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章 馄饨铺子

第二百九十章 馄饨铺子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梁敞看了她一会儿,沉默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东西迎面撞过来,直直地撞进苏娴怀里。

    苏娴吓了一跳,被撞得又疼,哎呦一声,一把揪住那个小东西的衣领子,低头一看,居然是个五六岁的小童。那孩子穿着打了许多补丁的粗布衣裳,一张红脸蛋因为天气干燥,裂了好几道口子,撞了人也不知道歉,就那么傻愣愣地看着苏娴。

    苏娴略感惊讶,盯着他打量起来。

    梁敞因为她突然发生了细微改变的气息,不由得望向她。他觉得她应该是喜欢这个小孩子的,却在假装无动于衷,仿佛在矜持似的,这种奇怪的矜持很好笑。

    苏娴平着一张脸,看了看傻乎乎的小娃,向周围望了一圈,没发现他家大人,弯下身子问:

    “娃娃,你是谁家的孩子,你家大人呢?”

    那娃娃怯生生的,也不回答,一双眼直勾勾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娴皱了皱眉,刚要追问,身后忽然传来苏烟的笑声:

    “大姐!大姐!”

    苏娴的脸刷地黑了,顿时变得杀气腾腾起来,猛地回过头去,冲着快步跑来的苏烟母夜叉似的怒道:

    “谁让你出来的,离乡试还有几天了,你还这么吃喝玩乐!你成天吃喝玩乐你以为你考得上吗?兔崽子,你到底到苏州干什么来了,你是来游玩的吗?”她气得揪起苏烟的耳朵。

    梁敞被这突然的泼辣吓得心肝肺一颤,惊异地望着她。

    苏烟痛得哇哇乱叫,跳着挣脱苏娴的“魔爪”,委屈地躲到苏婵身后,弱弱地唤了声:

    “三姐!”

    苏婵立在苏娴和苏烟中间。嘴里叼着一根甘蔗,只顾着啃,也不说话。

    苏娴越发恼火,瞪着与回味携手而来的苏妙:

    “你怎么也不管管你弟弟,马上就要大考了,连文书和宁乐都不出来了,他再这么玩下去。你还能养他一辈子不成!”

    “好啦好啦!”苏妙笑眯眯地说。“烟儿是出来做好事的。再说越是大考临近越要劳逸结合,你给他太多的压力,真到考试时万一压力过剩手抖。那才得不偿失。考试嘛,重在平日里的积累,临时抱佛脚是没用的。”

    苏娴双手抱胸,翻了个白眼:

    “你倒是想得开。他要是因为你的纵容到头来一事无成,我看你能不能养他一辈子!”

    “能啊。”苏妙笑眯眯地拍了拍苏烟漂亮的小脑瓜,“烟儿,别怕,虽然二姐希望你考上。可真考不上也没关系,二姐养活你还是养得起的。”

    苏娴哼了一声,撇了撇嘴。

    苏烟却怒了。他的自尊心被深深地刺伤,同时智商也受到了严重的侮辱。他瞪起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小狮子狗似的怒道:

    “谁说我考不上?我肯定能考上!我才不用二姐养!”

    苏妙没有理会他,把他扒拉一边去让他去看苏婵啃甘蔗,将眼珠子在苏娴和梁敞身上扫了一圈,笑问:

    “大姐,你怎么会和文王殿下在一起?”

    苏娴还没回答,梁敞已经干咳了两声,郑重澄清道:

    “本王和苏大姑娘是在半路上遇见的,要去同一个地方。”

    “要去哪儿啊?”苏妙笑问。

    “要去……”对啊,他们要去哪啊,她一直说跟他顺路,可是他要去哪儿来着?

    苏妙望着他卡壳时的尴尬表情,这殿下确实有点意思,顿了顿,笑眯眯地说:

    “看来殿下和家姐已经很熟了。殿下,家姐这个人最喜欢开玩笑,有些玩笑殿下听一听也就算了,万万不要当真,若是有冒犯之处,还望殿下见谅<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她说着,客客气气地福了一福。

    梁敞忙颔首回了半礼,这姑娘毕竟是八叔最喜欢的儿子未来的媳妇,看八叔的样子好像并不反对这姑娘过门,他自然要以礼相待,只是……

    等等,什么叫“最喜欢开玩笑”?“万万不要当真”又是什么意思?

    她那意思,苏娴说“喜欢他”也是在开玩笑,只不过是个过分的玩笑,所以“请殿下见谅”……呸!什么玩笑?有这么开玩笑的吗?与其说是开玩笑,这根本就是在玩儿他吧!胡扯!鬼才相信那是在开玩笑!

