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653章 谁是怪物?
    c_t;托尔斯泰那句话说的很对:傻吊的头脑都是一个熊样,而智慧的脑袋则是各有不同。( )

    话说的真没错,不只是智慧啊……

    这是一位身材完美的女子,第一次见面身上最让赛博坦感到惊艳的首先是那头美丽润滑的银发,如若冰雪王冠一般reads;。一席乌黑的貂皮围绕在她立体感十足的美丽五官上,与银发体现出了极大的反差高贵感,同事却保持了一种青春与活力的气质,最让人觉得扣人心魂的应该是那一双魅力四射的双眼,随时随地显示出一种与人为善的态度,使他有一种邻家姐妹的贴心感,却又态度谦逊而高贵。

    ……指的是腰部以上。

    腰部以下是很长很长大约七八米左右的……蛇身。

    赛博坦想了半天才想明白,莫非……您老人家姓白?还是叫青?问题是我不姓许啊。

    妖娆与富贵的感觉看来是兽性本能了,漂亮而性格外貌看来也是种族天赋了。也是,下半身分数都挪到上半身去了,要是在没有个高分数简直就跟英国学生一样屎了。

    “殿下,这位就是我所说的科伦纳?费丽莎。”

    “殿下。”

    声音好!好听!很好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沙哑却真的很好听……

    “哦……很难得啊。”老实说这都应该算是爬虫和无脊椎类了,但是硬生生安了个人身上去。赛博坦心中暗自点头,以前见到的话都是很恶心的,今天见到果然是恶心中带着异样的性感,这莫非就是人类的劣根本能?

    ……应该不是。

    “话说,你这魔法哪儿学的?有点吊啊?”赛博坦没等对方再开口,便市井秽语一大堆。也没看座也没客套,当时就问了一嘴:“要知道布尔凯索人是魔抗点满的,龙族来了也是百分百魔免的。虽有部分遗漏,但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你这诱惑的很到位啊,而且不单单是让人色?欲?冲动。问个问题,你怎做到的?——高文这样的高级精灵都被你给征服了,难得啊!”

    “嗯?诶诶?殿……殿下?”高文当时的感觉就是日了狗了,其实不仅仅是日了狗了,他现在想把自己日了的心都有。赛博坦的言外之意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我……我没有……什么被征服……”

    “刷reads;!”的一声,被允许佩剑的高文抽出自己的长剑,瞬间架在了一旁蛇女的脖子上。只等赛博坦一声令下,就一剑砍下去——表明心智:“殿下,我只是觉得她说的某些话也许对现在局势有所帮助。但绝不是……”

    “好了好了,我觉得没必要这么紧张。”赛博坦制止了高文接下来的举动:“我觉得有问题的时候就轮不到你出手了——先把剑放下,先问问这位小姐究竟是什么来路吧?嗯?”

    高文擦了擦脑门的冷汗,什么叫?刚刚没一剑砍下去真特么机智!否则的话跳进泰晤士河也洗不清了!这个时候就是乖乖的推到一边,不再说话。(棉花糖小说网 Www.MianHuaTang.Cc 提供Txt免费下载)

    “小姐你可以说话了。”

    “十分感谢您的宽宏大量,并没有象普通君主对待普通魔物那样,我叫科伦纳?费丽莎……”

    “假名?”赛博坦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

    “是的。”对方毫不犹豫的就认了,美丽的头颅点了点,不美丽的尾巴摇了摇:“因为真名我自己都快忘了,干脆就起个好听点的——用得多了,其实这才是真名。”

    “嗯,倒是同意你的说法——”

    “那么请允许我继续做自我介绍,打断淑女的介绍似乎并不足以现实绅士风度。”风情万种的白了赛博坦一眼,却并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反而像是自来熟的开玩笑:“我是蛇类魔物,但并非普通米娅种,祖上带有魅魔和眼镜王蛇血统。”

    “……哦,那就明白了——原来是天生血缘的能力,怪不得魔抗不管用。”赛博坦表示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而且能力并不高,只是个辅助作用……我多少有点明白了你自荐的本事和底气了——那么,你说你有办法帮我解决一半的法**队?说说看呗?”

    “其实也很简单,请给我钱。”对方一伸手就是要钱的。

    “……你知道这两天王都流行一个说法,说我把管我要钱的都打死了么?”赛博坦噗嗤一声忽然笑了起来,然后哈哈大笑——这两天心理压力太大,现在忽然之间发泄出来感觉真好,只不过自己看上去有点喜怒无常……原来如此,领导当久了都会变?态啊:“你还敢管我要钱?信不信现在我就让人把你拖出去打死,魔物?回答我,凭什么我要给你钱?”

    “不只是给我钱,而且要给我很多钱。第一,我不能白帮你,我不止要钱而且要爵位。第二,听说贵国女王是商人出身必然也会影响您吧?这样秀丽的美男子估计也会被影响一些商业气息——您知道花一个金币可以得到花成百上千金币能做得到的事情,叫做成功么?”

    赛博坦是真不知道对方哪儿来这么大的底气,一般来讲在史书中这种人不是流芳千古就是连登上史书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拉出去咔嚓了。老实说早俩月赛博坦也把对方拉出去咔嚓了,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

    “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与法国之间要如何如何?”赛博坦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掉进对方的逻辑思维里去了:“我们不是上一个王室,我们和法国之间的关系很……”

    “……殿下,您说的您信么?”对方就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赛博坦。

    “……我说的我就信,最起码打起来之前我信。”

    “那就晚了——我也不是让您一次性给我多少钱,不过不想投资的商人是拿不到钱的。”对方说的很恳切,而且十分的煽情——漂亮的女人往往拥有这种真正的‘魔力’:“殿下,您的国家并不强大,但是您很强大。但是如果法国集合整个欧陆来攻击您,您的海军又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多……我觉得出其不意的攻击就会让您彻底灭亡,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如果您肯信任我,我自己算过的!如果您给我三十万金币,我就能贿赂整个欧陆的所有可以贿赂得人!来帮助您一起进攻法国。您看,这么简单的事情,三十万枚金币就做到了。在你的国家,也就是四五条战列舰而已。”

    “……你……算过?”

