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欲望之门最新章节 > 欲望之门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4章 娇羞母女二
    酥软娇柔的黄萍萍嘤咛嘤咛的任李龙摆布,羞怩不堪又夹带着无限渴望的容颜绯红欲滴,妩媚的眸子水雾缭绕,宛若碧潭春泉一般荡漾醉人的波浪。

    在被窝里李龙开始了新一轮的耕作,从外面望去只看到被子一阵一阵的起伏着,却看不到欢爱的火热场面,但黄萍萍那火热急促的喘息和那娇滴、糯腻的呻吟却不断从被窝里传出来,“唔、嗯、轻、轻点啊、坏、坏蛋、嗯、好深啊~”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无法言状的酸涨痛快美感让黄萍萍难舍难离的迎合着李龙的深入顶撞,但当李龙太过于得太深的时候她那窈窕姣好、凹凸有致的胴体又不安的扭动着、绷直、颤栗着,而那粉嫩嫩的肉臀就微微摇摆作着闪躲的动作。

    黄萍萍的花田非常的紧窄、溽热,深的时候还会阵阵的收缩蠕磨,和她~娘亲的相比有着不一样的感觉,李龙深了自然还想深,但少妇却本能的闪躲着特别的深入,李龙那里肯罢休,双手大力的盘拿住人气那对白腻肥美的,死死的抱住她柔软盈润的娇躯,一只脚到她那双软绵绵的美腿中间,用自己的玉腿兜着她上面的一只玉腿蜷卷回来,另一只腿就死死缠住她另一只玉腿,然后借力在那溽热温润的娇小中重重地抽~插起来。

    黄萍萍闪躲不得,只能用身体的柔软性来承受李龙每一下打桩一般的,娇嫩幽深的每一下都得承受火热的撞击,黄萍萍不由得全身痉挛起来,冰肌雪肤跟着突突直跳,实在太深了,而且力度十足,仿佛把她那身子骨捅被戳穿一般,酸麻的感觉袭击着脆弱的神经,黄萍萍的声线都禁不住抖颤了起来,仿佛带着丝丝的痛楚和哭音,“唔、嗯、好、深啦坏、坏蛋、啊、别、别再、再戳、戳人家那里啊、啊、呜呜呜……”

    “不戳哪里啊?我的好萍萍大女儿!”

    李龙粗犷的喘息着。

    “……”

    黄萍萍被李龙一句大女儿给弄得浑身狂颤,娇躯越发的滚烫,下面那被李龙蹂躏多时的小妹妹更加的湿润,湿热的潺潺的从花芯深处流出,禁忌的刺激与被顶撞的痛快感觉直爽得黄萍萍几乎窒息,紧咬的银牙缝隙里哼唧出那让人魂飞魄荡的呻吟来,“不、不要说、说了啊、啊、坏、坏蛋、啊……”

    逐渐适应那个深度后黄萍萍肉嫩的一拱一挺的迎合着李龙的,李龙紧紧的缠住大女儿那迷人秀美的身子,挺着那粗长的兄弟在她的神秘花园里左冲右突,记记深入  。

    丰满盈润的在李龙的盘拿揉搓之下充血显得越发的饱胀,硬凸的俨然一颗鲜艳的樱桃,不时被李龙捻在指间搓弄着,柔软却充满着弹性的乳基把李龙的手指陷进去,软绵绵的,个中滋味让李龙疯狂。

    抛开所有顾忌的少妇完全的沦陷在的世界里,腼腆害羞的大女儿此时就是一个纵欲的,娇滴滴的哼唱着那动人的曲调,“哦、啊、嗯、好、好舒服啊、嗯、坏、坏蛋你、你、嗯、深了啊、啊……”

    在大女儿一声一声的娇嗲呻吟声中,黄玉珍只觉得慢慢恢复体力的身子再度空虚难耐起来,下面那敏感脆嫩的小妹妹再度渗漏出那羞人不堪的液,她不由得并拢双腿然后情难自制的厮磨着,一只手抖颤着抚摸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在被子畏畏缩缩的想伸到下面去拨弄那敏感的,羞涩的动作很是迟疑,却抵不过身体内那滚滚而来的渴求,两只葱嫩的玉指终于还是按在那肥嫩的鲜贝上……“嗯?”