    他黑漆漆着一张脸望向苏娴,他发誓他绝对没有在想她应该靠过来故作娇嗲地说一句“奴家才没有开玩笑,奴家是真心喜欢殿下”。

    苏娴当然没有这么说,因为她正忙着教训自己的弟弟。

    于是梁敞的脸更黑了。

    “这个小孩子是哪来的?”苏妙望向还站在原地的那个小童,狐疑地问。

    苏娴看了一眼,撇撇嘴:“谁知道是哪来的小兔崽子,突然撞过来,吓了老娘一跳!”

    苏妙一愣,才要说话,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把搂住直不愣登傻站在路中央的小童:

    “虎子你跑哪去了,三姐一个眼错的工夫你就不见了,你吓死我了!”

    说话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生得清秀,身穿打了补丁的粗布衣裤,衣裤已经被洗得发白,很是干净。她生得很矮小,颇有点营养不良,可是这样矮小的身材竟然挑了一只巨大的扁担,这扁担的两头都是小木柜子,是摆小吃摊的人常用的那种扁担挑子。

    “你是他姐姐?让这么点的孩子到处乱跑,万一碰见拐子可怎么办?”苏娴皱了皱眉,说。

    “是是是,是我太不小心了,我刚才忙着照看生意,一个眼错的工夫他就跑了,麻烦大娘子照顾了,多谢大娘子!”小姑娘连连道谢,福了几福,她虽然年幼,说话却极是老成,如果不看脸还以为这是一个成年人。

    苏娴见她如此。也不好再说。

    那姑娘蹲身挑起扁担挑子,又道了几遍谢,这才拉着弟弟离开。

    苏娴回头问苏妙道:“你们这是去哪儿啦?”

    “还能去哪儿!别提了,折腾了一上午饿死我了,我现在只想吃饭!”苏妙抹了一把额头,太阳把她晒得头昏眼花,她自哀自怜地叹了口气。

    “你们干什么去了?”

    “还能干什么。苏烟一大早就跑过来叫我帮他找顾老太太的闺女!”

    “才不是帮我找。是帮顾奶奶找!”苏烟鼓起腮帮子,不悦地纠正。

    苏娴轻蔑地撇了撇嘴:“就愿意多管闲事,一个个没事找事!”

    “你自己还不是天天给人送钱去!”苏婵吐了甘蔗皮。凉凉地揭穿。

    苏娴瞅了她一眼<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苏烟扁起通红的小嘴,认真地嘟囔:“大姐,顾奶奶很可怜的,那么大年纪。老家遭灾儿子又死了,她眼睛看不清。孙子又小,背井离乡出来投奔自己姑娘,这路上得吃多少苦啊!”

    “谁让她嫌贫爱富不同意她姑娘的亲事,结果她姑娘跟男人私奔连个下落都没有。这会子想起来找,上哪找去,自讨苦吃!要是我。我宁可在家乡饿死也绝不出来讨饭,眼睛不好还到处乱跑。这是作死!”

    “她也是想给孙子找个能托付的人嘛,老奶奶年纪大了,那孩子又傻乎乎的,一般人家也不会收留,求亲姑姑总比给外人虐待强。”

    “她也不想想她姑娘过的好不好,能不能养得起他们,她姑娘的夫家愿不愿意收留他们!哼,说到底,还是儿子孙子最重要!”苏娴嗤笑了一声。

    别人听不懂其中的含义,苏家姐弟几个却全都明白,苏家从前也算是重男轻女的“重灾区”,苏妙感受不大,苏婵男孩脾性对不公平的对待压根就不在意,再说苏妙和苏婵那个时候家里条件已经好转,而苏娴正生在苏家最艰难的时候,她受到的不公平比想象中的还要多,这是她心中永远都抹不去的疤痕。即使现在她和家里已经化解了矛盾,可因为曾经的那些刺心,尖锐的声气依然存在着,这一点恐怕到死都改变不了。

    苏烟不敢再说,讪讪地垂下头,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他会因为自己的好待遇而对大姐感觉到抱歉。

    气氛好像有点僵硬,站在圈外的梁敞心生狐疑,左看看右看看:这是什么情况?

    同样站在圈外的回味突然伸出手,在苏妙的肩膀头拍了拍,苏妙回过头,见他扬了扬下把,便顺着望过去。

    刚刚挑了扁担带着弟弟离开的姑娘又回来了,腼腆地站在一旁,欲言又止。

    苏妙迷惑地望着她,这样的注视给了小姑娘开口的勇气,她努力让自己笑得灿烂无害,热情满满地说:

    “大姐姐,你爱吃馄饨吗?我们家的馄饨铺子就在前面那条巷子里,很近的,你走累了正好可以去歇歇脚,我娘做的馄饨可好吃了!”

