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终极战兵最新章节 > 终极战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2章:善恶终有报(第1更)

第472章:善恶终有报(第1更)

作品:终极战兵 作者:流氓鱼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天海郊外的寺庙内,慧明大师正在院子里扫地。

    今日风大,院中落了一地的枯叶。

    突然,山门前来了一个人,他秃顶,戴着眼镜,如果不是他身上受着伤,也许他起来像是一个学者。

    但他当然不是学者,他是歌德。

    这就是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注定,他居然跑到马六常常歇脚的地方。

    慧明大师似有所觉,他抬头看了歌德一眼,问:“需要包扎吗?”

    歌德一愣,看着眼前这位和尚,他突然有些警惕。

    他带着伤来到这里,原本就是要避人耳目,可眼前慧明大师的态度很镇定,似乎对他为什么会受伤,一点也不关心。

    这本身就很反常。

    “你要帮我包扎?”歌德眯起眼看着眼前的慧明大师。

    “你受伤了。”慧明大师淡淡的道:“如果不包扎,会流更多的血。”

    说完,慧明大师道:“随我去厢房中吧!”

    歌德有些莫名其妙,他原本是想直接杀人,然后躲在这庙里养伤,因为他花了几百块钱,从人嘴里打听到这里有这么一座庙,而且庙里是没有人住的。

    可结果,这里有人住,这出乎了歌德的▽et意料。

    他没有立即杀人,因为他总有奇怪的感觉,甚至,他都没有从慧明大师的眼神中看出丝毫的不友善。

    看着慧明大师很仔细,很关注的替自己处理伤口和包扎,歌德的心里居然有了一丝暧意,但他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你为什么要救我?”

    慧明大师道:“因为我不救你,你这伤会更加恶化,佛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然要救你。”

    “可是,你了解我吗?你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歌德继续问道。

    慧明大师笑道:“我不用知道。”

    “你不用知道?”歌德摇摇头,叹气道:“可是,如果我本身就是一个坏人呢,你也愿意救我?”

    “佛祖心怀坦荡,自然不会分好人还是坏人,只要是人,便人人平等,都是一视同仁。”

    “可是,我真的是坏人,我还杀过很多人,现在警察说不定到处都在抓我,你还救我?”歌德道。

    慧明大师依然笑道:“可是,那又如何呢?我总不能见死不救。”

    “那你现在有什么感想。”

    “我很开心,因为我救了人。”

    “但你救的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人。”歌德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不喜欢慧明现在这样的反应,这让他总是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这又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很没有道理,但他的确就是这样的感觉。

    “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是人。”慧明大师道:“更何况,世间一切,皆有因果,有因才有果,有因必有果,你若不杀人,也不会有人杀你,那你身上何至于会有这么重的伤,这就是报应,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报应,我便该救你。”

    歌德无言以对。

    慧明大师转身走出禅房,到了门口的时候,歌德突然又叫住他。

    “我可以住在这里吗?”

    “当然可以。”

    “你会去告发我吗?”

    “不会。”

    说完,慧明大师走回到院子里,继续清扫院中的落叶。

    此时有风,先前已经扫干净的院子,现在又是落叶一片。

    但慧明大师似乎一点也没有发现,又或是他根本不在意,他又开始从头扫起。

    扫帚不断的碰着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风渐渐大了一些,像是很快便有台风将要袭来,发出呜呜的声音。

    树叶再次落下,又将院内铺满。

    慧明大师抬起头,看了看天。

    “要下雨了!”

    站在屋檐下看了他很久的歌德此时开口道:“我很好奇,你就是传说中的得道高僧吗?”

    慧明大师笑了,看着歌德开口道:“我可不是高僧,我修的是野孤禅,又哪里会那么容易得道,不过,我倒是对相术有几分研究,你最好还是回去。”

    “回去?我回哪里去?”歌德冷笑。

    “从哪里来,喻回哪里去。”

    慧明大师道:“因为你面含凶煞,如果不走,可能会有杀身之祸啊!”

    歌德突然有些暴虐起来,眯起眼睛道:“你会算命?”

    “不敢,会一点。”慧明大师道:“人的命,又如何能看得清,大千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变化,谁能看得清呢?”

    “那你怕死吗?”

    “我当然怕死。”

    “那你就不是得道高僧。”

    “我说了,我只是个野和尚。”

    “你算算看,今天你会死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歌德的脸上有了浓浓的杀气。

    慧明大师依然含笑,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让他真正生气,又或是害怕。

    “我自然是不会死的,但如果你朝我动手,你就活不过一月,如果你好好养伤,三个月,伤便可以痊愈。”

    “可是我没有安全感。”歌德慢慢的走进慧明大师,一挥手,一把尖刀便出现在他手上。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复杂,还有警惕,道:“所以,我想杀了你,这样,我就会感到安全。”

    “念由心生,心静自然安,这又是何苦呢!”慧明大师叹了一口气。

    “你也怕了。”歌德松了一口气:“所以,我现在确认,你真的不是得道高僧,因为你也怕死。”

    慧明大师朝歌德笑了笑,摇摇头:“看来你是不会听我劝了,那就随你吧!”

