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熊余
    梦瑜卫的前身乃是撼天宗镇守宗门的道兵大阵撼天卫,撼天宗的撼天卫,每一位由九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组成一个小型的撼天大阵,据说联手之下能够直面真人境二重的修士。,ybdu,

    而每九卫共八十一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联手布下的完整的撼天大阵,传说更是能够硬抗真人境第五重的修士而不落下风,然而这也只是一个传说罢了,真假谁也弄不清楚,便是瑜郡之人也多诱人相信这是撼天宗的夸大之词。

    这撼天大阵由撼天宗的道兵阵法宗师修改之后传授给瑜郡各县的撼天别院,道兵大阵的威力虽然减弱了,但同时门槛也降低了,以前只能够以武人境后期修士演练的阵法,如今修士秩序进阶武人境便能够进行演练。

    各县从别院之中挑选武人境修士的内外门弟子进行演练,从而组成了撼天宗在各县的威慑力量,同时以各县之名来命名这些道兵卫,梦瑜县的叫做梦瑜卫,锦瑜县的叫做锦瑜卫,晨瑜县的自然就是晨瑜卫。

    这些经过改动之后的简易道兵大阵,每一个简易阵法同样由九名武人境修士组成,阵法的威力根据这九名修士的实力而定,通常而言,九人当中只需有三位武人境后期,三位武人境中期,再加上三位武人境初期,组成的阵法便能够挡得下真人境第一重修士的攻击,当然,只是在只守不攻的情况下。

    按照撼天宗的规定,瑜郡下辖六县,每县都可以设立三卫共二十七名道兵卫,而按照道兵大阵的威力而言,二十七道兵同时组成大阵,即便是这二十七人尽数是武人境初阶的修士,也足可以用来压制一名真人境初阶的修士。

    因此,每一位县令上任之后,首要任务便是要将别院中的三卫道兵牢牢的抓在手中,有这三卫道兵在手,再加上县令同样也是真人境的修士,便有足够的力量压制各县的各种家族、势力。

    甚至在危机时刻,一名真人境初阶的县令亲自主持道兵大阵,便是面对真人境第三重的修士也是无惧。

    梦瑜县县令陈纪真人上任伊始表面看上去无为而治按兵不动,而实际上从一开始陈纪真人便进入别院将三卫梦瑜卫牢牢的抓在自己手中,并对这二十七人仔细进行了一番清洗,凡是有梦瑜县三大豪强背。景的,尽数以各种理由、借口进行裁汰和调任。

    同时也对这二十七人进行了一番补强,将一些修为地下且近年来毫无寸进的同样转入后补,换上修为更高的,或者潜力更大的,日夜进行道兵大阵演练,使得这二十七名梦瑜卫实力大进。

    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陈纪真人看上去在梦瑜县毫无作为,然而梦瑜县三大豪强以及各大望族却丝毫不敢对这位县令掉以轻心,上一次虽说是借着朱真人在锦瑜县和王千真人在晨瑜县的声势而主动退让,可三大豪强未尝没有向撼天宗示弱的同时也试图向陈纪真人示好。

    那男子听得老师要自己径直带一卫梦瑜卫前去已经是满脸惊讶,可老师一口一个主持公道却也令其迷惑不解,只得道:“弟子愚钝,还请老师明示,该如何‘主持公道’?”

    老者笑道:“灵源之地在梦瑜县来说也不算是小事儿了,这样的事情大鼎堂都收到了消息,其他两大豪强同样在梦瑜县经营日久,他们会不知道?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难道会任凭熊家将好处收去?明天这小小的土丘村怕是有热闹要看了。”

    男子若有所悟,于是笑问道:“那在老师看来,这一处灵源之地最终会如何解决?”

    老者看了他一眼,道:“那就要看老夫在这位土丘村村正身上是否看走眼,也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喽。”

    男子略带着一丝惊讶,道:“弟子倒是明白了一些老师的意思,只是那土丘村村正杨田刚老师似乎对此人颇为熟悉,难不成此人是老师布下的暗子?”

    老者“哈哈”一笑,道:“非也,只不过是因为此人之子曾经得老夫传授锻体之术,被老夫收做记名弟子罢了。”

    男子顿时恍然,随即大为敬服道:“老师目光深远,弟子不及万一。”

    第二日一大早,杨田刚便与其他几位武人境修士带着土丘村一干颇有身份地位的村老在村南口上等待,土丘村上下虽因为将灵源之地献给熊家而觉得大为可惜,可却也晓得熊家乃是梦瑜县第一豪强,他们看上的东西,土丘村是无论如何也争不过的,因此倒也显得坦然。

    “咦,徐氏族长三娘子为何还没到?”

