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 窃听
    “要老夫说,你们天工坊就是闲的蛋疼,明明月末最后三天才是南天门最热闹的时候,你们却偏偏在月中搞什么交易会,这南天门暗市轮流坐庄,其他几家都是在月末,生怕人来的少了,便属你们天工坊搞特殊……”

    杨君山的身形刚刚在穿越空间通道之后稳住,耳中便传来了一个大嗓门修士的声音。

    或许是因为杨君山突然出现的缘故,那声音戛然而止,紧跟着两道仿佛能够刺骨的目光便盯在了他的身上,其中一道便属于刚刚那个大嗓门的修士,而另外一道则是一个全身上下都裹在了黑衣之中的修士,与杨君山当初在天工坊看到的那名黑衣修士的装扮几乎一模一样。

    杨君山心头“砰砰”乱跳,就在刚刚那两道目光盯上来的刹那,杨君山的灵识敏锐的捕捉到了两道沛然如同地火喷发一般的气势,眼前这两位修士赫然是两位道人老祖。

    或许是突然发现打扰到两人交谈的只是一个太罡境的小修,两位道人随即便转移了目光,明显对他并不太在意。

    那黑衣修士似乎对于大嗓门老祖极为熟悉,笑骂道:“天工坊向来如此,偏你这老货在这里叽叽歪歪,看,这里接待来宾的规矩本来是一个接着一个,就因为你在这里多说了两句,却是怠慢了下一位来宾。”

    那大嗓门修士嘴里碎碎念,却是转过头来瞪了杨君山一眼,似乎在埋怨杨君山来的不是时候,不过他却也不在这里多待,转身朝着黑衣修士身后的通道走去,似乎对于这里的一切轻车熟路。

    杨君山觉得自己遭了池鱼之殃,但却也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上前道:“见过前辈,晚辈第一次前来贵地,诸事不懂,还请前辈见教。”

    或许因为黑衣修士乃是一位道人老祖的缘故,虽然仍旧是一副黑衣遮面看不清底细的模样,但却没有之前那位生人勿近,只听他笑道:“看出来了,要是这里的常客不会像你这般紧张。”

    说罢,朝着身后指了指,道:“顺着这条通道往里走就能找到你的位置,暗市的交易会就要开始了。”

    暗市,杨君山心中一动,不知道这里的暗市与修炼界遍布各个郡县县城之中的暗市是什么关系,又或者两者原本就同为一体?

    而且这南天门不是天罡境与太罡境修士活动的区域么,怎得还有道人老祖出现,而且看样子来的道人老祖还不止一位。

    杨君山满腹狐疑的沿着通道走了进去,却发现脚下似乎有异物蠕动,低头看去时才发现脚下的通道根本就是一件法宝,随着他的走动,这件带状的法宝也在自行延伸,直到他走到法宝尽头的时候,这条带状法宝也恰好将他带到了一个座位跟前。

    这里是一座中央低而四周呈台阶状抬升的圆形建筑,一排排的座位随着一层层的台阶而升高,确保每一位进入这里的修士都能够看清楚中央的圆形平台。

    杨君山在来到他的位置的时候便察觉到周围有几道目光向着他看来,杨君山镇定自若,他的相貌已经进行过调整和遮掩,并不怕人看出底细,当然,这也只是指周围这些同为真人境的修士,若是当真有道人老祖盯上了他,杨君山可不敢保证自己的底细不会被拆穿,谁知道那些个道人老祖手中掌握着什么神通秘术。

    杨君山坐到自己位置上的刹那,周围一道投过来的灵识早已经纷纷离开了,杨君山抬眼向着周围大量,周围的修士大多都不以真面目示人,不过却也有例外,便如同他当时刚刚进入这里的时候遇到的那位大嗓门的道人老祖便不曾有任何遮掩,不过他一眼望过去却也没有发现任何一位道人修士,想来这些道人老祖能够参加这一次的交易会便已经很是难得了,天工坊想来也不会将那些道人老祖与他们这些真人境修士共处一处。

    除了不知道在哪里的道人老祖之外,场中不曾遮掩自家身份的自然就是一些有着显赫出身与背景之人了,便如同距离杨君山所在位置不算太远的一个熟人徐天成,身为灵溢宗的真传弟子,徐天成真人显然不屑于伪装自己的身份,想来参加这一场暗市交易会的修士也没人愿意去找他的麻烦。

