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八章 面
    第二轮赛相隔一日进行。

    这一天天气阴的很厉害,黑云滚滚,冷风嗖嗖,山雨欲来。

    已经进入夏季的第二个月,可是从立春开始一直到现在,苏州城基本没下过雨,土地干涸气候炎热一连持续了好几个月,一直到今天,天阴得厉害,风也冷得像秋天,倒是让一直渴盼下雨的人们变得不自在起来,因为太不习惯这样的温差,经冷风这么一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苏妙站在赛台上,阵阵烈风袭来,刮来了许多尘土落在她的嘴唇上,让她在那儿一个劲儿地啐土。

    和她的狼狈尴尬相比,今日的佟染照旧云淡风轻,在这样的天气里一柄折扇轻轻地摇着,丝毫不觉得寒冷。

    姜大人敲响金锣示意台下的观赛者安静,在进行了又一次千篇一律的开场白之后,他向台下招了一下手,不多时,两个伙计抬着一个大牌子上来,乌木框架的大牌子中间贴的是大红的彩纸,彩纸上用墨黑的毛笔写下了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面。

    “面?”苏妙一头雾水地咕哝,顿了顿,狐疑地问,“这局做包子吗?”

    “不是包子,是面,面!”姜大人笑眯眯地解答。

    “包子不就是面吗?”苏妙的脑袋没反应过来,狐疑地追问,结果她还没追问完,就看见姜大人的脸已经绿了,她莫名其妙。

    “是面条的面。”回味见状,眉角狠狠一抽,凑过来,在苏妙耳畔低声道。

    苏妙愣了愣。总算反应过来,恍然大悟:“原来是面条!这局做面条吗?面条有什么好做的,我又不怎么爱吃,再说面条里也没什么新鲜玩意儿。”

    姜大人的脸绿成黄瓜。

    回味见状,眉角狠狠一抽,在苏妙耳边轻声道:

    “你就少说两句吧。”

    苏妙闻言,这时候才注意到姜大人的脸色。眨巴了两下眼睛。立刻殷勤地笑起来:

    “姜大人你继续!继续!”

    姜大人看了她一眼,这才扭过头,维持着笑容可掬的模样。继续说:

    “没错,这一局的比赛就是比‘面’,跟上一场一样,本场比赛没有任何规则。任凭二位根据自己的实力尽情发挥,分数最高者获胜。目前的比赛是一比零苏姑娘暂时领先。希望这一场会比上一场更加精彩。”

    他介绍完毕,又一次向赛台下招了招手。

    两组伙计顺着两侧楼梯鱼贯上前来,每个人的肩上都背着一只麻袋,麻袋里装着白花花的面粉。全部堆在赛台上,大概能有二三十袋的样子。

    苏妙直勾勾地看着,瞪圆了眼睛。过了一会儿,突然感叹了句:

    “该不会是把这些面全做成面条吧?难道这回又是哪家面粉房着火了?”

    “这些面粉是供应三局比赛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二位可以根据你们作品的难易程度进行分配,只要在三局比赛中用光这些面粉就可以了,至于每局比赛使用多少,这个可以由参赛者自行决定,没有强制要求。”姜大人笑眯眯地解释道。

    苏妙和佟染分立在各自的灶台前,却集体望着那两堆白花花的面粉发怔,总决赛要考较的果然不只是厨艺,还有体力和身为厨长必须要具备的协调能力和支配能力。

    姜大人再次用手里的金槌敲了一下金锣,总决赛第二轮赛第一局比赛正式开始!

    “面!”苏妙盯着堆成一堆的面粉,过了一会儿,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昨天晚上刚吃过面,煮了一大锅,我已经不想再做面了。”

    “这又不是你不想做就不用做的事。”回味看了她一眼,无语地说。

    “做什么好呢?”苏妙看着他,有点提不起精神,恹恹地问。

    也难怪她会有这种反应,面条这种东西在生活中太常见了,特别是在秦安省,秦安省的白面产量比大米高,所以秦安省的人素来喜欢吃面食,在面食里占有最大分量的就是面条了,上到有钱人家下到普通百姓甚至是贫苦之家,不吃米时都会把面揉搓揉搓搓成面条供全家食用,这种几乎每隔两天就会出现一次的食物如今却被拿来当做决赛战的主题,并且一比就要连比三场,苏妙本身又是个不愿意重复做一样东西的人,她是个喜欢新奇事物的人,所以也难怪她提不起精神了。

