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田氏
    自从瑜城返回的路上,在两位大圆满修士的追杀下从容逃脱之后,杨君山的心态经历了这一次升华,对于自身的实力也有了相当清楚的认识。

    那熊满秋自持豪强出身,所传承之神通术法定然皆在杨君山这等乡野小修之上,哪里料到一上来便吃了一个大亏,硬接了杨君山的断山灵术,虽然以法器挡住了神通临身,可整个人便被撞飞了数丈。

    熊满江见势不妙,也顾不得指挥家族子弟突围,手中法器一旋,直袭杨君山脑后,逼迫他不得不先收手自保。

    嗡,一声轻震,一颗三寸见方的玺印悬在杨君山的头顶,元磁灵光的光幕如同波浪一般,一道随着一道向外扩展。

    熊满江就感觉驾驭的法器没有来的在半空一颤,差之毫厘的从杨君山的身侧滑过,待得他重将法器纳入掌控之后,法器已经冲出了元磁灵光的笼罩范围,而这一击自然也就落空了。

    熊满秋被杨君山劈飞之后,在半空之中好不容易将身形稳住,甚至来不及将击飞的法器重掌控,就见得十余丈之外的杨君山已经再次张弓搭箭瞄向了他。

    一种形的气机牢牢的将他锁住,熊满秋能够感觉自己的咽喉此时就如同针扎一般,一点寒光闪现,待得他定眼再瞧的时候,一柄灵光箭已经到得他身前三丈处。

    熊满秋倒也算是临危不乱,双手在胸前结出一道印诀,一团灵光化作光盾挡在身前,却是一道专用的守护神通法术。

    然而在熊满秋心胆俱裂的目光当中,那道光盾却是“咔嚓”一声碎裂开来,那点寒光速度不减,仍旧射向他的咽喉,可此时他却是避可避,只能闭目等死。

    可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嘡啷”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传来,熊满秋睁开双眼之时,正看到一支被击飞的青红色箭矢从眼前滑过,却原来是熊满江御使法器在间不容发之际救下了他的性命。

    杨君山遗憾的将蛇吻弓收了起来,刚刚射出的那支青红色的箭矢乃是欧阳旭林利用中品灵材青红钢以及一些其他的灵材专门炼制而成的箭矢,即便是刚刚被熊满江手中的中品法器击飞,本身却毫发损。

    可惜的是蛇吻弓的弓力太弱了,若是有一柄中上品的长弓支撑,这种箭矢在力爆发之下,甚至能够穿透中品法器的阻挡,而这种青红箭矢欧阳旭林当初也仅仅练成了三支而已。

    熊满秋死里逃生,连忙掌控法器护在身前,抬眼看去时,却见之前悬浮在杨君山头顶的那颗三寸小印化作翻天巨印向着他的头顶落下。

    杨君山仿佛从一开始便认定了熊满秋作为打击对象,论另外一侧的熊满江施展出何种手段应对,他只管将自己的神通法器向着熊满秋一人身上招呼,而且每一次出手似乎都超出了熊满秋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而这也往往逼迫着熊满江不得不放弃对于杨君山的夹攻,而出手解救熊满秋,或者两人合力抵挡杨君山的神通灵术。

    那巨印尚未落下,一层接着一层的元磁灵光压下,已经令熊满秋身负千斤重力,行走之时举步维艰,眼看着根本法躲过巨玺的镇压。

    熊满江见状,奈之下只得再次出手相助,同时心中也暗惊这巨玺的威力,在尚未落下的时候,居然已经能够将人束缚的从躲避。

    两人各自将手中法器祭起,于半空之中合力抵挡下落的山君玺,然而一阵“吱吱嘎嘎”的怪响传来,两人的脸色已经憋得通红,可头顶的巨玺仍旧不依不饶的落了下来。

    眼看两人就要在山君玺之下化作肉饼,熊满江突然厉喝一声道:“逃,不要管这两件法器了!”