    而此时徐天成便正在与做他身旁的一位同样没有遮掩身份的太罡修士正在言谈甚欢,不过从这位修士的衣着上来看倒不像是徐天成的同门,甚至连桑州修士都不太像。

    这两位真人虽然不屑于隐藏自家身份,却也没到了言笑无忌的地步,看似交谈热烈,可实际上却是用了隔音禁制,旁人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哪怕有懂得唇语之人也无法从他们的口型上解读什么。

    不过杨君山这个时候却突然起了冒险的心思,他想要窃听徐天成与他旁边那名修士之间的谈话。

    杨君山知道这实在是个疯狂的想法,且不说他能不能做到,如果一旦被发觉,在这等汇聚了数十近百位天罡、太罡修士,甚至道人老祖的地方,他可能马上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杨君山却也并未全然没有把握,他的底气便在于他所修炼的玄延拓灵术,以及这段时间精研苍玄老祖阵道手札在灵识运用上的进展。

    说来玄延拓灵术这道秘术神通还是杨君山从灵溢宗所得,而杨君山的阵道根基源于尹拙明和落霞真人,而这两位的阵道修为原本就与苍玄老祖一脉相承,而苍玄老祖又可以说是紫风派阵法一道的集大成者,因此,杨君山在得到苍玄老祖的阵道手札之后,其在阵法一道上的修为和感悟可谓是一日千里。

    要知道苍玄老祖当年号称“多宝道人”,可实则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号,那边是修炼界“第一大盗”,只是因为此人修为太高威名太甚,又出身名门,再加上失窃之人又没有证据,所以当时在修炼界虽然闹出了老大风波,但波及到他身上的冲击却并不深。

    而施展阵窃秘术,阵道修为固然是关键,但灵识、瞳术之类的辅助手段同样缺一不可,而这种可以用来突破隔音禁制,窃听他人言谈的秘术,对于苍玄老祖而言自然更是小道而已。

    一缕魂识如同轻烟一般从杨君山身上飘落,然后在地面蜿蜒而行,在不着痕迹的绕过了几名修士之后,这一缕魂识拐了一个大弯从另外一个方向接近了正在交谈的徐天成,这样即便是被人察觉,杨君山也能在第一时间舍弃这一缕魂识,让人无法按图索骥找到他的身上来。

    魂识微动,轻轻的触及到了隔音禁制,徐天成若有所觉,目光朝着身后扫了一眼,杨君山心中暗惊,马上停止了魂识的动作,甚至差一点都要切断了与魂识的联系,不过此时却又若隐若现的声音传到了杨君山的耳朵当中。

    “……天成兄……不便么?”

    杨君山看到是徐天成旁边那位修士在笑着说什么。

    徐天成笑了笑,也张口说了起来,这一次声音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没……是有哪个不开眼的想要窃听你我交谈,却被隔音禁制挡了回去。”

    那修士笑道:“这暗市之中藏头缩尾的就这么几个,其他人自然想要从咱们这里知道些什么。”

    徐天成也笑道:“此事也不止一两次了,只是不做反应的话反而会一次又一次被其他人扰的心烦,说起关于这一次暗市交易会由天工坊主持,风流兄可是听到过什么消息么?”

    那修士笑道:“我知道的未必就比天成兄你多,只是不晓得这一次又是哪一家宗门势力被灭门,然后一批的资源、法宝、传承之类在这里委托天工坊发卖。”

    徐天成则道:“我听到消息,可能是来自海外。”

    “海外?”那修士闻言点了点头,道:“倒是极有可能,听闻这些年海外修炼界乱的很,特别是域外势力降临之后,灭门覆家的人族势力特别多。”

    徐天成闻言点头道:“正是如此,内陆尚有几大宗门支撑,域外势力很难占得便宜,即便是在玉州修炼界,域外势力也是输多赢少,但海外修炼界一来势力更为松散,二来域外势力特别是妖族势力极为强横,再加上海外那些深海蛮荒巨兽众多,环境本就恶劣,此消彼长之下,海外修炼界这些年却是越发的艰难了,据说这些年有许多海外散修以及势力进入内陆开始重新营造势力,也不知是真是假。”

    那修士这时却有些神秘道:“只是如果真是一家海外势力被域外势力灭亡之后,这被灭门势力的东西又怎得会在仙宫暗市出现,天成兄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

    徐天成闻言脸色一变,低声道:“难道说那个传言是真的?仙宫真要向域外势力开放不成?”

    那修士摇头道:“开放倒不至于,但肯定有人暗中与域外势力有勾结,那家海外势力被灭亡之后,一应收刮的东西便通过那人在仙宫发卖,这也是为什么要走天工坊路子的缘故,毕竟天工坊向来不问东西来路,原本就是个正常的销赃渠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