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秘藏(求月票)

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秘藏(求月票)

作品:仙路至尊 作者:睡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槐郡位于桑州西南,与灵溢宗的枫郡,青木宗的松郡以及千湖宗的桐郡之间,原本就是整个桑州修炼界局势最为复杂的地域,在域外势力降临之后,槐郡的局势便变得越发的混乱。頂點小說,x.

    在槐郡某地的一处峡谷密林之中,杨君昊和杨君琪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峡谷深处,同时与二人返回的还有两尊青铜傀儡,而在这个暂时的栖息地内,桑椹儿则脸色苍白的靠在一棵树上,看上去娇弱无力,仿佛没有这棵树的支撑,她随时都会软倒在地一般。

    杨君昊没有丝毫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大树的另外一侧,狠狠的将口中的气息喘得均匀了一些,道:“暂时将两人挡住了,只是这座峡谷秘藏的守护禁制已经被突破了三层,只剩下这最后两层怕也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到时候说不得就要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了。”

    杨君琪默默的盘坐在另外一边,双手手掌一翻,各自握了一颗晶石开始打坐修炼,恢复体内耗损的真元,不过从她周身泛起的灵力波动来看,此时她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真人境第二重,可见在桑州这数年的游历当中,杨君琪也另有际遇。

    桑椹儿伸手一拽,两声轻微的声响传来,却见刚刚与杨君昊和杨君琪一同返回的两尊傀儡身上各自有一根纤细的透明丝线缩回到他的手中,若是不仔细看的话甚至无法察觉。

    两根丝线缩回道桑椹儿的手中团成一团,而在失去了两根千年冰蚕丝的牵引之后,那两尊傀儡当即战力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杨君昊瞥了那两尊傀儡一眼,赞道:“多亏了这两尊提线傀儡,这可要比寻常的天罡境傀儡厉害多了,要是没有这两尊傀儡,单凭这座秘藏的阵法禁制,咱们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桑椹儿苦笑道:“如今也不过勉强维持罢了,以我的灵识想要操纵这两尊提线傀儡也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要是四哥再不来,单凭咱们三个是逃不出秘藏的,毕竟堵在外面的那两个可是灵溢宗真传弟子当中的佼佼者。”

    “就算四哥来了又能如何,你也说了,外面那两位可是灵溢宗真传弟子中的佼佼者,太罡境的存在,四哥顶天了对付了其中一个,剩下的一个咱们谁能对付得了?”

    原本一直闭目修炼的杨君琪突然睁开了双眼冷冷的说道。

    桑椹儿闭口不言,杨君昊在一旁道:“十姐,说什么丧气话,我们应该相信四哥!”

    杨君琪却对杨君昊的话充耳不闻,而是对桑椹儿道:“弟妹,到了现在你还打算瞒着我们么?如果外面那两个人分明就是知晓你我身份,那我怀疑他们这一次肯定就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而是故意要用我们引四哥前来,别忘了外面那两个人当中的一个可是与四哥有过节。”

    桑椹儿躲过了杨君琪的目光,杨君昊在一旁半是劝说,半是维护道:“十姐,你是不是想多了,我们已经被困这么长时间,期间借助秘藏禁制交手也不止一两次,那两人也始终没有喝破我们的身份。”

    杨君琪正要开口说话,却突然听得峡谷外面有一道声音飘了进来:“桑师妹,怎得见得两位师兄也不晓得出来见上一面,难道师妹以为脱离了灵溢宗,我等便不认得你了么?”

    杨君琪索性闭上了嘴巴,杨君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桑椹儿苦笑了一声,道:“师姐猜得不错,外面那两个的确可能是发现了我的身份之后暗中跟来,不过他们或许察觉到了我跟君昊当年在灵溢宗的身份,却并不晓得君昊和十姐杨家人的底细。”

    杨君琪也不是有意要与桑椹儿翻脸,闻言叹了一口气,道:“但愿如此,不过老十三一颗心全在你身上,而我却早就注意到,这一处秘藏恐怕是你有意带我们发现的,实际上你早就已经知晓这处秘藏的存在吧?而且在进入秘藏之后,虽然你极力遮掩,但还是难以掩盖你对这里的熟悉感。”

    杨君昊神色愕然,顾不得身上的疲惫,努力将头转过来看向旁边的桑椹儿。

    桑椹儿苦笑道:“十姐猜得不错,却要比旁边这个家伙精细多了,不过十姐也当知道,我带你们来这里并无恶意。”

    “那是因为小昊对你的绝对信任!”

    杨君琪说了一句,然后又道:“如果你当真有恶意,也不会用这处秘藏中的宝物与我和十三共享了,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进阶聚罡境,更不会与你联手抵挡外面的两名灵溢宗修士。”

    杨君昊忍不住道:“这处秘藏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何你会连我也隐瞒?”