    熊满秋仍旧在犹疑,一旁的熊满江突然身形急闪,一把抓住熊满秋的手笔,两人合力挣脱了元磁灵光的束缚,窜到了山君玺笼罩的范围之外,而后架起遁光一路向着西南方向逃遁,居然连矿场之中尚未突围的族人都不顾了。

    没有了两人的后力支撑,两件法器再难抵挡山君玺之威,轰然巨响之中,杨君山摇头叹息,晓得那两件法器恐怕又成了碎片了。

    狠狠的喘了一口气,山君玺作为半灵器,威力是足够强横了,可对于体内灵力的消耗同样令人语,再加上之前与两位同阶修士僵持角力,此时体内的灵力消耗其实颇为严重,额头甚至已经见汗。

    看来即便是他所修炼的《戊土灵诀》,号称土属性功诀灵力雄浑第一,想要轻松驾驭半灵器也很难做到。

    要尽想办法将《戊土宝诀》弄到手,否则每一次御使山君玺反而成了累赘,遇敌之时只能速战速决了。

    好在《戊土宝诀》在撼天宗并不如《覆土宝诀》那般受重视,想要搞到手应当比后者要容易一些。

    这个念头在他心头一闪而过,不过此时却不是思索这个的时候,可正当杨君山低头去看矿场当中的形势之时,却突然感到背后有恶意袭来,长久以来在生死搏杀之中形成的直觉让他在紧要关头做出了应对,从脚下的飞遁法器上纵身跳了下去。

    此时杨君山距离地面足有四五十丈高,从这么高的距离跳将下来,纵然杨君山的投身锻制的足够强横,恐怕也要身受重伤。

    而就在杨君山从飞遁法器之上掉落之后,一连窜的“噼啪”之声从仍旧在半空中的飞梭之上传来,将这件下品飞遁法器打得在半空之中胡乱翻滚,同时还有数之不尽的细微毫光从飞梭之上闪过。

    事实很明显,若是杨君山刚刚不从飞梭之上跳下来的话,恐怕那些细密的毫光就要尽数摄入他的身躯之中。

    而就在那些数之不尽的毫光尽数落空之后,一道遁光突然从西侧正在围剿熊家之人的修士当中升起,手中一道法器被祭起,直取半空之中的杨君山。

    武人境后期,赫然是一名一直隐藏自身修为的武人境后期的修士!

    而且这名武人境修士认定杨君山从四五十丈的高空跳落定然还有其他凭借,否则一旦着陆,巨大的冲击力纵然他肉身修炼的不弱于真人境修士,恐怕也要摔成重伤。

    然而杨君山此时的反应再次出乎了那名出手偷袭的武人境后期修士的预料之外,从高空掉落的杨君山速度越来越,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可他偏偏就是没有再施展出任何手段减缓掉落的速度,就是这般硬生生的砸向了地面。

    这家伙疯了吗?就算掉在地上不死也要重伤,到时候还不是任人宰割!

    偷袭者心头刚刚闪过这个念头,杨君山便已经摔落到了地面之上,而此时已经注意到矿场上空发生的剧变的修士顿时纷纷发出惊呼。

    然而事实再次出乎了众人的预料之外,预想之中肉身摔落在地面上的巨响并没有发生,甚至地面上都没有灰尘扬起,没有巨大的冲击力所形成的巨坑,甚至连掉落之人的身躯都看不到。

    杨君山在摔落地面的刹那,就那么不可思议的从地面上消失了!

    甚至因为这不可思议的变化,矿场之中正在交战的双方甚至一时间忘记了交手!

    “遁地灵术!”

    一道惊异之中似乎带着别样情绪的叫声突然传来,仿佛一下子解释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那名同样愣在半空当中的偷袭者也仿佛受到了提醒一般,马上就要转身飞遁离开。

    可紧跟着他便再次听到了地面上传来一声惊呼,低头看去时,却正看到先前没入地底消失不见的杨君山此时正站在了原地,双手张弓搭箭,青红色的箭矢遥遥指向半空之中的偷袭者。

    居然没有遁走,而是在原地!

    偷袭者心中一惊,杨君山每每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应对,使得他有一种事情完脱离他掌控的不妙感觉!

    弓弦震颤,一点寒光直射那在半空飞遁的偷袭者。

    那偷袭者驾驭法器于中途磕飞了射来的青红箭矢,可也就是在他驾驭法器伏身凝视那青红箭矢的一刹那,却见地面上杨君山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面铜镜,那氤氲的黄色光芒闪烁,身在半空的偷袭者只感觉灵识瞬间错乱,整个人在半空顿时摇摇欲坠。

    “小心!”一道与先前喝破遁地灵术的相同声音声嘶力竭的从远处传来!

    杨君山冷哼一声,目光之中闪过一道杀气,左手在丹田部位虚按,右手再次将山君玺一抛,三寸见方的玺印在半空之中化作庞然大物,在那偷袭者清醒过来的刹那,挟穷的元磁灵光以泰山压顶之势落下,半空之中一声临死前绝望的嚎叫戛然而止,只留下了袅袅的余音。

    山君玺重落入手中,缓缓转过身来,就看到远处正有数名武人境修士簇拥着一名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杨君山冷冷一笑,杀气凛然道:“荒沙镇田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