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二章 拙劣
    阵棋乃是阵法师钻研阵法奥妙,推演阵法演变的最重要工具,几乎每一位阵法师都渴望自己手中能够有一张棋盘,用来钻研和推演阵法。

    然而想要得到一套阵棋却是极为难得,且不说阵棋极难炼制,单单炼制阵棋的过程当中所用到的灵材都能够令九成的阵法师望而却步。

    与下品法器即使是最好的也只不过需要十二种灵材不同,仅仅只是用来演练法阵的棋盘,为了能够在阵棋当中承载尽可能多的法阵,就至少需要四十九种下品灵材,而且这四十九种灵材往往都具体一定的特殊性,想要找齐都极为不易,就更不要说在炼制的过程当中还需要将这些属性各异的灵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因此能够炼制一套最低级的下品法器级别的阵棋,往往也得是大师级别的炼器师出手才行。

    阵棋在修炼界大约可以分为三个等级,最低等级的阵棋自然就是法器级别的,而法器之中等级最低的下品法器阵棋只能够推演四十九道法阵,中品法器阵棋则能够推演六十四种,而上品法器阵棋则能够推演八十一种阵棋。

    然而不论上中下法器级别的阵棋分别能够推演多少道法阵,却只能够演变出一种灵阵出来。

    在法器级别的阵棋之上则有灵器级别的阵棋,灵器级别的阵法自然用来推演灵阵级别的阵法,与法器级别的阵法一般,上中下三品灵器阵棋能够推演出来的灵阵数量也不同,然而在宝阵上却仅仅只能够推演一道出来。

    同样道理,在灵器阵棋上还有宝器阵棋,在用来推演不同数量的宝阵的同时,还能够推演出传说当中的道阵,不过这也就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了。

    杨君山在尹拙明留下的阵法传承当中得知,在撼天宗之中便有一套灵器级别的阵棋,当年身为撼天宗阵法天才的尹拙明,便有资格使用这套阵棋推演阵法,并借助这一套灵器阵棋推演出了将元磁灵光大阵推升至宝阵级别的元磁宝光大阵的可行性方案。

    然而最终却因为撼天宗始终不曾在他进阶真人境之前将元磁宝术的传承教授于他,而尹拙明在自身又进阶真人境无望的情况下,对于阵法的痴迷使得他最终选择了铤而走险,盗窃元磁宝术的传承不成,最终身死道消。

    阵法师在布阵之前,往往都要因地制宜,在不改变阵法根本的基础上对阵法做出修改,因此往往就需要对阵法进行反复的推演,以免在布阵的过程当中因为地势、环境等情况,使得阵法的威力下降或者留下明显的破绽。

    因此,阵法师在实际布阵之前,往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用在阵法的反复修改和推演之上。

    原本西山村的护村大阵,杨君山要想将元磁灵光大阵布置完成,事先也需要大量的时间用在推演阵法之上,若当真如此的话,就算是各种物资资源准备充足,杨君山也不可能在今年便将大阵的整体轮廓布置完成。

    不过好在西山村的地势与锦瑜县的元磁山附近极为相似,而杨君山又曾经在锦瑜县的元磁山腹之中不但曾经看到了长孙家护族大阵的阵图,而且还仔细观摩了元磁灵光大阵的阵盘枢纽和山腹石壁上刻画的密密麻麻的符文印记,这使得杨君山几乎没有花费多大的气力,便跳过了推演阵法的过程,直接进入到了阵法的具体布置过程当中。

    眼前熊希哲拿出来的这一套阵棋虽然仅仅只是下品法器,最多只能够推演四十九种法阵,身为阵法师,要是看到一套阵棋摆在自己面前,要说不眼热那是不可能的,然而杨君山几乎可以断定,这一套阵棋即使在梦瑜县三大豪强之首的熊家也可说是绝无仅有的宝物了,就算是一件传家宝都不为过。

    如今这样的一件宝物却是在熊希哲这样一个初入武人境的修士身上出现,要不是他偷偷拿出来的话,那只能说明熊家对于这位少年阵法师的培养极为重视,要是杨君山敢打这件宝物的主意,恐怕熊家能够将半个梦瑜县都反过来。

    阵法师本就少见,阵法师之间的切磋自然更加引人注目,更何况还是以阵棋这种极为罕见的方式,阵盘摆下,后堂之中所有的武人境修士便围了过来,杨君山执白却先行。

    “且慢!”

