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9章 476 狗
    女神当然基本上都没有节操,节操这东西根本就是身外之物。

    “节操这东西身外之物——话我都‘汪’了十好几声了,你什么时候召唤啊,召唤啊,召唤啊啊!!”

    好像犯了个严重的错误,就是身边这个太能闹了。赛博坦拿着手里的《亡灵书》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到了通县狗市似的,就算是买狗也得看好了品种。不能只是因为一时糊涂鬼迷心窍,被狗狗可爱的外表所迷惑。现在他的感觉就是自己被一只相当有活力的母狗围着叫,撒欢打赖卖萌一条龙服务,看着就那么……闹心!你你买只狗现在踹两脚就是了,毕竟这只狗从头到尾足足有一米八十多,类属大型犬。但是这么一个母狗play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你能让开点么?话让你选择召唤一个人怎么这么难?你就吧,平时你在埃及九柱神里像是比较好的朋友之类的——有谁……你哭什么?刚刚不是撒欢的很幸福么?”

    “啊?我哭了?……哦……的确是眼泪。”赛特在自己的眼角轻轻擦拭了一下,好像还不确认自己流泪了。这种无声不觉的泪水让她自己都有些奇怪,擦拭着眼角她笑着道:“这让我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情?这么幸福的泪水?”赛博坦有些感慨,似乎想到了自己和自己老爹之间现在有了点矛盾:“没想到啊,你们的家族虽然有点乱但是好像还很和美……”

    “不,这是痛苦的泪水——我想起来以前我一个朋友都没有,大家都喜欢和我作对。”眼泪从一双美目中哗啦啦的往下流淌,看样子颇有洪水决堤的感觉。但是此刻的她面部表情却似乎没有多大改变,只是单纯的在哭而已:“但是现在想一想哪怕是大家都不理睬我,好歹我们也是埃及九柱神……除了九柱神之外的诸神们也是!从来不跟我好,都喜欢我姐姐奥西里斯和伊西斯好!就连我老婆都偷偷摸摸和我对着干,我女儿也是不着调啊不着调……”

    “……你这是挺不招人待见的。”赛博坦愣了愣,身为高级神祗能混到这个地步也挺难得“你……究竟做了什么让别人不高兴的事情?”

    “没有什么啦……就是玩游戏的时候可能坑过奥西里斯。”

    “哦……那是他们有些小心眼。”赛博坦想了想自己上辈子,好像也没什么:“玩游戏的时候坑一坑队友这是游戏乐趣啊……”

    “没错嘛!我跟她们玩一个叫做的游戏,不小心把奥西里斯切成了十四分扔到了全埃及。啧,结果伊西斯小气嘛,找我老婆孩子一起反对我……”赛特破涕为笑,道:“还是你了解我……”

    “……喂,要点脸好么?”赛博坦有些惊奇的看着赛特:“你犯了这么大的罪,竟然……竟然没人找你的麻烦?”

    “?在我们九柱神这种永生的神格里,怎么可能会有事情?杀了就杀了,反正也能复活嘛……”赛特更惊讶的看着赛博坦,有些委屈的道:“连你也这么我……人家不干了啦……”

    “别撒娇,咱们的关系没好到那个地步。”赛博坦往旁边稍稍站了站:“我可没有你们埃及诸神那样死而复活的本事,你……别和我玩游戏了。”

    “等等!我们之间的游戏很有趣啊!你别离开的那么远啊,好不容易我熬过去了几千年现在你你是我的信徒!我保证以后我不出老千不耍赖也不会没有赌品了,奥西里斯的事情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所以请不要开玩笑啊……等等,我可以把我的玩具都给你玩。”

    “行了行了”赛博坦看了看对方,真的感觉这世界已经无所谓了——很可怜的黑美人,这简直就是个没有朋友的孩子啊:“活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幼稚……还玩具,多大岁数的人了?嗯……那我可就随机召唤了啊,虽然本来就是随机的。”

    “等等!——我先出去一下,我害怕。”赛特看赛博坦真的要开始召唤,也就不再做监工:“我去附近的圣光礼拜堂,你要召唤谁就召唤谁,我先去避难……”

    “你先等等吧——你去圣光礼拜堂?”赛博坦猛地一回头,盯着要往外走的赛特看了半天:“你……没病吧?阿伯拉罕一神教你不是应该最恨的么?他们让你的信仰灭绝啊。”

    “?我恨他们干嘛?”今天赛特和赛博坦之间的理念冲突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赛特回身道:“圣光是圣光,教派是教派,神是神,人是人。精神正常点好么?摧毁我神庙的是万恶的人类使用的宗教,又不是圣光!我明确的能感到圣光礼拜堂里的虔诚,好像可以保护我的样子——我只是去避个难而已。呐,就这样,借你的巴泽特小姐用一下,让她给我带个路行吧?”

