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嘉惠
    瑜郡的郡城同时也被称作瑜城,位于瑜郡的中心位置,同时也是整个玉州的中心,这里是一座因为撼宗而建立起来的巨型城市,在撼峰的山脚之下,这座城市伴随着撼宗走过了从它诞生以来的数岁月。

    杨君山此时随着一支在半途上遇到的商队来到这座沉淀了数千年历史底蕴的城市之前,不禁回想起了他近两个月以来在路途上的遭遇。

    两个月前,杨君山从西山村出发的时候,他将这一次前往郡城看作是一次旅行,一次增长见识的旅行,然而这个旅途的过程,却让杨君山颇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在除了梦瑜县之后,杨君山便加入了一只向北走的商队,而这支商队的目的地与杨君山也相同,都是瑜郡的郡城瑜城。

    而对于杨君山的加入,特别是在得知杨君山乃是一位武人境的修士之后,商队的掌柜给予了欢迎,一只武人境修士的加入,对于商队实力的提升是有着明显的帮助的,尽管杨君山看来,这支有着三位武人境修士坐镇的商队实力已经足够强了。

    然而在山林之间开辟的商道行走了不到两日,杨君山却在途中遇到了一名剃了光头,身着麻衣的修士赤着脚在路上行走,在商队的车队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此人甚至双手合十微微行礼。

    释族修士!

    杨君山一瞬间甚至有暴起杀人的念头,可终还是生生忍住了,而后便听得身旁突然传来了爆笑的声音。

    “哈哈,杨兄弟,莫慌莫慌,这些人是不会捣乱的,没见到这样的人吧?”

    商队的刘掌柜和另外两位武人境修士一脸好笑的望着杨君山脸上尚未消散的戒备之意。

    “这么刘掌柜和两位道友曾经见到过这样打扮之人了?“

    见得杨君山满脸的疑惑之色,刘掌柜解释道:“实话,老朽行商第一次见到这些人的时候也是充满了戒备,甚至差一点动起手来,在这荒山野林的道路当中,一个人这般行走在路途之上,很难不让人将他们与剪径的劫匪联系起来。”

    其他两位武人境修士也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像他们这种常年在野外行走的商队,对于路途中遇到的人往往都带着戒备和敌意,甚至仅仅靠着怀疑就能够出手置人于死地,这些都不算什么。

    前世的时候,杨君山在落魄的时候也曾跟着商队走过,对于里面的门道清楚的很,不过杨君山却是注意到了刘掌柜言语当中的“这些”,于是问道:“这些人难道很多吗,听掌柜的语气,似乎经常遇到这些人!”

    刘掌柜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几乎每一次在行商过程当中,都能在商道上遇到一两个,这些人很奇怪,从来都是单人独身行走,很少看到有两人以上结伴行走的,而且很多人还都是赤足,每一次见到都是满脸风尘的样子。”

    刘掌柜的话匣子打开,在尽之前从来就没有合拢的时候,接着道:“不过后来证明这些人的确是对商队没什么威胁,不过却不要以为他们没有威胁便能够肆意招惹,嘿嘿,这些人一个个可都不太好对付呢!”

    道不好对付的时候,刘掌柜的脸上闪过一道异色,似乎回想起了什么,看样子刘掌柜明显在这些释族修士的手底下吃过暗亏,否则也不可能对这些释族修士这般熟悉。

    不过刘掌柜的一句不好对付,也让杨君山突然想起了前世释族修士中的一个一种异类,那就是苦行僧!

    不同于其他释族修士广传教义发展信徒,利用信徒偿的供奉来囤积修炼资源,苦行僧则将苦难看做一种修行,一种意志的磨练,相比于其他释族修士以精妙的幻术营造的口吐莲花,地涌金莲的异象来骗取信徒的物资钱财,苦行僧显然令杨君山认同一些。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又想到了什么,向刘掌柜问道:“这些苦修士这般怪异,难道就不曾引起沿途各县镇势力的注意,撼宗就不曾来查看过这些人的底细?”