    这很明显是在做推销。

    “馄饨?”苏婵吐了甘蔗皮,不太愿意地说,“这么热的天儿,吃馄饨还不如去吃捞面!”

    “不热的,大姐姐,我们铺子里有从石山上接来的山泉水,全都湃在水井里,又冰又甜,天热的时候最好喝了!”小姑娘依旧坚持不懈地推荐道,“还有还有,我们铺子里的小菜都是自己腌的,吃馄饨的时候一起吃,又爽口又凉快,最好吃了!”

    苏妙是真饿了,听她这么说,忽然就觉得好吃起来。

    姐弟四人对视了一眼,苏娴问那姑娘:

    “你们家的铺子在哪啊?”

    “就在那里!那里就是!”小姑娘指着前方第三个巷口,大声说,“大姐姐,我们家的馄饨真的很好吃,你们就来吧,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真的好吃!”

    她一遍又一遍地强调“真的很好吃”,倒是让苏妙产生了好奇,到底是怎么个好吃法,想了想,笑眯眯说:

    “你带路吧<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小姑娘喜得无可无不可,脆生地应了一句,挑着担子在前面带路,苏家姐弟率先跟上她。

    回味转身,刚要跟,却看见因为没人搭理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进退两难的梁敞正在那里蹭步。

    “殿下不去吗?”他平着一张脸,客套地了一句。

    “呃……本王还有点事。”说“想去”多没面子啊,梁敞心口不一地回答。

    “是吗,那殿下慢走。”回味漫不经心地说着,跟了上去。

    才走一步,梁敞却跟了上来,面对回味狐疑的目光,他是这样解释的:

    “本王已经好久没在民间走动了,刚才看那小姑娘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出来讨生活,苏州城如此繁华尚且会有这种事,何况是其他地方,本王还是去看一看,多了解一下民间疾苦,回去之后也好向父皇禀报。”

    “……”回味看着他义正言辞的脸,忽然想起苏妙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一行人跟着叫“三妞”的小姑娘来到先前说的长巷子,七扭八拐走了大约一刻钟,正当苏妙觉得这小丫头会不会是骗子,打算把他们引到无人处杀人劫财时,三妞小姑娘突然停住脚步,向正前方一指,笑容灿烂地说:

    “就是这里了!大哥哥大姐姐,里边请,这就是我们家的馄饨铺子!”

    众人望过去,而后相当整齐地同时抽了抽眼角!

    这的确是一间馄饨铺子,毕竟门前挂了一个写着“冯记馄饨”的旧幡儿,幡儿已经旧的不像样子,红黄相间已经褪成了灰白色,好多地方都破烂了。

    木质结构的馄饨铺子,上面的漆几乎全掉了,露出木头本来的颜色,好多地方已经被腐蚀虫蛀,极是破败。门前的台阶是人工砌的,裂缝横生,许多处都已经碎成渣子。这间馄饨铺子极为狭窄,站在门外就能看见铺子里面的尽头,门窄得只能容纳一个人行走。唯一的可取之处恐怕就是干净了,即使是如此破旧的馄饨铺子,却收拾得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此时正是饭点,小小的馄饨铺里空无一人。

    “大哥哥大姐姐,里面请!”冯三妞热情地笑说,又冲着铺子里高声叫嚷,“娘,二姐,来客人了!”

    “客人?”响亮的声音从铺子里传来,一个头发乱蓬蓬的丫头从里面飞奔出来,两手白面,一看见门外站了这么多人,立刻欢天喜地地招呼道,“几位客官里边请,想吃什么随便点!”

    这姑娘约莫十二三岁,头发随便挽了一个髻,穿了一身打了补丁的粗布衣裤,腰间扎了一根红色的裤带,那颜色红得鲜艳,一下子就把精气神提起来了,她元气满满地笑着。

    “老二老三,快,过来帮我一把!”就在这时,女孩子的嗓音从巷子的另一头响起。

    众人望过去,只见一个穿得花红柳绿的姑娘挑着扁担从另一头过来,一边走一边招呼。这姑娘十四五岁模样,乌油似的头发,水水灵灵,举手投足间尽是妙龄少女的青春风情。

    原来这家馄饨铺子也有姐妹三人外加一个傻乎乎的小弟弟!(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