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追踪
    杨君山小心翼翼的在沼泽之中穿行,他最终还是让好奇心以及一丝贪欲驱使着向两拨人行进的方向追了上去,决定去看一看究竟。

    这个时候他从沼泽当中留下的痕迹判断,自己应当已经很接近相互追逐的两拨人了,因此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看热闹可不能把自己也陷进去。

    沼泽当中的一处缓坡之上,这里不曾被沼泽中的泥水蔓延上来,倒是一处不错的歇脚之地,张玥铭坐在一块石头上眉头紧皱着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师兄,咱们带着的食物和清水在之前的两次斗法当中损失了不少,你们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还有这一次大伙儿追随师兄来这南轩沼泽,有一些师兄弟暗中已经在揣测师兄的目的了。”

    徐菁将一只盛满清水的竹筒递给了张玥铭,同时轻声向他提醒道。

    张玥铭正要打开竹筒喝水,闻言又将竹筒盖子拧好了,道:“我不渴,这些清水先留着吧。”

    看了看周围的十几位师兄弟,张玥铭嘴角挑起一丝苦笑,他何尝又不知道这些人之所以追随自己,不过是看重自己尚未进阶武人境便已经成为撼天宗内门弟子的身份,以及自己被人称颂的天才名声罢了。

    如今真正频临险境,这些人一个个便起了异心,虽不至于公开反对,但私下里已经有人开始质疑自己的决定,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建议分头跑路了。

    这茫茫沼泽,一旦分开且不说里面隐藏的危险一两个人是否能够应付,自己等人也必将被身后追着的对手好整以暇的各个击破而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够让缀着的对手投鼠忌器,才能够拥有一战之力,自己必须要将所有人的心气先调动起来再说,这个念头在张玥铭的心中一转,随后便听他正色道:“诸位有所不知,我等这一次之所以前来南轩沼泽,是因为我等本门典籍之中发现了一条线索,百余年前,我撼天宗的一位叛门弟子曾经在南轩沼泽之中留下了一处栖身的洞府,这洞府之中应当藏有此人收集的部分宝物,其中很可能有法器存在!”

    果然,众人一听得张玥铭此行的目的,顿时个个精神一振,一名修士问道:“张师叔,你说这沼泽之中居然有洞府,可这都百余年过去了,那洞府不会已经被别人挖了吧?”

    张玥铭识得此人,乃是撼天宗一位内门师兄薛盛的儿子叫做薛子奇,他的父亲据说前些日子去了晨瑜县乱石镇担任镇守一职,这一次自己来晨瑜县,这位薛师兄便将自己的儿子介绍给了自己,话里话外不过是要自己多多提携之类。

    其实不仅是薛子奇,其他几个年岁与自己相差仿佛的少年修士多是他们的父亲介绍给自己,要他们的子女多与自己亲近、交朋友之类。

    张玥铭在撼天宗辈份颇高,他进入宗门之后直接便被二代长老收为弟子,在撼天宗当中与薛盛等内门弟子同为第三代弟子,可偏偏自己的年岁又小,这些年长的师兄们不好刻意接近,便借着子女们与自己套近乎。

    张玥铭听得薛子奇询问,笑了笑道:“应当不会,那一处洞府隐藏的极为隐秘,若非是知晓位置之人决然不会想到。”

    那薛子奇想了想依旧道:“师叔话虽如此,但毕竟百余年过去,焉知就没有好运之人恰好找到了拿处宝藏,如果真是如此,那我等这一次深入南轩沼泽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更何况之前咱们与那潭玺派的弟子交手两次,已经先后折了吕师兄和梁师弟,还有四五位师兄弟受伤,我看咱们还是先行退出沼泽,反正师叔您也说那处洞府隐藏的极深,如果当真没被人发觉的话,日后再来也是一样!”

    张玥铭双目微眯,他能够看得出来,这薛子奇的一番话很是得一些人的认可,有一些经过先前的两次斗法已经泄了心气,与其说是厌烦,还不如说是害怕了。

    “师兄,那叛门弟子姓甚名谁,他留下的宝藏之中都有些什么东西?”站在一边的徐菁突然开口问道。

    徐菁虽然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但她的运气很是不错,因为她的苍耳窍诞生了天赋秘术的缘故而被一位撼天宗的二代修士看重收入门下,这位二代修士虽不曾进阶真人境,但在宗门之中资格很老,有两位过命的师兄弟都是真人境的长老,因此在撼天宗的地位很高。

    张玥铭知晓徐菁这是在给自己解围,果然徐菁的话一出口,其余的弟子纷纷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来,就是那薛子奇也是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

    朝着她感激的笑了笑,张玥铭道:“此人叫做尹拙鸣,乃是百余年本派的一位武人境阵修奇才,曾经因为盗窃本宗一件宝器而被处死,不过此人在死之前曾经为自己留下叛门而逃的后路,这条后路便是在南轩沼泽当中的一座洞府。”

    “因为此人早已经存了叛逃之心,因此在这座洞府当中收藏了自己的大半身家,其中便包括法器!”

