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隐藏
    在整个玉州修炼界,刘志飞自认为身为撼天宗弟子,可以不必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看到刘志飞四人推开众人走上前来的时候,几个锦衣修士神色马上就是一变,要不是众目睽睽之下,杨君山估计这几个人马上就会认怂。、ybdu、

    杨君山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同刘志飞等人说了,刘志飞直接将下巴扬了起来,道:“看你们也像是瑜郡之人,怎么样,报个名号,大家认识一下吧?”

    那为首的锦衣修士神色再变,喏喏不敢多言,显然已经晓得了眼前几人的身份,可却依旧站在那里也不退走。

    刘志飞眉头微微皱起,冷声道:“怎么,几位显然的嚣张哪里去了,该不会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不晓得了吧?”

    那为首的锦衣修士目光闪烁,突然微微一怔,抬起头来目光虽然依旧不敢同刘志飞等人对视,口中语气却一下子强硬了起来,道:“我等出了一千玉币,他们只是出了三百玉币,这东西理应为我等所得。”

    刘志飞明显察觉到这几人身上有问题,目光当即便越过了眼前的这几人正要向着四周围观的人群当中看去,这几人在见到自己等人的一刹那神色慌张,显然晓得自己等人的身份,可却又在一瞬间变得有恃无恐起来,显然背后有人撑腰。

    原本以为不过是普通的买卖争持,现在看来显然没有那么简单,这分明是一次针对杨君山等人的事件,不过自己等人却是一头撞了进来,刘志飞不由有些后悔,先前应该在人群当中等一等,看清楚事情经过之后再进来的。

    不过这个念头在他脑中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这里毕竟是榷场,一半都是撼天宗的地盘,刘志飞不认为自己应该怕谁,不过心中却已经升起了警惕。

    这个时候杨君山也已经看出了事情不对,明显有人在背后算计他们,这件事情虽然窝火,可人家的道理却也未必说不通,毕竟人家出得玉币远远超过了他们。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自己也在纠结,对方显然并不晓得那陶罐中盛放的是煞浆,一千玉币的确不多,杨君山自然也能出得起,这一罐煞浆也远远不是一千玉币就能够衡量的。

    可关键是对方一开始打得注意明显只是向着恶心一下自己,若当真要和眼前之人竞价,那么明显就是在告知所有人这陶罐中的东西是宝贝,到那个时候,煞浆的秘密恐怕也就保不住了。

    不过到得现在,在场之人除了杨君山三人之外,所有人都以为这只陶罐本身是什么宝物,数十道神念不断的在陶罐周围徘徊,可却没有一人发现陶罐里面的煞浆。

    这倒是令杨君山重新觉得奇怪起来,总不会是所有人都不识得煞浆为何物吧?

    杨君山心下怀疑,因为先前他直接将陶罐拿在了手中查看,并未以灵识进行探查,这个时候心下狐疑,便也以灵识向着陶罐中查探。

    可这一探却令杨君山心中猛然一惊,探查的结果居然是陶罐之中盛放的居然是半罐泥浆,配合着陶罐本身斑驳的印记,像极了一个刚刚从地下挖出来的古董!

    这怎么可能,里面明明盛放的应当是大半罐煞浆才对,众目睽睽之下那行商也不可能使了障眼法。

    难不成这只陶罐也是一件宝贝?

    这个念头像一道亮光一般从他的脑子当中闪过,这一次他又重新将灵识放在了这只陶罐本身上来,这才察觉到几乎所有人的神念都在观察着这只陶罐,显然所有人都以为杨君山与那几个锦衣修士争夺的是这只陶罐本身,因此所有人都向明白这件陶罐到底是什么“宝物”。

    这当真是一件宝物吗?

    至少在杨君山的灵识观察当中,这只陶罐的表面虽然陈旧斑驳,可上面刻印的花纹却极为精美,而令人惊叹的是,这些花纹不仅仅只是装饰,同时还组成了一个简单的阵法,而这只陶罐本身又是一个阵盘。

    聚灵阵,类似的阵法杨君山不是没有见过,甚至他自己也掌握了两种品质并不太高的聚灵阵法,可要是将阵法缩小并刻印在这么一个半尺高陶罐上面,杨君山自忖现如今的自己还做不到,更何况还颇具匠心的将阵法符纹完美的融合到了陶罐的花纹装饰之中。

    其实在察觉到这些的时候,杨君山便已经晓得眼前的这一只看上去破烂像古董一般的罐子,单凭表面上刻印的那一副精致的阵图便已经值上千玉币了。

    更何况这只陶罐表面的阵法符纹还暗藏玄机,寻常修士根本无法从陶罐表面刻印的纹路当中察觉到聚灵阵符纹的存在;而那些个武人境修士竭尽灵识只能终于发现聚灵阵存在之后则以为自己已经发现了陶罐上的秘密;可身为阵法师的杨君山在发现聚灵阵之后,却是再次发现了一座隐藏的更深的精巧阵法的端倪!