    “你是厨长,参赛的人是你,你问我?”然而回味并不会回答她,在比赛上,他将自己的位置分的很清,这是一个专业人士对待比赛的最基本态度。

    苏妙也知道他就在这种地方特别认真,扁了扁嘴。

    “二姐,你干脆做阳春面吧,你最擅长的不就是那个吗?”苏烟热心地建议,因为苏妙总是给回味煮阳春面,除了这个,她几乎没做过其他种类的面条,故而苏烟认为她最擅长煮的就是阳春面。

    “谁告诉你我最擅长的是阳春面了?”苏妙翻了个白眼,她总是煮阳春面是因为小味味爱吃,并不代表她最擅长的就是这个,她顺手拿起桌案上一大块鲜嫩通红的牛肉,仔细地看了起来。

    “苏姑娘这是打算用牛肉煮面吗?”摆放食材的长桌是公用的,佟染立在苏妙身旁,笑吟吟地望着她手里拿了一大块牛肉,折扇轻摇着,他含笑问。

    苏妙瞅了他一眼,嫌弃地倒退半步,躲开他用折扇扇起来的冷风,恶声恶气地说:

    “这么凉的天儿你还扇,我都快被你扇出风湿病来了!”

    佟染看了她一眼,轻浅一笑,刷地收起折扇,从长桌上拿起一筐虾仁,仔细观察起来。

    赛台下。

    苏娴推揉着前胸,一边推一边满眼嫌弃地说:

    “又是面条!昨晚儿我打扫了一锅阳春面,到现在还撑得慌呢。”

    “你这两天吃的有点多了。”苏婵睨了她一眼,嗑着瓜子说。

    “闭嘴!还不是因为你不吃阳春面。把剩下的丢掉多浪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苏娴凶巴巴地瞪了她一眼,说。

    “妙姐姐该不会真的打算做阳春面吧?”纯娘一脸无聊的表情,拖着长音问,她天天跟回味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已经吃够了阳春面,每当回味说他要吃面时,他们家的饭桌上总是会出现一大锅阳春面。

    “不会的。妙妙自己煮着阳春面她也快煮烦了。妙妙她说,她其实一点也不爱吃阳春面。”林嫣一本正经地插口道。

    “她怎么又来了?”就在这时,苏婵忽然开口说。绷着一张脸皱着眉向后望去。

    “谁啊?”苏娴一愣,循着她的目光望去,依旧是观赛区围栏的最前排,冯二妞双手扒着栅栏站在外头张着一张小嘴正在向赛台上张望。小脸被风吹的红扑扑的,胳膊上还挂着菜篮子。她全神贯注地望着赛台上的苏妙,一双大眼睛闪烁着星辰一般的光芒,对周围的一切嘈杂充耳不闻。

    “又是买菜的时候偷懒,回头她大姐肯定又得抽她。”苏娴嗑着瓜子说。

    “她到底想对二姐做什么?”苏婵的一张脸沉了下来。皱了皱眉,不悦地说。

    苏娴的嘴角狠狠一抽,呵呵笑答:“肯定不会是谋财谋色。你放心。”

    苏婵阴恻恻地瞅了她一眼。

    “呀,是那个女人啊!”林嫣不经意间转头。却是望向另外一边,一眼看见从后面偷偷钻进贵宾座坐在最前排角落里的一个包裹严密的女子,惊讶地说了句。

    众人闻言,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居然是上一场比赛的豆腐西施朱西施。

    “哟,这不是那个最爱搔首弄姿的小浪货嘛!”苏娴吐了瓜子皮,嗤笑了一声。

    “娴娴,娴娴,小声些,太难听了,小心让人听见!”林嫣叽叽咕咕地提醒道。

    “我敢说还怕她听?说实话而已,再难听那也是实话。”苏娴嗑着瓜子,不以为然地说。

    “我都差点忘了,决赛不是有这条规矩吗,三局赛比完之后,特别评审会投一票,朱西施到底投了谁?”苏婵绷着一张脸道。

    “秘密投票,鬼知道她投给了谁,八成是佟染。”苏娴不屑地哼了一声。

    “那个秘密投票到底是做什么的?有什么用也没说。”林嫣狐疑地道。

    “谁知道!”苏娴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脸轻蔑地道,“评审会里的那帮老鬼不把人当猴耍他们就浑身难受!”

