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七章 第三局赛

第三百零七章 第三局赛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晨曦拉开了帷幕,又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晶莹明亮的露珠在枝叶上闪烁着,生机勃勃。

    苏烟、苏娴、苏婵三个人并排站在吉春斋的正房门口,苏娴双手抱臂翻白眼,苏婵叼着一片薄荷叶,背靠在柱子上仰头望天,苏烟皱着一双好看的眉毛,抬头看了看日头,担忧地咕哝道:

    “辰时就快到了,二姐怎么还没起来,再赖床下去若是迟了会被取消比赛资格的!”

    “昨晚那么折腾,早上能起得来才怪。”苏婵嚼着薄荷叶,凉凉地道。

    “依我看,她压根就不想起床,压根就不想去比赛,估计跟烟儿大早起来想逃学的心情差不多。”苏娴同样凉凉地说。

    “我才没有逃学过!”苏烟脸涨红,愤愤地反驳,顿了顿,掷地有声地道,“二姐才不会不想去比赛,就算前两场都输了,二姐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被打倒的!”

    “你倒是对她有信心。”苏娴双手抱臂,斜睨着他,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

    “本来就是,二姐是绝对不会被打败的!”苏烟通红着一张脸大声强调,眼神坚定地盯着正房那扇紧闭的房门,信心满满地道,“讨厌鬼一定会把二姐叫起来,今天这一场二姐绝不会输!”他说着,用力地点了点头。

    苏娴再次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房间内。

    回味站在床前,低头看着床上那个蜷缩在锦被下悄无声息的不明物体,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伸出手,在被子上拍了拍:

    “快起来,已经卯时四刻了!”

    被子底下的“物体”无声无息一动不动就像不存在似的。

    回味哭笑不得,再次在被子上拍了拍:“我知道你已经醒了,快起来,再不起来你就要被取消比赛资格了!”

    被子底下沉寂了两秒之后,蠕动了一下。她慢吞吞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蜷缩成一只虾米。

    回味因为她这明显抗拒的反应,已经从哭笑不得转为开始火大。皱了皱眉,严厉地唤了声:

    “苏妙,快起床!”

    正在被子下缓慢蠕动的身躯僵直了下,紧接着,被子底下闷闷地传来一声刻意痛苦的声音。她慢吞吞地咕哝了句:

    “我肚子痛,要休息!”

    回味勉强忍住想要翻白眼的**,突然俯下身去,双手抓住被子,用力一掀!

    被子带起的凉风让苏妙蜷缩成一团,她只穿着雪白的中衣,更紧地蜷成虾米,把脑袋埋在胸前,紧闭着眼睛装死。

    回味啼笑皆非,在她撅得高高的虾米臀上用力地拍了一下。蹙眉命令道:

    “快点起床,不许装病!”

    “我才没有装,我真病了,我肚子痛头痛手痛脚痛……”为了增加说服力,她认认真真地补充了句,“我屁股也痛!”

    “有不痛的地方吗?”回味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扬着眉毛,凉凉地问。

    苏妙认真地想了一阵,郑重其事地回答:“没有!”

    回味颇为无力地揉了揉额角,转身。走到屏风前,将搭在上面的衣裙全部拿下来,走过来扔在她身上,说:

    “不许耍性子。快起来!”

    苏妙蜷着虾米,任衣裙将她的脑袋盖住,沉默了一会儿,小声咕哝道:

    “都说了,我要休息。”

    回味看了她一会儿,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走过来,坐在床沿,把卧在床上挺尸的她拉起来,拿起衣裙开始往她身上套,一边套一边无奈地说:

    “别像个不想上学堂的小丫头似的好不好?”

    “我才没有!”苏妙跟没骨头似的,在他给她穿衣服的过程中风吹花枝般摇摇晃晃,给他捣乱,就是不让他轻松地把衣服套在她身上。

    回味皱了皱眉:“不过就是输了两场,又能怎么样?输了就输了,今天也一样,只不过是去比上一场,就算又输了,那输了就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苏妙直不愣登地盯着他,嘀嘀咕咕地道:

    “你说的倒轻巧,你若能这么洒脱,上一届比赛输了之后你干吗要离家出走?”