    这时候一个十分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黄玉珍的丈夫、黄萍萍的真正父亲黄士府醒了过来,他撩开被子坐起来,大概是迷迷糊糊听到怪异的声音,睡眼微睁的望了一样睡在自己身边的妻子,疑惑的问道,“玉、玉珍,怎么这么吵啊!”

    黄士府的声音有些沙哑,多半是酒喝多了喉咙干的缘故。

    黄玉珍被丈夫忽然醒来给吓得娇躯僵硬、芳心欲死,哪里会回答他那类似于自言自语的问话呢,而黄士府也没望身边的妻子,而是迷迷糊糊的揉了揉那惺忪的睡眼,神经质一般嘀咕道,“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像猫叫,大冷天的哪来的猫叫,奇怪了!”

    黄士府依然是处于半睡醒状态,迷迷糊糊的要下床,便挪着那肥胖的身躯边叨念着,“在这里睡个安稳觉都不行,噢……困死了!”

    说着就打了一个哈欠,瞎胡看小说^.v。^请到风吹雪电子书论坛瞎胡的下了床,然后赶去厕所。

    黄玉珍感觉到呼吸都快停止了,芳心几乎要跳出胸膛来,羞愧的神色夹带着紧张不安的眼神偷偷的望了一眼胡床上的一对野鸳鸯,却只能看到鼓隆隆的被子安静异常,丈夫才一出去后被子便蠕动起来,起伏不定,大女儿那娇滴滴的喘息声微弱可闻。黄玉珍羞窘不堪,同时暗骂李龙那坏蛋色胆包天,丈夫醒来了他还要搞自己的大女儿,丈夫一会儿回来了怎么办?

    黄玉珍见灯火明亮,而丈夫刚刚起床就急急出去没注意,保不准回来便会注意到,所以她慌忙撩开被子倾身过去把床头边上那灯火吹灭,明亮的房间顿时昏暗一片,黑暗掩饰了很多东西,有被子里的、更有人母那羞耻、愧疚的芳心和那的娇羞不堪的芳容。

    黄士府很快便回房了,他似乎清醒了一些,见房间昏暗一片,他有些迷惑的嘀咕道,“怎么没灯了,刚才好像是有灯光的,难道我记错了?”

    “糊涂了糊涂了!”

    黄士府一路嘀咕直到爬上床躺下才安静下来,不一会儿那熟悉的鼻鼾声准时奏响。

    不多时,胡床上那娇滴滴的呻吟也开始伴奏起来,唯一揪紧心扉的人就是躺在丈夫黄士府身边的黄玉珍了,簌簌不安的她还得忍受大女儿被那坏蛋弄而发出来的荡人心魂的呻吟。

    作为一个妻子和一个母亲,她顾忌的东西太多了,在不安中她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只知道很紧张,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直到一个结实火热的身体钻入自己被子里的时候她才惊醒过来,经不住一声娇呼,“啊——”

    “怎么啦玉珍?”

    黄士府被黄玉珍一声娇呼再次弄醒了,转了个身面对着和黄玉珍,睡眼惺忪的问道。

    “没、没事,睡了个噩梦!”

    “噢——困死了,早点睡吧!”

    黄士府显然没注意到在自己身边躺着的妻子那闪烁不安的眼神,更没注意到妻子的被窝里就窝藏着一个裸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才刚刚从自己大女儿身上爬下来,全身上下都沾满了大女儿的香汗和液,此时他的双手正从背后绕到前面盘握着妻子那对柔软肥嫩的,而妻子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

    黄玉珍面对着丈夫,羞闭的双眼上那弯弯的睫毛紧张惶恐的颤抖着,却不能发出一丝声响,即使感觉到李龙那坏蛋已经把之物靠了过来她也不敢有大的闪躲动作,只是轻微的收缩着硕臀然后并拢双腿。

    而这时候李龙已经把那湿漉漉的粗长大东西贴到了股沟,那灼热的温度黄玉珍最熟悉不过了,她呼吸为之一窒,一双羞愧难当的眸子轻轻的睁开来,紧张的望着近在眼前的丈夫,被子里的玉手慌张的伸回到背后去,一只推搪着李龙那在自己粉腮、脖子、香肩上肆虐的可恶嘴脸,另一只急急忙忙的抓住李龙小坏蛋那根就要从背后插到前面去的那根火热东西,然后用可爱的脚丫子轻踢了一脚李龙以示警告,或许说是哀求更适合些!