    桑椹儿面露苦涩之色,但还是低声道:“这里,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一处秘藏!”

    “师父?”

    杨君昊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的老师,也就是桑椹儿的父亲,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聚罡境修士罢了,作为一个外门长老,在整个灵溢宗都没有多少存在感,而这一段时间在这处秘藏之中陆陆续续发掘出来的东西,一看就是一位身家极为丰厚的大神通者的遗藏,如果老师桑根生真人有如此底蕴,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门长老。

    “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桑椹儿轻声说道。

    。。。。。。

    “程师兄,我们大概还有多长时间能够破开这些禁制?”

    徐天成一边问道,一边打量着周围峡谷中的情景。

    一名身着白衣且风度翩翩的修士几道印诀在掌心之中凝结而成,随后朝着前方一处树丛一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传来,一道雷光来回迸射,将这一片草丛炸了一个稀烂,而这里原本隐藏的一道禁制也被废除,然后便见得这位程师兄站起身来,道:“桑无忌的遗藏岂是那么容易就能破开的?”

    “不过你我在这里已经蹉跎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料想这峡谷中的禁制也所剩不多,应当就在这三五日吧,到时候躲在峡谷深处的那三个人一个也跑不掉!”

    这程师兄说话的语气之中自信十足,自有一股傲气在其中。

    徐天成闻言讶道:“师兄终于可以确认这座遗藏是桑无忌遗留下来的了吗?”

    “原本还有些疑惑,但从这一个多月来破解的密布于峡谷中的阵法禁制的特点来看,却是与宗门中记载的关于天宪府一脉的手段极为相似,再加上那桑椹儿的父亲桑根生便是当年追随桑无忌的铁杆,桑无忌临死之前将这一座秘藏的消息告知桑根生也说得过去,如今桑根生的女儿果真找到了这里,那当是再无疑问了。”

    程师兄的解释听上去合情合理。

    徐天成闻言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当初宗门当中不知多少人觊觎天宪府传承,可惜桑无忌自尽之后在无人知晓天宪府传承线索,宗门特意留下桑根生一脉,原本就有所怀疑,却不曾想那桑根生倒也能忍,直到他死也没有去寻找桑无忌的遗藏,却是让她的女儿暗中叛出了宗门,脱离了宗门的监视,好在运气仍旧在我们这一边,这么多年过去又让我等无意中发现了桑根生女儿的踪迹。”

    程师兄目光之中闪过一道炙热,沉声道:“想当年那桑无忌惊才绝艳,堪称本派道人境以下第一,若非犯下大逆不道的罪过,羞愧之下在宗门几位老祖面前自尽而死,如今的灵溢宗恐怕真正当家做主的还轮不到蓝葵师伯,他如果当真在这座遗藏之中留下了天宪府的传承,那你我将来未必成就未必就会比他低了。”

    徐天成迟疑了一下,问道:“天裕师兄,你可知当年那桑无忌到底犯下了什么大逆不道的罪过?”

    程天裕真人横了他一眼,道:“我也不知,宗门那些个知情的长辈一个个似乎也讳莫如深,你若有兴趣,不妨去询问罗簪师祖。”

    徐天成“嘿嘿”一笑,道:“我哪里敢?不过说真的,师兄,这座遗藏的事情我们要不要上报宗门?”

    程天裕似乎早已明白徐天成心中所想,斜着眼睛拉成了声调笑问道:“依徐师弟之见呢?”

    徐天成看了程天裕一眼,似乎并未注意到程天裕嘴角的嘲讽,低声道:“如果上报宗门的话,肯定会惊动那些道祖长辈,到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给你我剩下些残羹冷炙。”

    程天裕“哈”的笑了一声,道:“先破阵吧,所谓天宪府传承线索也不过是你我猜测罢了,就算是要上报宗门总也不能无凭无据,徐师弟你说是不是?”

    徐天成闻言一拍双手,道:“程师兄所言甚是,还是让你我彻底弄清楚了这一处遗藏的底细再说吧,不过接下来就要看师兄的了。”

    程天裕也笑道:“还要借助师弟遁空葫芦的穿梭空间之力,那两尊天罡傀儡虽不算什么,她的两个帮手实力也有限,但借助无处不在的阵法禁制却是个麻烦,而且也要防备他们还可能出现的同伙。”

    徐天成拍了拍胸腹,道:“师兄放心,几个跳梁小丑罢了,你我兄弟联手,道境以下修士怕过谁来?”

    ————————

    第一更来了,诸位道友,本月最后一天,跪求月票支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