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九章 阵衣
    第一座阵法只是禁锢,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个白雾牢笼甚至还会自行消散,将禁锢在里面的修士放出来。

    第二座阵法却成了幻阵,在幻境之中,修士的无感尽皆被遮掩,然而却已经有了危机潜伏,除了杨君山遇到的阵余之地修士杀人夺宝之外,还有陷入幻阵的修士偶然相遇,却因为彼此形象大变,甚至变成了各自的仇人而相互厮杀。

    尽管如此,在杨君山看来,至少这两道阵法都没有主动害人的意图,显然是洞府的主人刻意为之,又或者这其中有着警告的意味在里面。

    不过接下来洞府当中又会遇到什么,如果是阵法的话,是否还会如同前面两座阵法那般温和?

    杨君山脚步一顿,就在他前面三丈之外,一具冰封的尸体正如同生人一般矗立在通道中央,甚至那被冰封之人脸上的表情都能够透过冰层清晰的表现出来,看上去栩栩如生,仿佛一旦身体表面冻结的冰层一旦化开,这人还能够复生一般。

    这也是令杨君山感到奇怪的缘故,洞穴之中并未有丝毫寒冷的感觉,而这具被冰封的尸体身周也并未有残余的灵力动荡,也就是说这具尸体之所以被冰封,并非是因为有人施展了冰封之类的神通法术。

    难道会是阵法的缘故?

    杨君山心中转着念头,人便要从这具冰尸跟前走过,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仿佛突然现了什么一般,猛地转过头来挥手朝着这具冰尸一扇。

    咕噜噜,那冰尸的脑袋顿时从颈上跌落在地,砸落了一地的冰屑,却让杨君山清晰的看到了脖颈上整齐平滑的断面。

    这人是先被人斩之后再被冰封!

    这具冰尸是站立在通道中央的,也就是说此人被斩断头颅之后,尸体甚至没有来得及倒下,而头颅也依旧安放在脖颈之上,之后再被冰封,直到杨君山在经过的时候这才现了异常,可见凶手出手之时的凌厉。

    不过这还不是真正令他感到凝重的地方,拥有在近距离范围内远同阶修士感知能力的灵识,杨君山正是在经过冰尸的时候,察觉到这具尸体身上缠绕着的淡淡的鬼族气息。

    这种气息极为淡薄,显然凶手似乎在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若非杨君山身边有着包鱼儿这样正宗的鬼族修士,并且从她那里得到过不少有关鬼族的消息,杨君山也未必能够察觉到异常。

    这洞府之中混入了鬼族修士!

    异族修士的出现似乎已经越的频繁和猖獗了,杨君山没来由的心头泛起了一种紧迫感。

    通道之中转过弯来,迎面便有一股微风拂过,杨君山心中突然一悸,体内戊土灵力勃,可随即就变了脸色,一层灵光随风而至,在他的周身上下结成了一件灵光衣衫,一下子将他体内的灵力禁锢。

    而就在这一层灵衣结成的刹那,又有一股流风吹至,杨君山正低头查看身上的这一层灵光结成的衣衫,就听得远处突然有人朝着他低声喝道:“小心!”

    杨君山神色一愕看,那一股流风已经吹拂在身上,杨君山顿时感觉身躯一下子仿佛被钢刀剐过,周身上下如同被剥了皮一般疼痛。

    “咦!”

    还是刚刚那一道声音,接着道:“没想到你的肉身锻冶的还算不错,这古怪的流风居然不曾伤得你!”

    身后进来的门户已经越的虚幻,即便是杨君山手持离镜照射,那进来的通道也渐渐的隐匿了起来。

    “这个古怪的大阵似乎是只能进不能出,既然进来了就只有一条路走下去,又或者你能够坚持走到阵余之地这里来!”

    那道声音继续解释道:“修士进入这里便会被这里的阵法套上一层阵衣,将修士的修为禁锢在体内,神通法术都无法使用,这里面有流风和寒潮,想要通过阵法就能够凭借肉身硬抗。”

    这个时候杨君山已经通过声音认出了说话之人,于是笑道:“不尽想在这里会遇到你!”

    那道声音也是笑道:“能在这里遇到阁下,在下却是觉得运气不错,这阵法诡异,阵余之地可以看清阵法中的一切,陷入阵中之人却只能寻找阵余之地的所在,而且那流风与寒潮已经夺取了不少道友的性命,请恕在下无力相助,不过凭借道友在肉身以及阵法上的造诣,找到阵余之地想来也不难。”

    杨君山笑了笑,道:“阁下能够指点流风与寒潮便已经感激不尽了!”

