面笑如春风地说:

    “苏姑娘,由你主动弃权如何?”

    “休想!”苏妙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背影。重重地吐出两个字。

    佟染笑了声,随着这一声轻盈的笑,人已经步出大门外。

    寂静无人的庭院里,一抹身穿天蓝色布袍的颀长身影映入眼帘。令佟染如剑的眉微扬,嗤地笑了:

    “小少爷为了让苏姑娘重新振作起来,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呐,明知道我正和她单独相处,却没有出面干涉。”

    “她不需要我去干涉,也不需要你来干涉。佟四少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回味转过身,长身玉立于月影之下,淡漠地看着他,语气平静地说。

    “小少爷以为我是来做什么的?”佟染唇角勾着的笑容微僵,顿了顿,哼笑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反问。

    “我管你是来做什么的,离我的女人远一点。”回味一字一顿,不徐不疾地说。

    一双柳叶眸阴沉下来,佟染唇角的笑容微凝,淡漠地瞥了他一眼,侧身,在经过他身旁时,轻蔑地抿了抿唇角。

    回味感觉出了他内心的不屑,却压根没放在心上,立在台阶下,望着灯火闪烁的小厨房,过了一会儿,迈开步子,踏了进去。

    苏妙立在灶台前,一手捧着汤碗,一手捏着瓷勺,正在静静地品尝着锅里刚煮好的羊肉汤,灶膛里的火光还在闪耀,闪耀的火光将她的身影在青砖地面上拉得很长。

    他负着双手,立在门口,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见她突然放下手里的汤碗,双手扶在灶台之上,仰起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回味皱了皱眉,迈开步子上前,来到灶台边,端起灶台上的汤碗,舀了一勺里面的汤,品尝了半口。

    苏妙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惊诧地倒退半步,待看清映入眼帘的人是他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么一惊心一放心的工夫,先前郁气满满的阴沉倒是消失了。

    回味品过了苏妙煮的羊肉汤,并不难喝,这汤如果拿出去卖同样会很畅销,然而于她而言,确实缺了些什么,至于缺了什么连他也说不出来,但是确实是缺了什么,这是凡同行都能感觉出来的。

    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苏妙见状,一颗心突然沉郁下来,心里涌起了不少烦躁的情绪,顿了顿,转身,说:

    “天晚了,我也该回去睡觉了,厨房你收拾吧。”说着就要走。

    回味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苏妙吓了一跳,惊诧地回过头。

    回味拉住她的手,想了想,提议道:

    “今儿天热,反正晚上也睡不着,出去走走吧。”

    苏妙哑然:“不,我说了我要去睡觉了……”

    “走吧。”还不待她拒绝完毕,回味已经拉着她往外走。

    “我不想去!”

    “你最近除了吃就是睡,再不然就是借着要比赛的借口偷懒,胖成这样,再不出去走走我可不要你了。”回味说。

    苏妙的脸刷地黑了,阴恻恻地瞪着他的背影质问:

    “你是在故意气我?”

    “说对了。”回味淡淡地回答,拽着她的手一路出了门。

    这个时辰苏州早就宵禁了,回味也没想把苏妙往外面带,他拉着她来到圆融园的最高处摘星楼。

    圆融园是建在苏州城的高地上,从圆融园的住宅院落向西,过了一道景观门就是一片景观区,这摘星楼就建在景区的花园内。之所以取名叫做“摘星楼”,一是此处建在高地的最顶端,二也是因为这摘星楼建的确实高。

    至于摘星楼的作用,苏妙也是今天才知道,这座雕梁画栋典雅美丽的建筑是作为观景台在使用的,楼梯在外,顺着一道雕刻精美的木质楼梯向上,摘星楼的最前端是一座景观露台。站在这座宽阔的景观露台上,凭栏而望便能看到下面苏州城的万家灯火,那各式各样的灯笼交错纵横,一并映入眼帘,竟像是一片灿烂的海洋。

    苏妙站在大露台上,惊诧地望着昏黄闪烁的灯海,竟久久移不开眼眸,她见过许多灯海,可灯笼做成的灯海她却是第一次看见:

    “好漂亮啊!”她不由得惊叹。

    回味望着她终于又恢复了一点色彩的小脸,唇角微勾。

    苏妙睁着一双大眼睛兴致勃勃地观赏着远处的灯海,许久之后,偏过头来,望着回味,眉一挑:

    “你想对我说什么?”

    回味一愣,笑笑:“我什么也不想说。”

    苏妙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摇晃着脑袋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也想说,我现在是到了瓶颈,一定要打破这个瓶颈,否则就赢不了。”

    “我不会对你说这个。”回味淡淡地道,“瓶颈不瓶颈的暂且不提,我不认为你有什么是需要打破的,你只要继续做你自己就好了,只有顺其自然了,一切才能水到渠成。”(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