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千四十六章 玄黄
    “这是?”

    杨君山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雪貂,尽管上面的空间封印完好无损,可他仍旧能够从这个空间水晶瓶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源自于元神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当然是来自于水晶瓶中的双层双色的液体。

    无色透明的水晶瓶中,上面一层看上去略微轻浮的液体呈现出了深玄之色,而下一层看上去较为黏稠厚重的液体则呈现出明黄色,无论雪貂如何滚动水晶瓶,里面的玄黄两色液体都不曾发生混合,哪怕它将水晶瓶倒立而起,那深玄色的液体还是会上浮而起,而明黄色的液体则向下沉淀。

    银光雪貂可怜巴巴的看着杨君山,尽管它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无奈它根本便没有打开水晶瓶空间封印的能力!

    “你想要打开它?”

    杨君山有些明知故问,可他还是想要确认一下,他有一种感觉,一旦将水晶瓶的空间封印打开,恐怕会有了不得的事情发生。

    银光雪貂窜到杨君山的脚下,两只前爪抓着他的衣襟下摆,可怜兮兮的在不断的摇晃。

    “好吧!”

    杨君山无奈的点了点头,事实上他自己也很是好奇那空间水晶瓶中的液体究竟是何物。

    在雪貂期待的眼神当中,杨君山拂出一道青金色的光芒,空间水晶瓶上的封印顿时失效。

    雪貂立马人立而起,用前肢将水晶瓶的瓶塞推开,而便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的神识便感觉到“嗡”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从瓶口处喷出,然后向着四周扩散开来,直到消失在极远之处他的神识感知不到的范围之外。

    杨君山定了定神,低头看去时,却见那雪貂已经拉长了身子,脑袋越过了瓶口扎进了水晶瓶当中,一股馨香的气味从水晶瓶之中传出,让杨君山都不经意多吸了吸鼻子,然后他便又从馨香的气味儿之中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透过水晶瓶,杨君山清晰的看到里面的玄黄两色液体随着雪貂张口吞吸而进入它的腹中,然而即便是雪貂从上汲取,看似对着最上一层的深玄色液体,可在它汲取的刹那,瓶底的明黄色液体便也跟着浮起,然后便是均匀且分明的两色液体一同进入它的腹中。

    在杨君山开启空间水晶瓶封印的时候,这只水晶瓶中的空间大小他便几乎已经确定,里面盛放的玄黄两色液体的体积至少也是这只雪貂体型的数倍,然而随着水晶瓶中液体的下降,雪貂的体型却并没有发生丝毫改变,这让杨君山几乎可以肯定,在雪貂的体内应当也存在着一处类似于储物空间的部位。

    然而就在杨君山仍旧在猜测这种神奇的双色液体究竟为何物的时候,在雪貂趴着的瓶口处突然发出“嘎啦啦”的声音,一丝丝的龟裂出现在了水晶瓶之上,这空间水晶瓶居然要自碎。

    可偏偏这个时候那雪貂的身子从瓶口处落了下来,它体内的那处用来储藏的空间已经满了,而水晶瓶中的玄黄色液体还剩下了一般,可偏偏从瓶口处出现的龟裂仍旧在脆烈的声响当中向下蔓延。

    “吱吱——”

    雪貂拽了拽杨君山的裤脚,又指了指正在崩溃的水晶瓶中的玄黄两色液体,显然是在告诉他不要浪费了。

    杨君山想了想,从储物戒里面鼓捣了片刻,然后手中便多了一只青绿色的葫芦。

    那雪貂见得杨君山手中的葫芦,一双小眼睛顿时变得贼亮贼亮,杨君山拍了她的脑瓜一下,道:“只是一只葫芦而已!”

    说罢,就见得杨君山将葫芦口打开,那水晶瓶中剩下的一半玄黄色液体顿时从中飞出,然后进入到了青绿葫芦之中。

    就在水晶瓶中的玄黄色液体被清灵葫芦吸纳一空之后,那只水晶瓶就仿佛失去了最后支撑一般,整个儿在噼里啪啦的声响当中碎了一地。

    银光雪貂“吱吱”叫了两声,然后向着杨君山做了一个拜伏的动作。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道:“你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你准备离开这里?”

    雪貂的脑袋如同啄米一般上下点了点。

    杨君山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带着诱惑的语气道:“难道说这艘巨舟当中就没有其他让人心动的宝物了么?”

    雪貂的目光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杨君山,似乎在理解他言语之中所要表达的意思。

    杨君山摇了摇头手中的清灵葫芦,葫芦里面却并没有发出液体晃荡的声响,但他仍旧道:“这艘大船里面还有没有与葫芦里面这液体相关的东西?”