    刘掌柜愕然道:“这有什么好查看的,人家各有各的修炼方式,如同这种徒步远行的修炼方式,修炼界也不是没有,特别是对一些修炼有特殊锻体秘术之人,何况这种凭肉身的徒步行走对于修士的意志是一种磨练。”

    杨君山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什么,扭头看去时,这修士在商队完经过之后又重行走,不过与商队的距离却是越落越远,直到消失在后路的尽头。

    之后果然如刘掌柜所,他们在路途之中又遇到了两次徒步行走的苦修士,后一次遇到的时候,那名面容愁苦却看不清大概年龄的苦修士正在路边收敛几具已经被撕咬的不成人形的尸体。

    商队路过的时候,刘掌柜停了下来,叫了几个伙计与这苦修士一起挖坑将死者埋了。

    “哎,是被凶兽袭杀的,”刘掌柜叹了口气,道:“近几年的凶兽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聪明了,往日里许多独行的凶兽如今也学会了联合,这几年多有商队受袭,修士被杀的消息传来。”

    杨君山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萦绕在路边树林中尚未散去的妖气切切实实的告诉了他真正的凶兽是谁。

    “凶兽数量增多且这般频繁的袭击路上行人,难道就没有人感觉到奇怪吗?”杨君山压抑住心中的情绪,装作不解的问道。

    “一看杨兄弟你就是一个不曾出过远门之人,这荒山野林死个把人有什么奇怪的,也就是我们这些常年行商,来回奔波的商队才有所察觉,再则那些凶兽也只是在少有人烟的荒山旧道出没,但凡有人聚居的村落乡镇却从未有凶兽敢于靠近,难道要我们这些人深入山林去猎杀凶兽吗?”

    “那你们可以向撼宗汇报,查一查这些凶兽为何会变得这般聪明,为何会频繁袭击路人,这总可以吧?”

    “人家凭什么帮我们?”刘掌柜嘴角的嘲讽之意再也不加掩饰:“我们这些行商的命可不值那么多玉币,再凶兽毕竟还是凶兽,再聪明也变不成人,要是形成了兽潮,反而省得跑进荒山野岭四处找寻了!”

    杨君山现在又一股冲动在奔涌,他很想大声告诉刘掌柜,凶兽不是凶兽,而是已经渐渐开了灵智的妖兽,而且当妖兽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当真能够化形成人的,只是到了那个时候,差的也是真人境的实力,那就不是灾难可以来形容的了。

    “好了,这些人的尸体已经埋好了,杨兄弟,我们也该上路了!”

    杨君山却是不曾回应,而是转身走到了那名正准备继续徒步前行的苦修士面前,双手同样合十,道:“阿弥陀佛,大师请了,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那苦行僧明显被杨君山的礼仪和言语给惊着了,那面上的愁苦之色似乎都消散了不少,连忙合十躬身回礼道:“阿弥陀佛,贫僧嘉惠见过施主,不敢当施主‘大师’称谓,不知施主可曾与贫僧同族有过接触,为何会如此熟悉我族礼仪?”

    杨君山笑了笑,道:“这个大师就不要管了,晚辈只是有疑问想要请教大师,敢问大师如何看待这凶兽噬人一事?”

    那叫嘉惠的释族修士微一沉吟,道:“万皆有灵,众生皆平等,人在猎杀凶兽,凶兽同样吃人,地万物因果循环莫过于此!”

    “呵呵,”杨君山的笑声中不清是嘲讽还是其他,只是拱了拱手,道:“受教了,大师咱们后会有期!”

    罢,杨君山转身上了商队的车马离开,只有那嘉惠僧站在原地远远的注视着杨君山所在的商队在视野当中消失之后,这才慢慢转身离开。

    而那嘉惠僧不知道的是,当杨君山回到车上之后,却见刘掌柜几人都拿极为奇异的目光看向他,使得杨君山感到极不自在。

    “三位,你们这是何意?”

    “那苦修士惯常不话,很多试图与他们接触之人都认为他们是聋哑之人,老朽当初也是巧合之下帮了一个苦修士的忙,那人才开口道谢与老夫了两句,也正是因为那次才对他们有所了解,”那刘掌柜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道:“你子居然一上来便能够和那苦修士套近乎,能耐啊?”

    商队另外一名韦姓武人境修士也道:“见你和那人行礼还有切口都极为熟练的模样,感情你子之前就和他们极熟,不厚道啊!”

    杨君山连忙赔罪,道:“三位莫要误会,这苦修士在下的确是第一次见到,不过倒是曾经见到过一些自称是释族之人,衣着装扮与那苦修士极为相似,不过那些人却能言善辩,常能蛊惑他人成为其信徒,然后从信徒之中收敛修炼所需的物资资源,这些人自称释族,又各自称自己为佛爷,于是便用了那释族之人的礼节与那苦修士相见,不想却是对了!”

    “哦,那些人是释族修士吗?”刘掌柜若有所思,却不知他的“那些人”是指路上遇到的苦修士,又或者是他也曾经见识到杨君山所言的那些传教的释族修士。

    在随着商队进入瑜城之后,杨君山便与刘掌柜等人分开了,花了几个玉币租了一辆代步傀儡,杨君山便向着撼宗设在瑜城的炼器坊走去。

    ————————

    这一章晚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