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章 五花肉

第二百七十章 五花肉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盒点心两人一人一半,还剩下一个生煎包子,宁乐将食盒递过去,苏婵看了一眼,拿起来吃了。

    “林嫣最后还是会回梁都去吧?”宁乐沉默了一会儿,笑问,“她有和你提起过吗?”

    “没有,她只是说她决定和离了。”

    “到最后还是会回去的。”宁乐深深地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苏婵睨了他一眼,问。

    宁乐笑了一会儿,才对着她故作轻松地回答:“我猜的。她要是不回去却还是拒绝了我,我感觉太伤自尊了。”

    苏婵居高临下地瞅了他一会儿:“你要真是个带把儿的,你就应该去把她抢过来,哪怕她相公会宰了你,你也应该无所畏惧,要是我的话,这会子已经带着林嫣踏出云山关的城门了。”

    宁乐满头黑线:“你一个女人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粗鲁?”顿了顿,他自嘲地笑了一声,“我哪有婵爷你的气魄啊,我还指望着这次大考一举中地飞黄腾达呢。”

    “不能做到为了心爱的女人赴汤蹈火死而后已,你表白个屁啊?”苏婵用一马平川的表情鄙视地说。

    宁乐沮丧地垂下头,苦笑了笑:“大概是人家相公找上门来,心里急了吧,我本来打算这次大考中了以后再向她表明心迹的。”他单手托腮,幽幽地叹道,“我这大概就是鬼迷心窍了,不仅失败,还给林嫣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她那样躲避我,我心里还真有点过意不去。”

    “你到底喜欢林嫣哪里啊?”苏婵用不解的语气问,“我之前一直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我二姐。”

    “……嗯,白痴女、阿妙也是个好女人,吧……虽然闹腾了点……我是挺喜欢她,不过……太高难了,我还是适合普通一点的。你也知道我爹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用不着太高寿但也别英年早逝喽。”他干笑着摸摸额前刘海,顿了顿,笑道。“怎么说呢,看见林嫣就让我想起了我娘,我娘就特别贤惠,特别能干,即使我爹在外那么多年她也不怨恨。还常常对我说我爹多好多好。她一点也不壮实,却靠着那双瘦弱的肩独自抚养我,她并不坚强,不像你像阿妙那样强悍自立,我娘她是那种特别温柔但却坚忍柔韧的人,不管谁欺负她,她都能笑一笑就过去,她笑起来时那种温柔腼腆的样子特别像林嫣,她是个非常好的女人,林嫣也是……”

    苏婵望着他自顾自回忆的神情。过了一会儿,将双手插在兜里,迈开步子:

    “我走啦。”

    “……”正沉浸在美好回忆中希望与人分享感伤和甜蜜的宁乐冷不防被闪了一下,差点断了腰,用一种难以相信浪费了感情的表情看着她,愕然道,“你听完了至少说点什么吧!”

    “我没有想说的,你就算再怀念你娘,想找一个和你娘很相似的姑娘,你也已经被林嫣甩掉了。毫无可能性,说再多又有什么用?”苏婵不以为然地道。

    宁乐先是很沮丧,接着又被重重地打击了一下,郁闷地垂下头。他相信,因为失落想找她谈心的人在和她谈过之后,不仅不会振奋,一定会直接去死。

    “啊,对了。”苏婵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来。半转过身,从衣兜里掏出一枚考试高中的护身符递给他,“我在街上捡到的,等了半天也没找到失主,大概是被谁弄丢了。听说这是蟾宫寺大考必中护身符,很灵验,反正也没有主人,给你吧。”

    宁乐一愣,接过来,是一只崭新的护身符。被人记挂的感觉很好,他欢喜了一会儿,问:

    “只给我?烟儿和文书没有吗?”

    “哪有那么多护身符给你捡?只有这一个。不想要?那还我!”苏婵说着伸出手。

    宁乐连忙收起来,笑嘻嘻道:“要!要!这玩意儿十两银子一个呢!”

    苏婵没说话。

    宁乐拿着护身符左看右看,突发奇想,忽然嘴欠地笑问了句:

    “这护身符是新的,你该不会是自己买来不好意思给我,借口说是你捡来的吧?”

