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四章 苏记小吃,复活!

第二百五四章 苏记小吃,复活!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佟染和古方圆的比赛苏妙没有去看,听回甘说佟染以五分之差领先古方圆,也难怪再见到古方圆时古方圆的脸色很不好看。在剩下的四组选手里,苏妙年纪最小,而古方圆以他的资历对他们这些人来说绝对算是前辈的前辈了,前辈的前辈竟然输给了佟染这样一个名气并不响亮的后辈兼玩世不恭的公子哥,也难怪他的脸色会很难看<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风和日丽的日子,礼仪官笑容可掬地宣布了趣味赛的规则。

    “什么?你是让我们这些人去摆摊?”古方圆一点也没有前辈的淡定,礼仪官话音刚落,他先嚷了起来,他出身大酒楼,即使是最当初也是从大酒楼的学徒开始做起的,让他去摆小吃摊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小吃摊呐,这可是苏姑娘的强项。”长生单手抱臂,笑嘻嘻地说。

    “承让承让!”苏妙见他望过来,拱拱手,客套了一句。

    古方圆瞅了他二人一眼,对礼仪官不悦地道:

    “这算什么比赛,既然来参加厨王赛就是为了来大展手艺的,去摆小吃摊算怎么回事,做那种事算什么施展手艺?!”

    “古先生,大展手艺也需要他人的认可才行,咱们借着‘苏州大集’来举办这个趣味赛正是诸位获得认可的大好机会,后日的苏州大集,厨王赛会在石湖畔最最清雅的地方为四位辟出地方,因为是趣味赛,助手、伙计、打杂的人手不限,四位可以尽情地去安排不算犯规。趣味赛没有任何规则,从辰时一直到晚间大集结束。凡是品尝过诸位厨艺的客人都有资格为你们投下一粒象征着荣誉的七彩宝珠,就是这个。”他拿出一枚富有七种色彩鲜艳明丽圆润饱满的珠子给众人看。

    苏妙仔细地盯着看了半天:“什么宝珠啊,这不就是石头吗?”

    长生噗地笑了。

    礼仪官的脸抽了抽,继续笑眯眯地说:

    “总之就是这颗石、不,这颗宝珠,客人在你们那里用餐过后如果觉得满意,就会给你们投下这颗七彩宝珠;如果不满意。客人可以不投。同样的。客人也可以在吃过一家的菜肴之后觉得不满意转而去另外一家,如果投给了另外一家,诸位也别觉得气馁。得到七彩宝珠最多的参赛者即是本场比赛的获胜者。另外。本次比赛规定,一位客人只可以给一组参赛者投七彩宝珠,所以我在这里要提醒四位,要抓住客人的心和胃只有一次机会。切不可怠慢任何一位百姓评审。规则就是这样,你们的摊位已经在建。你们有今明两天时间决定具体的菜单以及准备菜肉蔬鲜,若是想去看看你们的摊子也可以,就在石湖东湖畔。”

    “这个比赛的结果和正式的比赛有关系吗?”苏妙疑惑地问。

    “说有关系也有关系,说没关系也可以没有关系。”礼仪官模棱两可地回答。

    “什么意思?”佟飞皱了皱眉。代替佟染询问。

    “这个结果或许能够影响比赛最终的结果,也或许只是一次与民同乐的游乐,不过这对诸位来说是一场很重要的比赛。特别是在最后,很有可能会实现赛况逆转。所以四位切不可掉以轻心。如果四位没有问题了,我和众位评审稍后还有个会面,就先告辞了。”礼仪官笑容可掬地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这算什么比赛,简直荒谬!”古方圆有许多不满,黑着一张脸愤愤地说。

    “果然和‘苏州大集’扯上关系了,那一天我还想去参加雨花绸特卖会呢!”苏妙噘起嘴巴,懒洋洋地咕哝。

    “特卖会?那是什么?”长生好奇地问。

    “日吉绸缎庄会在大集的第一天甩卖雨花绸,十两银子一匹的雨花绸当天会卖一两银子一匹,而且长得最漂亮的姑娘掌柜的还会附送上品紫芸花缎一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苏妙兴致勃勃地回答,单手捧腮,自信满满地笑说,“若是我去的话,掌柜的说不定会送我两匹!”

