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百雀山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茫然

百雀山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茫然

作品:仙路至尊 作者:睡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终于要到海外了!”

    杨沁瑜等一行人虽然尚未到达海边,但却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于海上的湿润气息。

    青梅兴高采烈的欢呼着,就连云裳这个时候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微笑,神色间有着微微的憧憬之色。

    “小姐,青公子一定会派人驾着华舟从海上来接你,那华舟一定大极了,也漂亮极了,华舟上肯定还会有许多服侍您的侍女,还为您准备奇珍异果,终于不用再吃那些烤野兔和烤鱼了。”

    青梅在云裳微笑的目光当中又跳又叫,同时还不忘鄙薄杨沁瑜几句,接着道:“也终于再也不用整天里被人追杀,担惊受怕了,青公子仅凭自己妖王境的身份便足以吓退那些追杀我们的人,更不用说来接我们的肯定都是青公子派来的高手!”

    青梅说话之时目光却是斜向杨沁瑜,那眼神之中的意思不言自明,便是云裳明知青梅所言不妥,却也在此时选择了忽视。

    就在主仆二人身后,杨沁瑜牵着奇奇的手望着兴奋的二女,神色间却显得极为平静,而奇奇则有些好奇且不明所以的望着自己的母亲和梅姨,显然不太清楚她们两个为何会这般。

    随着海潮扑岸的声音越来越响,大海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来了,小姐,你快看那艘船,肯定是青公子派来接我们的!”

    就仿佛在印证主仆二人之前的庆贺一般,便在云裳等人来到海岸边上不久,果真便有一艘装饰华丽造型优美的华舟在海天相接之处出现,并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他们所在的海岸边驶来,这更让青梅整个人仿佛都飘了起来一般。

    而那艘华船也果真便如同发现了他们一般,在出现之后便直接朝着他们所在的岸边直驱而至。

    待得华船距离岸边越来越近的时候,在船的甲板上突然有两位宫装丽人站在了船舷之处,望向了正在岸边的云裳等人。

    “这二位应当便是青公子派来服侍小姐的侍女了吧,果然青公子身边就连下人都这般出众!”

    青梅低声在云裳面前赞了一句,心中却暗道,便是青公子身边的两位侍女都有这般风采,看那神情气度都快要赶上自家小姐了。

    一想到这里,青梅便不由的抬头挺胸,努力的将自身的气质也要展现出来,暗忖自己跟随小姐多年,日后小姐便是这些人的主母,自己身为小姐身边的心腹丫鬟,今后也免不了要和这些青公子身边的下人打交道,自己可不能给她们比了下去,那样岂不是要给自家小姐丢人?

    不过一想到这段时间以来自己与小姐二人的落魄,青梅便又觉得有些丧气,小姐天生高贵也还就罢了,毕竟身份在那里,本身又是真妖境高手,可自己一个身边侍女肯定狼狈极了,哪里能够与青公子的这些侍女一较长短?

    心中自怨自艾的情绪一生,脸色便是一垮,心中没来由的便对杨沁瑜父子更多了三分憎恶,要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这么狼狈,更不会还没与青公子身边的侍女见面便自觉矮了三分!

    哎,没办法,谁叫自己与小姐如今落了难呢,且先笑脸相迎,毕竟能够来迎接自家小姐的,必定是青公子身边极为亲近之人,自己便是低下了身段去讨好也不为过。

    于是,眼见得华舟已经靠岸,青梅的脸上便又挂上了笑容,只是笑容之中多了三分奉承与讨好。

    可无论是云裳还是青梅,二女在这个时候谁都不曾将杨沁瑜父子看上一眼,否则的话,二人肯定会发现此时杨沁瑜脸上的怪异神色。

    海滩的水浅之处并不能够阻挡华舟的靠近,从船舷之上伸下来的旋梯更是直接延伸到了众人的身前。

    青梅见状连忙拉着云裳的手走上华舟,一边走还一边理着自己的衣服,同时还小声的询问着自家的小姐,看自己可还有其他有欠若当之处,二人却仍旧没有注意到,那从华舟上伸展而出的旋梯不但来到了她们主仆二人面前,还有一道延伸到了杨沁瑜父子面前。

    刚一上得华舟,眼见得刚刚那两位宫装丽人便并肩站立在甲板上不远处含笑而立,青梅便率先开口道:“呀,两位姐姐便是青公子身边的体己人吧,妹妹青梅见过两位姐姐了,两位姐姐可真是好福气!”

    见得两位丽人站在那里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微笑,心中顿时感到不妥,自己只是一个丫鬟,在这个时候怎么能够挡在自家小姐面前先行开口呢?这下坏了,看这两位一副笑模样,心里还不定如何嘲笑自己不懂规矩。

    想到这里,青梅几乎是原地猛地一跳,连忙让开了身子,道:“这位便是我家小姐了,也是青公子的未婚妻,也是两位姐姐未来的——”

    青梅话还没有说完,两位宫装丽人却已经移步向着主仆二人走来,登时将青梅的话给堵了回去。

    云裳见状,脚步轻移,从青梅身后移到身前,正要开口说话:“两位——”

    却不料话音刚开,那两道身影根本就无视主仆二人存在一般,径直向着二人身后走了过去,哪怕云裳向来云淡风轻一般的神采,此时也觉得脸皮发僵。

    “师弟!”

    “哥哥!”

    两声称呼从主仆二人身后传来,这个时候要是她们两个还不清楚这华舟迎接的是谁,那可才叫做脑子出了问题。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主仆二人越发的感到难以置信。

    这艘华舟居然是来迎接他的?

