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赚
    三月十九夜晚的一场出乎意料的大雪带给整个西山村上下的震撼远远超过了荒土镇乃至梦瑜县的其他村庄,这样难得一见的“倒春寒”虽然对于灵田作物的伤害还是颇大的,可却也没有大到令作物大幅度减产的地步,可西山村却因为之前杨君山劝种晚期灵种的事情而闹得人心惶惶,三月二十一大早便已经有人到村公所购买西山村早有储备的晚稻、晚谷灵种了。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这一场雪过后,气温就会很快回升的时候,三月二十日一整天都是阴风嚎哭,除了连冬季都不结冰的沁水以及地下的井水之外,西山村一切有水的地方几乎都附上了冰层。

    就在人们还在希冀三月二十一日天气能够放晴的时候,三月二十日夜晚又是一场大雪彻底绝灭了所有人的希望,今天灵田大面积大幅度减产已经成为了不争的事实上。

    打破家中水缸的冰层,发现冰层已经厚达半尺,即便是在隆冬时节也不是一两日的酷寒就能够达到如此地步的。

    西山村不少人跑到灵田之中查看,发现土层都已经被冻结,刚刚开始发芽的谷种灵植大部分被裹上了一层冰晶,即便是有生命力顽强的,待得雪化之后大幅度减产也是不可避免的了,至于先前什么优胜劣汰反而增产之类的混话现在听来都可笑的紧。

    三月二十二,天气终于放晴,气温也在快速的回升,地面的积雪也开始缓缓的融化,然而此时大半个玉州的灵耕农都已经陷入了欲哭无泪的境地,因为就在昨天晚上,第三场大雪又降下来了。

    两天三夜,今年的倒春寒居然是三场大雪,给半个玉州已经播种的灵田中的灵植作物带来了几乎毁灭性的打击,受灾的灵田作物成活率只有可怜的五成,然而经过这一场倒春寒侵袭之后,即便是这五成成活的灵植作物本身也大受损伤,根据经营丰富的老灵耕农复算,到了秋后,这五成存活的作物能够有正常年景三分之二的产量就算不错了!

    这个时候摆在广大灵耕农面前的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补种,在冻死的作物所在的灵田之中补种新的作物,如此虽然时间上会错过了最佳的农事,因为灵植生长周期不足而造成减产,但到底也能挽回三成的收获,运气好的话,加上幸存的秧苗,全年下来也能保证往年六成左右的收获。

    第二种那就是重新播种那些个晚期的灵种作物了,这样虽然因为这些晚期灵种本身生长周期就短,而使得本身的产量只有正常作物的八成产量。

    这两种办法按说应当是第二种才是最佳的方案,尽管重新耕种晚期灵种会使得先前种下的灵种全部浪费掉,但总还能保证至少八成的收获;再不济选择补种,也应当补种那些晚期灵种,也能减少一些损失。

    奈何原本好好地年景谁知会变成这样,谁又会去准备足够的晚期灵种,事实上就算是年景不好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准备晚期灵种,原因就在于这些灵种先天的产量就低,所以无论什么时候,这种种子都是出于短缺状态的,除非有人如同杨君山那般未卜先知晓得半个玉州会有这么一场大灾。

    因此,当梦瑜县的灵耕农涌进镇公所和县城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好了那些售卖灵种的粮商抬升价格的准备,只要能在那些定然不多的灵种被抢购完前买到一些就行。

    然而梦瑜县售卖的晚期灵种显然比他们想象当中的更少,尽管不少粮商都趁机抬升了一倍甚至三倍的价格,可依旧没有能够坚持两天,整个梦瑜县的晚期灵种便已经告罄,而能够买到晚期灵种的也不过只是很少一部分的幸运儿罢了,不少人无奈之下只得购买普通的灵种进行补种,挽回一点损失是一点。

    而就在整个梦瑜县,乃至整个玉州修炼界都一片人心惶惶的时候,西山村提前领到晚稻灵种的杨氏族人正有条不紊的在整个西山村灵耕农艳羡的目光下进行插秧。

    杨氏族人领到的这一批晚稻灵种便是从长孙家的宝库之中找到的那一批品质极高的灵种,这一批灵种与普通的晚期灵种相比,所产的灵稻蕴含的灵力更高,产量也更高,几乎能够达到正常耕种灵植产量的九成。

    而且在护村大阵今年布置完成之后,杨君山在对于大阵笼罩范围内的局部气候进行调整之后,甚至有把握将今年晚稻的产量与往年灵谷的产量持平,就算是其他普通的晚期灵种,他也有把握保证成的产量。