    就在杨君山正要布子的时候,一旁的熊希英突然轻喝一声,令杨君山眉头大皱,就是对面的熊希哲也颇为不悦的说道:“大哥,阵棋开启,最忌有人打断,有什么快说,要是杨道友落了子,所有人就不要说话了。”

    这熊希哲先前木讷笨拙,一句话说不对自己就先脸红了,这会儿阵盘布下,整个人的气质顿时就变了,就连熊希英从旁打扰都敢之言斥责。

    熊希英果然一愣,目光之中闪过一道不悦之色,随即笑道:“三弟莫恼,这阵棋不是还不曾开启么,大哥只是有个提议,先前也曾见到你以阵棋自奕,耗时极为长久,大伙儿又不通阵法,看下去难免烦躁,我看在此之前咱们还是下些赌注,也好增加些乐趣不是?”

    “此提议甚好!”

    不等两位弈棋之人同意,另外一侧的石敬轩已经首先呼应了起来,道:“我看不仅咱们自己可以下注,就是哲兄与杨兄弟二位也可以赌上些什么嘛,如此一来,争胜之心必强,我等也可在一旁大饱眼福不是。”

    熊希英“呵呵”一笑,道:“我出三百玉币,自然是要赌三弟赢的。”

    三百玉币,以杨君山今日的眼光来看已经算不得大手笔了,但在其他几位武人境修士的眼中这却是不折不扣的一笔横财。

    那石敬轩也道:“杨兄弟进阶武人境日久,又有阵困天狼匪修的战绩,不过哲兄同样家学渊源,在下同样看好哲兄,不过在下不如希英兄豪气,只能压上一百玉币,同样赌哲兄胜。”

    那位被熊希英称作“五叔”的熊满坤却道:“你们两个都看好哲儿,我却偏希望杨小兄弟能够让他晓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过我这里玉币不多,只上五十压在杨小兄弟这里。”

    熊希英笑道:“五叔,你这可是明火执仗的胳膊肘向外拐呀!”

    杨君山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演戏,却听得旁边一声冷哼,却是张铁匠突然站了出来,直接将一百玉币扔到了杨君山这一边。

    熊希英几个都住了笑容,神色平静的看着张铁匠走了回去,似乎张铁匠压杨君山胜并未出乎他们的意料。

    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突然明白了过来,熊家和这石敬轩几个人看似在趁着阵棋开启时怂恿他人赌斗,可实际上看上去却更让是在逼着西山村的人站队一般。

    只是这手法也实在太过拙劣,太过小家子气了一些,杨君山怎么看也不觉得像是熊家这样的豪强干出来的事情,倒像是眼前的这几个熊家的年轻人在胡闹。

    张铁匠毫不犹豫的将玉币压在了杨君山这一边,显然同样在这些人的意料当中,不过接下来徐三娘瞅着三人“咯咯”一笑,同样将一百玉币压在杨君山这边的时候,那熊满坤虽同样是一副浑不在意的表情,而熊希英和石敬轩这两个年轻人脸上却不可避免的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这徐家本是余家之人,先前徐二晨分家出走,怎么看都有杨氏父子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因素,如今杨家在西山村崛起之势大增,眼见得徐家这西山村第一家族之位就要不保,没想到她居然还是站在杨家那一边。

    不过两人的目光在看向接下来两位的时候,目光之中还是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一丝希冀之色。

    李少群这个时候显然显得有些为难,然而在这许多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还是要做出一个选择,不过当他最终主意已定之后,满怀希望的熊希英和石敬轩这一次终于再也遮掩不住脸上的失望了。

    李少群这位前土石村的武人境初期修士,同样将五十个玉币投在了杨君山这一方,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杨家一侧。

    “我对于阵法一无所知,诸位先请欣赏两位少年英杰的切磋,我且先去前院与那些前来参加贺宴的道友道一声谢!”

    如果说李少群的选择还是令石敬轩感到有些失望的话,石南生找了的这个借口则已经是令他开始愤怒了!

    作为石敬轩的堂叔,在他看来石南生本应该就站在自己一旁的,哪怕他晓得自己的这个堂叔反对自己同杨家作对,在外人面前也应当立场鲜明的支持自己才对,事实上这一次石敬轩也有着逼自己堂叔表明立场的意思。

    然而自家的堂叔居然找借口避开了,看似两不得罪,可实际上在石敬轩看来自家的这个堂叔根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他是站在杨家这一边的。

    这个叛族之人,简直比从父亲手中夺走了村正之位的杨田刚还要可恨,日后等我做了石家族长,定然不会叫你好过!

    一个念头不可遏制的从石敬轩的头脑当中蹦出,看向堂叔的目光之中顿时厉色一闪。

    “熊道友,你也打算要赌上一赌吗?”杨君山笑眯眯的问道。

    熊希哲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这一次之所以来西山村,便是听说你在布置护村大阵内阵的时候,居然用的是不动如山阵,我想赌这一套阵法的传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