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埋伏
    自从玉州各派几乎不约而同的派遣门下修士前往瑜城的时候,围绕着整个撼天峰便成了一片鱼龙混杂之地。

    在杨君山、颜沁曦和宁斌等人来到瑜城的时候,因为有人暗中散布杨君山与宁斌分别是撼天宗内门弟子和真传弟子消息的缘故,使得他们这一群人从一开始便受到了撼天峰下各方势力的注意。

    当杨君山等人选择从废墟西侧树林出突入禁断大阵当中之后,还曾受到不少人的嘲笑,居然选择禁断大阵最艰难的位置闯阵,这明显就是对于阵法一窍不通之人才会干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各方势力暗中对于杨君山这一队的注意也就淡了,等候在树林之外的各方势力的眼线也撤掉了不少。

    然而接连数月的时间过去,杨君山这一队人马却是一直不曾从树林当中出现,这可就又有些不对了。

    要知道禁断大阵之中,在进入下一重光幕之前,谁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禁制残阵,谁也不敢说自己的身上便带全了破解各种禁制光幕所需的物资,有的时候往往在推算出破阵的方式之后,却因为缺少必要的灵材,而不得不先行退出大阵,着手筹备齐全之后再行入阵。

    就算是此番对撼天峰废墟探索公认最强的势力,以赢泪殇为首的玉剑门弟子与东方珠为首的玉霄派弟子联合,在闯入禁断大阵之后也曾有两次出入休整,这颜沁曦组织的杂牌队伍又凭什么能够坚持到现在,总不可能他们一直在禁断大阵势如破竹,早已经深入到了撼天峰废墟的内部区域了吧?

    呵呵,这可真是个笑话,赢泪殇和东方珠集合两大宗门修士近四十人,武人境后期修士占据了三分之二,如此实力也不过在第六重光幕的基础上再次打通了两重光幕。

    饶是如此,在两派联合打通第八重光幕的时候,还引发了小范围的禁制反噬,赢泪殇和东方珠甚至没来得及将第八重光幕之后的宝物尽数拿走,便不得不先行撤离了第八重光幕,为此,两派修士各自付出了三四名修士死伤的代价。

    那颜沁曦一行才多少人,还不是潭玺派的精英子弟,能与玉霄派和玉剑门两派联合相比吗?

    可既然不能相比,那么他们一行人在禁断大阵之中数月不曾出现便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尽数死在了里面。

    可这同样也说不通,要知道颜沁曦可是潭玺派的真传弟子,她的祖父乃是潭玺派第一高手,更是如今玉州修炼界最尖的修士之一,他的父亲在两个月前已经成功进阶真人境,也成为了最近玉州修炼界的风云人物之一。

    有着这样的靠山,颜沁曦一旦身死,潭玺派定然能够察觉,也必然会在潭玺派引起波澜,可事实却是直到现在,潭玺派的精力仍旧放在对玺郡其他三派的分化打压上,而潭玺派的修士仍旧不曾在撼天峰附近出现过,也就是说颜沁曦并未身死。

    这样一来,瑜城附近的各方势力对于颜沁曦等人在禁断大阵当中的遭遇便越发的感兴趣了,而最近一段时间,树林周围各方势力的眼线又重新多了起来。

    杨君山等人自然不知道这一段时间禁断大阵之外的局势变幻,不过因为杨君山的谨慎,众人都选择留在大阵之中休整一段时间,待得众人都恢复了各自最好的巅峰状态,这才沿着原路一路下山。

    深入到树林之中的禁断大阵在数月之后终于如同水纹一般波动了起来,潜伏在树林周围的眼线在察觉到出现在树林当中的灵力波动之后,第一时间将各自手中的传讯符箓放出,远远看出,就如同被惊飞的鸟儿一般,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杨君山第一个从大阵之中走出,紧跟在他身后,颜忠、宁斌、颜沁曦等人一一出现,而鲁敬与宁清两位阵法师却是跟在最后。

    “这树林里太静了,怎么连一只鸟儿都没有?”连想来大大咧咧的颜沁曦都察觉到了不妥。

    而杨君山与颜忠两个在踏出禁断大阵的第一时间便已经做好了准备,宁斌闻言则苦笑一声,道:“准备应战吧,这一次怕是不太好过。”

    “放心,”杨君山自顾自的做着准备,说道:“只要不是来到撼天峰的所有势力都联合起来,以我等实力,没人能够奈何得了我们!”

    众人想及之前在禁断大阵之中的收获,不由的各自心安,如颜沁曦这般,神色间甚至隐隐有兴奋之意,对于接下来可能的遭遇仿佛露出了期待之色。

    一行人刚刚从树林之中走出,颜忠眉头一皱,道:“来了!”

    杨君山灵识不及颜忠,在颜忠发出警告的刹那,一道寒光已经从数十丈外一掠而过,直取杨君山双眉之间。

    “呵,是飞剑!”

