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妙味最新章节 > 妙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章 考较
    苏婵在宁乐手里的麻花上看了一眼,顿了顿,一言不发地转身,要走。

    宁乐没想到她一言不发突然就走了,愣了愣,上前一步拉住她,问:

    “你怎么走了?”

    苏婵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回答:

    “我不爱吃麻花。”

    宁乐揪着她袖子一角的手微松,顿了顿,再次将糖麻花塞进她手里:

    “反正你也不讨厌。”

    苏婵在糖麻花上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我不讨厌的东西多了。”

    宁乐被噎了一下,讪讪地垂下眼帘,停了片刻见苏婵拿着麻花虽然嘴上说不喜也没吃却没有离开,稍稍安心,转身,背靠在圆融园的墙壁上,半低着头,沉默下来。

    苏婵待了一会儿,见他也不说话,想了想,不耐地蹙起眉,转身,要走。

    宁乐一愣,忙上前一步又一次拉扯住她的衣袖。

    苏婵回头,瞅了他一眼,淡漠地问:

    “干吗?”

    宁乐捏着她的衣袖看了她一会儿,从她的脸上移开目光,轻轻地问:

    “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

    “怎么可能会没事,一剑刺进去,你又是个姑娘家,当时你又何必……”他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那些话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

    苏婵却觉得他的语气仿佛是在责怪她多管闲事似的,顿了顿,蹙眉,冷声问:

    “我妨碍你英雄救美了?”

    “啊?”宁乐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一时愣住了。

    “不。应该说是我妨碍你在美人面前施展苦肉计了?”苏婵想了一想,换了一种说法。

    宁乐的脸刷地涨红,急于辩解,磕磕巴巴地说:

    “婵、婵姐儿,你这是什么话,我问的是你的伤,你干吗扯上林嫣?”

    苏婵并没有提起林嫣。宁乐却在她发话的一刻主动联想到了林嫣。苏婵瞅了他一眼,淡淡地问:

    “你找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

    宁乐急于辩解的表情僵了一下,顿了顿。支支吾吾地说:

    “你的伤……”他欲言又止,想深入地问问,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苏婵在他和梁敏的对峙中横插一杠子让他觉得难堪。虽然他感激她出手相救,但这也意味着他在梁敏面前落了下风。同时也在林嫣面前丢了颜面,因为他的缘故导致苏婵受伤更是让他觉得内疚,现在的他内心感觉是很复杂的。

    苏婵盯着他的娃娃脸变幻来变幻去,沉默了一阵。淡漠地道:

    “我已经说了不要紧。”她心里已经打了主意要离开,因为她突然变得不爱看宁乐那让她觉得心烦的纷乱表情。

    然而脚步还没来得及移动,宁乐微紧的嗓音忽然传入耳朵。他似乎有些紧张,他轻声问:

    “婵姐儿。你、你是不是对我……”

    苏婵刚要转过去的背倏地僵硬,紧接着眸光流转,以一种诡异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宁乐的表情很腼腆,他半垂着头不敢去瞧她的眼,双腮微红,纵使他心有所属,但他依旧是一个内心底还保留着纯真情愫的青年,一个年轻姑娘对他以命相救,这很难让他不往旖旎的深意里去想。

    苏婵瞠大了一双眼,惊异地望着他。苏婵虽然不是一个满脑子浪漫想法的姑娘,这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事实上她懂得还很多,所以宁乐的话结合着他的表情让她一个激灵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看着宁乐为难的表情,那种他想要拒绝却担心她会受伤的纠结表情让她一腔无明火噌地窜起来,她有种自己受了侮辱的感觉,她变得很生气。

    “婵姐儿,我、我……”宁乐垂着脑袋,支支吾吾。

    一记飞踢直踹过来正中胸口,毫无防备的宁乐退后几步,扑通一声,仰面摔了个大屁墩儿。他双手后撑在地面上,用一副傻呆呆的表情望着她,一双本来就不算小的墨黑眼眸此时瞪得老大,他不敢相信她竟然会突然变得粗暴,刹那间,所有的旖旎为难全部粉碎成渣。

    “神经病!”苏婵瞪着他,极度不悦地啐了一口,转身,愤然离去。

    宁乐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她,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圆融园的大门里,他还是没想明白事态的发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苏婵怒气冲冲地回到吉春斋,她非常生气,以至于站在门廊下吹风赏月的苏妙离老远就看见她仿佛一只怒焰熊熊的风火轮似的卷过来。

    “去哪儿了?”在苏婵走过面前时,苏妙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了句,就像随口谈句天似的,

    苏婵在她面前停下,冷飕飕地看了她一眼,把手里的一包糖麻花往她身上一推,头一扭,大步进屋去了。

    苏妙低头瞅了瞅手里的麻花,拿起一根,咔嘣一声,还挺脆!

