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 > 仙路至尊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三道
    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应该足够了吧!

    杨君山将握在手中的金风玉露紧了紧,随即露出了一丝微笑,而后离开了西山山巅,任凭身后的雷光肆虐。

    “桑,哦,十三弟妹!”

    杨君山远远的看到桑椹儿与杨君琪两人一同从灵植园之中走了出来,杨君山顿时想到了刚刚到手的那一根五尺长的柳条,连忙叫住了桑椹儿打算打问一番。

    这桑椹儿乃是根正苗红的灵溢宗弟子出身,父亲又是灵溢宗真人修士,可以算得上是家学渊源了,而桑州修士对于草木之类的灵物知晓最多,这灵植园如今虽说是杨君琪执掌,可自从桑椹儿到来之后,她基本上就成了杨君琪的半个老师,好在桑椹儿大部分的心思都在灵桑树和灵蚕的身上,最多关注一下西山脚下入口处的那株小杨树,此外,杨家的事物并不算上心。

    桑椹儿脸色微微一红,杨君琪已经拽着她走了过来。

    杨君山要收苏长安为徒的事情,现在整个西山村上下都已经知道了,与他人相比,杨君琪本应该对这件事儿最为敏感才是,可出乎杨君山意料之外的是,这妹子反而长松了一口气一般,原本冰冷不够言笑的神色反而舒展了一些,看着倒不像以前那样生人勿近了。

    “杨,四,四哥,找我什么事儿?”桑椹儿问道。

    杨君山将那一条五尺长的柳梢抽了出来,道:“弟妹,你看这根柳条有什么玄虚不?”

    桑椹儿在见到杨君山抽出的这根常常的柳梢的时候便露出了思索之色,似乎果然看着眼熟,待得杨君山问完之后,桑椹儿又从他手中接过柳梢仔细查看了一遍,最后有些笃定又有些惊讶道:“鞭风柳?居然是此物?”

    杨君山却是听都未曾听说过此物,闻言一愣,道:“弟妹,此物到底是何来历?”

    桑椹儿瞟了杨君山一眼,道:“这鞭风柳应当是习州之物吧?”

    不等杨君山想个合适的说辞出来,桑椹儿已经自顾自的解释起来,道:“习州修士多习与风相关的功法和神通传承,这柳树虽叫做鞭风,可实际上却是叫招风才更贴切,不但如此,这柳树招来的风中往往还携带着浓郁的灵气,因此,习州各家宗门驻地多种植鞭风柳,不但有助于门下弟子修习风属性功法、神通,同时也能用来聚集天地灵气。”

    桑椹儿说着双手拉着柳梢的两头用力扯了扯,让杨君山都担心这柳条被扯断了,不过出乎意料之外的却是,这根柳条似乎看上去极为坚韧。

    只见桑椹儿神色显得更为肯定,道:“决然是鞭风柳不会错了,这鞭风柳的柳枝本身就是极为坚韧的灵材,乃是炼制鞭类法宝的上好材料,四哥你的手中不是有一条叫做‘蛇绞’的灵器吗,说不定能用此物再提升到了上品呢。”

    杨君山闻言不相信道:“就这跟柳条?难不成还是上品灵材?”

    桑椹儿肯定道:“五尺长的柳梢,就是上品灵材当中也是极为难得之物了,鞭风柳的柳枝鲜少有三尺长的,超过三尺长的柳梢就是上等灵材,达到六尺长柳梢的就只有上千年的鞭风柳才行,那可就是宝阶的灵材了,不过千年的鞭风柳极为难得,通常等不到千年就要自行朽坏掉了,而且一株千年鞭风柳所招来的灵气本身就相当于一条小型灵脉,上面能够有几根六尺长的柳梢就不错了,大多数还都是三四尺长的柳梢,哪怕在习州恐怕也只有紫风派这般与灵溢宗不相上下的宗门才会拥有。”

    杨君山听到这里,几乎就可以肯定桑椹儿说的决然没错,那萧香儿可不就是紫风派大神通者的后裔么,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拥有五尺长的鞭风柳枝了。

    桑椹儿看了杨君山一眼,道:“传说紫风派的护派大阵便以满山的鞭风柳为阵基,依托宗门之中的几株千年鞭风柳,构筑了一道极为庞大的‘风柳大阵’,集防护、聚灵为一体,在修炼界极为有名。”

    杨君山目光之中露出向往之色,不过却也只是一闪而逝,他也不从桑椹儿的手中收回那五尺柳梢,而是问道:“那么弟妹有没有把握将这根柳梢种成一株鞭风柳呢?”