    “你现在说这个,那你之前安慰我的那些话,什么‘输赢不重要,心态最重要’、‘一百个人有一百种味觉,不可能有人会满足所有人的味觉,高兴就好’,这些话全都是耍我玩的?”回味没有因为她提起自己曾经的失败恼怒,反而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凉飕飕地问。

    苏妙被他锁定住目光,只得直勾勾地回视他一会儿,紧接着不高兴地嘟囔了句:

    “输了就输了,有什么了不起!”

    回味笑笑,将最后一粒扣子给她系好了,把床角被她踢歪的鞋子摆正了,站起来,吩咐了句:

    “把鞋穿上,洗把脸,走了!”

    苏妙摇摇晃晃地坐在床沿,阴沉沉地看了他一眼,扁了扁嘴,穿上鞋,到窗户下的水盆前梳洗去了。

    直到辰时整苏妙一行人才姗姗而来,佟染已经等待许久,因为对手没来,他一直坐在台下,半慵懒半儒雅地歪在椅子上,一柄桃丝折扇轻轻地摇着。

    苏妙要从自己这侧的楼梯上台,势必要经过他面前,苏妙很自然地将他无视了,正想从他面前经过。

    “苏姑娘。”他慢条斯理地唤了一声。

    苏妙停住脚步,绷着一张脸看了他一眼,昨晚折腾了一宿外加今天早上睡眠不够,未施粉黛的她一张瘦瘦窄窄的小脸从里边透着青,就像营养不良似的。

    “神情有些憔悴,是歇息不好吗?”佟染被她的脸色惊了一下,笑起来,问。

    苏妙直勾勾地看了他一会儿,正当佟染以为她会回答他时,她却突然把头一扭,走了。

    很明显她今天是不想搭理他,佟染哑然无语,顿了顿,呵地笑了。

    苏妙直不愣登地向赛台的楼梯走去,在路过评审席前时。突然,评审席上响起了很大的一声:

    “哈啾!”

    苏妙被吓了一大跳,浑身一哆嗦,惊诧地望过去。只见特别评审席上,一个脑袋光秃秃的老头正在用一根干枯的手指**着大大的蒜鼻头。

    “慧海大师,你没事吧?”一旁的丘大人关切地询问。

    慧海大师摇了摇光秃秃的脑袋,继续**着鼻子,哼哼呀呀地说:

    “昨晚儿风大。着了风凉,不打紧,不打紧。”

    苏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狐疑地歪了歪脑袋,回味站在她身旁,看着她那副傻呆呆的表情,生怕她会因为脑子脱线一个不小心在评审席前惹出点什么乱子,拉起她的手赶紧走。

    苏妙任由他拉着,仔细想了一会儿,依旧狐疑不解。悄悄地问回味道:

    “小味味,刚才那个没有头发的老头是谁啊?”

    回味的嘴角狠狠一抽。

    “二姐,那是本轮比赛的特别评审啊,你都已经比过两场了,至少也该记记评审的脸吧!”苏烟都快要抓狂了,颇感无力地低呼道。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我有脸盲症,一般评审都不记得。”嘴里虽然这么说,眼珠子却往慧海大师的方向瞥了一眼,见那个老头在打完喷嚏之后又重新靠回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闭目养神。

    姜大人主持苏妙的比赛已久,自认为对苏妙的性子有些了解,之前很怕苏妙会因为连输了两场耍性子不来。这会儿看见人来了总算松了一口气,拿起金槌在金锣上一敲。

    秦安赛区总决赛第二轮赛最后一场赛正式开始!

    面粉袋子在角落里已经堆了一人多的高度,苏妙双手叉腰,站在高高的面粉袋子前直勾勾地看着,看了好一会儿。

    回味站在她身旁,有点担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那一头,佟染他们组已经开始搜罗食材进行烹制了,这一头苏妙依旧立在面粉袋子前,直直地看着高高的面粉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本场比赛不仅考较手艺,还有一个数量上的要求,所以时间很是紧迫,眼瞅着时间在流逝,苏烟和赵河不禁急迫起来,看了看苏妙,不敢开口,只好一齐望向回味,希望他能想个法子,让苏妙别再发呆了。

    回味盯着苏妙的侧脸,犹豫了一会儿,他有点拿不准现在要不要打破她脑内的沉寂,冒然打破很有可能会影响她的思路,当然了,她现在也有可能仅仅是在发愣而已。

    就在这时,苏妙突然醒过神来,开口说:

    “搬吧,都倒出来,三份面粉一份清水,和面!”

