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五章 食谱
    冯二妞在苏妙的锅贴馄饨上惊奇地看了一会儿,凑近,小声说:

    “姐姐,这不就是煎饺吗?”

    “差不多,这叫‘锅贴馄饨’。”

    “这个……”冯二妞讪讪地笑,她不认为两者有什么区别,并且她认为不用煮的那就不是馄饨了。

    似看出了她的想法,苏妙笑出声来:

    “太死脑筋是会把自己束缚住的,做生意也好煮东西给别人吃也罢,要看吃的人需要什么,如果对方不需要,即使你煮的再好吃也没用。拿饺子来说,水饺煎饺同样好吃,煎饺的来历只不过是有人想把吃剩的饺子热一热而已,只是热一热就让煎饺这个做法流传百年,也许一次流光闪过的创意就能造就一个经典也说不定。”她在冯二妞的肩膀头拍了拍,笑说,“做咱们这行的,手艺很重要,创意创新同样重要,要想有新意,首先必须要大胆。”

    冯二妞想了想,点了点头。

    “这馄饨可真脆生,我还是头一次吃煎馄饨,煎饺子倒是常吃!”一个点了锅贴馄饨的汉子笑着说,砸吧着嘴,有点遗憾地道,“可惜了没有香醋,蘸了香醋吃起来肯定更香!”

    “香醋算什么?我这儿还有更好的!”苏妙笑嘻嘻说。

    正说着,先前跑走的冯三妞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手里拿了一罐红油,笑道:

    “妙姐姐,红油取回来了!”

    苏妙接过来,取了一个铜盆,笑着倒入芝麻酱、酱油、香醋、砂糖、姜蒜末水、红油,调匀,调成酱汁之后,拣三四个煎好的馄饨放在盆子里,舀两勺酱汁浇在上面,快速拌匀,再在上面洒上一点花生碎和香葱末点缀。含笑递到那汉子面前。

    油润红亮的色泽让人看了就想吃,年轻汉子大部分都喜欢味道偏重的食物,一股浓厚的香味迎面扑来,含着微咸微酸和微辣。让人嗅觉大开,食指大动,连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酱味浓香,表皮酥脆,馅料清鲜。三种滋味混合在一起,咸鲜适口,口感脆滑,风味独特。

    试吃的汉子眼睛发亮,赞不绝口。

    先前因为看见馄饨锅贴好吃开始陆续点单的众人在看见另一个新奇之后,馋虫又一次被勾起,争先恐后地开始点“凉拌馄饨”。

    因为客人越来越多,冯大妞冯三妞只会煮馄饨,苏妙、苏烟和冯二妞忙不过来,回味只得亲自上阵帮忙。

    苏娴、苏婵是专门负责秩序外加收款结账的。

    还不到黄昏。冯记馄饨就已经开始排队购买,因为排了长队,反而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排队。冯二妞眼看着馄饨就要不够用,可好不容易能卖的这样畅销,冯家三姐妹谁也不想就这么回去,于是冯二妞在和苏妙商量过之后,在姐妹的帮助下回家拿了家伙在摊子后面现支了一张桌子,和冯娘子现场包馄饨,算是一场表演,同时冯大妞趁这个工夫牟足了劲儿宣传她们家的冯记馄饨就在前面的巷子里。

    一直到掌灯时分。冯家这些天积压的存货总算全部卖光了,冯娘子和冯家三姐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脸上布满了浓浓的喜色。

    冯娘子对着苏妙等人是千恩万谢,今儿总算赚到钱了。她吩咐冯大妞和三妞赶紧去买菜,一个劲儿地邀请苏妙他们到店里去吃晚饭,作为答谢。

    苏妙推脱了几次,拗不过,只得答应了。

    冯娘子将众人请到家里来,冯三妞先拿了新买的茶叶回来。殷勤地沏了,端上餐桌。

    冯二妞挽了袖子和冯娘子进厨房去整治了一桌饭菜,冯娘子不光是馄饨好手,做的菜也不赖,J鸭鱼R全齐,整治得极其细致,她在桌前坐下,谦逊地说:

    “我这是在苏姑娘面前献丑了,粗茶淡饭一点心意,比不上姑娘还请姑娘不要见怪,将就着吃些。”

    “大娘子这是哪里话,我虽然喜欢煮菜给别人吃,自己吃却喜欢吃别人煮的,大娘子这手艺可真精致,我还以为你只会煮馄饨哩。”

    说的众人都笑了,冯二妞用干净的筷子给苏妙夹了一块蹄髈,殷勤地笑说:

    “妙姐姐,你别客气,我娘做菜的手艺挺好的,你多吃点。”

    苏娴和梁敞坐在一起,苏娴看了梁敞一眼,眉一挑,道:

    “官人,你真要在这里吃?”

