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九章 难题——非本地食材

第二百四九章 难题——非本地食材

作品:妙味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苏妙看了回味一眼,皱了皱眉,一张小脸绷了起来,看着长生道:

    “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你还有点专业精神吗?”

    “啊呀,难道苏姑娘觉得我说的不对吗?”长生笑眯眯地反问。

    “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完全超越语言和文化障碍拉近心与心灵魂与灵魂的只有三样东西:美食、音乐和微笑。其中美食的力量可以消除一切矛盾、偏见与阴霾,带给人安定的力量,去感染温暖品尝者的心,如果连这个都无法坚信,无法带着这样的心态去做这项工作,那你还做什么厨师,回家抱孩子去吧。”

    她罕见的犀利让在场的人很是惊讶,皆用惊奇的眼光望着她,连回味也愣住了,惊讶地看着她绷了起来的严肃小脸。

    长生的笑脸一僵,任谁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毫不客气地批判脸色都不会好看,虽然唇角依旧勾着一丝浅浅的弧度,眸子却沉了下来:

    “苏姑娘这话说的真有气势呐,连我都差一点被你震住了。我很好奇,难道你就没遇到过不公平的待遇吗,假如你遇到过,那种滋味你应该很清楚,为何又在他人在争取自己的正当利益时横加阻拦呢?如果你没遇到过,那我只能说不是你太嫩了,就是你的运气太好有人罩着你。”他说着,在回味的脸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

    回味眉一皱,苏妙有没有被自己罩着他最清楚,对于这样的无端指责他很是恼怒,对于长生刻意操纵舆论的行为他亦很是恼火,才想开口。

    苏妙哼笑了一声,坦荡地看着长生,凛然回答:

    “长生,你别太小瞧我,我从来不用别人罩着我,我自己做的事情我可以自己负责。我的工作更是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不公平?这可不是一个需要用到‘公平’的行当,你说‘不公平’也太可笑了。我从不强求吃我做的菜的人必须要对我做出来的东西感觉到满意,但我会为了这个‘满意’去努力,最终我一定会做出来让最挑剔的人觉得最满意的食物。如果你认为台下那两个人会因为一点连带关系就给我‘开后门’。那实在是太可笑了。他们两个人只不过是十五个评审之中的两个人罢了,而作为我对手的你,这一场比赛,我会做出让你吃了就认输的东西的。”她望着他,语气坚定地说。

    这话说的豪气。豪迈的气势,本来想搅浑水的长生在听了这番话之后敛起笑容,他淡淡地问:

    “苏姑娘,说这样笃定的话好吗?万一你输了……”

    “我不怕输。”苏妙微笑着回答,她笑得格外坦然,“赢又怎样,输又怎样,无论输赢,我喜欢做东西给人吃然后看对方对我微笑的心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回味浑身一震,剧烈地震了一下。那一瞬间来自灵魂深处恍若抽搐的震颤让他愣住了,他的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更何况,我虽然不知道岳梁国还有多少能干的同行,但既然你我在这场大赛上相遇,若是不能让你心服口服,即使赢了又有什么意思?”苏妙笑着补充一句。

    “赢得坦荡输得坦荡?”长生扬眉,笑着问。

    “我喜欢坦荡。”苏妙认真地说。

    长生看了她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不是平常嬉皮笑脸的笑,而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含着沉敛、幽深、愉悦与兴味的笑容,他说:

    “好,我等着你让我心服口服!”

    “小弟妹有时候也挺可爱的。”回甘单手托腮,懒洋洋地歪在椅子上。笑眯眯地望着赛台上浩气凛然的苏妙,说。

    “倒是有点将门风范,虽是平民……勉强能看。”梁敏难得发话,沉声道。

    回甘看了他一会儿,摩挲着光洁的下巴,忽然凑过来。用研判的眼神盯着他,笑问:

    “你今天心情不错?”

    梁敏瞅了他一眼,皱眉,把脸移开一点距离。

    “林嫣大清早就与你大吵了一架,你居然还能这么高兴?”回甘十分不理解,用以为他脑子有毛病的眼神同情地看着他。

    这一下梁敏的脸彻底黑了,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今晚你就从宅子里给我滚出去!”

    “凭什么?”