    “……”众人哑然无语。

    “你怎么不说若是你去的话,掌柜的说不定直接让你做老板娘?”佟染双手抱臂,实在是忍不住了,出言讽刺道。

    “人不可以太贪心啦!”苏妙一脸不好意思地摆着手,笑嘻嘻地说。

    众人:“……”

    佟染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他现在特别想讽刺打击她,却无言以对。

    古方圆转身,一边往回走一边痛心疾首地摇头叹道:

    “世风日下,什么人都能入行,祖师爷泉下有知必会气活过来!”

    “他在说谁啊?”苏妙盯着他的背影,总觉得他这话若有所指,狐疑地问。

    众人一齐望向她:“……”

    回味无语抚额。

    “没想到苏姑娘也喜欢逛绸缎庄买衣料子,我还以为你平常只喜欢呆在厨房里,女孩家的东西都与你无缘呢。”长生笑嘻嘻地说。

    “多谢你的讽刺,我喜欢的东西可多了,你没想到的也可多了,有一两个你没想到的也没什么奇怪。”苏妙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说起小吃摊,你之前说过你是在我摆小吃摊时认识我的,这话可真?”

    “当然是真的,那时你说你不记得了我还失望了好一阵呢。”

    “不应该啊。”苏妙摸着下巴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就算记不得你的脸,至少这身高我应该是记得的,即使是在丰州,你这个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算是焦点。”

    “苏姑娘,你就那么想惹我生气吗?”长生咬着后槽牙,似笑非笑地问。

    苏妙粲然一笑:“我又没有别的意思,你多心了。看来这里没什么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今天天气好,我正好可以去芮蝶轩逛逛。说不定能买到好看的胭脂盒子,我喜欢收藏胭脂盒子,这个你也没想到吧?”她笑眯眯地说完,礼貌地道了句,“我先失陪了。”说罢,昂起下巴,“趾高气昂”地离开了。

    “苏姑娘。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虽然你是靠小吃摊起家,但你可不要以为后日的比赛你凭靠一道肉夹馍就能取胜。”长生对着她的背影似笑非笑地说。

    苏妙顿住脚步,停了停。回过头来,皮笑肉不笑地道了句“多谢”,头一扭,走了。

    长生呵地笑了起来。抿着嘴唇笑道:

    “这么容易就生气了,到底是个姑娘家!”笑到一半时。抬眼,却见佟染正用一种幽沉的眼神望着他,“怎么?”他笑问。

    “你对她的话太多了。”佟染看着他说,顿了顿。唇角勾起一抹轻的近乎不存在的蔑笑,“该不会是你对她……”

    “怎么可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长生含笑打断他,表情是平静的坦然。他淡淡地笑道,“她只是个有趣的姑娘。我也不会与你争抢,再说,她是永远不会以那样的眼光来看待我的。”说完,他迈开步子,向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佟染漠然地看了他一眼,又望向苏妙离去的方向,一张俊美的脸凝了起来,眸光幽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日就是临时小吃摊开张的日子,菜单要临时拟定,食材用料也要在今日晚间向大赛组委会报备,苏妙这个下午根本就没有去逛胭脂铺子的时间,忙得焦头烂额脚不沾地才在子时之前将进货单子交了上去,等回到屋里的时候已经连气都不会喘了。

    苏烟今天又赖了下来,自从周诚组和相思绿组被淘汰后,苏妙独占了整个院子,至于长生,他们组基本上不在这儿住,虽然最近因为和苏妙比赛偶尔长生会出现在吉春斋里。苏烟总找借口想留在吉春斋住单间,不爱去书院里住双人间的宿舍,苏妙知道他爱干净又不喜欢和他人同住一室,如今有这个条件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苏烟手脚麻利地倒了一杯茶端过来奉给苏妙,又绕到她身后殷勤地替她揉肩,笑嘻嘻地道:

    “二姐辛苦了!”

