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汇聚
    “长孙兄不愧为是豪门后裔,这瑜郡虽说出身锦瑜县,但对于梦瑜县的事物居然也这般熟悉。”

    一个浑身上下透漏着文雅气息的年轻修士从令人的身后走上前来,在经过女孩身旁的时候递过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眼神,口中却是不疾不徐的说道。

    那英武的年轻人闻言苦笑了一声,道:“后裔,没错,也只能是后裔了,我长孙家虽然曾经是锦瑜县的豪门,可这梦瑜县我也曾数次游历,对这里自然有几分熟悉。”

    旁边那女孩瞪了文雅青年一眼,温声向着旁边的英武年轻人劝慰道:“长孙兄,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在长孙家血脉尚存,相信以长孙兄大才,日后定然能够重振长孙家声威。”

    那英武青年感激的朝着女孩笑了笑,神色间带着一丝悲愤,道:“多谢颜姑娘吉言,在下晓得自己的敌人是谁,就算奈何不得撼天宗这尊庞然大物,也定然要狠狠的咬上一口,让他们晓得我长孙家终究不是好惹的。”

    女孩向着四周扫了一眼,低声道:“长孙兄噤声,小妹晓得长孙兄报家仇的决心,但这里毕竟是撼天宗的势力范围,还是谨慎些为好。”

    如果杨君山此时在这里的话,定然会发现眼前的这三位年轻人都是他所熟悉之人,那容貌清秀的大眼女孩正是来自玺郡潭玺派的颜沁曦,而那英武青年则是原锦瑜县豪强长孙家的第三代嫡传血脉长孙星,而那个气质文雅却又带着一丝傲气的青年则是潭玺派第三代的天才修士之一方玄笙。

    方玄笙看了身旁的颜沁曦和长孙星一眼,轻声道:“长孙兄,你说的那处宝藏当真是在梦瑜县境内,你能够确定吗,先前在靠近锦瑜县的那座崖洞我们可是扑空了,里面什么都没有,这一次可别又让大伙儿扑空了去。”

    长孙星平静的望了那方玄笙一眼,低声道:“当初祖父大人留下的两幅藏宝图,里面记载的都是我长孙家近千年来的继续收藏,虽然那张大的藏宝图随着我父亲的陨落而消失了,但当初我曾经大致看了一眼那张地图,却是记下了三处藏宝的大致位置,虽说锦溪边上的那座崖洞里面什么都没有,可别忘了在佳瑜县的黄树林中可是找到了一座保存完好的宝藏,再则锦溪崖洞虽是空的,但这个地方真实存在,那自然说明宝藏的事情不会有假,只可能是被其他人发现之后捷足先登了而已。”

    颜沁曦目光一转,转首向着方玄笙道:“方师兄,你不该怀疑长孙兄的,且不说佳瑜县黄树林的宝藏,就是长孙家自己掌握的几座宝藏不也如实告知了宗门么,长孙兄原本完全没有必要撒谎的,而且就算梦瑜县荒沙镇的那座宝藏也扑空了,咱们也不算白来,至少眼前这不是还有这一场规模宏大的榷场互市么,别忘了来之前宗门也曾有过交代,要咱们尽可能的打探有关这一次三县互市的消息,看背后是否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方玄笙这时似乎神色间也多了一丝悔意,向着长孙星诚恳道:“长孙兄,刚刚在下口不择言,还请长孙兄莫怪。”

    长孙星摆了摆手,道:“方兄言重了,在下思来想去觉得宝藏若当真是被人提前发现取走了,那么最大的可能便是撼天宗,要知道当初在元磁山的山腹之内,家主强行运转残存的护族大阵阻截强敌,为我等撤离拖延时间,想来家主被害之后,他身上的藏宝图便是为撼天宗的人所得。”

    颜沁曦立即道:“那黄树林的宝藏又该怎么说,若藏宝图当真落到了撼天宗的手里,又怎得会留下黄树林的宝藏不取?”

    方玄笙这时也道:“那么最有可能便是长孙家主临死之前试图毁掉藏宝图,可却被撼天宗修士所阻,最终只毁掉了一部分,撼天宗得到的是一张记载了部分宝藏的残图。”

    长孙兄点头认可道:“目前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最有可能了,不管怎么说,这里毕竟是撼天宗的地盘,我们还是一切小心为上,荒沙镇的那座宝藏一定要慎之又慎。”

    方玄笙在一旁赞同道:“长孙兄说的不错,颜师妹……”

    方玄笙正要询问颜沁曦的看法,却见颜沁曦的目光却是向着榷场当中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方玄笙不由有些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张望,最终却是一无所得,只得再次问道:“颜师妹,你看什么呢?”