    村里人都聚集的差不多了,可徐家人群之中却是不见了徐三娘,其余村民难免窃窃私语。

    这些议论自然瞒不过杨田刚,杨田刚的目光不经意间向着张铁匠看去,却见张铁匠的目光也正巧向他看来,两人目光一触即分,心中已有默契。

    “三娘有要事晚到片刻,徐氏这里有我就足够了,村正大人若有什么吩咐,尽管对我说。”

    徐二晨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站在徐氏族人当中向着杨田刚微笑说道,周身上下属于武人境的澎湃气息如同示威一般向土丘村上下展现着。

    虽说昨天徐二晨进阶武人境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土丘村,但当众人真正看到徐二晨武人境修为的时候,还是不免心神震动,毕竟武人境修士在村落之中数量极少,如今徐二晨进阶武人境也才只是整个土丘村中的第五位而已。

    众人的神情各不相同,但大多数还是显现着欢喜之色,毕竟土丘村的武人境修士又多了一位,土丘村的实力也会跟着上涨一分。

    杨田刚瞧得徐二晨一番话说出来,徐氏族人之中的神色却是极为复杂,不着痕迹的冷笑了一声,道:“哦,也没什么吩咐,大家等着就是了!”

    日光刚刚升起,土丘村众人尚未等来熊家修士,却见河对岸人声鼎沸,却是土石村一干人等在村正石九童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向着土丘村来了。

    “哈哈,杨兄,恭喜恭喜呐,听说贵村居然找到了一处灵源之地,可喜可贺呐!”石九童远远的看到杨田刚便高声恭贺,然而神情之间却是掩饰不住的嘲讽和得意。

    这石九童原本只是武人境第二重的修为,或许是因为前些年受了杨田刚的刺激,这两年来勤加修炼,早已经达到了生浊气的巅峰,后来投靠熊家之后又得熊家之助,却是让他冲开了这一重的瓶颈,浊气成功化煞气,进阶武人境第三重,如今已经是与杨田刚一般高低的修为。

    随在这石九童身后的,除了修为达到武人境第二重的石南生和另外一位土石村武人境修士之外,还有两位陌生的武人境修士一同随在土丘村的村名之中向着土丘村而来。

    这两名陌生的武人境修士都有着第二重的修为,这两人应当就是熊家那些化装成失地的佃户而被土石村收留的援手当中的首领了。

    在梦瑜县哪里有武人境修士成为流民佃户的,明眼人一看便晓得底细,可这也正说明了熊家在梦瑜县的豪横,老子就是明着欺负你,你能怎么着?

    杨田刚不动声色,道:“找到灵源之地那是我土丘村自家之时,与石村正有何干系?石村正带人这般大张旗鼓的来到土丘村,难道是来示威的吗,又或者是想要抢夺灵源之地?”

    石九童“哈哈”一笑,道:“杨兄说笑了,那灵源之地如今又是你土丘村囊中之物,我石老九纵然眼馋,可也没有从熊家手中抢夺的胆子呐,哪里像杨兄你,连熊家的人都敢打敢囚?”

    说着那石九童的脸便阴沉了下来,接着道:“熊家的人也就算了,到时候自有他们找你算账,可昨天为何连同我土丘村的十几个孩子也被打了?而且伤得那么重,真当我土石村的人好欺负吗?”

    杨田刚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奇道:“这倒是怪了,杨某没向石村正兴师问罪,石村正倒是先来倒打一耙,既然如此敢问石村正,昨天一伙孩子打架,贵村的孩子几何,我村孩子又有几何呀?”

    石九童脸色顿时一红,土石村一伙二十余人围攻杨君平等四五个,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打得哭爹喊娘,这原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石九童见状马上岔开了话题,道:“嘿嘿,都是些小孩子的事情,本村正才懒得多加计较,只是提醒杨村正日后多加管束自家子弟便可,本村正这一次带着本村村民前来,一来自然是要见证灵源之地交予熊家这件盛事,二来嘛,自然是为了并村之事。”

    说道并村之事,石九童身后的土石村村民大部分人倒是一脸的热切之事,而土丘村上下却多是些恼怒和轻蔑之色。

    那石九童得意的一笑,道:“在下想要告知杨村正的是,今晨从县城传来消息,陈纪县令却是已经答应我等并村之举,不过两寸合并之后这村正之位嘛,嘿嘿,这一次熊家人前来正是时机,熊家乃是本县第一豪强,正是见证两寸合并之后村正之人的合适人选,杨村正以为如何呀?”

