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先机
    “张铁匠,好样的!”

    “张铁匠,真汉子!”

    张铁匠下场的时候,土丘村上下对他力战两名同阶修士大声欢呼,杨田刚急忙迎上前来,感激道:“张兄,多谢了!”

    张铁匠之前不过凭着一口悍勇之气撑着,此时下场脸色却是煞白,显然内腑受伤严重,见得杨田刚上前之时勉强笑了一笑,道:“幸不辱命!”

    杨田刚连忙叫来两个村民将张铁匠搀扶回自己家中,随即便准备下一场斗法的人选。

    原本稳占上风的土石村被张铁匠重新拉平了差距,这令石九童大为气恼,可那雄大雄二兄弟却并非是他能够驾驭的了的,好在接下来第三重土丘村只能再次派出一位武人境第一重的修士,而自己一方则依旧在修为上牢牢占据着上风。

    石九童对于本家兄弟石南生是寄予厚望的,这两年来石南生的修为虽然不曾突破,但却也推升到了武人境第二重的巅峰,自己对他也是颇为照顾,实力提升不少,远不是那雄大、雄二之流能够相比的,在他看来若非那张铁匠有中品法器在手,恐怕也未必会是本家兄弟的对手。

    说起这法器一事,也是颇令石九童恼火之处,他土石村上下不算那雄家兄弟二人手中的一件下品法器,总共也不过一件中品和一件下品法器,那中品法器在他的手中,而下品法器则是在石南生的手中。

    可反观土丘村这一边,三件法器却是一件上品和两件中品,那徐家好歹也算有些底蕴,有一件中品法器不算什么,那杨田刚更是出生晨瑜县的望族,虽说有件上品法器听着有些骇人,但到底也还能够接受,可那张铁匠不过一个半拉子铁匠,怎得手中也会有一件中品法器?

    甚至有传言说,徐家族内其实还有一件下品法器,不过之前却是不曾见那徐二晨施展过,难不成那徐三娘一直不曾给他?

    土丘村为什么这些年在荒土镇这么牛气,这两年处处饥荒,可为什么就没有人敢动土丘村?除了那杨田刚荒土镇排名前三的实力之外,土丘村那三件法器同样也是令十里八乡的人忌惮的原因之一,就算是石九童自己进阶武人境第三重,也要在投靠熊家之后才有勇气谋算土丘村。

    “南生,下一场是那杨田刚的夫人韩秀梅出战,她不过是一个武人境第一重的娘们罢了,听说修炼的功诀也不过只是第四等的法诀,记住,一定要战决,万不可再有妇人之仁,浪费太多的灵元,九哥我还指望着你到时候将杨田刚也好生消耗一番呢!”

    两年前沁水上游争田一战,石南生对韩秀梅手下留情,当时的情景来看就算将那韩秀梅打伤也是于事无补,然而石九童对此还是有些耿耿于怀,此次更是生怕自家兄弟再次犯错,又是一番语重心长的忠告。

    然而石九童这一番言语却是白费了,就在他刚刚说完的时候,却见那石南生根本就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神色,而他的目光更是早已经越过了石九童,远远的看向了对面,目光之中甚至流露出了几分吃惊之色。

    石九童心中一沉,心中暗道莫不是那杨田刚也早有准备,叫来了后援不成,然而转过头看去的时候却是一愣,随即便感到好笑,道:“哈哈,杨田刚,莫不是你土丘村没人了,要一个孩子上场充数?”

    那石九童顺着石南生的目光看向场中时,却见正从杨田刚身旁走上场的并非是预料之中的韩秀梅,而是一个十六七岁与杨田刚有着几分相似的少年郎。

    那石九童口中嘲讽的时候,心中也想到了石南生惊骇的缘故,并未使因为对手的强悍,而是因为对手的年龄,一个十六七岁便进阶武人境的少年,怎么听着都让人震惊,这不是只有撼天宗或者那些好强名门家族之中才会出现的天才吗,怎得土丘村也会有?

    说起来这少年郎在荒土镇也算是颇有名气的了,当初两次用弓箭射中了武人境的钱春来,令这位荒土镇副镇守的热门人选名声扫地,因此石九童倒也识得此人是杨田刚的大儿子杨君山。

    不过石九童心中虽然同样惊讶,但却并不认为这少年郎会是石南生的对手,这般年纪便进阶武人境,背后不知道是用多少灵丹妙药堆起来的,修为提升是快乐,可根基能有他们这些一步一个脚印走到如今地步的人结实吗?

