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七章 中品
    熊满山的突然暴毙中间疑窦丛丛,因为熊家和县衙之人第一时间赶到,更是令这位荒丘镇镇守的死亡蒙上了重重迷雾。,ybdu,

    有关熊满山死因的消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天狼门的修士潜入梦瑜县之后暗杀了熊满山,有的猜这事背后有县令陈纪真人的影子,有的说这是三大豪强之间的内斗,有的说这是瑜郡之外的势力借暗杀熊满山来挑唆熊家与县衙的关系,……

    甚至还有人将怀疑的目光望向了西山村,毕竟当初西山村并村风波之中,熊满山可是扮演了一个不太光彩的角色。

    荒丘镇是梦瑜县去往晨瑜县的必经之路,因为熊满山之死,县衙已经咱们封锁了整个荒丘镇,杨君山前往晨瑜县的计划自然要耽搁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以来都在石榴林之中潜修而极少在西山村露面的巫硕这一次却是突然找到了杨君山,告知他最近感受到了族人的气息。

    杨君山有些惊讶的望着他,道:“巫族之人,有很多吗?”

    巫硕想了想,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杨君山又问:“你打算怎么做?”

    巫硕沉吟了一下,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去看一看。”

    “你知道在哪里?”

    巫硕道:“我的族人的气息出现后不久,便在东北方向再次收敛,之后便再也不曾察觉到族人气息的出现,似乎他们的处境并不太好,在躲避着什么。”

    “东北方向?”杨君山一皱眉头,脱口而出道:“熊满山不会是你的族人杀的吧?”

    杨君山原本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罢了,可没想到数日之后,从荒丘镇传来的确切消息越来越多,可也越来越印证了先前杨君山这一句无心之言的准确性。

    这熊满山的陨落事先毫无征兆,身体也一直康健,并未有什么病患之类,死后尸体里外也并无伤口,更不是中毒身亡,看上去并非是遭人暗算,倒像是一位生命力耗尽的老者自然死亡了一般。

    可越是这样,越是让杨君山对于凶手是巫族人的怀疑加大,巫族人的咒怨之力原本就是这般让人防不胜防,若非是懂得巫族人手段的,想要一眼从死者身上看出端倪却是极难,可偏偏巫族人原本并非是这方世界之人,自然无人晓得他们的底细。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杨君山便更是不能放巫硕离开,若当真是巫族之人所为,那杨君山放巫硕离开岂不是羊入虎口?

    尽管县衙和熊家的修士可能并不晓得这些异族的手段,无法从熊满山身上察觉到什么,可随着调查的深入,很快还是让县衙和熊家确定了嫌疑,据说生前最后与这熊满山接触的乃是一名女子,后来这名女子却是不见了,如今县衙与熊家联手封锁了整个荒丘镇,为的就是搜捕这名女子。

    既然已经大致确定了搜捕的对象,那么针对荒丘镇的封锁也渐渐的和缓下来,于是杨君山便决定前往晨瑜县去寻找长孙家的第三处宝藏,不料这个时候巫硕却又站出来决意要跟着他一块去。

    “你还想找你的族人?我这一次只是路过荒丘镇,况且如今虽然封锁部分解除了,可也是外松内紧,真要有什么惹眼的人物,你真当熊家这三大豪强之首是吃干饭的?”杨君山劝道。

    不过巫硕显然是主意已定,道:“你放心,我巫族人之间自有隐秘的联系方式,我只需在经过荒丘镇的时候以巫族秘术留下印记,只要有族人依旧隐藏在荒丘镇,十有七八便能够察觉。”

    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得带着巫硕一同经过荒丘镇去了晨瑜县,一路上风平浪静,无论是熊家的人还是县衙的修士都不曾为难二人,不过杨君山还是能够从这些人身上看到警惕的眼神儿。

    从这一路上听来的消息,据说为了彻查此事,县令陈真人径直调了一队梦瑜卫前来,而熊家据说也有家族重量级的人物在此坐镇,杨君山二人没经过一个关口,都能够看到泾渭分明的两拨人马。

    巫硕在杨君山身旁也看的分明,嘲讽道:“虽然查的严谨,可看上去更像是彼此在较劲。”

    杨君山笑道:“凶手要找,空出来的这镇守之位也要争。”

    巫硕笑问道:“那你认为这镇守之位会落到谁的手中?”