    桑椹儿惊讶道:“四哥舍得?要知道这可是上等灵材,要是种在地上,那可就别想再用来炼器了,而且能不能种活我也只有五成把握,哪怕能够种活,一株鞭风柳也顶不得太大的事儿,而千年的鞭风柳恐怕至少也要几百年的额培育。”

    杨君山笑道:“总得看的长远一些,不是吗?”

    瑜城之南数百里外的夜空之中,这里曾经是燕山老祖与一位华盖道人大战并陨落之地,此时却正有一名相貌威猛的老者立于云间,身周有庆云相护,看上去却如同神仙中人一般。

    片刻之后,这老者突然转身向着左侧看了看,道:“玄元道友,百余年不见,别来无恙?”

    一道青色的拱形门户在数十丈之外的高空形成,而后门户徐徐打开,门中瑞气蒸腾,一位六旬老者从门户之中缓步走了出来,闻言笑道:“让归穹道友久等了,百余年未见,道友如今踏足庆云境,长生之途又进一步,却是可喜可贺啊!”

    归穹道人闻言微微一笑,道:“道友却也不差,虽身在瑞气境,距离庆云境却只剩一步之遥,而老夫却也不过是先行一步罢了!”

    玄元道人苦笑道:“到了你我这一步,一步踏出便可能耗费百年时光,老夫虽已身处瑞气境巅峰,可这一步能不能踏出去,老夫却是殊无把握啊!”

    归穹道人见得玄元道友似乎面有难色,便岔开了话题,道:“没想到这一次上面那些人会将道友派遣了过来,却不知道尚有一位道友却是何人。”

    “是我!”

    一道声音突然在天边响起,在两位道人的正前方,一道恢弘的道光在半空之中形成一座巨大的华盖,一位面带福相的中年妇人出现在华盖之下。

    归穹道人与玄元道人闻言先是一惊,紧跟着却又一喜,道:“见过紫苑道友,不曾想会是道友出现,这一次葬天墟之事我等却是平添了几分把握。”

    这位紫苑道人看上去似乎脾气不是太好,冷哼一声,道:“有什么把握,难道能将域外修士尽数挡在隔天网之外不成?左右不过是让域外之人多进来或者少进来一些罢了,哼,那些个上面的人自家算计出了差错,却要我们过来打生打死。”

    这紫苑道人过来便是一通抱怨,那归穹道人和玄元道人相视苦笑,两人却谁也不曾接话多言。

    那紫苑道人见得两人如此,冷哼一声,道:“这玉州也是,自家衰落的连个拿得出手的道人境修士也没有,前些年倒是有个燕山道人,可偏偏出自撼天宗,哼,自从那位寂灭之后,这撼天宗还能保住传承都是某些人大发慈悲了,居然还敢举全宗之力冲击道人境,简直就是嫌自家命长!”

    说着,那紫苑道人目光又向着归穹道人一瞥,道:“听说你还曾暗中相助那撼天宗?也不怕惹恼了上面某位,一道雷把你劈死?”

    归穹道人脸色先是一变,紧跟着又苦笑道:“不管怎么说,老夫当年进阶道人境之时也曾得了撼天宗几分恩惠,左右不过保它传承不灭罢了,又不是要这撼天宗自家复兴,重归往日荣光。”

    紫苑道人冷哼一声,道:“得亏你还算精明,当年看出了不妥,毅然断开了和撼天宗的牵连,在外州游历进阶道人境,否则这玉州怕是连一位道人境修士也不会有了。”

    归穹道人对于紫苑道人言语中的刻薄也没放在心上,而是道:“这一次我等三人被指派于此,又何尝不是因为我等三人早年都与这玉州有所牵连,这其中是否也是上面某些人刻意而为?”

    这话一出口,玄元道人脸色就是一变,就连那位看上去似乎口无遮拦的紫苑道人都没吭声,不过急剧闪烁的目光却是明显看得出来她此时心中并不平静。

    最终还是修为最低的玄元道人苦笑一声,道:“我等还是说一说应付葬天墟的事情吧,否则这一次要是太过难看,也不好向上面交代,不管怎么说,葬天墟这块的实力着实是各州最弱的了。”

    紫苑道人冷哼一声没有言语,归穹道人却笑道:“玄远道友说的不错,不过至少也比前些年好多了,自从撼天宗败走元磁山之后,其他各派倒也出了几个太罡境,好歹也能用一用了!”

    一年的时间在闭关修炼之中过得异常飞快,一道紫色的传讯符直接穿过西山村的护山大阵,来到了杨君山闭关修炼的密室跟前。

    密室之中的杨君山猛然睁开眼睛,仿佛整座漆黑的密室都铺上了一层双白色的光芒。

    只见他伸手一招,那道紫符便落入掌中,灵识扫过之后,杨君山淡然一笑,道:“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这一次葬天墟之行也未必不是一次机会!”

    <cente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