    着,汪星人美女迈着猫步往外就走,只留下赛博坦一个人长吁短叹。

    此番言论发表自拥有神格的赛特动物神,还真是让自己有些无地自容。看来和历朝历代差不多,高层之间还是比较和睦相处的,只有低级小兵和屁民互相之间仇视的不行。

    三千年前的人在想什么?三千年前的伟人在想什么?三千年前大灾变之时的神都在想些什么——其实也是很平凡的纠葛吧?

    手里捧着那本邪恶的亡灵书,据是已经被改编过的了。本身的亡灵书作者肯定是埃及人,究竟是谁也许已经不再重要,也许是某个神庙的神官,也许则是很多神庙的神官。但是改编这本书的人叫做阿卜杜拉?阿尔哈萨德。

    并没有着急翻看这本邪恶的典籍——当然也许其本身并不邪恶,只是赛博坦带了意识形态和主观思想去看待这本书罢了。并没有忙着召唤,或者“试着沟通”这本书更为恰当。就连外面的军国大事他都没有忙着去管,而是专注着这本邪恶的典籍。

    他想要试验一下,真的想要试验一下!自己究竟能够“做”到什么地步。也许……接下来整个东方和整个世界都会被这不经意间,在这本书中的惊鸿一瞥而改变。老神们回归世界,世界则回归……哪里呢?

    赛博坦有些犹豫,究竟是把赛特再扔回这本书里去——当然那样看上去很残忍,还是就把她家畜化圈养了吧。或者……开始对老神们的复苏做准备,这样的话世界很明显就会变得更加多姿多彩。

    这让赛博坦作为一个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主导者有些纠葛,现在他甚至没办法和任何一个人商量。也许三千多年前自己的祖先不朽之王也有这样的估量,只不过他是在惊涛拍浪般的世界局势下做出艰难的抉择——是战还是逃。而赛博坦则是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下做出两难抉择,和平世界究竟要改变还是维持现状。

    现状就是大家互相之间你来我往,新月教和圣光教派PK的你侬我侬。各地领主之间也是打的火热,一幅你来我往的样子——但是这就是现状和秩序。

    “旧日支配者是贯穿过去、现在、未来的存在。那不可见的、不祥的旧日支配者们,比人类的诞生更早,从冥冥中的诸星来到原初的地球。在潜入大洋之下、度过万劫岁月之后,它们化作汹涌的黑暗波涛,登上陆地,支配地球的全部领土。它们在冻结的土地上构筑壮伟的城都,在险峻的山巅之上,建立起被诸神诅咒的、非属凡间之物的神殿。”

    这……也许就是以前的秩序,这是这本古书上所记载的一段话。赛博坦都能看得懂,可见应该具有神格才对。这一篇文字代表了这个名为的神系(或者达到这个力量),是来自于外星球的。这就冲破了星球的桎梏,同样也冲破了大灾变之后的世界格局。

    这本书里有很多疯狂的东西和注解,很明显主管观念都十分的强。描写的方面也有些问题,似乎把某些邪神的过于强大和无脑,不需要理由的至强……这未免就有些过分了吧。

    “这个这个……这是啥?他通过了亿万年而直入永恒,以南方和北方为他的冠冕,他是众神与人的主人,携带宽厚与威力的手杖和鞭子……?诶呀诶呀……克总发糖?这都是啥啊?”

    赛博坦盯着手里的书接着往下念了几句而已,还真别,那种令人感觉到残酷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心中如同刀绞一般的错觉涌现在胸口,令人不安的声音伴随着潜意识里的情绪逐步升高。这是一种凄惨的洗脑,就好像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重新降临在自己身上一样。被锯断了双腿,被蹂躏了肢体,血肉随着朽烂刀斧的拉锯而飞溅——一位拥有神格的老神变这样被彻底蹂躏的凄惨无比。执行这项残酷工作的便是一些让人恶心的低等种族,这些长着让人觉得浑身不适惨绿色鳞片的丑陋种族却能够依靠更加邪恶的存在。用邪恶的触手将这位老神捆绑,蹂躏,肢解,放逐到了裂缝的深渊之中……

    “……”赛博坦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这种感觉真的是……真的是……如同身受一般的恶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