    雪貂仿佛一下子明白了杨君山的意思,连忙兴奋的在地上跳了几跳。

    杨君山见状喜道:“还真有?那还等什么,咱们去看看!”

    雪貂“嗖”的一下化作一道银光在这片空间之中穿梭,杨君山也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然而片刻之后,雪貂的身形便在前面停了下来,杨君山来到它身边的同时也将目光看向了正前方的半空之中,那里正有一扇木门出现在云端,半空之中还有微风吹拂,然而在广寒灵目的注视当中,半空之中浮动的根本不是什么微风,而是一条横贯在云端木门之前的碎裂空间带。

    当杨君山带着雪貂好不容易穿过这条遍布空间碎片的风带来到云端的时候,这才发现这扇木门与先前他在定海舟的船壁之上开启的木门一般无二。

    “这不会是要从这扇门离开定海舟吧?”

    杨君山下意识的想到,手上却没有迟疑,一把将这扇木门拉开了。

    阴冷的船舱,昏暗的光线,四处蔓延的龟裂布满了所有的舱壁,所有的一切都被冰晶覆盖,一切都是静寂无声,这便是杨君山打开那道木门之后所看到的一切,而在他的身后,刚刚合上的木门不过是船舱中一道普通的舱门罢了。

    “噶吱吱——”

    刺耳的声音突然从脚下传来,雪貂吓得攀着杨君山的衣衫窜上了他的肩头。

    杨君山不好意思的抬起脚来,脚下的船板顿时恢复原状,他尴尬的笑了笑道:“哈,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说罢,杨君山的双脚之下渐渐的渗透出一层薄薄的光华,当他再次踏上船板的时候,却再没有什么声音传来。

    雪貂在前面,杨君山跟在后面,接连越过三四道舱门,他好不容易才按捺住了想要打开舱门的**,直到来到一座看上去比其他舱门大一些,同时看上去也结实一般的舱门之前。

    “是这座舱门?”杨君山问道。

    在得到雪貂肯定的答复之后,杨君山伸手推开了眼前这座舱门,而后充斥着**死寂气息的味道便扑面而来。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这种味道他并未没有遇到过,这是一种死亡后腐烂的味道,而且如此剧烈的味道从舱门之后的空间秘境之中传出,杨君山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死掉了多少东西,难道会是一座墓场?

    抬脚踏入舱门,身后的舱门立马跟着关闭,然后杨君山便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便要从半空之中掉落,好在因为之前那道云端木门给了他提示,杨君山一把捞住了吱哇乱叫的雪貂,同时身周涌起一片片庆云,整个人便缓缓的向着这片秘境空间的地面上落下。

    “咔嚓!”

    脚下传来的碎裂声让杨君山微微错愕,拨了拨脚下厚厚的灰尘,一根被踏断的骨骼出现在了脚下。

    杨君山随手将地面尺许厚的灰尘拂去,一具巨大的不知名兽类的骨骼便出现在地面之上,不过这具骨骼明显不完整,从肩胛到后肢骨盆斜斜断了一半,就像是被人整齐的劈断了一般。

    看着地面上的骨架,杨君山似乎明白了这座空间之中的腐烂的气味和死寂的气息究竟来自何处。

    将一根骨骼的断面拿在手中,杨君山略略查看便晓得这只兽类生前并不是被斩断,而是遭遇了空间之力,被整齐的切割成了两片。

    杨君山放眼向着空间极远之处望去,在广寒灵目注视之下,就见得眼前这片平川之上至少也有数十具种类不同大小不一的兽类骨骼,而且这些骨骼毫无意外的都并不完整,毫无例外的都死在了空间之力的切割之下。

    看样子这里同样也曾经遭遇过空间风暴的袭击,难道说这片空间当中的活物当初都是死在空间风暴的吹拂之下?

    就在杨君山胡思乱想的时候,雪貂已经跑的远了,杨君山见状连忙紧紧的跟了上去。

    在越过一片早已枯死且断折的树林之后,在一座崩塌的小山下面,杨君山清理出了一个洞口,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猎人的临时居住地点。

    跟着雪貂走进洞穴当中,在一片明显用作休息的石床之上,一张如同冰玉一般散发着森冷气息的长弓就放在上面。

    雪貂跳上石床,绕着这张长弓跑了两圈,却并没有与之做丝毫接触,然后便抬起头来朝着杨君山叫了两声,仿佛在说这张弓便是与那玄黄色液体相关的物事,然后便不再理会杨君山,而是在这座石床之上左嗅嗅又闻闻,不知道在寻找着些什么。

    “宝器?”

    杨君山双目之中寒光一闪,不由的低声惊呼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