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戒严
    炼制阵棋就算不用大师级的炼器师,也必须要能够熟练炼制上品法器的炼器师老手才有把握,欧阳旭林虽说是炼器天才,可如今也没有炼制阵棋的把握。!ybdu!

    他晓得杨君山得到阵棋的心情,凭白得了人家赠送的阵棋传承却要让人家等上数年甚至十数年,欧阳旭林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于是便想到了距离突破炼器大师只剩下一步之遥的老师,一道炼制阵棋的传承已经足够他出手了。

    杨君山听得欧阳旭林讲了经过,有些奇怪的问道:“据我所知,我交给欧阳兄你的这道炼制阵棋的传承应当也是源于撼天宗才对,令师应当早已经掌握了阵棋的炼制方法吧?”

    欧阳旭林苦笑一声,道:“阵棋传承在撼天宗是只有炼器大师或者修为达到真人境的炼器师才有资格接触的,恩师如今尚未有资格得到阵棋的炼制传承。”

    杨君山闻言一愣,吃惊道:“欧阳兄难道没有表露自己名门子弟的身份吗?”

    欧阳旭林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既已打算脱离家族,自然不会再与欧阳家有任何瓜葛,在撼天宗我打算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以欧阳家瑜郡两大名门子弟的身份,只要进入撼天宗,至少也能拜在一位真人境修士的门下,如今他的老师既不是炼器大师,又没有资格得到阵棋的传承,那么便说明欧阳旭林的老师如今只是一位武人境的修士罢了。

    人各有志强求不得,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前世欧阳旭林成就“撼天三杰”的时候,便被人称之为大器晚成,未尝没有不借助家族之力的缘故,今世却因为杨君山的缘故,他不但提前成为炼器师,如今更是从杨君山手中得到了炼制阵棋这等复杂炼器术的传承,早早就在撼天宗崭露头角,只不过他的老师依旧如前世一般名不见经传。

    “如此,就摆脱令师与欧阳兄了,待会儿还要用在下制成的两套阵旗与那潭玺派的女修交换些炼制阵棋的灵材,到时候还请欧阳兄把关一二!”

    “那女子是潭玺派之人?杨兄从何得知?”欧阳旭林疑惑中带着一丝调侃,道:“莫不是如那女子所说一般,杨兄当真与她见过?”

    杨君山含糊道:“只是曾经远远的见过一次罢了,也并不太确定,阵棋炼制所需灵材种类繁多,到时候就麻烦欧阳兄了。”

    欧阳旭林笑道:“放心,责无旁贷!”

    此时在货栈的一处客室之中,见得上茶的侍者退去,方玄笙低声问道:“师妹怀疑刚刚那人是南轩沼泽遇到的那个浑身裹满泥巴之人?”

    颜沁曦将桌上的茶盖掀开看了看又盖上了,随口道:“你就不怕隔墙有耳?”

    方玄笙笑道:“你我都进了人家的客室害怕什么,再说就算有人存了害人的心思,恐怕师妹也能够全身而退吧?”

    颜沁曦点头道:“的确很像,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初在锦瑜县接应长孙家的族人时,所遇到的那人应当也是他,而且当时他便是以阵法助我等击退了天狼门修士的追杀!”

    方玄笙神色一振,道:“你能肯定?”

    颜沁曦嫣然一笑,道:“直觉,他的眼神很像,我能肯定,但没有证据!”

    方玄笙顿时泄气,不过他随即又想道:“你不会是想借着交换两套阵旗的机会把他也拉进来吧?”

    这一回却是轮到颜沁曦微微一愣,随即道:“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真要是有一位阵法师出手相助的话,那么这一次梦瑜县之行的把握必将大大增加。”

    杨君山并未第一时间与颜沁曦等人商谈交换阵法之事,其实是为了等另外一间客室之中正在与不少粮商谈判的杨田刚。

    见得数名粮商从客室之中满意离去,就连随同杨君山一道而来的徐三娘、石南生等几位武人境修士也是笑逐颜开之时,唯有杨田刚一人显得有些泄气,杨君山见状便已经知晓了缘故所在。

    “爹,灵谷的交易想来不错吧?”

    杨田刚勉强的笑了笑,但并不显得有多么兴奋,从年后到现在,灵谷的市价便是一路看涨,相比于去年同期,价格几乎增长了两倍,如此情况下,杨田刚依旧不开心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他想要通过灵谷交易来换取一件法器的打算并未实现。

    “是爹太想当然了,法器那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即便是用高出法器本身的价值去求购,人家也未必会同你交易!”

