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四章 阴招
    苏妙一溜小跑往前走,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被人家给灭掉了。走私盐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被抓住了全家都要砍头的,但因为盐这个东西每家都要用,且因为盐历来是由盐业衙门管辖,垄断行业出产,质量差价钱贵,远远不如一些私盐来的物美价廉,说实话就连苏妙也愿意买私盐,私盐在民间有着极大的市场。再加上不用缴纳高额赋税,圈几个盐湖开采,成本和盈利相比几乎成了无本买卖,因此虽然走私盐是重罪,愿意铤而走险的依旧前赴后继,不死不休。

    长生为何会在发现她意外撞破东平侯府贩卖私盐时什么都没做,苏妙有些想不通,照他的说法瑞王府与此事脱不了干系,但如果真跟瑞王府有关系,长生也不会说“差不多”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可如果没有关系,长生犯不着那么去回答。

    苏妙百思不得其解。

    按照长生的说法往前走的确走到了人多的地方,拉住一个丫鬟问清了戏楼的位置苏妙才稍稍放心,上了一条雕梁画栋的游廊,才转过一个弯,迎面撞过来一个人吓了她一大跳,那人在转弯时左脚绊右脚以一个倒栽葱的姿势往前撞过来,苏妙下意识伸手扶住她。那人险险地站住脚跟,抚了抚头上的发钗,抬起脸时惊诧地唤了声:

    “妙妙!”

    “你怎么出来了?”苏妙一愣,狐疑地问林嫣。

    “啊,楼上太热了,我出来透透气。”林嫣在自己滚热的脸颊上摸了摸,眼神闪烁了一下,下意识避开苏妙的注视。偏过头去。

    苏妙向她身后看了看,疑惑地问:

    “你怎么不带丫鬟,秋分呢?”

    “她不耐烦一直站着,我想着反正也用不着她,索性让她出去玩了。”林嫣笑得讪然,轻声回答。

    苏妙想说点什么,比如说待人和气是很好。但身为主母无法给下人立威反而会惹出许多麻烦;再比如像这样的场合不仅不适合将丫鬟单独放出去。另外身为女眷像这样在不熟悉的地方到处闲逛不妥也危险,可是这些话在望见林嫣满是不自在的脸色时全都咽了下去:

    “喝酒了吧,女人疯玩起来也挺凶的。散散吧,我刚从那边过来,那边清静,花开的也好。过去赏赏?”

    妙妙对花朵是没有兴趣的,林嫣明白疯巫妖的实验日志全文阅读。因而心中一暖,含笑点了点头,两人向东北角一片梨树林走去。

    此时已经过了梨花的花期,只是那绿草如茵的小路上依旧残留着先时零落的花瓣。厚厚地铺了一层,恍若天然的地毯,如梦似幻。别致迷人。头顶,明媚的阳光穿过翠绿的树冠照射下来。形成斑斑点点的光圈,脚下,花白似雪更衬出青草的油绿色,和风细细地吹来,吹得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

    两人静静地走在小路上,久久都没有说话,直到林嫣忽然顿住脚步。她垂下头,胸臆间长久以来堆积起的憋闷和犹疑满溢出来,她低着头,低声说:

    “妙妙,你说,我是不是很蠢?”

    苏妙一愣,亦停下脚步,看着她想了一会儿,咧嘴嘿嘿一笑:

    “你突然问的这么直接,我都不好回答了。”

    一语让林嫣的心情变得越加沮丧,她的头垂得更低,咬着嘴唇默了良久,自嘲地轻轻一笑:

    “我也这样觉得。”

    苏妙望着她,过了一会儿,伸出手托起她的下巴,将她低下去的脸抬了起来:

    “你这种态度可不对哦,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你很蠢,你自己却不能这样认为,如果连你都认为自己的行为很蠢的话,那才是真的蠢。”

    林嫣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

    “其实坦率地承认也没那么困难。”

    “这个对你来说都不是困难的,那么什么对你来说是困难的?”苏妙浅浅地勾着唇角,笑问。

    林嫣一怔,因为她的话下意识陷入了思考,思忖了良久,笑得苦涩:

    “我想有很多,比如去当完全不适合自己的世子妃,比如像参加今天这样外表光鲜内里空虚的宴会。像你只是第一次来,却比我做的好太多了。”

    苏妙看了她一眼,笑道:

    “没有人生下来就适合做什么,所谓的天赋如果没有后天挥汗如雨的努力也是白费,比起是否适合,是否真正地去努力过才是最重要的。外表光鲜内里空虚?如果你无法从你排斥的事物中挖掘出乐趣,变得越来越讨厌这件事物的你到最后就会从生理上完全地憎恶它。可是事实上,人生在世不可能一直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或者说人活着八成都是在做自己讨厌甚至是反胃的事情,无法习惯不能适应一味地选择逃避,最后的结果绝对不是变自由变快乐,会被困在死局里。我虽然天生对烹饪非常感兴趣,但在练习枯燥乏味的刀工时也曾吐过许多次。”

    林嫣呆呆的望着她,眼神里含着几分惊诧。

    苏妙静静地看着她,平和的态度似一颗定心丸在安定林嫣的心,林嫣望了她一会儿,缓缓地垂下头,轻喃道:

    “你是说我做不好这个世子妃是因为我在逃避吗?”

