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敌二
    求收藏,求红票!

    ——————————

    那雄二极力想要拖延时间,损耗张铁匠的灵元,然而作为散修出身的雄二本人所修炼的功诀不过是一种法诀罢了,在凡人境尚可支撑,到了武人境所修炼的灵元便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就算是采取游斗,片刻之后便也觉得体内灵元枯竭,便是想要伺机反击也有心无力了。

    张铁匠又是一锤砸下,四周元气动荡,形成狂暴的波动肆虐着方圆三丈的范围之内,地面早已经被他的法器摧残的一片狼藉。

    这一次力竭的雄二终于没有能够躲过,虽然让过了法器的正面轰击,但却被法器带起的狂暴元气流给卷入,整个人顿时被抛飞,在半空便吐出了一口逆血,周身上下没有什么伤势,显然是内腑被震伤。

    “老二!”

    一直站在石九童身边的一个魁梧汉子见状大喝一声,两步便跨过了十几丈的距离,将即将砸落在地面的雄二一把抓住,然而从雄二身上传来的冲击力道却带着那魁梧汉子接连向后退了三四步,这才稳住了身子。

    “好,你是第二个!”

    张铁匠见状猛吸了一口气,体内功诀运转,极力恢复耗损的灵元,同时接着锻铁锤上一次的威势,临空横扫,冲着那雄二的腰眼便砸了过去,法器尚未临身,但浓烈的气机已经锁定了那魁梧汉子雄大的身躯,烈烈的元气动荡发出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啸声。

    雄大其实在自家兄弟被抛飞的时候便晓得他身上的伤势并无大碍,但他还是迫不及待的跳入场中,根本不是心急自家兄弟的伤势,而是想要趁势接战,不给张铁匠喘息的机会。

    哪里料到张铁匠同样看破了他的想法,既然无法得到喘息之机,那索性开始强攻,至少还能够抢占先机。

    张铁匠晓得自身灵元在之前与那雄二的交战当中损耗了不少,那雄二虽说实力不如他,但显然有过许多刀头舔血的逃生经验,斗法的经验丰富无比,形势揣摩的也比较准,发现自己不是张铁匠的对手之后,马上便采取了游斗的策略,整个人滑溜无比,尽可能的损耗张铁匠的真元。

    尽管张铁匠还是以绝对的优势战胜了对手,但体内灵元的损耗却已经超过了五成,心中也不由暗骂那徐二晨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堂堂一个武人境修士表现居然不必凡人境修士强多少,那雄二几乎没有任何损耗便将他打得屁滚尿流,否则自己又何须如此费劲儿。

    “咣!”

    一声巨响陡然从场中爆开,一个很明晰的波纹圈以巨响为中心向着四周排开扩展,整个地面都被这一声巨响所产生的力量刮深了一尺。

    一个人影突然从斗法场之中飞退而出,脸色清晰的闪过一道潮红,正是那接替雄二上场的雄大。

    与此同时,一道青蒙蒙的光芒从场中同样倒射而回,眼见到得雄大跟前之时那团光芒陡然一震,却是绕着他转了圈,然后重新停在了他的身前,光芒散去,护在雄大身前的显然是一件法器,一件三尺铁棍状的下品法器。

    灰尘散去,张铁匠依旧站在远处,锻铁锤不知何时已经倒飞回了他的手中,遥遥的指向雄大,随时准备第二击。

    双方这一次交手,张铁匠趁势出手显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然而雄大却也有法器在手,虽说这一击被打得体内灵元动荡,可到底是正面挡下了张铁匠这一击,在飞退的同时也在极力的运转体内法诀,平复动荡的灵元。

    而张铁匠此时虽说占据了上风,可体内的灵元同样损耗巨大,然而张铁匠此时却也是骑虎难下,他在之前击败雄二时体内灵元消耗甚大,此时对上雄大,一旦对方同样与他游斗,那么有法器在手的雄大绝对能够比雄二坚持更长的时间,直接等到耗干张铁匠体内的灵元自动认输为止。

    也正是因为如此,张铁匠才会在一开始便趁势发难,为的同样是不给雄大任何喘息之机,直接逼他硬喷硬决战。

    锻铁锤御使消耗灵元甚剧,可威力也是极大,最适合正面对敌,一旦被张铁匠的气势罩住,雄大再想要脱身游斗可就难了。

    那雄大刚刚站稳了身子,来不及将体内灵元彻底平复下来,便听得头顶上空一阵“呜呜”怪想,抬头看去时,那锻铁锤已经再次化作小山一般大小的体积向着他砸落了下来。

    雄大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此时他显然也已经明白过来之前自己直接接战显然是落入了对方的圈套之中,此时他虽有心要游斗,可却被张铁匠连续两锤将自身的气机牢牢锁住,便是想要摆脱也是不能,只能这般硬碰硬的对悍。