    清澈的阳光宁静淡雅,没有喧闹的气息,让人感觉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本应该是这样的,刚起床正在吃早饭的苏妙此时却一点也不平和,原因不仅是回甘、梁敏在她吃饭时登门,并且他们还带来了八个婢女。不过在回甘说明来意之后,她忽然有点小兴奋起来。

    “真的要去?”她惊讶地问正在慢吞吞喝粥的回味。

    “你不想去?”回味看了她一眼,反问。

    苏妙眨巴了两下眼睛,笑起来:“想啊!当然想去!我非常想知道岳梁国的贵族们在宴席上都吃些什么!”

    回味想了想,点点头:“好啊,那就从第一席吃到最后一席好了!”

    苏妙用力点了点头,放下筷子从桌前跳起来,笑道:“那我去换衣服!”说着就要往屋里走。

    因为梁敏的到来浑身不自在,一直闷头不说话的林嫣见状心里一急,顾不得什么。也跟着跳起来,一把抓住苏妙的胳膊,迫切地问:

    “妙妙,你真的要去?”之前苏妙说要去,林嫣权当她是随口说说,毕竟一个民女如果真去参加贵族的宴会一定会十分不自在,苏妙那么聪明的姑娘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因此林嫣心里很希望苏妙能驳了今日的约。那样她就有借口和苏妙呆在一起,不用跟着梁敏一同出席她最讨厌也最让她头疼的贵族社交场了,她哪里想得到苏妙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为什么不去?”苏妙反问。“难得有人邀请我出去玩,还能吃平常吃不到的好吃的,我又不用花一分钱,干吗不去?”

    林嫣的嘴角抽得厉害。妙妙居然这么纯真吗?妙妙她是这么纯真的姑娘吗?

    “妙妙,那种宴会不是你想的那样。那里、那里有好多你不认识的人!”她嘴笨,本不善言辞,又有外人在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跟苏妙解释权贵场的险恶。这会儿她开始担心苏妙这样顾头不顾尾地前去会在内宅中吃大亏。

    “不认识?看见了就认识了。”苏妙对她的理由很不以为然。

    “可是、可是、可是……”林嫣面对她坦然的态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众人或疑惑或深邃的瞩目中她更是如芒刺在背,支吾了半天。脱口而出,“妙妙。那里是东平侯府,那里有很多、有很多人的,你都不会害怕吗?你从来都没有去过那种场合,那种地方都是一些贵人,而你只是庶民,他们会、他们会……”说到一半时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话不太妥当,一惊,望向苏妙,慌忙说,“妙妙,我没有其他意思,你不要误会,我只是……”

    苏妙笑眯眯地望着她,顿了顿,好整以暇地问了句:

    “小林子,我可以说句不好听的吗?”

    “妙妙……”林嫣以为她生气了,望着她的眼神有些慌张。

    苏妙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含着轻浅的笑,语气温柔地对她说:

    “你做过整整十年的世子妃吧,可是你身上到底有哪一点像一个世子妃呢?”

    林嫣浑身一震,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股晕眩,身子晃了一晃,从脸到唇霎时变得苍白起来。

    一旁静默沉立的梁敏脸色跟着变得很难看,眸光如刀,冷声道:

    “苏妙,就算是你收留了嫣儿,我也不容许你仗着这份人情对她放肆,不管她在哪里,她瑞王府世子妃的身份永远不会更改,注意你的言辞,别再有下次。”

    “哟,护短的人终于出来了,我这小心肝好怕怕,我要去换衣裳了。婵儿,我们走!”

    “关我什么事啊?”正在慢条斯理吃茶泡饭的苏婵被硬拉起来,眉一皱,不悦地问。

    “当然关你的事,你陪二姐一块去。”

    “我干吗要去?”

