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9章 207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第209章 207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作品:我的魔物娘军团 作者:李家成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在地球上这种骑士比武大会就流行得很(史实),在这个异界更是如火如荼。(首发)自从有了马鞍之后,所有骑士就跟装备刚刚成型的打野一样认为自己是爸爸,各种骚各种浪各种不要命。这种骑士之间的对决自然而然也就出现,中单solo(在竞技游戏中的含义常用来指单挑)。

    而在这个世界和在地球差不多,大家都是没有多少业余活动,当然了如果你口味够重的话这个世界有不少多余的啪啪啪对象。举办时机往往是庆祝骑士晋授典礼或皇族贵族间的婚典、一个国王或大贵族的来访以及种种喜庆、宗教节日等。诸如“回老家结婚啦”之类的flag更是树的飞起。

    一场比武大会有时要举行一周,比武场是城中广场或野外空地,周围有装饰漂亮的看台包厢供绅士民众观看,并有乐队演奏。骑士先进行马上枪战,两骑对冲以矛击对方,一方被击落地后,双方可在地上继续用手边的一切,刀子板凳大板砖互艹,艹的飞起直到一方求饶或主持人(一般都有倾向的黑哨)叫停。

    这种枪战有时骑士往往是为他们心仪的小姐之荣耀而战。

    赛博坦是有妇之夫,这个……再干这种事儿回家就是洗衣板,想都不用想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胜利者将获裁判官或一贵妇颁发的奖品,奖品一般都是贵妇自己,骑士是否接受关键看脸。

    据当初为了庆祝三十年战争胜利,珐王召开比武大会,战场上没死的但是珐王认为该死的,全tm都死了。颇有些战后大清算的意思,一场比武下来弄死了六十多个贵族,自男爵起至公爵品种繁多花样翻新应有尽有!——至不过骑士们依旧乐此不彼,为啥?赛结束后,凡活命的骑士与贵族们一起参加歌舞宴,得胜的骑士可亲吻一位可爱的女子甚至是魔物,并接受典礼中诗歌的赞颂。因此在这种比武大会上,“自豪、荣誉、爱情和艺术都为竞赛提供了传统的动机,魔物在此刻都能变得高贵”,骑士的忠勇和英雄精神得到彰扬。

    “……这种玄幻题材的东西原来真的存在啊,我还以为都是些幻象呢。看来艺术的确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啊。”赛博坦摇着头,一副感慨的模样听完了来自于裂拳者的介绍。

    “请恕我们拒绝,现在赛博坦也是伯爵了,他拥有自己的领地,他的领地就是卡那封——这是公爵大人亲口分封的。”爱丽斯菲尔的眼神变得坚毅起来,她并不委婉而是直接拒绝道:“当初我被封为薇儿世公爵,而我的丈夫继承了卡那封。我知道有人想要借这个机会让我们夫妻不和,可是也许他没有想到我丈夫竟然从未要求过卡那封的任何一丁点权利。”

    诶?还有这样一层意思么?赛博坦很纳闷,原来自己现在这么牛逼啊……

    “爱丽斯菲尔大人也许您搞错了,我的主人绝不是这个意思……”裂拳者赶紧解释一下,不过他心自己老板就tm是这个意思,但是你也不能明着出来啊——看来的确是戳到对方痛处了。

    还以为对方是个理性的女人,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虽然执掌卡那封,但她的心中竟然有如此之大的一块逆鳞——赛博坦。难道不知道逆鳞就是弱点么?

    “是不是我相信托拉斯公爵他自然会知道。”爱丽斯菲尔再次打断了裂拳者的话,作为一位女公爵她在自己的领地上也丝毫不给一个小小子爵任何面子:“回去告诉托拉斯公爵,伯爵大人要治理卡那封,没有时间去参与这种事情!要金币,我有,并且不吝惜‘施舍’——但是如果要人质,请亲率大军来此地讨要,我在卡那封等着他!”

    “……大人,大人……大人……”嘴唇长了好几次,蠕动了好几次,大人这两个字了好几次,老实舒波?裂拳者也算是老江湖了。但是也没见过这么不给面子的女人,心中又惊又怒又是害怕,实在不知道对方接下来是不是会因为自己一番话没明白而造了反,那自己可就算是完了。

    而爱丽斯菲尔此刻的强硬态度也是如此的严厉,甚至比婉拒上次讨要玻璃制作方法还要强硬。

    “您……想多了,赛博坦大人怎么可能会是人质?”咽了口口水,舒波?裂拳者此刻的大脑飞速的运转着。手指在桌子下捏得发白,而脸上却做出一副真诚的样子:“伯爵大人是新晋贵族,这次胜利与其在三方会战中的表现也是息息相关。而比武大会一般都有新晋贵族骑士的比武,这是规矩您也应该知道,怎么能是无事生非呢?我的主人托拉斯公爵也必然是为了伯爵大人着相——再也不是不允许您带兵进入岚盾,随时可以出入行走——最主要的是珐国这次派遣了不少有实力的爵爷前来参战,您知道我们都是些俗人虽然不怕死,但是最终结果会怎样关系荣耀问题。我的主人想要让伯爵大人成为代理骑士——作为杀掉地狱君主的勇士,怎能不被人重视呢?老实,珐国方面也是点名要见见伯爵大人的,总不能失了东道主的礼数。而且……赛博坦大人,您是一位战士,您会对挑战避而不见么?”

    “得对。”赛博坦忽然一拍板,他就显得真相是一个经不住挑唆的少年心性一样决定道:“我将前往岚盾——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我是爱丽斯菲尔的丈夫,她会服从我的。”

    “哦?”这……惊喜来得太突然,对方这个蛮子上套实在是太好了!“是么?那可就这样定了——”

    “赛博坦?!——”爱丽斯菲尔惊呼一声,诧异的看着独自作出决定的赛博坦。

    “爱丽斯菲尔——”赛博坦示意起身告辞的舒波可以退下之后,才低声对爱丽斯菲尔道:“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而我所要做的只是看似凶险,实则安然无恙的去当所谓的人质一段时间而已。随时我会逃出生天,你就放心吧。切记得十二月甲子日派赵子龙来船接应……”

    “……赛博?你又让人听不懂的话了。”

    “嗯,这就对了,你听不懂才正常!为夫即兴作诗一首——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二者皆可抛。”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