    李龙根本不理会人母那肢体语言的哀求,一双大手在人母那对养育了两个如花似玉大女儿的肥硕上揉搓、拿捏着,捻着那两个娇艳的拉扯、磋磨、扭捏着,黄玉珍在李龙这般肆意无忌的侵犯下虽然无比羞急愠怒,但丈夫那熟睡的标志——呼噜未响她亦就是敢怒不敢言,簌簌颤栗的忍受着李龙对她娇躯的撩拨、挑逗,极力压制自己身体那越来越难于控制的春情。

    而这时候她丈夫黄士府转动了一下那肥胖的身躯,黄玉珍心虚得一动不敢动,但李龙的手却有一只从她的上溜了下去,坚决的拨开她那只掌握命脉的玉手,耸着熟练的找准人母的花房大门然后温柔的一挺,硬邦邦的肉枪从人母的背后无声插了进去。

    让人又爱又恨的大东西再度临幸进来,黄玉珍呼吸骤然急促,张着两瓣柔软的朱唇一口咬在被子上,喉咙发出一声难以名状的娇哼,“唔——”

    “又怎么啦玉珍?”

    黄士府醉意未醒,却还是有意识存在,听到妻子闷哼一声便有些纳闷,脾气本身不怎么好的他粗声粗气的。

    “被虱子叮了一口!”

    黄玉珍涨红的玉面羞愧不堪,却瓮声瓮气的咒骂着李龙。

    李龙一只手惩罚性的捻着黄玉珍的用力扭捏几下,柔软湿腻的舌头着她的耳垂,不断的给她的耳廓吹气,庞然大物就加大研磨力度,人母那香喷喷的丰腴娇躯霎时间簌簌抖栗,要不是黑灯瞎火的话她丈夫黄士府一定能看到近在眼前的妻子银牙咬被、面如红花、眼如秋波,一副古怪的神情。

    岳父加情敌的黄士府就在旁边,自己却上了他妻子和大女儿,这份禁忌的刺激让李龙浑身臊热难安,色胆包天的在黄玉珍的背后轻柔的耸动着身体,把庞然大物到人母最深的地方,然后再那里温柔的研磨、顶撞、旋转着,享受着当着她丈夫偷情的刺激。

    黑暗中黄玉珍面容火红欲滴,含羞带恨的眼神不时闪过几许欢愉的色彩,在李龙温柔的下,她那敏感不堪的身子骨渐渐的产生了反应,而丈夫就在眼前的那种紧张和刺激亦渐渐的使黄玉珍产生了异样的兴奋,滑腻湿热的不断的从人母那荒废多时的花田里潺潺溢出。

    那肥嫩硕圆的美臀在渐渐的迎合着李龙从背后的耸、插,肥沃水润的良田本能的蠕动、收缩、磨合着李龙的庞然大物,一双秀嫩的玉腿情迷意乱的纠缠着李龙的双脚,慌乱的呼吸全部吹拂在温暖的被窝里,如兰的气息让李龙迷醉,要不是床面大部分被黄士府那肥胖的身躯占据的话李龙恨不得把被自己弄昏迷过去的黄萍萍好大女儿也抱过来然后来个母女齐飞!

    黄玉珍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紧张万分的被李龙宠幸着,肥沃多汁的越来越无法抗拒李龙那根庞大的肉枪,深入到的长度让她如痴如醉,在紧张、惶恐和刺激、兴奋的作用下黄玉珍无声无息的了,僵硬的娇躯轻轻的抽搐着、痉挛着,一股股溽热不堪的花蜜从人母那熟透的花芯里冒涌出来,濡湿了下面的床单。

    李龙却继续的捣弄着,渐渐的黄士府睡熟了,能匀称的呼噜响起时黄玉珍银牙不由得一松,粉胯迎接着李龙大力的一插,不由得唔的一声腻吟,滚滚的潮水再度涌出来,似乎有流不尽的趋势。

    黄玉珍本来以为自己之前被小坏弄是情非得已,就是在丈夫身边被坏蛋从背后搂着猛亦能说是顾全大局,但自己怎么能在坏蛋插哪东西进来的时候感觉到刺激呢,而来临的时候非但没有愧疚感,反而觉得消魂、酣畅,难道自己真的是个?