    因为她吩咐的太突然了,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顿了顿,只有赵河肃声应了句:

    “是,厨长!”

    苏妙也没在意其他人的反应,转身走到长长的食材桌前,仔细地挑选了一会儿,最终拿了海参、鱿鱼各一筐,正将手伸向旁边的一筐米鱼,一只修长的手已经先她一步,握住鱼筐的提手。

    苏妙不悦地望过去,用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直不愣登地盯着笑吟吟的佟染,直到把佟染盯得开始莫名其妙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接受良心上的谴责不得不放开鱼筐的提手时,苏妙抓起鱼筐,转身,撂下一句:

    “那边还有呢,这是我的!”拎着筐就走了。

    佟染哑然无语。

    苏妙拎着鱼筐回到自己的赛区,回味已经将面粉全部倒在盆子里,因为数量太多,且这一次需要更筋道的面条,对和面的手劲和耐力要求极高,所以这道工序理所当然是由回味接受苏妙的指导代为完成,谁让苏妙昨晚上折腾了一宿导致今天四肢无力腿脚虚浮。

    回味按照苏妙的指导,在面盆中分三次注入清水,和盐、鸡蛋开始和面,用手指按一个方向充分搅合,一直将面粉揉到“面光、盆光、手光”之后,继续**半刻钟,接着在揉好的面团上盖上湿的纱布,静置两刻钟。

    这一头,赵河已经将米鱼处理干净,挑去鱼刺切成条之后,用刀刮成鱼蓉,用黄酒和盐浸渍片刻,加淀粉和葱姜末和匀,一直用手**,直到鱼肉具有弹性。

    苏烟已经烧开了一锅水,苏妙站在滚水旁,捞一块鱼蓉,用虎口挤成核桃大小的丸子跌进沸腾的开水中,待鱼丸变成透明浮上水面,立刻捞出,晾凉。

    一直到许多鱼丸全部摆在案板上晾着,站在赛台上的人才惊奇地发现,她做出来的鱼丸不仅色泽洁白,软滑细腻,鲜香弹嫩,并且大小相同,摆在一起仿佛复制的一样,几乎看不出差异,另外每一粒鱼丸都是滚圆丰满的,极是讨喜。

    鱼丸准备齐了之后,苏妙拿起饧好的面团放在案板上揉了揉,拿擀面杖压扁。在面饼表面撒些薄淀粉,用擀面杖卷起擀平,一边改变卷起的方向,一边慢慢擀开。当面皮被擀成厚薄均匀的长方形时,将面皮中间洒上一层薄淀粉,接着将面皮层叠起来。用完全干燥的小刀用直切法将面片缓慢而均匀地切下,切成粗细均匀的面条。当所有面条全部切好之后,在面条上洒上一层薄淀粉,轻轻地搅动,一直到面条根根分明互不粘连,把面条提起来,抖掉多余的薄淀粉,放在排帘上等待晾干。

    “二姐,你干吗要把面条晾起来?”苏烟不解地问。

    “晾干多余的水分,面条会更有韧劲。”苏妙淡淡地回答,一眨不眨地望着晾在排帘上的面条。

    她自然得承认,在面条这种传统又古老的吃食上,她确实逊了一筹,很多传统的古老的手艺她连听都没听说过,更别提会做了,这一点就算她想否认都不行。

    然而在手擀面上她还是很有自信的,纵然那些复杂又奇特的传统手工艺她不会,但是在她通晓的传统手工艺上,谁也比不上她,尽管她通晓的这项手工艺和手艺高超的人比较确实简单了点。

    回味望着排帘上粗细均匀根根分明的手擀面,见那每一条面都细长柔韧,长短宽窄几近相同,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下。

    待面条晾干之后,先放进开水锅里,等锅中水再次滚开后,捞出来,过凉水,沥干。

    在锅中倒入足够多的菜籽油,将沥干水分的面条放入七成热的油锅里炸成金黄色,变成酥脆坚挺的鸡蛋面,控干油,再次晾凉。(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