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章 来袭
    “林某就知道上了你们父子的当,入了你们西山村的户籍才一天的时间,这就被抓了壮丁,早知如此,林某还是做自己的散修逍遥自在!”

    林承嗣手中拿着罗盘不断的计算、搜索着什么,同时口中还在不断的抱怨,每确认一处地方,身后的杨君山马上上前开始着手布置下一个建议的阵法。!ybdu!

    只见杨君山先是在地面上打下一排孔洞,然后扎下一支雕刻好的符纹棒,然后又在四周埋入十几枚石币,再用细灵丝将这些石币与符纹棒连接起来,一个建议的预警阵法便布置完成。

    林承嗣斜着眼睛望着地面上的简易阵法,道:“就这么简单?连武人境后期修士经过的时候都能够被发觉?”

    杨君山站起身来,点头道:“原本不会这么简单的,这不是有前辈指点么,只要前辈找出来的这几条灵源地脉准确,这些预警阵法就定然奏效。”

    林承嗣勃然作色道:“小子,你敢不相信老夫的手段?”

    杨君山连忙陪笑道:“哪敢哪敢,要不是前辈,晚辈想要布下这些预警阵法可不太容易。”

    林承嗣脸上这才好看了一些,道:“短时间内老夫也只能够确认这几条相对清晰的地脉,不过这几条地脉可远远无法将整个村庄都兼顾到,到时候贼人要是从其他方向潜入,预警符阵可就成了摆设。”

    杨君山点头道:“这原本就有一些撞大运的成分,万一要是能够提前发觉,咱们也好有一个准备的时间。”

    林承嗣笑道:“希望运气不算太坏,要是武人境中前期的修士也就罢了,就算没有被提前发现,凭借西山村的实力倒也不惧,可要是碰上武人境后期修士,那恐怕就要遭受些损失了。”

    杨君山笑道:“前辈忘了晚辈在村中的商队仓库还布下了一道阵法?”

    林承嗣道:“你的阵法还没有布置完全,谁晓得能有多大作用,当真连武人境后期修士都能够困住?”

    修炼界寻灵师和阵法师有着颇多的合作,因此双方彼此之间都有所了解,林承嗣原本以为杨君山也不过是一个初窥门径的阵法师罢了,不会有太多的见识,然而这几日的交流却是令他再也无法兴起小瞧的心思,甚至在某些事物的认知和看法上,杨君山的阅历和见解仿佛还在他之上。

    西山村中的戏台上面张贴着县衙下发的悬赏布告,言道:“斩获武人境初期天狼匪修一人者,一经确认赏灵谷五十石,玉币五十枚;斩获武人境中期天狼匪修一人者,一经确认赏灵谷百石,玉币百枚,中品灵材五件;斩获武人境后期天狼门匪修一人者,一经确认赏灵谷三百石,玉币三百,中品灵材十件,灵蕴丹一瓶。除以上悬赏之外,天狼匪修劫掠所得,由斩获之人自行寻获。”

    悬赏公布之后,梦瑜县上下群情振奋,斩杀天狼匪修的悬赏丰厚且不说,那些天狼匪修身上的东西也归擒杀他们之人所有,谁不知道天狼门修士这段时间在梦瑜县大肆劫掠,所获丰厚,一旦能够擒下他们逼问出藏匿赃物的地点,那可就意味着是一笔横财!

    然而接连数日,梦瑜县数个村庄都找到了天狼门流窜修士的骚扰破坏,所造成的死伤和屋子损失越发的严重,虽然各个村镇的武人境修士也试图围剿,可是这些流窜修士却是一个个贼得很,一旦发觉不妥马上撤离,因此整个梦瑜县虽然兴师动众,可战果却是寥寥无几,却令整个梦瑜县上下一片风声鹤唳。

    而且这几日的时间过去,原本被击溃的修士现如今又有了合流的迹象,前天荒丘镇的丘陵村便遭到了三名修士的联手袭击。

    之前杨田刚等人还只是想着如何铲除天狼匪修,使得西山村免遭劫掠,如今县衙的悬赏令一下,西山村上下也是摩拳擦掌,想着能够从县衙赚取一笔丰厚的奖赏,特别是悬赏里面要奖赏的中品灵材并未说明是哪些,显然是要领赏之人自行挑选,而林承嗣为修复灵源之地所列出的二十八中灵材之中,中品灵材如今还缺了四种,这倒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至于能够确保灵源之地修复之后还能够继续扩大的六十七种灵材,这个缺口更大,不过这些天狼匪修可是劫掠了荒山镇的镇守所仓库,若是能够从他们口中得到藏匿物资的所在,定然能够凑齐六十七种灵材的一部分。

    村中戏台前平地上的西山村商队的简易仓库早已经建好,之所以选择这里,一来是因为这里空旷,一旦动起手来可以将损失降低到最小;二来则是因为杨君山从林承嗣那里说过,西山上的灵源有一条主要的地脉从这里通过,正好被可以用来布置阵法。

    这两日,荒土镇的几个村庄也发现了这些流窜修士的踪迹,已经有几个村庄在夜晚的时候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袭击,西山村或许是因为两村合并之后的实力令偷袭者也感到棘手,因此一直不曾在西山村附近出现。

    “这事情不对头!”

