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尸体
    当熊希哲在熊希英与孙思的帮助下,花费了一个多时辰终于镇压了混乱的五行灵力,已经暴露在他们眼前的石窟当中却没有一丝的动静。

    孙思“咦”了一声,道:“莫不是他们还不曾过了那小溪阻碍?”

    转过脸去却见熊希哲的脸上不太好看,顿时晓得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分明还有一种更可能的结果,那就是人家已经收刮一空离开了。

    熊希英脸上同样不好看,冷声道:“先进去看看再说!”

    为了防止刘志飞与潭玺派那些人可能出现的偷袭,熊希英与孙思二人一前一后将熊希哲护住,三人小心翼翼的进去了石窟,果然就看到里面一片散乱,显然之前已经有人进来过,并将有用的东西收罗了去,剩下的都是些无用或者废弃的物品。

    “这是一座丹房啊!”不用孙思说,熊希英兄弟也能够看得出来这座石窟原本的用处。

    熊希哲将地上洒落的许多玉瓶、失去了灵力的灵草之类随手拿在手中查看,随即便扔掉了,道:“这些都是些无用的东西,这地下洞府不晓得封存了多少年,这些玉瓶里面的丹药,还有灵草之类都已经失效了,就是不晓得他们从这里找到了多少没失效的东西!”

    “别的东西不敢说,”熊希哲站在石窟的中央,看着脚下那一片明显与周围不同的地面,道:“有一座丹炉是肯定的了,看这片石板地面显然是被灵火烧灼的时日长久了,与其他地方明显不同,要是他们运气好的话,说不定那丹炉里面能找到一枚炼丹的灵火火种也说不定!”

    孙思面露可惜之色,道:“丹炉可是好东西,那玩意儿就算是个下品丹炉,也比中品法器值钱,而且看样子这丹炉个头不小,分量不轻,看样子还不像是那种炼丹师随身携带的小丹炉,而是宗门势力经常使用的大丹炉!”

    熊希英接着道:“要真是大丹炉的话,就不是单凭修士自身真元灵力所凝聚的灵火能够催动的了,就算是真人境修士也经不起那种灵力消耗,必须要有地火火源或者丹炉火种,看样子这洞府的主人原本用的是丹炉火种了!”

    孙思脸上贪婪之色一闪而逝,天狼门可比不得撼天宗那般富庶,无论是丹炉还是丹炉火种,对于他而言都是极为宝贵之物,更何况石窟之中可能还有其他的宝物,就这般被先前那一伙人前后脚收刮了去,他自然心有不甘。

    “应该走得还不算远,有希哲小兄弟在,我等应当还追的上!”

    熊希哲摇了摇头,张口道:“这里是阵法,不是寻常的追踪,在下又阵棋在手,自信能够压对方那位阵法师一头,可这阵法毕竟至少也是一位阵法大师的手笔,想要追在他们身后可不容易!”

    孙思笑道:“希哲小兄弟说的也是,就算是追上他们又能如何,对方与潭玺派联手,武人境后期修士有三位,我与希英兄联手也未有必胜把握,更何况对方还有其他人!”

    “那就把消息放出去,”熊希英脸色不知为何变得异常阴沉,道:“进入石林五行阵的虽然不多,可也不少,大圆满境界的修士在阵法中虽说只能如没头苍蝇一般乱转,可也自保有余,保不准就会有运气好的遇上他们,要是将刘志飞与潭玺派的人联手,并且大有收获的消息放出去,自然会有人去找他们麻烦!”

    孙思皱了皱眉头,道:“这里有阵法封锁,熊兄难道有办法在这阵法之中传递消息?”

    熊希哲“嘿嘿”一笑,道:“孙兄,你我都是各自宗门真传,又何必撇帚自珍,身上怎得会没有传讯符箓,更何况我们只是将消息在阵中传递,又不是打通这五行阵的屏障,不要告诉在下,这闯入阵中的那些个大圆满修士孙兄一个也不认识!”

    孙思干笑道:“彼此彼此,对于熊兄这般身份之人,想来玉州其他宗门的真传想来也都是久仰了的!”

    “不过,可对方有阵法师……”

    熊希哲冷声一笑,道:“我们不说谁知道,更何况那些人也不傻,看着对方一帮人也不会明火执仗的抢夺,肯定要借着阵法之力偷袭,就算是被那懂得阵法的小子现了又能如何,只要他们结了仇,胜负关我们什么事儿?”

