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终极战兵最新章节 > 终极战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6章:李婷的恶梦(第1更)

第466章:李婷的恶梦(第1更)

作品:终极战兵 作者:流氓鱼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姚成林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许多,却不像刚才那样大声,反而是语速缓和,轻声道:“我也年轻过,但我们年轻那会儿,虽然也有冲动,但绝对不至于像你现在这样,你不是故意的吧?”

    王若飞心里一震,皱眉道:“不是。”

    “如果你真是故意的,那这一招棋就太险了一点。”姚成林道:“而且你现在真的还很年轻,你不要试图代别人发声,自大选以来,这才多长的时间,有多少老虎苍蝇被打,这其中不少就来自咱们军队内部,我想你也清楚,这其中有一部分人,真的就和你们家没有一点交情吗?”

    王若飞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道:“我觉得这是对的,这些人,都该打。”

    “我也觉得这很对。”姚成林知道王若飞在顾左右而言他,可他并不准备就此罢休,继续道:“其实我是真心为了你好,这个圈子,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复杂,就拿老虎这事来说,有没有关系,关系有多深,这些都是上面的人一句话,想拿你的时候,你什么事情都瞒不住……既然你都在我这里呆了这么久了,那就好好呆着吧,再忍忍,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很快,你就会拔得乌云见青天了!”

    王若飞有些不解,问:“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长⊕~风⊕~文⊕~    “前几天,我去过燕京。”

    姚成林看了王若飞一眼,道:“正好,我去见过你家老爷子,所以,多多少少,我还是知道他心中的一些想法,你应该很庆幸,你有一个好爷爷,这的确是你最大的幸运,老人家一生也很不容易!”

    王若飞沉默不语。

    “所以,以后做事,真的要三思而后行。”

    姚成林总结道:“比如这次的事情,就算你知道我会帮你扛着,但事情闹大了,谁都扛不起,弄不好,我都要被你害死。”

    王若飞背心有些流汗,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胆子好像真的太大了一些,他有些歉意的道:“对不起,姚叔叔,我是太任性了一点。”

    这次他没叫司令,可一声叔叔,却是真的让姚成林心情变得复杂。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忍不住道:“这些客套话也就不说了,谁都年轻过,年轻的时候做些疯狂的事情,也没有什么错,至少我现在就很后悔,年轻那会儿没有疯狂过……”

    王若飞觉得气氛很凝重,忍不住笑道:“姚叔叔有没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历史啊?”

    姚成林一愣,居然脸色一红,瞪了王若飞一眼:“滚,自己去紧闭室,关你三天紧闭!”

    “不会吧,这么严重?”王若飞苦声道:“能不能轻点?”

    “要不我去关自己几天?”姚成林愤愤的道:“回头你就等着挨训吧,反正我能做的已经做了,怎么去平息他们的怒火,你自己看着办,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个建议,听说你还藏了酒?要是主动上交出来,也许他们可以宽宏大量一回,我也能帮你说些好话。”

    王若飞脸色一变:“没有,绝对没有。”

    “真没有?”姚成林一挑眉:“那我就不管了。”

    “一瓶!”王若飞松口,苦笑道。

    “两件。”姚成林不动声色。

    “你抢劫啊,总共都只有几瓶。”

    “一件!”

    “两瓶,顶多了!”

    “一件!”姚成林坚持道。

    王若飞叹了一口气。

    “成交!”

    ……

    王若飞在天海做的事情,没有见报,网上也没有任何的报道。

    但在一定的圈子里,却是人尽皆知。

    比如燕京的公子哥,便都听到了王若飞在天海做的那种混账事。

    这的确是很混账的事情,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不能拉着自己的部队出去办事,至于说到演习,谁信?

    心里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嘴上,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王家老太爷护短,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就算他如今闲在家里,病在床上,可他依然是王老太爷。

    更何况,赵王两家的老太爷关系莫逆,两个老不死的,便能镇住许多人,更多的人做决定之前,也不得不考虑他们的感受。

    或许有很多人,都想要拿这件事情做点文章,特别是曾经被王若飞欺负过的那些人,更指望凭这件事情就把王若飞拉下马来。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没有任何人敢拿这件事情来操作,至于一些已经慢慢的忘了王家这个小霸王的那些人,此时才蓦然惊醒。

    原来,王若飞一直都在那里。

    而通过这件事情,更多的人才知道,王家一直都在那里。

    低调,不代表不存在。

    外人没有说三道四,并不意味着王家内部就没有什么声音。

    正好相反,外面世界的平静,与王家内部的沸腾,宛如是两个世界。

    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可笑,好在没有人敢真正大吵大闹,也没有人敢跑出去胡说八道,那丢的是王家的脸。