    杨君山虽然嘴上与人交流对答,可实际上一半儿的精力却放在了身上的这件阵衣身上,心中也对这位洞府主人在阵法上的造诣感到心折不已。

    杨君山接连步入三道阵法,虽然这三道阵法各自的威力有高下,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杨君山从来都是当阵法启动之后,才晓得自己已经陷入了阵法当中,从未在陷入阵法之前就现阵法的存在。

    这说明什么,说明洞府的主人完全有能力布下在不知不觉当中击杀类似于杨君山这等阵法师的阵法,说明洞府的主人在布阵之初有意降低了阵法的难度。

    就以这件阵衣而论,洞府主人既然能够在杨君山无可抵挡的情况下禁锢他的修为,自然也可以轻易的取他性命,如此说来,所谓的守护大阵,其实更像是洞府主人有意留下的用来考验后人的手段。

    就在杨君山专研身上的这件阵衣略有所得的时候,刚刚那道声音又提示道:“时间似乎差不多了,寒潮快要到了!”

    话音刚落,杨君山便感觉到身周气温大降,口中呼出的白汽不等飘散就变成了沙沙的白色霜粒掉落,眉毛上已经染了一层白霜,森寒之力透过阵衣直入肌肤内腑,要将杨君山整个人冰封。

    这个时候杨君山自然已经明显一开始在通道当中的那具尸体到底是如何被冰封,不是杨君山所不曾见识过的神通外力,而是阵法唤起的寒潮侵袭。

    杨君山自身的法力虽然被封,可他的灵识感知还在,寒潮之中蕴含的森寒之力在侵入肌肤之后,便试图冻结体内的血脉流转,失去了戊土灵力护身的杨君山只能以自身的肉身相抗。

    这个时候便是将杨君山数年锻冶肉身的成就展现出来的时候了,品质远在中品锻体术之上的八幅《山君图》,杨君山已经练成了卧虎图、虎踞图和虎跃图三幅;陈纪真人当初传授的几种中下品的锻体拳术也都苦练有加。

    下品炼皮肉,中品通筋骨,上品透脏髓,如今杨君山的肉身已经开始易筋锻骨,而肉身的强横也不仅仅意味着劲力的增强,还意味着磅礴的生机和强劲的防御力。

    在这一座风寒大阵的一处云台之上,张玥铭与几名撼天宗的修士正远远的观察着杨君山在阵中的举动,虽然因为阵法的影响,使得杨君山在阵中的情景看不真切,可张玥铭依旧看得极为专注。

    一名身材高壮的撼天宗修士见状笑道:“张师弟,你对这人的期望不要太高了,他区区一名煞气修士,虽然修为不错,但到底是乡村小修,岂能与我等宗门修士的底蕴相比,想来为了提升修为还不定借了多少外力手段,这肉身想要抗住寒潮和怪风的双重侵袭恐怕不易。”

    张玥铭笑了笑没有说话,站在他另外一边的一名神色萎靡的修士咳嗽了两声,苦笑道:“都是师兄我拖累了师弟,想来以师弟的实力,过得眼前这大阵也不是难事,到时候应当就能够追上宗门的那些个武人境后期的真传后补了!”

    高壮修士闻言神色略带着一丝不自然,但口中也道:“是啊是啊,张师弟,要不你还是先往前走吧,莫要管我和邱师兄了,在这阵余之地难道还有人敢图谋我等撼天宗修士不成?”

    那高壮修士说着目光扫向了阵余之地中的其他几名修士,这些人当中甚至有三名修士的修为都达到了武人境后期。

    而这几名修士在他的目光扫来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别处,不与他的目光对视,高壮修士顿时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那名似乎受伤的撼天宗修士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声的苦笑,但口中还是道:“高师兄说的不错,这位落霞真人布下的阵法似乎处处留有余地,大不了我与高师兄多等半天,待得明日洞府重开的时候,我们冲出去便是!”

    高壮修士闻言目光之中虽然闪过了一丝不满之色,但脸上还是大表同意,正要开口说话,却突然听得张玥铭指着阵中笑道:“快看,果然这阵中的风寒之力奈何不得他!”

    高壮修士乐得闭口不劝,放眼望去时,果然看到阵中的杨君山虽然只能够露出一个大概的轮廓,可这时居然顶着寒潮向前走开了。

    张玥铭一拍手,笑道:“两位师兄可晓得我为何一定要给他留一个人情么?因为他是一名阵法师,师弟想要带两位师兄闯过这风寒大阵与宗门诸位师兄汇合,到时候恐怕就要借助这位的力量了!”

    想不要这风寒大阵居然还有这般奇异的功效,杨君山心中惊疑不定的感知着肉身在寒潮侵袭当中的情况,这一次可算是意外之喜了。

    ——————————

    元旦快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