    颜沁曦猛然回过神来,闻言道:“没什么,刚刚看到一个背影,看上去似乎有些熟悉,可一眨眼人又不见了。”

    方玄笙有些狐疑的瞅了她两眼,笑道:“这里人来人往,难免有看花眼的时候,咱们进场吧,颜叔已经过来了。”

    说罢,先前在榷场门口与三家宗门修士交涉的中年人已经走了回来,道:“小姐,方公子,长孙公子,事情已经办妥了,咱们可以进场了。”

    颜沁曦“哦”了一声,道:“忠叔,咱们的商队在榷场何处位置?”

    颜忠道:“榷场分为内中外三环,老奴以潭玺县颜家的名义进场,自然是在内环中心处。”

    “有劳忠叔先带着商队前往内环货栈驻地,我们三个忠叔您就不必操心了,这榷场互市这么热闹,我们且先去逛一逛再说,到时候再去内环与忠叔汇合。”

    颜忠面无表情瞅了颜沁曦身旁的两位年轻人一眼,这才道:“一切听小姐的,不过榷场之中鱼龙混杂,小姐自己小心!”

    ……

    今日三县榷场互市,天公也的确作美,暮春的天气带着一丝丝的暖风吹拂,仿佛这天地间都带上了一层生机,连同榷场上空漂浮的白云都不时变幻着形状,似乎也活泼了许多。

    而就在这一片片在天空之中往来的云朵之中,却有一片虽然不断变换形状,可却始终徘徊在榷场的上空的白云,而就在这片白云上面,正有三位仿佛神仙中人一般的老者正端坐在白云之中品茗言谈,其中一人虽须发皆白,可面容看上去却只如中年男子,正是梦瑜县令陈纪真人。

    三位老者一边喝茶,一边随意的将目光看向云层下方人来人往的榷场,还不时的随口谈笑着什么。

    这时只见陈真人将掌中的茶杯轻轻一摇,茶水面上似乎显过了一行小字,随即便随着茶水的震荡而支离破碎,轻轻的将灵茶呷了一口,陈真人笑道:“居然连玺郡潭玺派颜家都派了商队前来,看来这一次咱们三县折腾的动静的确是不小!”

    坐在陈真人左手侧的一位脸颊干瘦,神色阴鹫的老者发出一声沙哑的阴笑,道:“颜家?哪里有什么颜家?潭玺派的人最好这些玄虚!”

    这老者话音一落,一只浑身上下闪烁着灵光小雀突然从下方冲破了云层,落在了老者的肩上,然后在他的耳边一阵叽叽喳喳的脆叫,随着小雀的叫唤,它身上闪烁的灵光也越来越暗淡,当小雀叫声停止之后,整个儿身躯顿时炸开一蓬翎羽,而后渐渐的化于无形。

    坐在陈纪真人右侧的老者笑道:“秘音雀符,郎固道友倒是舍得!”

    那被称为郎固的阴鹫老者没有理会那位真人的言语,眉头皱了皱,仿佛喃喃自语一般,道:“居然连七鸾门都派了一只商队过来,他们来做什么?”

    陈纪真人与右侧的那位老者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陈纪真人问道:“郎道友,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七鸾门似乎与贵派一直以来都不大对付吧?商队既然走的是凌璋县的榷场入口,那么经过的自然就是贵派的势力范围,看来贵派与七鸾门也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剑拔弩张嘛!”

    郎固冷哼了一声,道:“那支商队打的自然不是七鸾门的旗号,不过这一次互市结束之后,老夫是要见一见宗主了,有必要对天狼门上下整顿一番了。”

    两人都能够从郎固真人的言语当中闻到浓浓的血腥气,看来这一次互市结束之后,璋郡天狼门所辖的势力范围之内又要迎来一场腥风血雨了。

    陈纪真人这时向着右侧的真人问道:“程真人,胡瑶县那里可有什么外来的显眼势力前来?”

    程真人笑道:“大的商队也就是七灵门来了一支,不过七灵门与我开灵派之间的关系想来两位也都清楚,至于其他的势力嘛,想来也是有的,不过想来也都是化妆成了一些小型商队或者行商之类的前来,却也无从查起。”

    陈纪真人这时笑道:“看来老夫所提议的这个榷场互市的建议效果不错,老夫觉得有必要将这个措施继续实施下去,我看今后每年都可以进行一次打的榷场互市,不仅让三县修士互通有无,同时也能吸引其他势力的商队前来,同时也能为我们三县带来丰厚的赋税收入,两位道友以为如何?”

    程真人笑道:“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郎固真人这时却冷哼一声,道:“开榷场互市老夫没意见,不过这一次咱们三个聚在一起应当不是为了谈论榷场的事情吧?”

