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终极战兵最新章节 > 终极战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85章:宫本三郎
    赵欣就是一个惹事精,人人都为之头疼,但有时候她乖巧起来,也会爱煞人。

    在她的一番甜言蜜语攻势之下,秦琳最终还是笑了起来。

    似乎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妹妹也不错呢……

    “那你就真是我妹妹了?”秦琳还是有些不放心。

    赵欣拍着胸脯道:“当然是,你以为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

    “以后没事的时候,你要陪我。”赵欣很认真的道。

    秦琳一愣:“就这事儿?”

    “哥哥以前什么事都顺着我,我干什么事儿他都陪着我,后来她去当兵了,就没有人陪我了,这么多年,其实我也挺无聊的。”赵欣叹了一口气,有些小委屈。

    她用的是无聊这个词,没有用寂寞,可她是真的很寂寞,很孤单……

    秦琳的身世与赵欣有几分相似,很能明白赵欣的感受,于是,她很认真的点头:“好吧,我陪你就是了,但你不能老干今天这种事儿。”

    “那不行,哥哥了,坏人都是需要被教训的,多教训一个坏人,就是多积一份善德。”赵欣嚷道。

    秦琳无奈,道:“好吧,那不能过分,更不能欺负好人。”

    “那是当然,我每次欺负的人,都不是好人。”赵欣嘻嘻笑道:“过几天,我让哥哥带我们去吃霸王餐,可好玩了……”

    ……

    ……

    离湖泊不远处,有一座山。

    山不太高,却很险峻,在天海市,尤为少见。

    这座山没有名字,却很有名气,因为它是赵家的私人领地。

    当年赵四海花重金购来这一座山,平常那些周末喜欢登山郊游的人,便再也没有机会上去。

    这山原本是一座荒山,山梦-岛燃,插进香炉,将纸钱则烧在瓷盆中,他蹲在树下,默默的做这一切。

    赵惜水和赵四海站在一边,两人面色戚然。

    “你母亲生前最爱桂花树,也最爱种花,我记得她当年过,她希望自己能被埋在一棵桂花树下,周围有大片的鲜花……”赵四海沉声道:“我满足她的愿望,将来我若死了,你也将我埋在另外一棵树下,这也算是我的心愿……”

    赵兵眼眶红红的,却没有眼泪流下来,她神情呆滞,许多儿时的回忆渐渐涌进脑海。

    画片定格在这一刻,四周很安静,偶尔有山风吹来,带起阵阵凉意。

    燕京前几天才下过一场很奇怪的雪,但今天放晴了,下午的时候,这天时虽然在恢复平时的炎热,但现在还是有些凉。

    有风吹拂院门,院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大概有四十多岁,身穿一袭麻布长袍,像是r本国的和服,身后背着一把长剑,看起来不似现代人,倒像是古代的剑客。

    男人长得很普通,有着一张很大众的脸,但站在人群中,你却一眼便可看见他,而且让人无法忽视掉他的存在。

    因为他身上有一股气质,锋利如同出鞘的利剑。

    他神情淡然的走进院子,然后看了赵兵和赵惜水一眼,最终却将视线留在赵四海的脸上。

    “你找谁?”赵惜水问。

    男人没有看她,依然盯着赵四海,然后鞠躬行礼道:“宫本山藏次子宫本三郎前来拜访赵先生。”

    赵四海只看了这男人一眼,便再没有看到,此时听到他的介绍,终于拿正眼看了他一眼,道:“你是宫本山藏的后人?”

    宫本三郎点头,道:“是的,当年,先生远赴东洋,连斩东洋剑道二十七剑师,父亲闻讯,破关而出,与先生激战,终因力竭而败,先生走后,先父便剖腹自尽,三郎年幼,乏力回天,遂弃文从武,二十年来,不论寒暑,精修剑道,前些日子,终觉有所成,于是前来拜访,望赐教!”