    “轰隆”又是惊天动地般的一声巨响,雄大周围的地面一丈范围之内顿时下沉了三尺,而雄大本人就像是一枚钉子,整个人在这个三尺土坑之中再次向下钉了两尺,大腿都埋在了土里。

    雄大甚至来不及调息平复体内动荡灵元,强行运转功诀,将自己埋在土中的身躯拔出来并跳出土坑。

    然而就在他刚刚摆脱束缚的刹那,锻铁锤已经第三次祭起,向着他的头顶砸落了下来。

    这家伙不要命了吗?

    雄大敢十成十的打包票,对面那个家伙也决然不曾平复了体内灵元,可他这般运转体内灵元强行驾驭法器,自己固然是体内灵元动荡措手不及,他又能好到哪里去,这根本就是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杨田刚与他非亲非故,何必要为他这般拼命,难不成那杨田刚也许了他几亩灵田不成?

    第三锤砸下,雄大体内的灵元已经不再是动荡,而是直接波及到了丹田,凝聚的浊气一下子被打散,雄大的口中、耳中、鼻中全部往外渗血,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厉鬼一般。

    甚至雄大还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法器本体都已经在这一击当中受到了损伤,这更是令雄大心疼不已,这一件法器可是他和自家兄弟用多年的积蓄才炼制而成,雄大就算是自己受伤也不愿这件法器受损。

    可现在这件法器已经受损了,这令雄大大为恼怒,对方这简直就是要和他同归于尽一般。

    “真要拼命吗?”

    雄大嚎叫着从地上站起身来,法器在他身周摇摇晃晃的震颤,显然此时他体内的灵元运转已经极度的不平稳,但他的灵识能够察觉到,十数丈之外的对手依旧站在那里,他的法器也依旧还在,不过那柄铁锤这一次不曾祭使在半空,而是被那人握在手中。

    灰尘再次散去,张铁匠再次进入雄大的目光之中,此时就看到张铁匠胸前的衣襟上染着一滩鲜红色,显然连续强行御使锻铁锤硬悍,在遭到雄大的全力抵挡之后,张铁匠同样被震伤了内腑。

    听得那雄大的嚎叫,张铁匠突然张口笑了起来,口中的余血未尽,他的牙齿都被染成了血红色,这一笑却是令人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怕了,嘿嘿,你怕了!”张铁匠的笑容带着一种异样的狰狞。

    雄大指着张铁匠跳脚骂道:“你他妈就是个疯子,不过是一场比试,用得着生死相斗吗?”

    说得急了,那雄大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用手掌使劲的拍打着胸脯,猛然张口也是一口淤血吐了出来。

    “石兄,”杨田刚突然张口道:“这一战算是平局,如何?”

    石九童脸上显露出不甘之色,这一次斗法其实早已经在熊家的算计之中,为的就是防止有人干涉,为此熊家不惜让两个纳入家族的武人境修士悄然入了土石村的户籍,为的就是以绝对优势击败土丘村,令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土丘村就算是除了徐二晨这样的幺蛾子,在几乎二打一的情况下,那张铁匠居然还能够将局势拉平。

    那张铁匠不是与那杨田刚素来不和吗,怎得还愿意如此相助那杨田刚,这两场斗法,那张铁匠简直就是在为那杨田刚拼命一般。

    石九童有心想要让两人再次比拼下来,他看得出来,那张铁匠其实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就算是再次拼下去两败俱伤的话,那以那张铁匠的打法,将来落下的伤势张铁匠也要比雄大严重的多。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感觉到了一道目光正死死的盯着他,转身看去时,却是那刚刚从场上走下来的雄二,石九童嘴里想要继续两人比拼的话却是没有说出来,算了,那土丘村接下的人定然是那韩秀梅,一个武人境第一重的修士罢了,南生定然是手到擒来,到时候南生与自己先后与那杨田刚斗法,凭借着自己刚刚练成的灵术,己方依旧牢牢占据着优势。

    “也好,如此就以平局论吧,雄大兄弟,快些下来休息一番!”石九童立马换了一副关切的笑脸,将雄大接下来之后,转身对身旁的石南生道:“南生,接下来轮到你了,万不可再有妇人之仁,你晓得这一次意味着什么!”

    石南生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这一次不出意外,他的对手会是韩秀梅,可当他抬眼向着场中望去的时候,神色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