    “嗯!乖!”苏妙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按摩,顺手在他的小脑瓜上拍了拍。

    “厨长,别的都定下来了,可是伙计怎么办,你说这定规则的人也忒坏了,咱们又不是那佟家,三两个时辰就能调来一批人,咱就是现写信也赶不上后天的苏州大集啊。”

    “他们不是给经费了么,让你们上街去雇。”

    “厨长,别说这年头伙计难雇,苏州大集时伙计更是难雇,人生地不熟的咱上哪找去,要我说这绝对是成心难为咱们,说不定这场赛的结果已经定下来了。”陈盛没好气地说,自从来到苏州,见识得多了,他的气性越来越大,心态也越来越不稳定。

    苏妙闭目不语。

    “白天时不是说了这场比赛的结果不计入总分。”赵河说。

    “伙计算什么,咱们几个不都是伙计么,哪还用雇,咱们几个全上就成了。”苏烟用细长白皙的手在屋子里指了一圈,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捧着书卷默读的文书和宁乐齐齐抬起头来。

    “我们这些人加起来应该够用了,就算不够用,明天再雇一两个人还是能做到的吧。”文书开口道。

    “你们马上就要下场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别参与这件事的好。”回味不赞同地说。

    “科考靠的是平日里的积累,又不是靠临时抱佛脚,不差这一两天。”宁乐笑说着,向坐在对面的林嫣身上看了一眼。

    “就是就是!”苏烟点着头附和。

    “我也会帮忙的。”林嫣微笑着说。

    “你就算了,被人看见了不好。”苏妙说。

    “有什么?反正辞工信你也没收,我还是苏记的点心师傅,到后天我也会助你一臂之力的。”林嫣笑盈盈地说。

    “你的叛逆心还真是越来越强了。”梁敏一定会被气死的,苏妙扬了扬眉。

    “那就这么定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苏烟双手一拍,笑意盎然地道,“后天就是咱们苏记小吃摊重新开张的日子,好怀念啊,当年二姐说要开小吃摊时我还被吓了一跳呢,我也是咱们家里第一个陪着二姐去出摊的。”他笑眯了一双眼,十分怀念地说,又指着苏婵道,“三姐是第二个,之后是大姐,也不知道大姐到哪儿了,能不能赶过来帮忙,该不会迷路了吧?”

    “就算迷路,她也会闻着‘苏州大集’的气息一路找过来,你大姐什么时候帮过忙,她是帮忙吃吧。”苏婵哼了一声。

    苏烟嘻嘻一笑,又指向回味:“最后一个是讨厌鬼,明明是被二姐收留却还嫌这嫌那的,还说我们小吃摊又简陋又粗劣,上不得台面,还说二姐胸无大志,空有手艺,一天到晚就知道傻笑,没有出息。”

    “嗯?”苏妙瞪起眼睛,望向回味。

    “我可没说过,苏烟你不要诬陷我!”回味脸色一白,立刻否认道。

    “怎么没说过,还有那一次二姐说你的厨艺可笑又幼稚,回头你就对着墙壁说二姐脾气差嘴巴坏长得凶性子又恶劣,难怪嫁不出去,还说谁娶她谁倒霉,我都看见了!”

    “哦!”苏妙恍然地点点头。

    “苏烟,就算我把你收到姑娘肚兜的事告诉给了你二姐,我也是为了你好,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报复我诬陷我!”回味义正言辞地说。

    “哦!”众人恍然大悟。

    苏烟脸涨红,跺着脚,恼羞成怒道:

    “你说过不说出去的,你这个骗子!”

    回味哪有工夫管他,立刻对苏妙一本正经地澄清道:“我绝对没有说过那些,就算是有,那我说的也一定是你脾气温柔嘴巴可爱长得美丽性格完美……”

    “我要吐了。”苏婵牙碜地说。

    “我也不行了。”宁乐揉着额头道。

    苏妙直接无视了回味急于澄清的脸:“好像跑题了,后天的比赛你们全员参加吗?”

    “当然要参加!”苏烟举高了双手,笑说。

    “自然要参加。”文书站起来笑道。

    “我能说我最遗憾的就是没参加过之前的小吃摊吗?”宁乐笑道。

    “我会做许多好吃的点心帮你招揽客人,反正这一局没有规则也不算犯规。”林嫣笑盈盈地说。

    “早知道当年我就应该跟着老东家走,再跟着厨长从小吃摊做起。”那样一定获益匪浅,陈盛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自从厨王赛开始,他就不再称呼苏妙“二姑娘”,而是改为了“厨长”。

    “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赵河说,反正再怎么提也没有他的事,“重点是后天。”

    众人的脸上皆闪烁起跃跃欲试的表情,看上去分外精神。

    “说的没错。”苏妙笑眯眯地道,“后天,苏记小吃,复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