    “你们东洋剑道,尽是些土狗瓦鸡之辈,你父亲倒有些气节,没想到一场战败,居然会剖腹自尽,让人无法理解,胜负,真有那么重要吗?”赵四海摇头叹道:“当年我惜他是个人才,又有气节,这才剑下留情,早知道他要自杀,还不如一剑结果了他,倒免得这么多麻烦。”

    “我视赵先生为当世有数高人,不想先生却如此辱及先父,更是将我东洋剑道如此辱骂,三郎心中愤慨,我改变主意,想要与先生决斗,以洗去先父的耻辱!”宫本三郎脸色顿变,杀气立生,他躬身行礼,然后从背后取下长剑。

    他这把剑,剑身四尺有余,剑柄超过一尺,很明显是东洋剑,左手握鞘,右手拔剑,遥遥指向赵四海。

    “请赵先生赐教。”

    赵四海哑然失笑:“你要与我决斗?”

    “是的,不计生死,若败,死而无撼,若胜,也一定斩先生于剑下。”宫本三郎道。

    “那若我不骂你父亲,你就不与我决斗了?”

    宫本三郎一愣,道:“此番前来华夏,便为赵先生而来,怎可不战?”

    “那你前面那些话,岂不是放屁。”赵四海骂道:“像你这种虚伪之徒,我不会和你动手,我早不问江湖中事多年,你请回吧!”

    宫本三郎的怒火已经无法遏制,他盯着赵四海,道:“堂堂华夏修罗,难道还畏惧我这后辈的请战?难道真如传言所,你已经坠落红尘,再也没有当年的勇武?”

    赵四海突然笑了起来:“不管你怎么,我都不会和你动手,原因很简单,和你动手,等于是自降身份,得再简单和直白一点吧,你不配我出手!”

    “如果我非要动手呢?”宫本三郎握剑的手指开始泛白,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赵四海这句话有几分道理。

    修罗成名之时,他不过是十多岁的少年,论起辈份,他的确是差得很远,与他动手,自然是失了身份。

    可问题是,他这次来华夏,就是为了一雪前耻,要替先父争取胜利……他怎么可以放弃。

    于是,他开始逼迫。

    “如果我不动手,你还能真的一剑杀了我?要是这样,你就一剑杀了我。”赵四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东洋人,虽然内心很虚伪,但却最爱面子,特别是你这种自诩为武士的人,更不会这样做。”

    “好,我不向你动手。”宫本三郎想了想,道:“我会等你主动向我动手的。”

    赵四海还没话,宫本三郎却突然一甩右手,剑鞘划作流星,砸向桂花树。

    桂花混着一些碎枝纷纷落下,如下了一场花雨,飘着香味。

    赵四海的脸色变得铁青,嘴唇有些哆嗦,咬牙喷出一句话:“你这是在寻死!”

    “既然你要替你父亲而战,那好,我来与你一战!”

    赵兵纵身而起,手起,抄起剑鞘,重新落地,一步便跃到宫本三郎的面前。

    “你?”宫本三郎冷笑道:“你不配,我的对手是赵先生。”

    若是平时,有人如此对赵兵话,他一定会笑着打到对方服气为止,但他今天没有笑,他也不准备打到对方服气,他想杀人。

    桂花树下,埋着赵兵的亲人,而如今,树枝折断,桂花飘落一地,让亲人如何安息?

    “他是我父亲。”赵兵轮起剑鞘,冷漠的道:“出招吧!”

    修罗的儿子,自然也不会是弱者,宫本三郎终于开始正视赵兵,他退后几步,道:“你不用剑?”

    “杀你,还用不着剑。”赵兵漠然道:“华夏国有一句谚语,叫杀鸡焉用牛刀,今天,我就让你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宫本三郎脸色变得很难看,道:“好,我不与你废话,杀了小的,老的自然便会出手!”

    完,他双手举剑,碎步朝赵兵奔去。

    一动手,宫本三郎的气势节节攀升,一股有去无回的决然,赫然而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