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南天
    杨君山回头看去的时候,正巧那人也稳定了身躯抬起头来看向了杨君山。

    两人的目光对上的刹那,那后来之人的目光微微一凝,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目光在那小孩的身上停留了片刻,这才有些迟疑道:“这里是,仙宫?”

    杨君山没有说话,那小孩咽下了最后一点果仁,点了点头忽闪着大眼睛道:“是啊!”

    “那……”修士看了看周围如同围墙一般的小院。

    小孩头也不抬,伸手朝着杨君山的方向,道:“从这里出去就是了!”

    修士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杨君山,因为杨君山此时正在行走的方向便是这个看上去如同小院一般地方的出口。

    “在下贾东,不知道友如何称呼?”修士朝着杨君山拱手笑道。

    杨君山总感觉此人的笑容有些假,也微微抬了抬手,道:“在下姓杨,见过贾道友。”

    贾东真人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杨君山跟前,问道:“贾某却是第一次来这仙宫,不知杨道友可否指教一二?”

    杨君山目光微不可查的扫了小孩一眼,却发现他根本就不往这里看一眼,于是笑道:“不瞒道友,在下也是第一次来这仙宫,同样也是两眼一抹黑,知道的恐怕还没有贾道友多。”

    杨君山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小院的门户,抬腿就要迈出去。

    贾东真人见状连忙叫道:“杨道友,等等我……”

    当他一步踏出的时候却恍然有一种进出秘境时感觉到的空间之力在环绕,杨君山猛然回过头来却发现身后是一个小小的石窟,石窟之中却有一盏熄灭的油灯,又哪里有什么空间门户,而贾东真人却也不见了踪影。

    想到当初向观涛老祖请教的进出仙宫的过程,这些东西紫苑道祖可从来没有与他说起过,杨君山眼神一动,魂化的灵识分出一缕缠绕在了油灯之上,而后那原本熄灭的油灯居然渐渐的闪烁起了微弱的光芒,不过这光芒奄奄一息,看上去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style_txt;

    杨君山储物法宝之中摸出了一块晶砖放在豆大的火苗上烘烤,那晶砖居然就如同一块蜡石一般开始融化,一滴滴的灵液滴入油灯的灯盏之中,很快整块晶砖便完全融化,而有了晶砖所融化的灵液供应,那原本豆大的火苗也变大了一些,半寸长的火苗跳动起来甚至多了几分灵性。

    杨君山微微一笑,再次从储物法宝之中摸出一块晶砖开始在火苗上烘烤,这一次晶砖融化的速度便加快了许多,不过火苗却并没有增大,仍旧是半寸长,倒是跳跃的越发的欢实。

    在杨君山融掉了第三块晶砖之后,灵液便已经填满了灯盏,杨君山喃喃自语道:“三块晶砖便是三天的时间,进出仙宫果然就是在烧钱呐!”

    仙宫是一处修炼界高阶修士的汇聚之地,能够进入这里的修士的门槛最少也要在天罡境以上,而天罡境修士的灵液魂灯最多却只能坚持一天的时间,融化再多的晶砖也没用;而作为太罡境修士的杨君山却能够在仙宫之中呆三天的时间,三天的时间一到,灯盏之中的灵液烧干,他便必须要离开仙宫,下一次进入便只能在一个月之后,而天罡修士三个月才会有一次机会。

    杨君山转过身来向外走去,脚下的空间却在随着他的脚步而延伸,很快一道高耸于天际,仿佛被灵雾环绕的牌楼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他甚至能够在缭绕的云气之中看到牌楼正中的三个大字“南天门”!

    这里就是仙宫之中道境以下修士所能够聚集的地方了,至于道境以上的修士,据观涛老祖所言一般都是在广寒宫汇聚,至于广寒宫在哪里杨君山却是不知道,但他却知道道境老祖却是同样可以出入南天门的。

    杨君山猛地转身向后看去,仅仅十几步的距离他却已经看不到身后的石窟以及石窟之中留下的魂灯,只能凭借着冥冥之中的意思感应知道魂灯所在的大致方位。

    杨君山知道这应当是一种空间神通在阵法上的运用,通过苍玄老祖的手札,他大体能够确定这应当是一种迟迟天涯的空间神通的演化,别看他只走出十几步的距离,可在他每一步踏出的时候周围都有空间之力在延伸,实际上的距离早已经不知道拉开了多少里之外。

    南天门的巨大牌楼已经在头顶之上,杨君山向着牌楼对面看了一眼,却什么都看不到,深吸了一口气他便迈步从牌楼下面走了过去。

    又是空间之力的环绕,眼前的场景顿时大变,一座规划整齐的坊市出现在了杨君山面前,坊市之中来来往往的修士并不算太多,看上去似乎也并不算有多么繁华,但每当有一个修士出现的时候,身上**着的却都是天罡、太罡的修为波动。

    就在杨君山踏入南天门的同时,也有其他的修士从他身侧穿过进入坊市,同时也有修士从坊市之中走来,从他身旁向南天门之外走去,这些修士当中有的以真面目示人,有的却带着遮掩面容的面目或者秘术神通。

    这些修士彼此之间大多没有交流,杨君山站在坊市门口有些阻路,有的修士只管从他身旁走过,有的则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不过却也没人出言提醒于他。

    直到过得片刻,杨君山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原本有些僵硬的面孔缓和了下来,抬步向着坊市之中走去,可此时他大半的精力却都已经放在了丹田之中。

    “刚刚是怎么回事儿?”