    然而杨田刚却仿佛没有听到石九童的嘲讽一般,只是到:“土丘村第三场上场之人便是在下犬子杨君山。”

    一个十六岁的武人境修士,在土丘村这样的荒僻之野居然能出现一个这般令人惊奇的人物,便是那些观战的梦瑜县三大豪强家族的修士也不免多看了两眼。

    韩秀梅虽然进阶了武人境,可她的实力在同阶修士之中只能算是寻常,虽说练成了一道灵术,可那道灵术传承的正主儿就在这里,若当真要与那石南生斗法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这个时候杨君山再隐藏自身的修为也没有必要了,尽管他也只是一名武人境第一重的修士,但若当真论及实力,韩秀梅如今定然不是他的对手。

    其实若非怕暴露了巫硕巫族人的身份,杨君山原本是想着让他上场与石南生斗法的,巫硕毕竟原本有着力巫境第四重的修为,虽说如今修为反噬降到了力巫境第一重,但其真正的实力便是对上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也未必落了下风。

    杨君山走上场的时候便能够察觉到数道强横的灵识就像一道道旋风在自己的身周徘徊,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探寻着什么,甚至有一道最为强横的灵识如同狂风巨浪一般向着他冲来,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却能够动摇他的心神。

    杨君山的灵识覆盖范围与同阶修士相比甚至还弱了一筹,然而那是在他将自身灵识强行压缩了一倍的结果,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灵识也比同阶修士要坚韧的多,纵然面对这一道灵识的突然施压,杨君山也能够做到面不改色。

    杨君山猛然抬头向着那位熊家的外务管家看了一眼,却见此人微微眯着眼睛,仿佛对他全然没有在意一般,可杨君山还是能够从他一闪而逝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一丝惊讶之色。

    哼,一声冷哼从宋威的口中出,同样一道与那熊持忠不相上下的灵识出现,就像是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一下子砸落在杨君山身前,将之前那一道铺天盖地向他压迫而来的灵识拦截,就如同一片巨浪瞬间撞在了一块礁石之上,顿时将巨浪打得粉身碎骨。

    那熊家外务管家头上灰白的丝无风而动,整个人仿佛微不可查的晃了一晃,便听得那宋威道:“你小小年纪便要上场,可知这斗法凶险?”

    杨君山能够感受到宋威目光之中的惊奇以及言语之中的维护之意,但他还是道:“回禀前辈,晚辈晓得!”

    宋威顿了顿,目光在杨君山身上逡巡了片刻,这才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土石村这一次斗法的又是何人?”

    石南生吸了一口气,走入场中道:“在下土石村石南生!”

    杨君山笑了笑,道:“请!”

    石南生看了看眼前尚且稚嫩的面孔,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先行出手,于是道:“还是你先出手吧!”

    杨君山笑了笑,道:“那好吧,看招!”

    杨君山一指点出那石南生便变了脸色,尖锐的啸音带着穿金裂石一般的威力直奔石南生胸前而去,石南生毫不怀疑这一道碎石术若当真点中,自己的胸膛定然会开一个血淋淋的洞口。

    不等石南生试图躲闪,杨君山又是接连两指点出,封住了其他可以躲闪的方位,逼着石南生硬接自己这一道本命法术。

    石南生神色一沉,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出手居然这般老道狠辣,一时大意却是令杨君山趁着先行出手的机会一举抢到了先手试图抢攻。

    不过那又能怎样,石南生丝毫不显慌乱,对方终究不过只有武人境第一重的修为罢了,更何况还只是一个孩子!

    石南生双掌在胸腹前一团,一丝浊气顿时在掌心之中凝聚,而后这一团浊气陡然化作一条浊气长蛇,向着杨君山点出的本命法术一口吞去。

    石南生信心满满,双手再掐法印,又是一丝浊气凝聚,只待刚刚自己一道法术击溃杨君山的碎石术后便起反击。

    啵!仿佛一个气泡炸裂一般的脆响,石南生心中一惊,带着讶色抬头看去时,原本认为轻易可以凭借高出一重的修为破除的碎石术居然在与浊气长蛇相撞的刹那同时化于无形!

    这怎么可能,他的法术怎得会有这般强劲的威力,居然能够力敌自己以浊气凝聚而成的法术,自己的修为毕竟要高出他一重的呀!

    然而杨君山却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先行出手的他在碎石术出手的刹那便已经在酝酿下一道法术,在浊气长蛇炸裂的刹那,一团灰雾已经向着他滚滚而来,石南生不得不散去手中刚刚掐起来的法印,重新施展其他法术施展,先机再一次被杨君山抢去。

    ——————————

    这两日事情较多,而且多是突性质的,来不及提前和大伙儿说一声,抱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