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七章 鼓励
    评审席上的骚动让佟染吃惊,他的面色凝肃下来,一言不发地盯着评审桌上栩栩如生的菊花豆腐。

    这一道菊花豆腐和他做的文思豆腐相比,二者其实差不了太多,两道菜放在一起,即使是外行人也能看出来一共拼的就是两样:刀工和高汤。

    高汤的烹调水平两人不相上下,能决胜负的也就是在这刀工上,佟染的刀工未必比苏妙差,如果让他去做菊花豆腐,他也不是不能做出来,然而这是一场比赛,在比赛中选题这一项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即使佟染并非做不出来菊花豆腐,但他选择了文思豆腐,而苏妙选择做的菊花豆腐无论是谁看来,那刀工都要更胜一筹。

    显而易见的,这一局苏妙占了上风。

    佟染已经预知了这样的结果,顿了顿,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

    秦安决赛第一轮第三场赛,结果并不算出乎意料,苏妙以两分之差险胜佟染,第一轮在经过两场赛的平局之后,僵持的局面终于被打破,苏妙以微弱的优势占据上风,总分两平一胜,苏妙赢得了第一轮比赛的胜利,赛况处于暂时领先状态。

    “这一次真要说恭喜了,恭喜苏姑娘暂时领先!”下台之后,佟染一点没有比赛失利的懊恼,反而笑吟吟上前,唱作俱佳地恭喜了句。

    苏妙看了他一眼,她并没有什么好高兴的,事实上她心里清楚的很,最后一局她之所以胜利是因为她赢在了选题上,而在以实力定输赢的比赛中,凭借着选题更胜一筹取得胜利。这根本就是投机取巧,算不得什么,若是好胜心强一些的,这样的赛果对职业生涯来说根本就是一种耻辱。

    文思豆腐上,佟染已经完完全全地展现了他的实力,从刀工到手艺,完美无瑕。不容置疑。

    他做的菜和他的行事做派一样。贵公子的儒雅翩翩之下,掩藏着的是足以压倒一切的傲气与压迫力。

    “怎么,赢了还不高兴?”佟染望着她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样子。唇角的笑容更灿烂,看起来有些刺眼。

    “厨艺比赛,除非做的菜当真难以下咽,否则哪有什么输赢。”苏妙淡淡地说了句。漫不经心。

    “苏姑娘这话是在安慰我呢,还是在安慰你自己?一旦某一天你输了。你是不是也打算以厨王赛根本就没有输赢来解释你自己的失利?既然你认为这种比赛并没有输赢,那你又为何来参赛?来到一群想在厨艺上一争高下的人身边,你是在显示自己的高风亮节,来表示对追逐名利者的不屑?还是以‘凑热闹’作为一个借口。这样在输掉比赛的时候就不至于丢了颜面?”他含着轻浅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是咄咄逼人的。

    苏妙眸光微凝,顿了顿。哂然一笑:“你不就是想让我承认技不如人吗,但是到目前为止。你的手艺还并不至于让我折服。”她淡淡地说完,转身,扬长离去。

    回味在面色沉凝下来的佟染身上看了一眼,跟着苏妙离开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烟恨恨地瞪了佟染一眼,这个讨厌鬼比讨厌鬼要讨厌一千倍一万倍,他最讨厌他!

    佟染盯着苏妙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唇角勾了勾。

    苏妙回到吉春斋,摇摇晃晃地回到自己的屋子,干柴似的扑通倒在软榻上,翘着脚,直挺挺地躺在榻上挺尸。

    自从相思绿他们离开之后,吉春斋只剩下苏妙这一组人,于是空房子全被他们的人给占了,现如今正屋里只有苏妙一个人居住。

    苏妙翘着二郎腿歪在软榻上,一双手放在身前,手指头在手背上不停地打拍子,一言不发。

    回味掀开竹帘走进来,看了她一眼,顿了顿,走上前去,坐在她软榻的边沿。

    苏妙看了他一眼,目露狐疑,他平常极少主动跟着她进房间,这样的情况是很罕见的,于是她用眼神示意,询问他跟进来想干吗。

    这种询问显出了一点古怪的距离感,回味有点不太高兴,顿了顿,问:

    “吃饭吗,你一天没吃东西了。”

    “折腾了一天,看着就饱了。”苏妙懒洋洋地说,做了一天的豆腐,即使不吃,光是看着也够了。

    回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顺手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拿了一枚红通通的苹果,取了水果刀,一边削皮一边说:

    “那吃个苹果吧。”

    苏妙盯着他利落地削皮,一圈又一圈,一长条的苹果皮随之落地,中间没有一点断裂。旋即,回味刀锋一转,用小刀在圆滚滚的苹果上伶俐地切出兔子形状的苹果块,用刀尖扎着,送到苏妙嘴边。

    苏妙盯着那枚兔子似的苹果瞅了一会儿,张开嘴,吃进去,鼓起腮帮子嚼啊嚼。

    回味无声地给她喂苹果,过了一会儿,却见苏妙忽然低下头,盯着她的双手发怔。

    回味在喂她又吃了两块苹果之后,她依旧在发怔,于是他忍不住问:

    “你看什么呢?手怎么了?”

    “没什么,最近切菜切太多了,手掌有点疼。”苏妙咕咕哝哝地回答了句。

    她平常的工作量明明是这种比赛的百倍还多,也没见她说手掌疼。

    回味看了她一会儿,没说什么,拉过她的手掌,轻重缓急地揉捏。

    苏妙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在揉捏着自己的手的手,过了一会儿,忽然半抬起身,凑过去,把头靠在他的胳膊上,一边在他的手背上揉来搓去,一边轻唤个不停:

    “小味味,小味味,小味味……”

    回味看了她一眼,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

    他的手虽然比她白嫩,但却比她大得多,罩在她的头上。都快把她的脑袋罩住了。苏妙眯起一双猫似的眸子任由他抚摸,在他的掌心上蹭蹭,过了一会儿,愉悦地扬起脖子,笑眯眯地望着他,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里含情脉脉,尽是浓情蜜意<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回味在她扬起来的小脸上看了一会儿。俯下脸。在她的额头轻轻地印下一吻。

    “……”苏妙的嘴角狠狠一抽,难道她的额头比她的嘴唇长得好看?

    “第一次参加厨王赛,也已经进了决赛。感觉如何?”回味用大手在她的头上摩挲了两下,忽然问。

    苏妙闻言微怔,自然不会告诉他这根本不是她第一次参赛,她曾经参加过更现代更严苛的厨艺大赛。不过这一次确实是她来到岳梁国之后的第一场厨艺大赛,竞争出乎意料的激烈。高手出乎意料的多,有许多事太出乎意料,有许多事太不同寻常,让她详细地说出来。她还真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没什么感觉。”她想了半天,答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回味笑了笑,对这个答案不予置评。顿了顿,继续笑问:

    “你和佟染的这场决赛。你觉得你们谁会赢?”

    “这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评审!”苏妙被他的问题逗乐了,认为这是一个傻问题。

    “你又不是外行人,做这行的时间也不短了,对对手的实力做出大致的判断对你来说应该不会太困难,已经比过三场,你不可能连佟染的真正实力都没探查出来。”回味平静着表情看着她,仿佛只是随意谈天一般,轻描淡写地说。

    苏妙微怔,看了他一会儿,呵地笑了:

    “只是一场比赛,赢了或者输了都不代表什么,你是不是太执着于输赢了?虽然赢了是很好,但输了也并不是实力就是很差,更逊色一筹。”

    回味看了她一会儿,修长的眉一挑,顿了顿,说:

    “话是这样没错,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苏妙笑眯眯地问。

    “这样的理由强调太多次,反而会让别人觉得你是在逃避真实的问题。”回味看着她,不徐不疾地说。

    苏妙面色一变,目不交睫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似笑非笑地问:

    “你什么意思啊?”