    原本隐藏在花纹装饰之下的聚灵阵之中还融合进了一座更为精巧的阵法,这种方式在杨君山看来却是再熟悉不过,当初在长孙家的宝库当中发现的用来隐藏一些珍贵宝物的匿形阵与玉碎阵便是用几乎相同的方式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只不过这只陶罐上镶嵌的两道阵法更为精巧,隐藏的更身,融合的更为完美,阵法的品阶更是高于杨君山当初所看到过的匿形阵与玉碎阵的阵中阵。

    也正是因为隐藏在聚灵阵中的那一座精巧奥妙的小阵,将陶罐当中真正盛放的宝物给遮掩了起来,或者说是被幻化了,给所有以灵识探查之人一种错觉,仿佛里面的东西果真就是半罐子干涸的泥浆。

    杨君山心思电转,随即便不动声色。

    如今围观的众人虽然都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那个陶罐上面,但杨君山自信除了自己和拥有巫族秘术的九离,在场之人恐怕没人能够在不亲自接触陶罐的情况下察觉到里面的底细,除非在场众人当中有第二位阵法师存在!

    刘志飞这个时候在为杨君山出头,可杨君山自己这个时候却在神游天外,也不晓得刘志飞知晓之后会作何感想。

    只听刘志飞冷笑道:“一副外强中干的怂包,把背后给你们撑腰的人叫出来吧,不要在这里硬撑着了!”

    这个时候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在刘志飞等几个撼天宗内门弟子出现之后,这几个先前连满脸嚣张的锦衣修士便已经两股战战,冷汗直冒,可却一直强撑着不走,显然是背后有人撑腰。

    便在这个时候,一声冷笑从人群当中传了过来,道:“做买卖讲究个你情我愿,价高者得,双方虽然谈好了价钱,可并未进行交易,既然有出价更高的人,这买卖自然得重新做,阁下身为撼天宗内门弟子,这般询问算不算是仗势欺人呢?”

    刘志飞冷哼一声,道:“哪个藏头露尾的东西,可有胆量站出来?”

    人群立马分开,又有几个神色高傲的锦衣修士走了进来,为首一人身材魁梧,目光凌厉中透露着一丝狡诈,只听他冷笑道:“六师弟,我要是藏头露尾的东西,你又是什么?”

    不仅是刘志飞,便是周师兄、薛师弟以及那张玥铭见得此人也是脸色猛地一变,恭恭敬敬的向着那走来之人行了一礼,道:“见过熊师兄!”

    起身之后,刘志飞又将身旁的杨君山拉了拉,向着眼前之人介绍道:“这个是小杨,乃是边防修士,平日里分配在我的手下。”

    杨君山在听到两人恭敬的向着那青年行礼之时,他的心头便是猛地向下一沉,来人姓“熊”,又能够令刘志飞张玥铭等内门弟子都要恭恭敬敬称一声师兄的,来人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

    熊希英摆了摆手,瞥了一旁的杨君山三人一眼,随口道:“张师弟,几位师弟,都不要客气,为兄只是看不惯这三个人的行径罢了,那只陶罐上分明刻印了一道极为精致的阵法,整个陶罐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阵盘,若是落在一位阵法师手中,就算只是潜心专研陶罐上的那一道完整的阵法,这个陶罐本身也值一千玉币,这三个人却是欺那行商无知,三百玉币就想着将这只陶罐骗走,这才叫了几个人当下他们,以免这位行商上当受骗。”

    刘志飞小心翼翼道:“熊师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个小杨毕竟是我手下的人,我看就算了吧!”

    那位卖陶罐的行商在榷场往来的不少人围聚在一起的时候便已经慌了,恨不得现在就插一双翅膀离开这是非之地,这个时候陡然间听得熊希英所言,那最先求购的少年根本就是在诓他的时候,实际上还能挣更多玉币的时候,马上便转变了立场,先是向熊希英大声道谢,紧跟着又开始声讨杨君山等人为人奸诈云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