    杨君山与刘志飞、颜沁曦等人分赃之后便离开了石窟,这其中也有刘志飞、张玥铭等人不愿与熊希英照面的缘故。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离开石窟,重新在杨君山的带领下在石林之中小心翼翼的探索之时,已经有数道匿名的传讯灵光从石窟方向升起,随着阵中五行灵力的流动开始在石林之中四处飘荡。

    五行之力此时已经在石林之中凝聚而成了淡淡的光带,不时的落在人的身上,顿时便感觉大体内一空,紧跟着体内灵力运转都开始晦涩起来。

    之前原本只有长孙星与颜沁曦两位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受不得五行之力的冲刷,不时的将灵光神通罩在身周镇压五行灵力。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除了这两人之外,其他人都不曾再用灵光神通护身,而事实上从石窟之中出来之后,周必成其实已经就有些坚持不住了,可见得张玥铭与杨君山这两个煞气修士都不曾以灵光神通护持己身,周必成一个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哪里拉的下老脸向二人求助,只能尽可能的鼓荡丹田积存灵力坚持。

    然而坚持到现在,这周必成可终于晓得自己是碰上妖孽了,无论是张玥铭还是杨君山,这两个人小子根本就不是以常人度量的家伙,自己这个清气修士这一次恐怕还真就被这两个煞气小子给比下去了。

    也还真就邪性,张玥铭也就罢了,毕竟是本宗难得一见的天才,早有传闻这位张师弟有着越级挑战武人境后期修士的实力,虽说真正感受到这位师弟体内灵力雄厚到如此程度还是感到吃惊,让周必成自己也颇有一种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可他妈杨君山这小子一个乡野村正之子又算怎么回事,自己堂堂撼天宗内门弟子,积累的底蕴居然还比不上这小子?

    事实上不仅仅是周必成,就连刘志飞与颜忠二人也察觉到了三人间这种似乎开始相互比拼的气氛,这两人同样感到吃惊,不过这份惊讶大部分都是冲着杨君山去的。

    然而相比于刘志飞的惊讶,颜忠的吃惊尤甚,周必成也就罢了,无论是张玥铭还是颜沁曦,都令颜忠心中感到震惊,无论是颜沁曦还是方玄笙,在潭玺派都可算得上是同龄修士当中顶尖的人物了。

    可拿来与张玥铭和杨君山相比,无论是修为还是底蕴,都明显的差了一筹,尤其是那个姓杨的阵法师小子,更是令人有些看不透。

    不过这些年轻后辈毕竟对他构不成太大威胁,真正让颜忠感到忌惮的还是刘志飞这位撼天宗的内门弟子,虽然如今在修为上自己还能够压他一头,可要是他没有看错的话,这刘志飞的修为此时恐怕已经到了进阶大圆满的瓶颈,而且这个瓶颈对于他而言似乎随时都能够打破,从而站在一个与他平起平坐的地位上,恐怕这也是当初那刘志飞敢于同潭玺派合作的真正理由。

    不过这家伙故意压抑自己的修为为的是什么,想要积蓄更雄厚的底蕴,还是想着扮猪吃老虎,在关键时刻出手暗算老夫?

    周必成终于顶不住了,脸上的苍白之色一闪而逝,“哈哈”一笑,道:“杨小兄弟,快给我来一道灵光,这五行灵光忒他娘的琢磨人了!”

    杨君山闻言一笑,伸手一道元磁灵光平定了紊乱的五行灵力,将周必成罩在其中,紧跟着又是一道灵光洒出,这一次却是将自己围了一个严实。

    周必成“嘿”的一笑,道:“怎么,也坚持不住了?”

    杨君山分明看到在自己用元磁灵光将自己护住的时候,张玥铭明显松了一口气,于是苦笑道:“在下凝聚煞气进阶第三重的时间本就短暂,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要不是周师兄谦让,在下也坚持不住了!”

    周必成晓得自家的本领,先前坚持不住的时候说的洒脱,可杨君山此时递过来一个台阶,他虽老脸一红,可也真不愿承认自己不如一个煞气修士的灵力积累,只是说了一声“你小子”,仿佛不跟他一般见识一样。

    众人又在阵中走的片刻,张玥铭也不再坚持,一面被弱化的极光盾凝聚而起,将身周紊乱的五行灵力镇压,抬头正好看到众人转过一根石柱之后,齐齐站住了脚。

    一具被抽干了血的尸体,面露恐惧之色仰面栽倒在地,看样子死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天狼门的装束!”颜沁曦见得眼前之人死的怪异,脸色不由有些白。

    刘志飞道:“这个人我见过,是从凌璋县那边来的,不过却不是天狼门的人,应当是那边的散修或者其他附属天狼门的小势力的人!”

    “让一个大圆满修士被抽干了血之后在恐惧之中死去,会是谁下的毒手?”

    周必成说话的音调都有些异样,这样的死法总是令人感到不舒服。

    两方的人各自拿目光看向刘志飞与颜忠,却见两人也是满脸的凝重,显然也并不知凶手是何人。

    只有杨君山想到了之前在风寒大阵中见到的那具被枭的冰尸,极力将心中的波动压抑下来,不在脸上表现出半分:绝对是有鬼族修士混了进来,而且是一位能够袭杀武人境第五重修士的鬼族修士!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