    插天巨峰之上,杨君山的魂识凝聚成他原本的模样,看着匍匐在地上的穿山甲劈头就问。

    而就在穿山甲的旁边,已经将裂痕修补了大半的残锏仍旧在轻微的震颤着。

    事实上,就在杨君山踏入南天门的刹那,整个残锏都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要不是杨君山与器灵穿山甲极力镇压遏制,残锏自身就会从插天巨峰之上自行拔出。

    杨君山在进入南天门的刹那,全身真元被调动了九成来镇压残锏,以至于他的只能像是第一次进入仙宫被震惊了一般站在南天门口一动不动。

    “是召唤,有东西在召唤本体!”穿山甲低声说道,它的身躯同样在颤抖。

    “你在害怕?到底是什么东西再召唤?”杨君山皱着眉头问道。

    “不知道,但那种召唤带给我很大的危险,仿佛要粉身碎骨一般,这也是我当时极力协助你镇压本体的缘故,否则我应当趋从于本体的本能才对。”

    杨君山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再次问道:“能感知到召唤来自于哪里吗?”

    穿山甲迟疑了一下,摇头道:“除非放开本体,让本体自行寻找,又或者是你无意中接近了召唤本源所在,否则我无法指引。”

    “应当是空间阻隔!”

    杨君山似乎明白了过来,但同时也几乎可以确认那种与残锏有着超强感应之物应当就存在于仙宫之中,只是令他仍旧疑惑的是,即便是当初张玥铭身上的半截残锏,也不曾带给器灵以及本体如此强烈的召唤,这仙宫之中到底有什么?

    。。。。。。

    贾东真人见得杨君山一步从小院之中跨出,连忙从身上追上也跟着除了小院,然而他的眼前除了一片不明色彩的空间之外哪里还有杨君山的踪迹。

    “混蛋!”

    贾东真人暗骂一声,向着前面一眼却根本无从辨别方向,猛然回过头来却只看到一个两尺高的石窟以及石窟中的一盏熄灭的油灯。

    贾东真人警惕的向着四周打量,却发现除了这一个小石窟之外,便只有极远之处有一座掩映在云雾之中的高大牌楼。

    贾东真人伸手向着石窟上的油灯拿去,中途想了想又停了下来,而是先以灵识缓缓的向着油灯靠了过去,周围的一切都令他感觉到诡异,他需要先试探一下此物是否有危险。

    不料就在灵识接触到油灯的刹那,一道剧烈突然从脑中传来,贾东真人大惊失色,正要将灵识撤回,却突然有一道撕裂一般的疼痛传来,他的一缕灵识居然被强行撕裂之后吞噬掉了。

    贾东真人原本因为进行传送而苍白的脸色此时因为灵识撕裂的剧痛越发的惨白,他望着眼前这盏油灯有些惊惧的后退了两步,才发现这盏油灯不知什么时候居然亮起了一点豆大的灯光,而且那灯光给他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他几乎立刻就确认那灯光燃烧的恐怕就是割裂他的那一丝魂识。

    这里不能呆了!

    贾东真人心中戒惧更甚,他向着四周再次望了一眼,周围除了极远之处的那一道在云中若隐若现的牌楼之外再无他物,他只能硬着头皮朝着牌楼所在的方向快步走去。

    牌楼越来越近,而身后那个石窟以及燃烧着豆大火花的油灯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这让贾东真人松了一口气,待得他来到牌楼之外,见得牌楼上刻写的“南天门”三个大字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同样迈步走了进去。

    空间世界变换,南天门坊市出现在了贾东真人的面前,看着坊市之中来往的修士,贾东真人终于彻底放下心来,暗道这里应当就是仙宫真正的所在了。

    然而就在他刚刚向着坊市之中走了两步,贾东真人的脸色一下子又从惨白变成了煞白,一道远比之前撕裂灵识还要痛的多的剧痛让他堂堂一位太罡真人居然大叫出声,远处正在坊市之中来回行走的修士闻声向着惨叫传来的方式看了一眼,正见到贾东真人双手捂着脑袋踉踉跄跄的又转身向着南天门之外飞奔了出去,于是一个个露出了怜悯、同情或者戏谑的目光,甚至有的人还发出轻笑般的低语。

    “呵,终于又看到一个!”

    “可怜的家伙,八成是个散修!”

    “一个月以后再来吧!”

    “就怕一个月以后他还是没弄明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