    他何德何能啊?

    难道说这是青公子在故意羞辱他么,想及当日死在河边树林中的那位鬼狐一族的修士,云裳心中却是暗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还是需要出面救上他一救的。

    然后身后再次传来的声音彻底打破了主仆二人唯一剩下的一丝臆想。

    “二师姐,二妹!”

    杨沁瑜的声音平静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相逢喜悦,然后拍了拍儿子的脑袋,介绍道:“这位是你二师姑,这位是你二姑,你要记得了。”

    奇奇乖巧的点了点头,他能够感受到父亲心中的真挚,认真的看了眼前二人一眼,叫道:“二师姑好,姑姑好!”

    “好孩子!”丁如兰弯腰摸了摸奇奇婴儿肥的脸蛋儿。

    “乖侄子,快过来,让姑姑看看!”

    相比于丁如兰的亲昵,杨沁琳可就更要对自己的这个亲侄子宠溺的多了,哪怕只是第一次见面,便从自家哥哥手中将孩子夺了过来,搂在身前一通细看,然后才道:“饿了没有,姑姑给你准备了许多好吃的,一会儿想吃什么便吃什么。”

    说到这里,众人才注意到在华舟的甲板之上已经摆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早已经盛满了各种新鲜果子,而且每一种都散逸着浓重不等的天地灵力,赫然每一种果子都是饱含灵力的灵果。

    看得出来杨沁琳很是稀罕自己的这个侄子,牵着他的手直接来到桌子面前,任由奇奇挑选自己喜欢吃的灵果,而在再次经过云裳主仆二人身前的时候,仍旧是一副视若无睹的模样。

    奇奇毕竟还是小儿心性,纵使乖巧懂事多些,在眼前这么多让人垂涎欲滴的水果面前也忘了其他,只管将自己看上去又大又香甜的灵果往自己口里塞。

    “走吧,师弟,到那边去坐一坐!”

    甲板上发生的一切当然都瞒不过修为最高的丁如兰,她向着杨沁瑜笑了笑道。

    杨沁瑜也道:“好啊,一别便是多年不曾相见,沁瑜正有不少问题要向师姐你请教。”

    说着,二人也从云裳主仆二人身边走了过去,至始至终都不曾理会她们。

    “小,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青梅神色惊疑不定的向着自家小姐询问着:“他在飞流剑派不只是一个普通弟子么,怎么还有师姐和妹妹?难道他当初还对小姐你有所隐瞒?”

    能够驾驭如此大的一艘华舟出海,这哪里是一个记名弟子该有的资格,这说明杨沁瑜的那名师姐至少也得是飞流剑派的亲传弟子才行。

    云裳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三人在不远处彼此间谈笑风生,分明便是一副极为熟悉的样子,而奇奇则专心对付着桌上的各种灵果,吃的也是不亦乐乎。

    在这么一瞬间,云裳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欺骗!

    “咕噜噜——,咕噜噜——”

    一阵奇怪的叫声突然从旁边传来,云裳转头看过去时,却正看到青梅的目光直勾勾的望着正在被奇奇大快朵颐的各种灵果,使劲儿的吞咽着吐沫,低声细数着道:“琉璃晶果、黄白犁、紫灵桑葚、水晶蜜饯,哇,那个难道是灵妖本体结出来的果实么,想来一定很好吃吧——”

    青梅本体出身碧狐一族,这一族的妖修便是以贪嘴著称,这也是一路逃亡以往,青梅一再抱怨吃食的缘故,不过不可否认的是,碧狐一族对于各种奇珍灵果的认知也是天狐七脉当中独一无二的,哪怕青梅本身出身低微。

    然而此时听得青梅如数家珍一般报出那桌子上的灵果,云裳却感觉就像是一个个巴掌打在自己脸上,这华舟、他的师姐和妹妹,还有那丰盛到哪怕是傻子都明白就算是道境妖王也未必能够集齐如此多种类的灵果宴,就像是一张张刻意用来在这个时候嘲讽她的笑脸,青梅在一旁说的越多,她就感觉那些笑脸的笑容更甚。

    “青梅,你不要说了。”

    “小姐,可是真的有——”

    “闭嘴吧,我们下去!”

    “小姐,那我们去哪里?”青梅怯生生的在一旁问道。

    云裳的身子猛地一顿,落在船舷边上的脚一停:是啊,离开这华舟她们主仆两个要去哪里?

    这一路上,她们早已经习惯了被人照顾,被人保护,习惯了颐指气使,习惯了杨沁瑜颇有些逆来顺受的好脾气,可一旦她们走下这艘华舟,所有的一切都要她们自己去应对。

    一瞬间,云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茫然,然而比茫然更多的却是对于未知的忐忑和恐惧。

    ——————————

    大伙儿先看着,这种装逼打脸的情节并不太擅长,但终归还是要学着去写,但又总感觉怪异的很。

    还得去输液,晚上争取再弄出一章来,昨天又不告而断了,这一章算是补昨天的。

    家里这两天有点乱,一家人都病倒了,昨天老丈人又来复查胃病,总之是脑子乱哄哄的。

    病已减轻,但并没有好,很奇怪,很长时间没得这么厉害的咳嗽了,输液这种事情更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可这一次除了头一天之外,如今又是连输三天。

    睡秋本人比较不喜欢输液,听人说输液等于慢性自杀,也不知是真是假,但这回真是有点扛不住的感觉,身体素质下降啊,在学校锻炼打下的底子正在被掏空。

    前后输四天液,感觉自己的寿元被紫气东来诀斩掉了四个月。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