    “我可没这么说,这个是你自己说的。”苏妙把头偏到一边去,看着头顶的太阳,就差假装吹口哨摘清自己了。

    “我没有逃避!”林嫣的情绪忽然变得有些激动,她否定自己无所谓,可是被他人直白地否定她最认真的部分她却接受不了,她颦着眉说,“我也努力过的,刚成亲那会儿我为了讨好婆母每日寅时起身亲自做早膳,他的所有衣裳都是我亲手做的,婆母在府里举办的所有宴会我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精心筹备,该做的能做的我都做了!”

    苏妙望着她在追忆往事时略显愤慨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忽然笑说:

    “你知道吗,我以前最爱吃排骨面,小味味曾经连续一个月每天早上都给我煮排骨面,直到第三十天,我虽然不好意思却还是跟他说了,大清早的我只想喝碗清粥恶毒女配翻身记最新章节。”

    林嫣呆住了,她傻愣愣地望着苏妙。

    “两个人在一起其实就是一种互相填补,补的是对方需要的,不需要的东西,即使补得再多,也是浪费。”

    林嫣的头低低地压下来,像一根快要折断的高粱,良久,她怀着不甘与幽怨,喃喃地说:

    “我不应该做早膳做衣裳吗?”

    “这些生活上的调剂偶尔做一做当然好,不过,我觉得应该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去做。”

    林嫣不说话了,她低着头默了良久,突然咬着嘴唇轻轻地说:

    “他,不肯在和离书上签字。”

    “如果你真想和离,就算他不签字也没用,囚得住人囚不住心,更何况天下之大,真想离开有的是办法。”苏妙淡淡地说。

    “我……”林嫣咬着嘴唇说了一声,后面的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呆了一呆,她又一次沉默下来。

    “其实舍不得的人是你吧,你的那封和离书只是因为气愤和委屈,你离家出走也是因为觉得受不了瑞王府中的不公所以选择了逃避,如果你真的想和离,当时就应该留在梁都等他回府,然后把和离书摔在他脸上。”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再说你说的那种事我也做不到。”

    “你到底想装乖到什么时候?”苏妙凝着她的脸,凉凉地问。

    林嫣一愣,抬起头,惊诧地望着她。

    “从没出过远门的大小姐能够从梁都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丰州,我可不相信你像你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乖巧,真正的你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真正的、我、吗?”林嫣自嘲一笑,手指无意识地勾起一缕碎发夹到耳后,“我也不知道呢,从以前开始我就是这个样子,我就是乖巧的。”她仿佛想起了许多沉重的往事,轻轻地又沉甸甸地叹了一声。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嗓音自头顶处悄悄地响起:

    “五妹,姨娘的这个药真的管用吗?”是丁荟的声音。

    苏妙下意识屏住呼吸,循着声音向被花木半遮半掩的穿山游廊上望去,顿了顿,忽然拉着林嫣的手避入山石下面的凹陷处。林嫣对偷听丁荟丁兰说话这件事本能地有些排斥,却在丁兰说下一句时竖起了耳朵:

    “自然准,姨娘是谁啊,姨娘的药哪里还有不准的!”

    丁荟沉默了一会儿,似有些担心:“我还是觉得不成,这太冒险了,如果弄巧成拙,反而不妙。”

    “四姐姐,你就是因为胆子小怕这怕那的,当初那煮熟的鸭子才拍起翅膀飞走了。十多年了,你真的甘心吗,你今年都二十六了,若不是瑞王妃掺和,若不是那个林嫣截胡,你现在已经世子妃好多年了。你为世子爷守了这么多年不能白守,姨娘也是心疼你,你说你白熬了这么多年,眼瞅着父亲就要把你嫁给那个什么镇远侯做填房了,你甘心吗?难得的好机会,你放心,人我都给你安排完了,一会儿把酒壶给世子爷一上,这药掺在酒里一杯即醉,到时候把人扶到梧桐苑去,怎么着还不是你说的算。”丁兰说的眉飞色舞,口沫横飞,这“业务”娴熟度完全不亚于花楼的**。

    苏妙当时就震惊了,一双眉抽得厉害,她本以为自己就够生猛了,原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