    歌德不再说话,陡然一刀,刺向慧明大师的胸口。

    慧明大师没有丝毫躲闪的打算,他站在那里,一脸怜悯的看着歌德。

    歌德的心里突然砰砰直跳,总觉得对方的反应太过平静,这让他的心里更加不平静。

    但事已至此,他不准备放手,于是,手上的速度更增了几分。

    尖刀终于抵在慧明大师的胸口,但也仅仅如此,歌德的脸色变了,变得有些苍白,因为他发现,不管他如何用力,刀尖虽然抵在慧明的胸口,却丝毫刺不进去。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去吧!”

    大师轻声说了一句话。

    咔嚓一声。

    刀尖断裂,却连大师的衣服也没有刺破。

    慧明大师转身走向禅房,再不看歌德一眼。

    歌德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他的心里充满了恐惧,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他看着慧明大师的背影,久久没有动弹。

    时间慢慢的过去,红日渐渐的被乌云遮住,天色暗了下来,狂风呼啸,似乎转眼间便要倾盆大雨。

    枯叶纷飞,其中一片,正好落在歌德的脸上,把他惊醒。

    慧明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屋檐下,看着歌德道:“要躲雨吗?”

    歌德像是见了鬼一般,啊的一声大叫,突然间拔退便跑,飞快的消失在山门口。

    ……

    浮町机场附近的一处私人住宅。

    门外被数十名东洋特战兵重重包围,其中还杂夹着不少身着便装的男人,这些人是嫡属于国家安全局的精英。

    长谷太郎从车上下来,脸色出奇的难看,他带着长原费四一起走进屋里。

    屋子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大厅的墙壁上,却被人用鲜血画了一个醒目的图案。

    一支利箭,穿透了一轮红日。

    “长虹贯日!”

    长原费四脸咬牙切齿的道。

    长谷太郎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从一名手下那里夺过一把枪,对着墙壁就是一轮扫射,直到把墙壁打成筛子,这才停下来。

    “我们来迟了一步!”长原费四道。

    长谷太郎沉默不语。

    “要不要到机场去拦住他们?”

    长谷太郎依然没有说话。

    “或者火车站,汽车站,都去看看?”

    长谷太郎突然心里一动,道:“我们上当了!”

    长原费四一愣:“长谷君,什么意思?”

    “他们会从海上逃走!”长谷太郎有些着急的道:“原来,他们这是和我玩的一出声东击西,故意把我们的人都吸引到这里,然后再突然杀个回马枪,这些华夏人,果然个个都阴险狡诈!”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把机场和车站的人撤出来,然后去渔村和码头?”长原费四道。

    “不!”

    长谷太郎举手道:“虽然他们大半会从海上出逃,但万一他们真从机场逃走呢?要知道,华夏人最讲究的就是真亦假时假亦真,所以,机场和车站的人不动,我要向军部申请援助,一定要在公海之前,把他们抓获归案!”

    而此时,赵兵等人已经坐上了一艘渔轮。

    船舱中,赵兵检查完大家的伤,眉头紧紧皱起,他问一边的莫小天:“还有多久能到公海?”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莫小天回答道。

    “注意警戒,最后关头,切不可以麻痹大意,我想他们很快就会反应过来,所以我们的行动,一定要快。”赵兵提醒道。

    莫小天答应一声,去舱外观察。

    刀狼也皱眉道:“听说海上会有他们的炮艇进行巡逻,希望我们的运气可以一直好下去,能快点到公海。”

    “希望如此吧。”赵兵叹道。

    此次东洋之行,可谓是损失惨重,但东洋方面的损失更加严重。

    只是赵兵心情却很沉重。

    想想来东洋之前,那么多兄弟都拥跃要参战,现在这其中不少人,连尸体都留在了东洋,一想到这些,赵兵就觉得很难过。

    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非要灭忍族,他们就不会死了吧?

    可自己发过誓,一定要灭了忍族,而且长远的看,这也能保国内几十年的安宁。

    不得不说,这些忍者还是很可怕的。

    不是每一个人都像赵兵这么变态,若是真有忍者时不时的来华夏国捣乱,还真会引出什么大乱子。

    似乎看出赵兵在想些什么,刀狼安慰道:“别难过了,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胜利的一方。”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把你们安全的带回去。”赵兵吸了一口气,郑重的道。

    莫小天突然冲了进来。

    “不好了,前面有东洋炮艇,而且他们正向我们逼过来。”

    赵兵咬着嘴唇,一时有些犹豫。

    “兵哥,你赶紧拿个主意吧!”莫小天有些着急。

    外面已经响起了炮艇上的东洋水兵的问询声。

    “要不,把他们引过来,干掉他们?”赵兵对刀狼道。

    “干掉他们容易,可他们会过来吗?”刀狼皱眉。

    “我有办法。”小林道:“我会东洋语。”

    赵兵眼前一亮,点头道:“好,那就把他们引过来!”

    接着,小林也不出舱,在船舱和对方叽哩呱啦的说了几句,终于,那边的几名水兵,都开始登船。

    一共五名水兵,刚刚进入船舱,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被赵兵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格杀。

    “走,大家全都上炮艇,加足马力,撤!”赵兵下命令。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