    杨君山想了想,道:“荒丘镇是熊家传统的势力范围,真要是抢夺这荒丘镇镇守之位,无异于与熊家撕破了脸皮,以陈县令谋定而后动的性子和步步为营的手段,这一次更像是一次打草惊蛇一般的试探,并非真心要争这荒丘镇镇守之位。”

    杨君山顿了顿,道:“不过这到底也算是一次机会,想来陈县令也不会让人白来一场,我猜怎么也会在荒丘镇丢下一颗钉子来牵制熊家。”

    位于晨瑜县的这一处宝藏所在的位置更偏,即便是杨君山手中有着残图,又有巫硕在一旁帮忙,他也足足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在一条开山路的旁边找到了被一大片乱石封堵的洞口。

    “好险,就差了这么不到一丈的距离,这一处地底石洞就被当初开山挖路的人找到了。”

    杨君山与巫硕二人都是在肉身锻制上成就极为精湛之人,这一片乱石的块头尽管比人还要大得多,可也在两人随手之下很快清理一空。

    按照长孙家的残图上显示,这里原本应当是一座丘陵,而长孙家的大批修炼物资便储存在这一座丘陵下的一座地穴当中,可却不知道在多少年前这里被开辟了一条路出来,这一座丘陵便被平掉了。

    这条路连接着晨瑜县城,还与青石镇相通,路的附近也有数座村镇,路上往来的人极多。

    这一条路直接从地穴上方铺过,只差了六七尺便挖透了地穴,好在地穴的入口在路旁的十余丈之外且极为隐秘,后来又被开路所挖出来的乱石压在了下面,倒是侥幸一只不曾被人发现。

    当杨君山与巫硕二人走进地下洞穴之后,头顶的大路还时常有人赶着大车路过,隆隆的声音在地穴当中回响,震得人耳朵也跟着“嗡嗡”乱叫。

    好不容易等地穴之中清静下来,杨君山见得堆积如山的修炼物资顿时眉开眼笑,道:“没想到这里的存货却是三座地穴当中最多的,怎么样,看一看里面有没有你要用到的东西?”

    巫硕早已经在这里面大概走了一圈,闻言道:“你还别说,还真有几件东西,既然你这么大方我就不客气了,想来有这些东西,这一段时间就能够将修为恢复到力巫境第二重了。”

    两人在这一座地穴之中东挑西拣,巫硕在一旁道:“这里的东西你打算怎么运回去?上面那条路往来的行人可是不少,要是带着人来搬运,还不知道要惊动多少人。”

    杨君山刚刚从一只木盒当中找到了齐贝玉,这是用来炼制阵棋的四十九种稀有下品灵材之一,闻言笑道:“暂且不急,现在从这里运送物资定然会引起附近晨瑜县人的察觉,可以先从这里将护村大阵需要的东西挑走,等到秋后的时候再想办法。”

    两人花了大半日的功夫挑选自己所需的东西,直到两人的储物袋都装不下了,甚至为了一些价值更高的东西而不得不舍弃一些先前挑选的东西,这才从地穴之中离开。

    离开之前,杨君山再次在洞口布下了匿形阵,而且两人还将附近的巨石搬动,将洞口再次压在了下面,这才放心离开。

    两人赶着一辆大车顺着大路往回走,巫硕见得杨君山在车上的心思也一直放在手中的储物袋当中,显然在清点在地穴之中的收获,于是笑道:“怎么样,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杨君山将手中的储物袋一抖,一柄圆盘一样的中品法器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笑道:“现在最想做的,是从暗市当中把土遁灵术的上半部换回来。”

    巫硕看了杨君山手中的那件圆盘状的法器,笑问道:“你舍得?”

    杨君山一时间还真有些犹豫,在晨瑜县的地下洞穴之中他同样在角落当中发现了匿形阵与玉碎阵融合在一起的阵法,这一次更是在破除阵法之后得到了三样宝物,其中一件就是手中的这件中品法器!

    如今西山村杨家连同安侠在内总共也不过三件法器,其中两件还都是下品法器,杨君山自己的山君玺也才是下品法器,韩秀梅和杨铁柱如今也都还空着一双手,说实话,这一件中品法器若是带回家族当中,尽管无论是与韩秀梅还是杨铁柱所修的功诀都不太契合,可对于杨家而言依旧是一次难得的实力提升。

    况且那暗市中的遁地灵术只是半套,杨君山就算是修炼成功了,也只能入地而不能遁走,至少在巫硕看来却是不太值得。

    就在杨君山还在迟疑着是否要拿这件中品法器换取那半套遁地灵术的时候,巫硕神色却是突然一振,杨君山随即也发现了动静,就在这个时候,大车口的布帘无风自动,一个人影已经悄无声息的闪了进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