    以上念头只在人母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已,继而再度陷入到的风暴里,后还得承受李龙的淹没,意识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李龙探手抹了些湿腻的花蜜涂在自己那羞人的眼上,那可恶的手指不时戳弄着紧凑、敏感的眼眼,一时只觉得那感觉酸麻麻的,可那坏蛋他……他竟然把手指戳到眼里面去,他、他个坏蛋,“唔——”

    黄玉珍眼被李龙的手指抠入,宛若电击一般颤抖了一下,霍然一收、往前拱了一下,两瓣肥硕、滑嫩的臀肉骤然紧夹,李龙的食指顿时被收缩的菊蕾夹住  。

    李龙吸吮着黄玉珍那圆润的耳垂,吹起道,“好岳母娘,放松点,要不然小婿我动作大了把黄士府岳父给弄醒来就不好了!”

    “你、你个坏蛋、杀千刀的,你、你不要说些羞人的话,谁是你岳母了!”

    “萍萍姐姐现在沉睡在胡床上,那可是小婿的功劳哦,阿姨不就成了小婿的岳母娘了?”

    李龙坏坏的松动几下腰臀。

    “嗯、唔、你、你坏、坏蛋、杀千刀的坏胚子你、你不要说了!”

    余韵缭绕在心头的人母黄玉珍似乎才想起大女儿来,不由得娇羞难堪。

    “小婿不说的,做的好不好?”

    李龙的手慢慢的在的菊花儿上旋转抠挖着,一拱一拱的耸动着庞然大物顶撞人母的最深处。

    “唔、不要、嗯!”

    黄玉珍再李龙研磨之下玉面潮红、眼角含春、媚眼丝丝,急促的喘息咻咻而火热,娇躯本能的迎合着李龙。

    李龙邪魅的道,“岳母娘的样子好哦,是不是想小婿弄快些呢?”

    “你、你、哪里羞人,你、你就弄哪里,你、你还说人家,你、你想怎么样?”

    黄玉珍声如蚊子的啐骂着李龙,柔润的玉手不安的伸回后面无力的推攘着李龙的盆骨,涨红如潮的容颜妩媚含羞,总是紧张不安的瞟向丈夫那张近在眼前的脸,羞愧不时在欢愉的神情下闪现。

    只听她接着瓮声瓮气的道,“去萍萍房间再给你弄好不好,求求你了,不要在这里!”

    “在这里多好啊,有岳父大人他的呼噜声作伴奏小婿就有无限的动力给岳母娘你效劳啊!”

    李龙狠狠耸动几下,钢钻一般的肉龙猛力顶入道岳母娘的里去研磨起来,那里肥水潺潺、肉汁火热、如麻,磨擦、吸吮起来的感觉教人骨头酸软。

    “嗯、嗯、唔……”

    黄玉珍再李龙的弄下发出阵阵压抑的呢喃,那压抑的性快乐憋得人母那张本来就潮红欲滴的脸蛋越发的红艳,“求、求、求求你、你了、唔……到、到萍萍的、的房、房去人家、人家随你怎么弄啊、啊!”

    “这可是岳母娘你自己说的哦,小婿可没逼你哦!”

    李龙邪邪的笑道,那双大手贪婪的在那对饱满、滑嫩的傲人上揉搓着,不时得意的望着熟睡的黄士府,粗长的庞然大物在望向黄士府的时候特别的兴奋、更加的暴涨,耸动得越发的频繁,深入到人母的成熟里卖力的研磨起来。

    “你、你干的坏、坏事还少了不成、嗯、别磨、磨人家那里、嗯、好酸麻、嗯、不行了、不行了、人家、人家要、嗯、啊……”

    黄玉珍忽然全身绷紧,红润性感的樱嘴再度把被子咬紧,嘴里发出一阵娇媚入骨的咽呜,“唔唔唔……”

    黄玉珍猛然反手回背后箍着李龙的头、双腿兀然抬起一只来勾缠住李龙的双腿,那硕圆肥嫩的美臀贪婪的猛拱回后面来,却是被李龙研磨得再度来潮。

    蓦然间一股热潮从人母的花田蜜道深处的花芯里涌,李龙只觉得深入到花芯里的当先受到洪流的冲击,一种被浓烈胶水涂鸦的感觉让李龙浑身抖了一下,接着那开合迅速的花芯再度紧咬着李龙那满目闯入核心的,满是的花径就紧缩、蠕磨,温热、柔软、紧窄的感觉让李龙畅爽难明,庞然大物在的里猛烈的抖动几下,差点就出去……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