    “那是我家。”

    “你家就是我家,我叫了你那么多年‘小大’你以为是白叫的?”回甘一脸理所当然地道。

    梁敏皱了皱眉,憋了许多年此刻他终于忍不住问了: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问你,‘小大’是什么意思?”

    “老大啊。”

    “什么?”

    “就是老大啊,大哥。”回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地回答。

    “……你给我滚回去!”梁敏重重地说了一句。

    “你还没说你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

    “滚!”回甘自然不会明白,梁敏也是今天才刚刚发现,比起看她沉默寡欢、暗自饮泣、强颜欢笑,当她发疯似的跟他争吵时,他更容易理解她究竟在想什么。

    在目前,让她吵出来或许是一种让她发泄怒火和吐露心声的最好手段。

    “妙妙还是一如既往地有气势啊!”贵宾座上,林嫣双手托腮,愣愣地望着赛台上的苏妙,轻声叹道。

    “二姐向来都很有气势。”苏婵吃着江米条,含糊不清地说。

    “真好呐,我也想像妙妙一样那么有气势!”林嫣无意识地把脸挤成胖胖的包子形,喃喃地说。

    苏婵叼了半根江米条看了她一眼,想了想,说:

    “不,我觉得你已经开始有气势了。”如果今天早上的事是真的的话。

    赛台上,长生对站在一旁看着他和苏妙争论表情正盎然的礼仪官淡声道:

    “姜大人,开赛吧。”

    礼仪官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妥协了,愣了一愣,紧接着身子一转,高声吆喝道:

    “开赛!”

    有伙计用绑着红布的铜锤在赛台旁挂着的大铜锣上敲了一下。

    伴随着“咣”的一声,四进二第一场赛正式开始!

    关于第一场赛的规则之前并没有公布出来,因此在吉庆锣敲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本场比赛的规则。

    本场比赛的规则很神秘。礼仪官先是笑容可掬地在两组选手身上看了一眼,紧接着在半空中拍了三下掌,有两个伙计将一只用红布盖着的大木箱抬了上来,稳稳当当地放在赛台中央。紧接着红色的大布被掀开,礼仪官勾了勾双手示意两组选手上前来。

    苏妙和长生均是一愣,却还是顺从地过去了,赛了这么久,他们这些选手早就对大赛组委会的奇葩规则免疫了。即使是大赛上发生再离奇的事情,他们也不会觉得吃惊。

    两组选手纷纷聚到大木箱周围,伸长脖子向箱子里看去。

    “哎呦我的妈呀!”赵河被水箱里黑漆漆的东西吓了一大跳,霍地往后跃了半步,惊疑不定地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苏妙盯着箱子里圆滚滚长满了尖刺还泛着一股浓重的海腥味的东西,一双秀眉挑了挑,眼珠子在长生和他的三个助手身上扫了一眼。

    长生在这场比赛上换了助手,大赛对于助手的人选并没有规定,只要是三个人就可以。只要参赛者没有换就不算违反规则。

    新助手清一色身强体壮的青年汉子,皆留着络腮胡子,全都比长生高出一大截,全都带着走过南闯过北阅历丰富经验复杂的浪荡劲儿,一个个看着箱子里的东西全都淡定自若,与他们相比,苏妙团队里惊讶过度的赵河和陈盛就显得逊色多了。

    一双黑漆漆的杏眼在垂下去时闪了一闪,敏锐地觉察到长生投来的目光,苏妙望过去,对上的却是长生似笑非笑的脸。他的表情带着稳操胜券、势在必得以及对她不着痕迹的研判,他在探她的底细。

    苏妙一双唇同样勾起似笑非笑,头一甩,淡定地望向面前的水箱。面不改色。

    回味亦有些惊讶,虽然他并不是不认得水箱里的东西,但把这种东西运到厨王大赛上来,他实在很吃惊。

    在两组参赛选手神情各异时,礼仪官已经套上了一只厚厚的手套,从水箱里将一只圆滚滚长满刺的黑东西拿出来握在手里。举起来转一圈给台下的观赛者展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接下来的比赛要用的食材,赛台下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的观赛者比台上的参赛者更加吃惊,人群里出现了许多骚动:

    “那是个什么怪物?”