    “法器!”

    众少年修士一听精神顿时一振,双目之中都能放出光来!

    那薛子奇忍不住又道:“即便是有法器恐怕也只有一两件,到时候应当也是张师叔的囊中之物吧?”

    众人一听又是一阵默然,那尹拙鸣就算是撼天宗的阵法奇才,能够拥有一两件法器便已经顶天了,就算找到了洞府那法器也不可能落在他们的手中。

    张玥铭看了薛子奇一眼,淡淡道:“我说过,这位尹拙鸣乃是以为阵修奇才,此人曾经根据本派的一门灵术传承创造了一种全新的阵法,而这种阵法在开启的时候却需要一种极为重要的辅助之物,那就是戊土精石!”

    “戊土精石?”

    这一下所有人都不淡定了,戊土精石的作用在场的每一个人没有不晓得的。

    张玥铭见得众人原本涣散的精气神一下子就冲到了丁点,眼底不经意间闪过一道轻蔑之色,嘴里却是笑道:“大家也都知道,咱们撼天宗以土属性的传承名闻玉州,乃至整个修炼界,戊土精石的作用想必所有人也再清楚不过了,这一次咱们进入沼泽的十几个人至少有个都已经有了凡人境五重的修为,其他的也都在第四重以上,武人境指日可期啊,我虽不清楚那洞府之中到底有多少戊土精石,但作为阵法的消耗品,决然不可能像法器一样只有那么一两件!”

    “那咱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快点去吧,要是等那些人再追上来跟咱们抢夺宝藏该怎么办?”

    十几个少年修士早已经忘记了先前同伴的死所带来的恐惧,就是三四个受伤的修士这个时候也强打着精神想要继续追随张玥铭去寻找尹拙鸣遗留的洞府宝藏。

    “哼!”徐菁猛然冷哼了一声,见得众人诧异的目光望了过来,她才冷着脸道:“张师兄这一次带着大家进入沼泽,原本是想着为大家寻一条冲击武人境的捷径,张师兄为人实在,为了避免大伙儿失望,再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把所有的责任都担在了自己肩上,可不曾想诸位当中却有人怀疑张师兄的用心,现在一听有可能得到戊土精石,恐怕先前心里的责怪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吧?”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其中不少人脸色都是一红,还有几个脸色如同徐菁一般满脸的愤愤,却是将目光盯向了薛子奇。

    徐菁冷笑道:“当然,如果现在还有人想要退出的话,那么我想大家应该是大为欢迎的,毕竟少了一个人,到时候分宝藏大伙儿便能够多分一些不是!”

    薛子奇神色一慌,赶忙将头低了下来,目光之中却闪烁着一丝狠戾。

    杨君山这个时候便藏身在一处沼泽当中的灌木丛之后,手中已经掐死了三条趁机爬到自己身边试图偷袭的泥蛇。

    就在距离这片灌木丛不远处的一块泥地之上,二十余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修士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其中还有两三个人的身上带伤。

    这二十余名少年修士身上的衣着与杨君山平日所见之人不同,不过杨君山却识得这些人绝非瑜郡之人,而是与晨瑜县毗邻的玺郡潭玺县的修士,具体说应当是潭玺派的修士。

    玺郡与瑜郡不同,这个郡虽然也分县镇,但却并非像瑜郡这般以地域划分,而是以宗门的数量以及所占据的范围来划分。

    玺郡最大的宗门分为四个,因此玺郡也被分为四个县,每一个县的大小都与该宗门的势力范围相同,这潭玺派便是占据了潭玺县的一个宗门,据杨君山所知,潭玺派在玺郡四大宗门当中排名第三,虽远比不得瑜郡撼天宗,却也不容小觑。

    “真搞不明白,既然晓得了这些人的踪迹,宗门只需要派两名武人境修士便能够将他们尽数沉到沼泽的泥沼当中,又何必派咱们与这些人较量,还折进去了四名兄弟。”

    一个身材肥硕的少年找到了一个干爽的石头连忙一屁股坐了上去,大口的喘着气抱怨道,看得出来此人应当是这些少年修士当中的一个头领。

    “肥猪,你还好意思说,咱们这些人比人家撼天宗的那几个外门弟子多出来一倍,又是出手偷袭,却没占到便宜,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而是想想怎样才能完成任务,否则这一次咱们回到门派当中也抬不起头来!”

    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拍了拍手上的污泥,招呼其他几个带头修士走了过来。

    ————————————

    上架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