    作为皇子的梁敞看来今天誓要将体察民情进行到底,理直气壮地回答:

    “我今儿跟着你们在外边晒了一天,难道这顿饭还不该吃吗?”

    “我是怕你吃不惯,你若想吃,那就吃吧。来,官人,奴家给你夹鱼!”苏娴殷勤地笑着,夹起一块白花花的鱼R就要放进他碗里。

    梁敞嫌弃地将饭碗挪开,把头一扭,高傲地道:“用不着!”

    “那我就自己吃了。”苏娴半点没有因为他的拒绝懊恼,反而筷子一转,一块鲜嫩的鱼R被她塞进她的樱桃小嘴里。

    梁敞的脸刷地黑了,这个女人!

    “大娘子做的菜真好吃,跟饭馆里做的没什么两样,我看你们不止开馄饨铺子,干脆扩一个饭馆得了!”苏烟一边满足地吃着,一边含笑称赞道。

    “我一个妇道人家,带了四个孩子,只求日子安稳,真要是招来太多人,反而惹是非。好在我这三个都是闺女,等到了年纪往外一嫁,馄饨铺子给虎子一留,我也就安心了。”冯娘子含笑说,顿了顿,又道,“不瞒你们说,我娘家从前就是开饭馆的,我娘家在津南那边,祖传三代的小饭铺,正经红火了一阵,直到我哥哥接手,饭铺才渐渐不行了。”

    “津南?”苏妙愣了愣,“这地方好耳熟啊,我怎么觉着好像在哪听过?”

    “二姐,二姐,顾老太太就是津南人!”苏烟红扑扑的小脸难掩兴奋,小声对她说。

    苏妙这才反应过来,手一拍,笑道:“原来如此!冯大娘子。你是津南人,你是津南哪里人,可认得武安镇?”

    “怎么会不认得,我就是武安镇人。苏姑娘莫非去过武安镇?”冯娘子狐疑地问。

    “你是武安镇人?那你可认识顾月兰?”

    “姑娘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冯娘子惊诧地问。

    “……”苏妙愣住了。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苏妙已经陪着苏烟找顾家的姑娘找了好几天,没想到却在这儿找到了!

    顾老太太早夭了好几个孩子,一直到快四十岁才有了顾月兰和她哥哥,顾老爷子在还没有将全部手艺传给儿子的情况下便与世长辞了。顾月兰的哥哥接手家里的饭铺,顾老太太规矩地遵守着“夫死从子”的原则,对儿子自然是无条件的顺从。顾月兰一直觉得兄嫂在苛待她,不过反正也习惯了,她也不是特别在意,一直到她遇上了挑着馄饨挑儿来她家门口卖的冯安贵。

    当时冯安贵父母双亡,二十五岁的“高龄”还未婚娶,这说明他很穷,他还比顾月兰大十岁,顾家人自然不同意。顾月兰的哥哥当时已经帮她找了一门好亲。给当地的土财主做填房。顾月兰百般不愿意,去求她娘,她娘却听她哥哥的反过来劝她,于是顾月兰一气之下和冯安贵私奔了。

    顾家自然气愤,也就没有追,权当死了这个妹妹。

    顾月兰则和冯安贵先是回到冯安贵的老家,苏州城相邻的咸丰镇,在那里靠卖馄饨为生,到后来攒了点钱,就搬到苏州来。经过一系列奋斗之后,最终开了一家小小的馄饨铺,只不过馄饨铺开成才没几年,冯安贵就病逝了。

    至于顾月兰的家乡武安镇。一晃许多年,武安镇水灾之后瘟疫横行,顾月兰的大哥和嫂子相继染病过世,只有顾老太太和顾月兰大哥的儿子顾强侥幸活了下来。顾强这孩子虽然身体没有问题,但先天性智障,反应总比正常人慢个两三拍。

    顾老太太年事已高。又要带着一个孙子,只能靠沿路乞讨过日子,好在善心人不少,见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残疾的小孙子,能帮一帮也就帮一帮,路上倒也没人太为难他们。