    听得并村之事已经为县令所同意,土丘上上下皆有愤愤不平之色,众人交头接耳低声议论,不少性子急的人甚至已经开口骂出声来。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天边有七八道遁光合为一股,向着土丘村方向飞遁而来。

    “熊家的人来了!”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两村之人纷纷向着远处的遁光望去。

    片刻之后遁光便已经临近了土丘村上空,人尚未从遁光之中落下,沛然无匹的气势已经先行落了下来,两村上百村民个个面色显白,不少人脸上甚至显露出了惊惧之色。

    遁光散开,荒丘镇镇守熊满山当先从中落了下来,随后又有六人陆续降下,前后总共七人,每人都有着武人境的修为,除了两名武人境初阶的修士身着家丁服饰在七人之中落在最后,中间三个与那熊满山一般都是武人境第三重的修为,而走在最前面的两个,除了熊满山这个熊家的嫡系子弟之外,稍稍落后于他的一个五旬老者却是气度森严,赫然是一位武人境第五重的修士。

    两村村民瞬间便被熊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所慑服,人家连家丁都是武人境的修为,不愧为是本县第一豪强,大部分村民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武人境第五重的高手,纷纷暗自心叹,这一次不虚此行。

    “哈哈,劳烦杨村正久等了,抱歉抱歉!”

    熊满山嘴里说着抱歉,神色间却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脸色一转却是看在了一旁石九童的脸上,道:“咦,石村正也在呐?”

    石九童连忙赔笑道:“见过三爷,这不是听说三爷要带人来收这灵源之地嘛,正巧县令大人已经批准了两门两村的并村之举,在下便琢磨着,并村好歹对于我等两村而言却是一件大事,正巧三爷您前来,您老面子大分量足,为我们两村合并做一个见证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熊满山闻言“哈哈”一笑,道:“石村正却是好算计呐,你可是这荒土镇的副镇守,还兼着这土石村的村正,两村合并于情于理都应该是你来做这村正呐,不过嘛,你到底还是副镇守,荒土镇的事情繁多,心思想必也不能尽数放在合并后的村子上面,正好杨村正治理村务却是颇有心得,正好可以做一个副村正,协助石村正你管理好村庄嘛,两位这可真算得上是珠联璧合!”

    石九童听了顿时心花怒放,嘴里却是谦虚道:“哪里哪里,熊镇守却是过奖了,在下才疏学浅,这村正到时候怕还是杨村正做比较合适呀!”

    熊满山瞥了一眼杨田刚,道:“诶,石副镇守不要妄自菲薄,你与杨村正那可都是一时俊杰,可惜杨村正到底才做村正数年,比不得你石副镇守资历深厚呐,你说在下说的是也不是啊,杨村正?”

    土丘村上下见得熊满山如此明显的偏袒石九童,尽皆垂头丧气,在并村之举势在必行之后,连杨田刚成为并村之后的村正也成了奢望,土丘村村民显然都已经失了信心。

    面对熊满山这样逼迫自己表态,杨田刚却是从容不迫的微微一笑,道:“熊镇守还是先将灵源之地查看一番吧!”

    熊满山脸上露出了不快之色,他身旁那位五旬老者目光如刺,向着杨田刚看了一眼,杨田刚顿时脸色白了一白,但还是勉强保持着脸上的微笑。

    熊满山冷哼一声,向着他身旁那位五旬老者示意,道:“也好,我身后这位是我熊家外务管家熊驰忠熊老爷子,他会全权负责此次灵源之地的交接。”

    那位熊驰忠管家上前一步,道:“老夫受三爷之托来处理这一次灵源之地所有权的归属,按照规矩,当先到灵源之地查探清楚,杨村正及土丘村中有声望之人可随同查探,以免中途有误。”

    杨田刚至始至终神色平静,仿佛认命了一般,闻言点头随在老者身后,土丘村中马上又有张铁匠跟了上来,那徐氏的徐二晨想了想,在徐氏族人期望的目光中却是不曾迈动脚下的步子,而后又有几人跟了上去。

    见得没人上前,熊驰忠点了点头,朝着那两名身穿家丁服饰的武人境修士中的一个招了招手,那人快步上前却正是昨日被杨田刚放回去的熊七斤。

    只是一日的功夫,这熊七斤这段的腿骨已经能够重新走路,只有左手的一根小指却是再也无法恢复过来了。

    那熊七斤走到杨田刚近前,脸上的狰狞之色一闪而逝,看向杨田刚的目光却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怨毒之意。

    “这是我熊家寻灵师,想来杨村正已经见过了,咱们这便去吧!”

    杨田刚点了点头,众人正要向着西山上的石榴林走去,天空却突然有一道声音从极远之处滚滚而来,而后突然在土丘村上空炸响:“且慢!”

    刚刚在石九童献上的坐骑上就坐的熊满山猛然从中弹了起来,道:“余泽林,是谁,是谁通知了余家?”

    那正要带着杨田刚等人上山的熊驰忠也猛然转过身来,听得熊满山咆哮,开口道:“三爷,稍安勿躁!”

    天边又是数道遁光落下,为首一名三旬修士面冠如玉,神采飞扬,却是有着武人境第四重的修为,生生压了熊满山一头。

    “余泽林,你来这做什么?”熊满山冷哼一声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