    “怎么还长刺?还湿乎乎的?这个叫什么呀?”

    “好吓人!”

    “这玩意儿能吃吗?”

    “长的好丑!”

    “看起来有点恶心!”

    栅栏门外的百姓在议论,栅栏门内的贵宾席亦议论纷纷。

    回甘在看见礼仪官手里握着的小东西时,惊讶地睁大眼睛,连瓜子都不嗑了:

    “怎么把这玩意儿运来了?”

    梁敞盯着礼仪官的手看了老半天,皱了皱眉,忍不住问:

    “那是什么?”

    梁敏看了他一眼,顿了顿,淡声回答:“海胆。”

    “咦,你怎么会知道,莫非你也吃过?”回甘笑眯眯地问。

    “吃过。”梁敏承认了。

    “海胆?海生的?梁都就有海,怎么你们都吃过,我却没有吃过?”梁敞越发疑惑,好奇地问。

    “文王殿下,海胆这种东西是生活在海边的渔民们在渔船上因为舍不得吃自己捕上来的海鱼,所以就捞上来几个海胆生吃充饥,不缺吃食的人是不吃的,那东西发苦。”回甘笑眯眯地说。

    “发苦?生吃?”梁敞对这个还真不了解,皱眉想了半天,问,“既然是生吃,还有什么好比的?”

    回甘摸着下巴笑吟吟地望着赛台,淡淡道了句:

    “正因为这样才更精彩,这是实力与创意的较量。”

    赛台上,回味的表情严肃起来,他看了苏妙一眼,歪过头凑到她耳畔,低低地问了一声:

    “你认得这个东西吗?”

    苏妙并没有回答,她只是高扬了扬秀气的黛眉。

    海胆她当然认得,这是一种很常见的海生物,属于棘皮动物门下的一个纲,是一种生活在海洋浅水区的无脊椎生物。这种海生物虽然并不稀奇,但是与虾和鱼这类常见的海生物相比,海胆就显得不是那么常见了,在烹饪的做法上也不算太丰富。连在信息发达的年代都不太丰富,更何况是岳梁国这个临海区域并不广泛、信息相对来说又比较闭塞的地方。

    回甘说的没错,在岳梁国海胆是渔民们才会吃的东西,而渔民因为常年在海上打渔吃住都在船上,与平常人的生活习惯迥异,在社会地位上是很受歧视的。受歧视的人吃的东西还是生食自然更上不得台面,因此造成了海胆这种食材不是临海区域的人不认得,认得的也不屑吃。

    厨王大赛地区赛四进二的选拔赛上居然选择用海胆这种食材当主菜,回味眸光微闪,表情越发严肃。

    第一场赛的规则,以海胆为主食材烹饪出一道拿手菜,辅料不限,做法不限,冷热不限,时间为一个时辰。

    “开始!”礼仪官一声令下,伙计又举起铜锤在吉庆锣上敲了一下,发出响亮的一声。

    两组选手沉默地各归各位,各异的表情,满腹的心思,比赛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僵局。

    “大哥,海胆这玩意儿咱们就生吃过,这可怎么做?”青皮袁洪皱着两撇八字眉小声说。

    “是啊大哥,咱又不能就这么把生的端上去,可不这么端上去,海胆这玩意儿除了生吃他也没有别的做法啊!”红皮蔡青道。

    黑脸夏翁一言不发地磨菜刀,整个台上就听见他的菜刀在磨刀石上嚓嚓直响。

    长生在对面立在料理台后摆弄着一颗小海胆的苏妙身上看了一眼,眸光微沉,哼笑道:

    “还不明白吗,这场比赛的规矩就是在这儿,非本地产的食材,前人没有创出烹饪法的食材,这就是一道难题,谁能把这道难题解得漂亮谁就赢了。”

    “大哥,只有一个时辰,如果不现在开始想做法,一个时辰的时限怕是不够哇。”袁洪提醒。

    长生盯着养在水盆里的海胆,顿了顿,凝眸向对面的苏妙望去,见她同样表情凝重地将海胆研究了一阵,而后用刀尖麻利地将海胆撬开……

    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

    “……”长生的眉角狠狠一抽,他实在不想说……

    这个女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