    直到进了秦安境内,老太太忽然想起自己女婿的家乡就在秦安省咸丰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找女儿,没想到最后还真被她打听到了一点消息,认识冯安贵的人告诉老太太,他们全家已经搬到苏州去了。

    于是老太太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苏州城,可苏州城这么大,她上哪找去,更何况冯安贵自从到了苏州城,因为他是卖馄饨的,人们只叫他‘馄饨挑儿冯小哥”,根本就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至于已经变成冯顾氏的顾月兰那就更不好打听了。老太太无奈,只好一边在苏州城中乞讨,一边四处打听。好在苏州富人多,要饭也比在家乡啃树皮强,她还用好心人送她的被褥破布在后巷搭了一个窝棚,只是女儿的下落却始终打听不出来,直到某一天她衣衫褴褛地拦住了路过的苏烟,颤颤巍巍地询问,于是苏烟同情心泛滥,满口答应要帮老太太寻找,也不想想他自己压根就不是苏州人。

    寻女之路说起来轻松,可从武安镇到苏州城,顾老太太找了快三年,其中的艰辛难以想象。

    顾老太太患有老年人常见的白内障,从武安镇出来的时候还能模模糊糊地看清,等到了苏州城,老太太的眼睛已经全盲了。

    不管从前到底发生过什么,母女终究是母女。

    顾月兰冲出房子奔到母亲经常乞讨的东城,找到老太太搭的窝棚,抱住沧桑得几乎不成人形的母亲,放声大哭。

    顾老太太瞎着一双眼,当顾月兰冲过来时她本能地戒备躲闪,却因为腿脚不利索没能躲开,一直到来人紧紧地抱住她,大哭起来。

    一双嘴唇开始哆嗦,老太太哆嗦着嘴唇半天没有说话,直到她那只脏兮兮比干枯龟裂的树皮还要苍老难看的手按在顾月兰的手背上时,她终于哭了出来,一边没有眼泪地哽咽,一边颤巍巍地问了句:

    “月兰?是月兰?”

    “娘!”

    于是母女俩抱头痛哭。

    如今的顾月兰并不富裕,她唯一拥有的只有那栋并排放两张桌子都显得拥挤,比违建房更像违建房的馄饨铺以及冯安贵生前欠下的医药费,不过她还是收留了顾老太太和脑筋不怎么聪明的顾强。她现在有三女一子、一个傻侄儿和一个患有眼疾的老娘,生活给了她太多的重担,然而她很欣然,她自信满满,甚至因为有母亲在身边,她比之前更加自信了,

    “总是会越活越好的,总不至于越活越差,你说是吧?”当把母亲安置好之后,她笑着对苏妙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苏妙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问:“你认字吗?”

    “我?我不认得,不过大妞她爹送她念过几年书,简单的字她还是认得的。”冯娘子一愣,忙拉过冯大妞,笑说,又好奇地问,“姑娘想要什么?”

    “我这里有几个还算新奇的食谱,等你资金宽裕了,可以适当的增减几样,让铺子里有点活跃的气氛。总做一样,死气沉沉的没有创新,再忠实的老客也会腻烦。”苏妙让她们拿了笔墨,一边在纸上写下食谱,一边说,“这油炸小馄饨吧,四季卖都好卖,就是有点费油,你等把铺子开起来了,再研究试着把这一道放进四季菜单里;还有这蒸蛋馄饨、酸辣馄饨、鲜蒸馄饨、糖醋馄饨当个小食吃也挺好的;等到了冬天,这个云吞面吧,别的倒是没什么,最讲究的是云吞面里的面,用的是竹升面,做法我给你写了,不过竹升面做法太麻烦,你若是能找到合适的代替,就更好了。另外冬天排骨馄饨锅、鱼丸小馄饨这些可能也能卖的不错,到时候你自己再看吧。”她全部书写完毕,搁笔,将一纸食谱交给冯娘子。

    冯娘子呆了一呆,她也算是行内人,知道凡卖食谱都是一手钱一手货,她是开馄饨生意的,自然明白创新的重要性,她是想要这些食谱,无奈囊中羞涩,顿了顿,小心地问了句:

    “姑娘,这银子怎么算?”

    “白送你的,我今儿心情好,不收银子。”苏妙回答说。

    冯娘子震惊了半晌,抿了抿嘴唇,露出似哭非哭的样子,忽然拉着儿女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

    “多谢苏姑娘!”

    有了这份食谱,要不了多久,冯记馄饨铺就会变成苏州第一馄饨店,这一点她心知肚明。(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