    “哈?我干吗要那么做?”苏婵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反问。

    “自然是因为本大爷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所以你才舍了你的亲弟弟和文书,把护身符送给了我。”宁乐斜靠着树干,一拨发丝,得意洋洋,自我感觉超好地说。

    苏婵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抬起脚,踹在他自恋的脸上,踩在地上。

    “疼!疼!疼!婵爷饶命!”宁乐妈呀呀乱叫起来,举高双手投降。

    苏婵翻了个白眼,收了细长的腿,转身。

    “这么凶,难怪都这把年纪了还嫁不出去!”宁乐揉着痛处小声咕哝。

    苏婵猛地转过身,一条修长的腿再次抬起,作势要踹下去。

    宁乐立刻双手一挡,大声求饶道:“三爷,我错了!”

    苏婵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宁乐一个人喜滋滋地从地上站起来,复又掏出护身符来左看右看,一边看一边嘟囔道:

    “十两银子的灵符呢,最近运气也不是那么糟糕嘛!”

    ……

    四进二的最后一场比赛姗姗来迟。

    这一天,润红的骄阳为蔚蓝的天空添加了一抹色彩。

    清晨,和风细细,白露沾草。

    推开房门,苏妙站在宽阔的院子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舒展开双臂,惬意地眯起眼睛。

    “苏姑娘,早啊!”就在这时,一个含着悠然微笑的嗓音介入,打破了优美的静谧,

    苏妙低下头,望向站在自己身侧的长生,他似乎早就起来了,衣冠楚楚,精神饱满。

    “你在啊。”她眉一扬,平声说。

    吉春斋是他们共同的宿舍,不过长生他们组并不常住。

    长生微微一笑,背着双手。来到她面前,温声笑道:

    “今日起得真早呢。”

    “你也不晚嘛。”唇角勾起一抹皮笑肉不笑,苏妙说。

    “今日就是最后一场了,心里兴奋得睡不着。失了困就起来了。”长生含笑回答。

    “这只是四进二的比赛,又不是决赛。”

    “因为对象是苏姑娘嘛,我可是做梦都想赢过你一局呢。”长生笑吟吟地说。

    苏妙越发觉得不解:“你为何那么想赢过我?我对你做过什么吗?”

    “自然做过。”长生十分确定地回答。

    苏妙下意识倒退半步,用戒备的眼光望着他:“你可不要随便诬陷我,我可是清白的姑娘。”

    “苏姑娘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呢。嗯,也或许是我的存在感太弱,你只记得气场强大的小少爷?”长生双手撑在脑后,背靠在一根木柱上,懒洋洋地说。

    “啊?”苏妙越发莫名其妙。

    “阳春面,在小少爷之后,我是第一个主动点的哦。”长生歪头看了她一眼,笑吟吟地回答。

    苏妙愣了好半天才想起来他说的阳春面是第一次和回味见面时在遭遇过毒舌之后专门为回味煮的阳春面,在回味吃过了阳春之后,的确有很多在场的客人点了那道阳春面。只是第一个点面的是谁她真的不记得了。

    “看来你对你的客人也不过如此嘛,只是表面上热情,过后却不记得了,当时你还对我笑哩,笑得让我差一点以为你对我有意思,还在想这可怎么办,我对黄毛丫头没兴趣,可伤了小姑娘的心又太不人道。”长生耷拉着眼皮咕咕哝哝地说。

    苏妙的眼皮子狠狠一抽,干笑道:“你想多了。”

    长生笑了笑:“那个时候的你开的虽然只是一个廉价的小吃摊,招待的全都是码头上做工的粗人。但是离老远感觉到的那种融洽热烈的氛围却把我吸了过去。我是被那种气氛吸引过去的,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一个小吃摊的东西能有多好吃,不过。的确很好吃,欢快的、热情的、明媚的、鼓动人心的,特别是在小少爷找茬之后的那碗阳春面,真的很温暖。我在梁都的时候在许多大酒楼做过掌厨,做出来的菜无论是老板还是客人都非常满意,赞不绝口。我并非不认同自己的仿制风格,这就是我的风格,但是总觉得其中缺点什么,以至于到最后彻底腻烦了,就离开了,直到路过长乐镇。我啊,是非常喜欢做菜的,但是那样的氛围,却是没感受过的,煮菜的人和吃菜的人因为一碗菜而联系在一起的那种看不见的、却异常温暖的融洽感。”