    杨田刚将村里的几名武人境修士再次聚集了起来,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上一次从曲武山闯入荒山镇的天狼门修士总共不过二十余人,之后被边防修士击溃之后,大概还有一半人幸存,顶多也就十几人罢了,可你们看一看,这几日梦瑜县六个城镇都有村落遭到了袭击,先后发现天狼匪修踪迹的村落多达二十余个,这可就有些蹊跷了。”

    张铁匠不以为意道:“那也没什么,十几个人分成三拨轮流出手,每一波袭击五六个不同的村落,三天下来遭受袭击的也有十几个了。”

    杨田刚摇头道:“不是这样算的,一来这些人被击溃之后很难再形成有组织的破袭;二来有迹象表明他们试图汇合起来,如此就更不可能形成这么大范围的破坏了;第三,这些人当中有伤者,根本无法保证再出手偷袭村落。”

    石南生道:“也许是天狼门还有其他修士潜入了进来。”

    杨田刚点头道:“这倒是有可能,不过在边境戒严和悬赏令的双重打击之下,天狼门即便是有人潜入进来也应该是接应那些被击溃的修士逃离才是,怎么可能继续顶风作案?”

    安侠有些不敢相信道:“三哥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浑水摸鱼?”

    杨田刚点了点头,道:“更确切的说,应当是有人在故意制造混乱才对!”

    众人心中都是一惊,这两年从瑜郡各县传回来的消息似乎都不太妙,撼天宗所代表的官方势力与地方势力斗得如火如荼,唯一平静一些的便只有锦瑜和梦瑜两县,锦瑜县是因为地方势力本就弱小,后来又被撼天宗铲除一空,而梦瑜县则是因为陈纪真人的绥靖政策。

    然而在西山村并村一事之后,梦瑜县的地方势力似乎从中都察觉到了这件事背后县衙主动出手的影子,再加上梦瑜卫突兀的挑起边衅,更是让地方势力嗅到了危险,保不准这些人会在这件事的背后推波助澜。

    徐三娘问道:“那咱们该怎么办?”

    杨田刚沉吟了一下,却是并未回答徐三娘的询问,而是转身向着杨君山问道:“你的阵法布置的如何了,能否困住武人境后期的修士?”

    杨君山答道:“预警符纹已经在村口附近林先生能够找到的地脉边缘上布下,不过这些符阵无法兼顾整个村落四周,假仓库那里的阵法倒是布下了,想要困住武人境后期的修士不可能,但削弱他的实力却是没问题,到时候诸位一拥而上,至少也能与来敌形成纠缠,若是运气好的话,没准能够将其击伤。”

    杨君山说话的时候,厅屋中所有的武人境修士都侧耳倾听,阵法师的地位在修炼界颇高,杨君山已经证明了自己阵法师的身份,徐三娘、石南生等人就算心中尚有疑虑,也不敢直面反驳于他。

    这个时候一旁的林承嗣却是咂了咂嘴,道:“我对阵法有所了解,这小子布置的阵法很少见,至少他要是亲自掌控阵法的话,刚刚他说的话我想应该纠正一下,那就是即便是第五重的巅峰修士来了我等也能凭借阵法与来敌形成纠缠,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让来敌吃个大亏。”

    如果说杨君山之前的言语或许还因为他是一个后辈而被人看轻的话,那么林承嗣作为梦瑜县颇有名气的寻灵师,他的话可就由不得其他人不信了。

    而这也让徐三娘、张铁匠、石南生和李少群等几个并不完全与杨田刚一条的武人境修士心中苦涩不已,无论是阵法师还是寻灵师,只能表明杨田刚对于西山村的掌控和权威已经达到了一个他们所遥不可及的程度。

    夜风微凉,今夜在假仓库值夜的是张铁匠和石南生两位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临时仓库外屋檐下的八个方向垂下了八挂风铃,然而虽有夜风习习,这些风铃却是一动不动。

    一盏油灯,几碟小菜,一坛老酒,两人推杯换盏倒也惬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挂在屋檐下西南角的风铃却是突然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刚刚把酒杯抬起的两人却是不约而同的一僵,对视的目光同时闪过一道惊色,于是便各自放下了酒杯。

    张铁匠站起身来,手中已经将锻铁锤提在了手中,而石南生则将酒桌上的一盏油灯倾倒,灯油流淌在地上燃起了一片青色的火苗,随即一道黯淡的土黄色的光芒在地上一闪而逝,脚下的阵法已经被青色的火苗激发。

    杨家宅院之中,杨君山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披上衣服来到院中的时候,杨田刚已经站在那里面朝西南方向点燃了一锅旱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