    程真人微笑不语,陈真人“呵呵”一笑,道:“郎道友何必心急,左右不过是一些武人境小修间的摩擦冲突,就当是后辈子弟的磨练历练了。”

    郎顾真人“嘿嘿”一笑,道:“事情可是你梦瑜县先挑起来的,一镇梦瑜卫杀到凌璋县和胡瑶县横冲直撞,如今演变成边境武人境修士间的冲突,你撼天宗财大气粗人多势众,死几十个武人境修士不疼不痒,我天狼门和程真人的开灵派可没有这么大的气魄,拿着数十上百武人境修士的生死当儿戏。”

    程真人这个时候也不疾不徐的道:“陈道友,在下也觉得还是适可而止的好,毕竟斗法无眼,你撼天宗能够拿着边境冲突作为门下子弟的试炼之旅,要当真死伤几个好苗子,那也不太好交代不是?”

    陈纪真人脸色一变,道:“程真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程真人放下了茶杯,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郎固道友说的比较在理,听说天狼门的贪狼卫最近要来凌璋县,不知道能否有机会见识一番贪狼道兵的风采。”

    郎固真人看向程真人的目光突然凛冽了起来,然而程真人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不过郎固真人这时却突然又笑了起来,道:“程道友的消息好生灵通,不过在下也听说最近有七灵门的三绝真人造访程道友的县令府衙,这三绝真人据说是七灵门掌管道兵大阵的三位真人之一吧?”

    开灵派与七灵门原本是瑶郡的一家宗门,后来这家宗门分裂为开灵、七灵两派,听说这背后原本还有玉州其他宗门势力在背后推波助澜,而这其中最大的推手就是撼天宗。

    不过这两家宗门分裂之后却并未反目成仇,依旧保持着较为密切的关系,但毕竟这两家宗门已经是各自独立的宗门了,有些事关宗门根基的机密却也无法互通有无。

    这其中就包括了道兵大阵的传承,在两家宗门分裂之后,原本的道兵大阵传承被七灵门完整继承,而开灵派却只得到了道兵大阵的一部分传承,因此一直以来开灵派一直希望能够从七灵门得到完整的道兵传承,奈何却是一直未曾如愿,这也算是两家同根同源宗门之间为数不多的龌蹉之一。

    如今七灵门掌管道兵传承的三位真人之一来到了开灵派,这其中蕴藏的意义自然惹人遐想,原本有撼天宗作为后盾的陈纪真人,此时面前凌璋、胡瑶两县的真人县令却也不得不认真的考虑起两人的提议来。

    ……

    杨君山带着巫硕与九离在榷场中四处游逛,寻常适合九离炼制本命巫器所需的灵材,因为双方对于灵材的认知不同,因此只能够一样一样的进行查看,可这样一来无异于大海捞针,三人在榷场之中游逛了小半天,才找到了一种合适的下品灵材无忧木,而这件灵材在巫族则被称之为断魂木。

    “九离,你的本命巫器还差多少种灵材?”

    花费了几百玉币将这件灵材买到手,杨君山直起腰来有些无奈的问道,同时向着四周看了看,却发现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榷场外环,而这里距离西山村商队先前进来的榷场入口并不太远,三人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

    九离也觉得有些泄气,闻言道:“还差三种,分别是鬼头金,痴离水和唤头根,其他的我这里已经都有了。”

    杨君山听着这三种灵材的名气不由的有些头大,这三种灵材他是闻所未闻,好在九离先前已经把本命巫器的灵材找到了大半,否则真要是十几种只有巫族名称的灵材一起在这里寻找,还不知道找到猴年马月。

    “继续找吧,就当是来这里玩了!”

    招呼了两人,杨君山继续向前走去,可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却突然感觉有目光似乎在自己身后徘徊。

    杨君山不动声色的向前走了两步,佯装看到了路边的什么好东西,趁着把玩的时机向着身后望了一眼,却是一无所获,脸色不由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旁边的巫硕感觉敏锐,见状低声问道:“怎么了?”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似乎是我的错觉,咱们走吧。”

    就在杨君山等人离开后不久,在榷场入口又有一支大型商队进入后不久,天边又有几道遁光飞来在榷场入口处落下。

    “哈哈,张师弟的这件飞遁法器果真不凡,啧啧,为兄是羡慕不来的。”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第三小队的队正刘志飞,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几名年轻,年纪躲在四旬以下,一个个周身气息澎湃,都是武人境后期的修为。

    “刘师兄,周师兄,薛师兄,你们几位都是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凌空飞渡之下这飞遁法器可有可无,可不比小弟这第三重的修为,体内灵力无法维持长时间的飞遁,只能寻个专供飞遁的法器来代步!”

    说话的是众人当中唯一的一位武人境中期的年轻修士,而且此人在众人当中也最是年轻,不过行进之间却是走在众人的中央,而其他人也不觉得突兀,显然此人在众人当中的地位极高。

    “刘师兄,听说你的第三小队当中有一位阵法师?最近第三小队战功显赫,连陈纪师叔对你都是赞不绝口!”那年轻修士张口问道。

    刘志飞得意的笑了笑,道:“运气好,那小子隐藏的也够深,要不是为兄急着立功,还不晓得自己小队当中还藏着这么一件宝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