    “我并不认为以你的实力你会输给佟染,当然我也没想过让你一路全胜走到最后,虽然我希望那样,但岳梁国手艺出众的人有很多,梁都决赛究竟会碰到什么样的对手现在还未可知,自信过头反而变成自负。但对手是佟染,我不认为你会输给他。”回味郑重其事地说。

    “为什么?”苏妙漫不经心地看着他,她有点讨厌现在的这个话题,出现了一点抵触情绪,她哼哼着说,“是因为上一次佟染在决赛上输给了你吗?”

    “你的手艺超过了我,所以在秦安,你是不会输的。”回味淡淡地回答。

    “……”苏妙的眼角狠狠一抽,看着他,无语地道,“我是该说你是太过自信好呢,还是该说你把自己拉低到秦安地区是谦逊过了头呢?”

    “就事论事而已。你好像很不习惯参加比赛,无论大赛出什么样的题目,你都觉得是评审会为了耍你才出的坏主意;每一场比赛你也只是把它当做一场游戏;你以‘输赢并不重要,只要有懂得人喜欢就好’这种论调来作为自己的解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厨王大赛的确是一个很愚蠢的比赛,很大程度上这只是一个趣味游戏,但同时厨王争霸赛也是一个考较厨师手艺的最好机会,用条条框框去规范确实很有局限性,但通过比照严格的规则去界定手艺的高低,这也确实是考验一个人对厨艺掌握能力的好方法。”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妙有点不耐烦了,皱起一张脸询问。

    “我感觉你的自信心已经随着你的耐性一起,快被冗长的比赛消耗殆尽了。”回味看着她,犀利地说。

    苏妙皱了皱眉,用手在长发上拂了两下,绷着一张脸道:

    “你想太多了,我可没有!”

    “那是因为你遇到了太多旗鼓相当的对手,所以你觉得心慌了?”回味看着她,追问。

    “我哪有心慌,我只是开始觉得无聊了。”苏妙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回答。

    回味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吧,我也知道,在比赛开始前你总是不屑一顾,认为那只是一个带着噱头的游戏,可一旦站在灶台前,你又会神采飞扬,意气风发。我只是想说,在这种大赛上,遇到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太过平常,因为来参加这种大赛的,本来就是已经经过筛选的百里挑一的人物;其次,你是属于自由派的,自由派的人在这种严谨的大赛上通常都不会被重视,因为许多观念都和传统派的评审们不和,即使你能做出符合他们胃口的菜,他们也会因为某些死板的不满意给你低分。但我觉得,这些你根本不需要在乎,因为你做出来的东西,是可以超越偏见、严苛和条条框框的传统和规矩的,要打破这些束缚,只是时间的问题。你完全不必心急,什么都不用去想,只要做平常的自己就好了,怀着平常心去奋斗的你,可以超越一切。”

    苏妙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好半天,才恍然道了句:

    “我总算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了,原来你是想说这个!”

    顿了顿,她扑哧笑出声来。

    关于安慰人这一点,回味是个新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起来好好笑,不过苏妙不打算笑,以免戳伤他的自尊心。

    她眉眼带笑,笑眯眯地凑过来,双手攀上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笑吟吟地看着她,顿了顿,柔腔百转地呼唤道:

    “小味味!小味味!”

    回味看了她一会儿,伸出指腹略微粗糙的大手,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摸了两下。

    苏妙笑弯了眉眼,更近地凑上来,扬起一张水嫩的脸,笑眯眯地看着他。

    回味继续看了她一会儿,俯下头来,在她的满眼期待中,于她的额头印下浅浅的一吻。

    “……”苏妙的眉角狠狠一抽,果然她的额头长得最好看?

    正想着,他的嘴唇忽然偏移了一些位置,软软的触感落在她粉嫩的唇角,让她芳心一跳!

    看来她哪都挺好看的,在意乱神迷之际,她的脑袋迷迷糊糊地想。

    蝉鸣声从院子里的梧桐树上传来,盛夏已经开始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