    当杨君山带着欧阳旭林进入客室的时候,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张清单,而颜沁曦与方玄笙则不动声色的看着清单上列出来的数十种中下品灵材。

    方玄笙首先不满道:“阁下难道不觉得太过分了些吗,就凭一套阵旗就能够换这么多钟灵材,怕是三套、四套灵阶战阵也不在话下了吧?”

    杨君山早有预料,不疾不徐的说道:“那么阁下能够将所有种类的灵材都准备齐全吗,更何况在下手中也不止一套不动如山的战阵。”

    颜沁曦若有所思道:“想来这张名单是阁下限定的用来交换阵旗的范围。”

    杨君山点头道:“正是如此,想要在下的不动如山阵,只要用这张清单中列举出来的灵材来交换就行。”

    接下来的讨价还价便轮到欧阳旭林上阵了,作为一位炼器师,再也没有人能够比他更为熟悉各种灵材的用途、性质、价值了,颜沁曦纵然聪慧伶俐,但在这上面还是逊色了欧阳旭林一筹,而欧阳旭林之所以这般卖力气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事关阵棋的炼制。

    要知道,在炼器师当中,能够炼制阵棋与从未炼制过阵棋的炼器师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一位炼制过阵棋的炼器师其地位直追那些能够炼制灵器的大师级炼器师,完全可以被称之为“准大师”。

    阵棋的炼制的难度是仅次于灵器的,事实上,能够炼制出阵棋的“准大师”,日后成就炼器大师的可能也要远远超过寻常的炼器师。

    欧阳旭林虽然还没有能力去炼制阵棋,但此番能够与老师联手炼制,也足够他在炼器一途上得到长足进步,对于炼制阵棋所需的灵材由不得他不上心。

    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的一番争夺,最终定下了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方案,而身为主人的杨君山却在一旁做了看客。

    在杨君山拿出了第二套完整的元磁灵光阵的战阵阵旗之后,颜沁曦看向杨君山的目光越发的深邃,而杨君山则泰然自若,不过颜沁曦二人此时身上也并未有足够用来交换的灵材,双方最终商定三日之后再行交换,不过杨君山却声明若是三日之内有人用法器来交换的话,这两套阵旗却是不会为他们保留的。

    “你还在想着交换法器的打算?”欧阳旭林道:“实在不行,你可以在凑足了灵材之后交给我,我抽时间为你炼制一件便是了,左右不过是下品法器,我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

    杨君山耸了耸肩,道:“那也不能总是麻烦你,我晓得你首先是撼天宗的炼器师,其次才能轮到你我之间的交情,要是因为我而使得你遭受宗门的斥责,岂不是陷我于不义?”

    欧阳旭林笑了笑没再多说,不过相比于杨君山对于法器的执着,杨田刚倒是很快便放了下来,大批量的灵谷以高价卖出之后,收货了大笔玉币的杨田刚开始在榷场购买大量的修炼资源。

    别看西山村的商队参加互市时浩浩荡荡数十辆的车队,可实际上都是些低阶的修炼物资,数辆大车的灵谷可能换来的只有一瓶灵阶的丹药,就算是法阶的丹药可不过就是能多换十几瓶罢了。

    数千斤经过大致提炼的磷光粉用来交换元磁精石也不过只能换来几百颗,此外还有一些村民所需的各种灵材、物资之类,零零总总下来,待得榷场关闭之后,西山村的商队返回时的规模起码要缩小五分之一。

    这三日当中,西山村上下虽然忙的脚不沾地,杨君山的这两套阵旗也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询价,可想要换取法器的愿望却是终究不曾实现,三日之后,颜沁曦与方玄笙再次前来,带来了足额的灵材,将这两套阵旗换走,从始至终,杨君山不曾向他们询问着两套阵旗的用途。

    而就在第四日上午,这一段时间在欧阳旭林的帮助下,在榷场当中把炼制阵棋所需的七七四十九种下品灵材收集了十之的时候,来自第三小队的传讯符将他重新召回了据点。

    回到据点之后,这才发现不仅是第三小队,连第五、第七小队的队员也尽数赶了回来。

    “出什么事情了?”

    见得队正刘志飞尚未出现,杨君山便向着消息最为灵通的庄广玉问道。

    庄广玉“嘿嘿”一笑,道:“边境怕是又要戒严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