    “当然是去给二姐当护卫,免得二姐被人欺负了去。”

    “有人能欺负你?”

    “当然有。怎么,你不敢去?”

    “为什么不敢?”苏婵对于还有她不敢的事这件事感觉到很不可思议。

    “那就好,走走走,去换衣服!”苏妙说着,拽着苏婵回了屋。

    一直在旁边笑嘻嘻的回甘向身后的四个婢女一扬下巴,四个婢女领命,捧着各色锦盒跟着苏妙去了。

    梁敏看了一眼林嫣苍白发青的脸色,眉心微蹙,顿了顿,沉声吩咐带来的婢女们:

    “替世子妃梳妆。”

    为首一个聪明伶俐的婢女立刻上前扶住林嫣的胳膊,轻声道:

    “奴婢为世子妃梳妆。”

    林嫣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刚说了一句“我”,却在看到梁敏望过来的那一双森黑的眼时戛然止住话语,顿了顿,低垂下头,转身,出去了。

    室内安静下来,出奇的安静,回味旁若无人地坐在桌前,恬淡自在地慢饮着一碗色彩艳丽的南瓜核桃羹。回甘看了他一眼,一撩袍摆坐在他对面,动手盛了一碗南瓜羹,舀起一勺放入口内,细细地品尝了一番,细腻、绵软、微甜。停了一会儿,他笑了起来,问回味:

    “这是你做的?自从离了回香楼,你这手艺还真是长进了不少!只是你之前不是从来不煮这么寡淡的玩意儿吗?咱们家小三向来是以手工艺繁复却精准闻名梁都的。”

    “只是妙儿喜欢吃这些东西罢了。”回味淡淡回答。

    回甘微怔,顿了顿,长眉一挑,笑了起来。

    “我对你选人的眼光不做评论,但苏妙的那个性子太过率直,若不收敛一些,到了梁都怕是要吃亏,你若当真喜欢她,就该好好管教一番。”梁敏沉声开口。

    “自己的女人都没管教好,反倒是来插手我和妙儿之间的事,世子爷最近是不是太闲了,竟不务正业起来了。我和妙儿以后不会回梁都去,这点你大可放心。”回味漫不经心地说。

    梁敏的面色阴沉下来,冷冷地道:

    “回味,就算你没入宗谱我也是你的长兄,我虽纵着你的性子,你也不要太放肆了,注意你的态度,我可不希望外人一直因为你我二人对瑞王府进行种种揣测。”

    “这种话你说了不下百次,我已经腻了,你姓梁我姓回,你我二人本无关联,我与瑞王府更是没有任何瓜葛,你多虑了。”

    “你……”梁敏因为他不痛不痒的态度这会儿真的有点火了。

    “好啦好啦,大家血脉相连,要好好相处,不许吵架,小三,不可以对小大没大没小。”回甘笑眯眯地劝和着。

    回味和梁敏同时瞅了他一眼,梁敏重重地哼了一声,袍袖一甩,别过头去。

    回味沉默了一会儿,绷着一张脸问回甘:

    “娘她是什么时候到苏州的?”

    “啊?啊!你为什么会知道?”回甘很快便从措手不及的尴尬中脱出来,笑眯眯地问。

    “你突然要妙儿去东平侯府不就是娘授意的吗?只怕你还在这里面掺和了不少吧。”

    回甘摸了摸挺翘的鼻尖,一本正经地道:“娘想见小弟妹天经地义,难不成你还打算等有了孩子之后再带小弟妹去见娘?”

    回味看了他一眼,顿了顿,蹙眉:

    “是娘主动提起要见妙儿吗?”

    “娘只是恰巧在东平侯府,恰巧东平侯府举行寿诞,恰巧娘想让小弟妹去见见世面,就是这样。我只是没想到,小弟妹这么快就答应了,我还以为她会说些托词,那样我还要多费一番口舌哩。”

    “妙儿她很聪明,你突然这么做,她心里已经猜测到了这是一场考较,只不过她以为要考较她的人是你。”回味啜了口茶,淡淡说。

    “这么说来,明知是考较还愿意前往,那个看起来对你有点漫不经心的小弟妹心底里还是挺在乎你的嘛。”

    回味闻言,唇角勾起一抹笑。

    回甘见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家小三竟然也会笑得如此温柔,温柔得令人毛骨悚然。(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