    苏妙低下头,默默地听着,没有做声。

    “不过苏姑娘,最近的你,这种融洽感似乎减弱了。”他忽然话锋一转,看着她,用挑衅的语气笑着说,“那个时候的你我不一定有自信,不过现在的你,未必就能赢得过我这个仿制品。啊,对了,忘记问你了,昨晚上行李收拾好了吗,女孩子的东西太多,若是 不提前收拾,等今天之后回家去时现收拾容易落东西哦。”

    苏妙的心跳滑了半拍,平着一张脸看了他一会儿,唇角勾起,轻浅一笑,转身,扬长而去:

    “起得太早,有点饿了呢。”

    这反应突兀却并不突然,长生望着她的背影,顿了顿,细长的手指轻擦过红润的嘴唇,他莞尔一笑,轻声道:

    “果然是个可爱的姑娘呢!”

    “你是说给我听的?”冷冰冰的嗓音自斜对面的窗内响起。

    长生笑眯眯地回过头,对上回味阴沉沉的脸,一本正经地说:

    “撇开身份不谈,单从手艺上来说,小少爷你比她差得远呢,你们凑在一起,不相称。”

    回味的脸色森冷下来。

    “岳梁国的这个业界,真要算起来,能够在作品中呈现浓厚的情感带着浓郁的个人色彩的一共就那么两位,令兄玩世不恭的风格算一个,令堂菜品中震撼人心的魔性也相当令人惊艳,不过能给人的心以温存和慰藉的怕是只有苏姑娘这颗即将崛起的璞玉了,虽然苏姑娘也快到那个坎儿上了,不过即使她迈不过那个坎儿,小少爷你也是及不上她的,所以你就老老实实地一直给她当助手就好了,尽管我觉得你即使是给她当助手,也只会是她的绊脚石,不过,谁让你是小少爷呢。”长生“真诚”地笑着,说完,礼貌地颔首,扬长而去。

    回味整个人黑沉黑沉的:该死的矮子!

    ……

    到了开赛时,天空变得阴晴不定,云朵快速从天空中划过,太阳时而躲避在云层之后,时而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变幻莫测,将现场的气氛渲染得有些诡异。

    今日的风不小,猎猎的风扬起赛台四周五颜六色的彩旗,吹入胸怀,带来的清新让人的心变得畅快起来。

    赛台下,观众比前两场赛都多,今年厨王赛的赛况比往年都精彩,且令人惊异,同一个选手数次的全满分,以及一场赛中竟然出现了两场平局。

    在平局了两场之后,这最后一场赛的结果到底是什么,所有人都充满了浓浓的好奇与期待。

    礼仪官敲响铜锣,示意众人比赛开始,待赛台下的观众安静下来,他才笑眯眯地宣布比赛规则。

    伙计从台下抱上来一个大盒子,盒子里有两种颜色的纸条,分别代表两种候选食材,盒子上方有两个可以容纳一条手臂进入的洞,两组选手同时把手臂伸进去,如果两个人拿到不同颜色的纸条,两个人就可以选择不同的食材,如果两个人抓到相同颜色的纸条,那么这一场两个人依旧用相同的食材进行比赛。

    长生和苏妙站在火红喜庆的大盒子前,对视一眼,沉默不言。

    礼仪官一声令下,两人同时将手伸进盒子里,再拿出来时,两人的手里均握着一张黑色的纸条。

    礼仪官在两人的脸色上扫了一眼,笑呵呵地说:

    “二位这第三轮还是要用相同的食材啊!”

    “黑色的代表什么?”苏妙在黑漆漆的颜色上看了一眼,狐疑地问。

    礼仪官笑而不答,只是挥手示意两个伙计上台来,两个伙计捧上来两个描花漆金的盒子,打开,大红色的衬布上,竟然是两块红白相间、色泽润亮的——五花肉。(未完待续。)

    PS: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