    许许多多的声音,慢慢的,便汇向了王老太爷的房间。

    王老太爷曾经指点将山,征战沙场多年,见惯了大风大浪,对这件事情,一直视若无睹,像是根本就不知道一般。

    于是,很多人便不敢再放肆,声音也渐渐的化去。

    谁也没曾想想,在王老太爷的房间,他正在和王家最重要的两个人谈话。

    对王家最重要的两个人,自然不包括王老太爷,也不包括王若飞,而是指第二代的王清泉,和第三代的王若羽。

    王家如今也算是枝繁叶茂,族亲极多,但王家的事情,每一代,都只有一个人可以作主。

    比如第一代的王老太爷,第二代的王清泉。

    第三代的话事人,原本是王若飞,但如今他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于是一切便是王若羽来作主。

    王若羽注定是赵家的人,早早晚晚的事情,按理说,他来做王家的代言人,是有些说不过去的,可王老太爷做事,一向不按掌理出牌,却又饱含深意,更何况王若羽一直的表现,都无可挑剔,自然没有人会站出来说什么。

    王家,不是哪一个人的王家,就如同王氏集团,也不是王清泉这一脉独有的,属于整个王家。

    但谁都知道,王清泉父子才是最合适掌舵的那个人,自然没有人敢说三道四。

    王老太爷身体愈加的不好,谁也不知道他哪一天便一口气回不上,便要一命归西。

    可他今天的精神却似乎很好,他看着王清泉,道:“最近的一些传言,你也听到了吧,你如何看待?”

    王清泉知道老太爷的意思,但他依然毫不犹豫的道:“六十分。”

    “哦,你觉得他的表现只能及格?”王老太爷不动声色,继续道:“是不是对他的要求太高了一点?”

    王清泉知道自己要是不解释一下,老太爷是不会罢休的,他当然心疼自己的儿子,但他知道,老太爷比他更心疼。

    这些年来,老太爷可是帮着为王若飞擦过无数次的屁股了。

    “已经有些魄力,知道笼络人心,但依然太年轻了一点,没有考虑到事情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若羽,你说呢?”老太爷朝王若羽问道。

    王若羽似乎早有准备,闻言道:“他还年轻,这件事情虽然做得有些鲁莽,但也还算是漂亮,给了许多人信心,同时也给许多人警告了。”

    “哈哈!”老太爷终于笑了起来:“说得不错,看来,当初我把他送到那边的决定是对的,已经知道借势,这对于我们王家来说,自然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但他能考虑到那么长远,倒也不错,今年的局势有些看不清楚,但只要我还没有死,他便可以继续疯狂,难道非要等我进了棺材,才让他放开手脚?那不好!人嘛,都有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可以犯错,更何况,这件事情本就是利弊各半,就看大家如何看了,不过现在看来,他们还知道我没死,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这就挺好,对了,这个姚成林这次也算是帮了我们,你们记在心里就是了。”

    王清泉眼中有一丝笑意。

    其实王若飞这次惹出的事情,本就不是什么坏事,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只是自己的儿子,他习惯不夸赞,可他心里,其实还是很欣慰的。

    因为那是他的儿子。

    ……

    水光清冷,淡淡的,柔柔的穿过窗户,落在房间,犹如给房间装饰了一片银光的光幕。

    李婷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细汗浸湿了她的秀发,让她看起来十分可怜,惹人怜惜。

    突然,李婷大叫了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双手紧紧的攥着被角,将自己挤在床头,一脸的惊惧,喘着粗气,她的神情有些慌张。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平静下来。

    下床倒了一杯水喝下,她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

    此时已经是深夜三点,繁华的天海城,似乎终于停止了白天的喧嚣,开始变得安静起来。

    有雾气弥漫在空气中,将远处的高楼罩上了一层白纱,若隐若现。

    她新搬了家,隔壁住着一对老年夫妇,没有再吵到她半夜睡不着觉。

    可她却频频失眠。

    与前几个夜晚一样,她又被恶梦惊醒。

    梦里的情形,她已经记不清楚,但最近所有的梦,都有一个共同点。

    在梦中,她居然梦到了马六,而且马六似乎出了什么事情,她总是想不起梦里的一切,却有一种直觉,马六出事了。

    她站在窗前,显得十分的柔弱,与平时那个高冷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活了二十多年,她除了读大学那会儿恋爱过,还没有真正谈过朋友,她并不觉得自己真的就是马六的女朋友,尽管她对马六是如此说。

    可她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思念一个人。

    是的,她有些想念马六。

    似乎有马六在的时候,她总能感觉到温暧,虽然后者有些憨呆,却给她带来了别样的安全感。

    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他?

    她苦笑起来,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根本就无法说服自己。

    这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马六高大帅气,不年少多金,不体贴如微,他甚至都不知道如何与异性-聊天,他是那么的呆,那么的傻。

    这和李婷曾经和现在的择偶标准都相差太大,可她又无法解释这一切。

    为什么自己会想念他呢?

    难道这真的不是什么好的预兆吗?

    她突然有些慌张起来,想到马六曾经说过的话,她早就猜到此行对马六而言,一定很凶险,可她无法劝阻……

    “梦,都是反的。”

    她轻声的,很坚决的对自己道。

    ……

    ...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