    杨君山目光之中露出了惊讶之色,但却丝毫不见惊慌,单手朝着寒光袭来的方向从上到下一划,赫然是断山灵术!

    面对修炼界向来以强横的攻击力见长的剑术神通,杨君山在不使用法器相助的情况下,居然要以断山灵术针锋相对!

    “找死!”

    一声爆喝从数十丈之外传来,仿佛因为杨君山这种轻描淡写的应对态度一下子激怒了偷袭之人。

    然而半空之中“铮”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居然炸开,刺耳的声音如同钢刀在骨头上刮过一般,一溜火花在半空闪现。

    杨君山的断山灵术固然消弭,可那袭来的寒光同样被劈翻,光芒散落之后露出了一柄三尺青锋长剑。

    “这不可能!”

    先前那一道暴怒的声音一下子就变成了惊疑不定,一道欣长的身影从已从灌木之后跳出,脚下一点,人便已经与杨君山的距离拉近了二十丈。

    却见此人身材瘦削可双臂却是极长,浑身罩一件绿色长袍,却将容貌遮掩了起来,伸手一指凌空点出,那正在胡乱翻飞的飞剑顿时发出一阵清鸣,再次化为寒光,以更快的速度向着杨君山再次射来。

    “这次我来!”

    颜沁曦早就跃跃欲试,见状娇喝一声,手中的太白金刀一甩,一道匹练一般的金色光幕再次与寒光撞在一起。

    “叮叮当当”如同炒豆一般的爆鸣声响彻树林,一瞬间双方的法器不知道已经交击了数十甚至上百次,目光甚至已经无法捕捉到双方法器的痕迹,只能够看到地面上方圆三十丈范围内的灌木草丛瞬间断折一片。

    这一击双方赫然是平分秋色,然而偷袭之人乃是一个大圆满境界的修士,而颜沁曦却只不过是清气境的武人境后期修士罢了,双方的高下立判。

    而就在颜沁曦与对面驾驭飞剑之人展开激战的刹那,从树林之外不同的方向突然闪出十余道身影,每一道身影都有着武人境后期以上的实力,御使着手中的法器或者神通,纷纷向着杨君山一行人出手。

    杨君山“嘿”的一声冷笑,道:“诸位尽管放心出手便是!”

    却见他先是将手中一只铃铛抛在头,这铃铛发出一声脆响便涨大成一座五尺巨钟,杨君山伸手向着头的巨钟一指,道:“守山!”

    “咣”,一声轰鸣声从头传来,一片淡金色的光幕从巨钟上垂下,在众人身前形成了一片守护光幕,那十余道偷袭而来的神通、法器砸在光幕之上却纷纷被弹飞,而头的巨钟却在瞬间发出十余声巨响,可仍旧岿然不动。

    事实上在十余道神通、法器瞬间落在巨钟之上的时候,杨君山的脸色却是瞬间白了白,可随即九韧诀快速在体内流转,损耗的灵力马上便接济了上来。

    此时,颜沁曦等人因为不用担心自身守护问题,在那十余道神通袭来的时候,他们同样施展神通、法器瞬间反击了回去,这同样出乎了埋伏偷袭者的意料之外。

    十余名偷袭者猝不及防,急切间纷纷出手抵挡,当即有三人便被颜忠、宁河与巫硕击伤吐血,还有五六人也显得狼狈无比,原本好好的一场伏杀却变得被动无比。

    杨君山见状脸上轻蔑之色一闪,手托山君玺凌空而起,在守山神通之外再次垂下一片元磁灵光。

    在以手山灵术驾驭上品法器飞鸿钟之后,杨君山居然再次祭起了半灵器山君玺,而且还看不到丝毫灵力不济的模样。

    偷袭之人的法器袭来之时却突然有一种失控的感觉,在法器的主人极力将法器掌控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击早已经被元磁灵光扭转的偏离了方向;而神通穿过元磁灵光,却凭空被元磁灵光刷得削弱了一层。

    那驾驭飞剑的蒙面修士越打越是心寒,双方接战不过数个回合,己方在占据了偷袭和人数优势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占据上风,反而先后伤了四个,更有一人被对方一个明显是资深大圆满修士的老者所杀。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凌空而立,头上居然能够同时驾驭两件上品法器而游刃有余的年轻修士。

    ——————————

    大伙儿实在太给力了,昨天睡秋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的脸是不会肿的,可今天便被大伙儿一通乱吻,这脸是被打得“啪啪啪”的肿啊,啥也不说了,努力码字中,为了四月最后的两个小时,也为了两个小时之后的五月,拼了。

    赫然发现有的童鞋手中居然还有本月的保底月票,还在等什么,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

    睡秋能不能第一次留在月票榜上就全靠大家了!!!冲!冲!冲!

    ps:这一哆嗦就是两个小时呢!!!

    <b></b>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