    除了杨氏族人之外,还有一批始终坚持追随杨家的西山村灵耕农,也在第一时间领到了晚期灵种,虽然比不得杨氏族人手中的那一批晚稻灵种,但也避开了前期播种的损失。

    而现如今,西山村几乎四分之三的灵耕农都在等着杨君山发话,在倒春寒演变成一场雪灾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杨君山收购大量晚期灵种的缘故,这些村民也不曾前往镇公所甚至县城去购买灵种,因为他们晓得杨君山在等着他们,而且就算这个时候他们想要外出购买灵种也不可能了,至少荒土镇公所中的晚期灵种已经被西山村购买一空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杨振彪一口接着一口的吞吐着旱烟问道。

    杨君山沉吟道:“原本是打算一律八折向村里的灵耕农出售的,可出了先前那一档子事,那些始终追随家族的村民我打算依旧是八折,但其他村民,就当给他们一个教训,原价卖给他们就是了。”

    杨振彪抽了一口烟不曾说话,杨君山看出他似乎并不赞同,于是道:“彪爷爷,你可是有什么想法?”

    杨振彪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又问道:“听说如今县城的晚种价格已经抬升了原价的三倍,甚至有人出了更高的价格求购,可依旧是有价无市,而你之前购买的晚期灵种就算西山村的灵田面积扩大五倍也未必用得完?”

    杨君山“嘿嘿”一笑,神色间不禁露出一丝得色,只要他将西山村手中有多余晚种的消息放出,只需以平实价格的三倍出售,这一次就足够他大赚一笔。

    不过杨君山很快便听说杨振彪这是话里有话,道:“彪爷爷的意思是,那些先前没有听劝告的,甚至还有些居心叵测煽风点火的人,一律都以八折的价格出售种子?”

    杨振彪劝道:“左右不过是一些小利,以你这一次即将到手的财富,又何必计较这些,趁着这一次机会收拾人心,展现老杨家人的胸襟,反而会让你们父子在西山村的威望更加高不可及!”

    杨君山自失的笑了笑,道:“左右还是觉得有些憋气!”

    杨振彪晓得杨君山已经同意,至于说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他反而觉得正常,哪一个年轻人没有一腔热血,若是杨君山一下子平心静气的接受,反而令杨振彪觉得他老成的像一个妖孽。

    “对了,这一次出售灵种,如今三倍的价格都是有价无市,你打算按照什么价格?”杨振彪再次问道。

    杨君山脸色一垮,道:“彪爷爷,你不会是又要让我降价出售吧?”

    杨振彪“嘿嘿”笑了笑,道:“我是担心呐,你之前收购的灵种量太大,几乎梦瑜县一半的晚期灵种都被你提前收购了,怀璧其罪,真是怕惹祸上身呐!”

    杨君山笑道:“自从那天你劝我不要再收购灵种,我便已经想到你今天会劝我,不过您老放心,这一次我不降价,就以三倍的价格出售,不过我只会出售一小部分。”

    杨振彪一愣,道:“只卖一小部分,那倒是不会引起公愤,可省下的那些种子做什么?”

    杨君山笑道:“彪爷爷,你忘了,我舅舅在青石镇上还和那青树村的楚闯合伙开了一家粮店,在那里卖种子可是再合适不过了!”

    杨振彪眼睛一亮,道:“还有这步棋?那倒是可以无所顾忌的卖出高价了,只是你舅舅能镇得住吗,要不要叫你七姑父去一趟?”

    杨君山笑道:“彪爷爷您就放心吧,我舅舅在年前也已经进阶武人境了,而且那青树村的楚闯如今也是武人境的修士,在青石镇也闯出了一点声望,有两位武人境修士坐镇,等闲之人也不会去找麻烦!”

    青石镇的粮店虽然是韩秀生在经营,而背后实际上却是杨田刚和楚闯两人进行暗道走私的一个接洽之地,原本在曲武山暗道发现之后,西山村商队的主要精力已经转移到了璋郡凌璋县这边,晨瑜县的这条线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可如今曲武山暗道被封,但晨瑜县的边境却是不曾封禁,于是晨瑜县这条线便成了维系西山村商队的一条重要通道,只是在物资运到青石镇之后,接下来的事情便由楚闯带着去鼓捣了,可楚闯如今能力有限,他手下的那帮兄弟在如今的西山村眼里也不过只是小打小闹罢了。

    这一次杨君山大肆收购晚期灵种,自然没有忘记在晨瑜县也一同进行,而且因为韩秀生那里原本就是粮店,售卖的晚种量大一些反而不如西山村这样一个村庄囤积灵种来的引人注目,于是在先前听到杨振彪的警告之后,杨君山索性将手中大部分的灵种交给了韩秀生去高价售卖。

    三月很快便过去,大半个玉州如今都陷入了一片愁云惨淡的境况当中,暮春的这一场雪灾使得半个玉州的灵谷减产已成定局,而整个西山村却能够安下心来享受来之不易的瓶颈,而杨君山则又大赚了一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