    “大姐,大姐,声音太大了,小声点,小心让人听见!”纯娘的眉角狠狠一抽,连忙小声提醒道。

    “听见就听见呗,他们还能因为我说他们是‘老鬼’就逼妙儿退赛不成,他们要是真敢那么干,老娘正好闹他一场!”苏娴呸地啐了一片瓜子壳,轻蔑地说。

    纯娘哑然无语,看来大姐也积压了许多不忿,上一场妙姐姐连续两局被判了平局,大姐始终认为是因为评审会看不起妙姐姐是女孩儿的缘故,那后一句才是大姐真正想干的吧。

    “对了,这一轮的特别评审是谁啊?”林嫣猛然想起来,狐疑地说。

    几个人一齐向特别评审的位置看去,只见这一回的特别评审席上,一个身穿烟灰色大袍的老者正坐在椅子上,像睡着了似的佝偻地坐着,皮肤上的老年斑显示出这个人已经很大年纪了,这个老者他有一个相当显著的特征——他没有头发,一根头发也没有,光秃秃的脑袋上皮肤皱皱巴巴的,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让他的脑袋瓜上出现很多深褶子,看上去像极了某种能活上千万年的生物<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娴的联想力比较丰富,愣了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林嫣的想象力也不比她逊色,可是她没苏娴那么好意思,听见苏娴笑更觉得不好意思,拍了她一下,心里头对那位老者的失礼感觉到很抱歉。

    “和尚?”苏婵皱了皱眉,说。

    “不是吧,又没有香疤,也没有穿袈裟。”纯娘说。

    “那是慧海和尚。”一个笑眯眯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把几个人吓了一跳。

    苏婵回过头,长生正笑嘻嘻地坐在她们身后,刚刚身后的位子明明是空的,这个人究竟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来的,她们坐在他前面竟然没有发觉。

    “啊,是一品楼的佟小矮子!”纯娘下意识失声惊叫起来,才叫完,忙又用双手捂住嘴,暗悔自己竟然说脱了嘴当着人家的面叫出来了。

    长生的脸在绿了几个滚儿之后,呵呵一笑:

    “原来你们私下里是这么叫我的。”

    “这有什么,你本来就姓佟,又没七老八十这个‘小’也说的过去,‘矮’亦是事实,从性别上来说你本来就是个‘小子’么!”苏娴不以为然地道。

    “苏大姐大才,在下佩服!”长生笑吟吟地拱了拱手,一脸并没往心里去的表情。

    “佟矮子,你认得前面坐着的那个老头?”苏娴不客气地笑问。

    长生的脸色再次绿了几个滚儿,皮笑肉不笑地说:“大姐,我虽然性情宽厚,但你也别总是用那种让人很不愉快的称呼来称呼我,我怕我受不住。”

    “你受得住受不住和我有关系吗?”苏娴说着,想了想,接着皮笑肉不笑地自行回答了,“跟我无关。”说罢,似笑非笑地吐了一片瓜子壳。

    “……”长生的眼皮子狠狠地抽了抽。

    “你说那边坐着的那个真是和尚?”纯娘狐疑地问。

    “以前是,现在已经还俗了。说是和尚,但以前在大佛寺的时候,他只是做斋菜,他做的斋菜闻名整个岳梁国,不过他守不住清规戒律,所以最后还是还俗了,他现在在梁都经营了一家全素的馆子,而且早已经娶妻生子,儿孙满堂了,他的三个孙子有两个是宫里头的御厨总管。”

    从和尚到烹饪大师再到两个御厨总管的爷爷,这样的人生还真不知道是该说他太励志还是该说太离谱。

    苏娴看着慧海大师佝偻着身子歪在椅子上好像正在打瞌睡似的,对台上的赛况根本不感兴趣,心想这么大岁数的一老头,他千里迢迢从梁都跑到苏州来,到底是来干吗的?

    赛台上,苏妙已经拿了牛棒骨,开始动手熬制牛骨高汤。(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