    “是的,我游历过整个欧陆,和很多大人物有点关系。”对方的微笑带着调?情的感觉,妩媚的身段扭捏了一下:“我有很多人脉,而且不一般——这次我就是通过人脉,找到的高文公爵大人reads;。”

    “哦……”赛博坦眉毛一挑,看了看一旁站也不是走也不是的高文,嘴角一笑:“交际花啊,还是超级交际花。嗯,了解了——我也不知道你应该怎么坐下,那么我就让人拿来普通的沙发好了——基拉去让人拿大沙发过来。我呢……要和这位小姐聊聊,究竟她怎么计算的那么精准,三十万……是信口胡说,还是……。”

    “当然不是信口胡说。”对方微微一笑,将衣领翻开——然后从一对白嫩的巨?乳之间掏出了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着几张薄薄的纸。在这个年代这玩意是附魔的吧?这么薄却质量这么好?“这是我贿赂人的名单,以及我认为他接受贿赂的最终底线。我还可以跟您将他们各自的爱好——”

    “嗯,嗯……嗯?啧,有点带感啊……”

    大约一个小时后,赛博坦已经和这只蛇娘并肩同坐了。可以说举止亲昵的让人相信,甚至让人有些觉得暧昧。

    “啪!”赛博坦恨恨一拍自己的大腿,发出足够大的声响后兴奋异常。倒是把一旁的蛇娘吓了一跳,对方轻声呻吟了一下表示自己被吓到了。轻拍着自己的乳?房一阵摇晃,表示自己需要安慰。

    “很好!三十万枚金币?——我不会一次性给你,但我也不会那么小气!”赛博坦此时此刻的心情是愉悦的不要不要的,马上他的形态就变得乖巧了很多,不再像是一开始见面的时候撇着嘴一脸不屑了:“尊敬的小姐,您不是要贵族爵位么?我觉得现在一时之间也给不了你一个公爵,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个许诺一年之内你会是个伯爵小姐。我们都开诚布公一些,毕竟一开始不可能给你过高的爵位。但是我们跳过男爵和子爵这些没用的客套好了,现在我以我个人的名义……我用什么马车,待会我送你一套!我在城外给你修建和我这栋宫殿一样规格的住宅。别的也许不行了,不过现在我要给你一万枚金币作为先期投资——这不是让你出去贿赂人的,是给你个人的小费。事成之后,英国最肥美的郡县你挑一个,如果在爱尔兰我就直接封给你,在不列颠其他地方我就让女王封给你,这是我的承诺。”

    老实说赛博坦对一个p民这样简直是没天理,以一介亲王的待遇就算是对自己喜欢的情妇这个格调都有点低了。

    “呃……”费丽莎的表情却僵了一下,洁白的玉手在赛博坦的柳肩上抚摸了一下:“亲爱的殿下,您这样就不像是一开始那样害怕我是个使用魅惑的骗子了?”

    “哈哈,不是我自夸——你能骗的了我就能骗的了欧陆其他贵族。到最后整个欧陆不会有人相信你,但是我却可以在这里给你封个女公爵!——你的言语中不用多想都能知道你是个能权衡利弊的人,这个你不会不懂的。”

    少年漂亮的脸蛋上散发着足够诚恳的气息,然后轻轻拉着对方的几乎搂着自己的素手到,自己嘴边十分亲昵的亲吻了一下,不过……也就到此为止。

    并没有理论上别的领主就直接让旁人出去,然后办公室里啪啪啪算了的感觉。

    ——赛博坦高兴的要死——

    费丽莎害怕得要死。

    她几乎有些慌张的在自己的里摇来摇去,硕大的尾巴不安的晃着。性感而妩媚的容颜再不复刚刚的从容,反而是豆大的汗水如雨点般滑落。

    欧陆可没有什么逾制之说,最起码没有法律明文规定。

    她住在和亲王一样款式的郊外寝宫里,甚至还要华贵。她享受着和亲王一个等级的待遇,她见赛博坦只前还要对带着她的公爵俯首帖耳甚至不惜出卖自身,但是此刻她已经可以挺起腰板和几小时前要唯唯诺诺的公爵平起平坐,甚至更高一阶。她享受着可以说一招百年城凤凰的待遇!

    这一切都是赛博坦一个人的一个命令,完全跳过女王直接下令晋升。

    她几乎有些害怕——一切来得太突然,老实说她的确有在这里飞黄腾达的想法,但是……一切太可怕了!

    “我的……圣光啊。”没错,这位魔物娘的信仰可是纯正的圣光:“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这个看上去是个柔弱的美少年而已,在欧陆也就是个卖卖节操和屁股谋生的高级娈?童!这……这就是恐怖的布尔凯索人?这就是曾经杀了魔王,从虫群中拯救了世界的人?……这倒是……都说得通了。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怪物!自己奉行节俭的生活,碰到我却把姿态摆的比我更低来求我,毫不吝惜的赏赐给我这么多东西和荣耀,在他眼里似乎这些荣耀不值一提一样……不行不行,他真赢了法国,他会把我怎么样?他竟然一点都不想从我这里先拿到点什么,连碰我身子都不想,这不是个男人,这不是个人,这是个怪物!”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