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0章 188 余波
    赛博坦交给爱丽斯菲尔的信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也成了一段悬案。不过赛博坦这次和迪妮莎离家出走倒是被爱丽斯菲尔当成了出门散心……

    也是,毕竟并非所有人都能掐指巡纹一算就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其实赛博坦和迪妮莎消失,爱丽斯菲尔最担心的会不会是他和迪妮莎私奔了——不是所有人都会随时随地想着:那里有魔王出现了,哪里又蹦出来毁灭世界的大怪兽了。那是奥特曼需要在意的事,与普通人无关。

    不论头上有多少高贵的头衔,什么女公爵、领主、城主、家主之类的,爱丽斯菲尔依旧心中深深的被一把名为鳏寡孤独的匕首深刺!虽然表面上可以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不过内心深处那种对于自己身份的惧怕是与日俱增的。幸福感来得太快太突然,忽然之间消失之后便没了往日的分寸,方寸大乱——寡妇,这个词上每一条裂缝都能不断的渗出毒药。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抚摸着赛博坦的脸颊,爱丽斯菲尔苦笑着的样子,虽然没有要哭出来的意思,但却是一种伤心惨目的极致:“不论如何你回来就好,只不过……这一次你改变的样子,还真是……让人难以一时之间接受啊。”

    “这个,这个是我两年之后必然出现的样子,我还在成长期嘛。”赛博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往常都是平视爱丽斯菲尔的,一开始萍水相逢之时甚至需要仰视这位漂亮的太太。现在时过而境迁,他竟然也需要低头俯视对方了:

    “唔……你倒是提醒了我啊?”以看似娇蛮的方式掩盖自己心中的真实惶恐,爱丽斯菲尔道:“我似乎嫁给了一个正在成长期的小男孩?不过……你们布尔凯索人都是怪物么?成长靠突变的?我们才一个星期没见面,你就长高了这么多?身体也变壮了,再也看不出是个女孩了?……不,也许化化妆的话还可以……”

    “爱丽斯菲尔……”自己的老婆是腹黑啊,这个真的没办法:“虽然浪费了两年的性命不过还好,我终于可以以一个真正男人的身份拥抱你们了——所以求求你,别再我身高的问题了,好不容易过去了。”

    “唔,好吧,暂且饶了你,一个星期没见面了——把所有事情抛给了我,听你去杀了个魔王?”爱丽斯菲尔的眼睛微微睁开,不怀好意的问道:“现在你想杀另一个么?”

    “嗯,你知道其实我差点被魔王给反杀么?”

    “?”

    ——参考消息——

    卡那封城杀死了一只地狱君主的消息随着其发达的商业往来,随着各大商队如插上双翼一般飞遍了整个英伦!过不了几个月便会传遍整个大陆……不过话回来,一句话传十遍就变味,传遍整个大陆那得变成什么鬼样子?

    不过很明显,这个故事正在以飞速变质。赛博坦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个主人公稀里糊涂的就变得高大全了起来。分明就是凭着一张臭皮囊,睡了一个可怜而且可恨的婊|子,(消音)翻了她几个小时之后抽到子冷袖子砍死了迪亚波罗,做的事情和刺客差不多。而且后来还被活活砍死,只不过运气好有个心地善良的女武神救了自己。

    就和狐狸的一样,自己只不过做了一件敢死队的事情——虽然,这件事情也需要些技术含量。自己可以是为了部落,鞠躬尽瘁了……现在这个故事正变成各种各样的模式,诗歌、故事、民间艺人的辞。

    不论如哈主角一个叫做迪亚波罗,另一个叫做赛博坦?地狱咆哮?布尔凯索这个没得跑了。唯一的主线故事清晰的是后者弄死了前者,唯一一句真话就是已经作为布尔凯索全族战吼的——

    很带感不是么?

    是为了纪念兽人,那句非胜即死还被翻译成了(loktar’ogar)。

    至于过程那就完全靠瞎编乱造了,赛博坦也不屑于。下面的人就根据自己的喜好如同亲见一般的胡编乱造,其实如果赛博坦的两句话就能描述完。“自己(消音)了个娘们,趁她召唤魔王不注意的时候一刀砍死了对方”就这么简单。

    但是到了评书艺人、吟游诗人口中——你TM想要饿死我啊?这么短你是打算弄死我么?

    于是,赛博坦如何如何血战魔王三百回合,惊天动地一天一夜。斗智斗勇这逼那个,各种不科学也不魔法的版本开始涌现出来。甚至很多地方很多人稀里糊涂的劫道也开始用他的名字——

    不过,这些传之所以能够流行的如此之广,有别于诸多骑士意淫文的最重要原因是:

    大家实打实的看到了迪亚波罗的尸首!全欧陆范围内有点本事的法爷也都能感觉得到的确有个什么玩意在天边出现——没冒出来呢就被弄死了——当然了,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远在天那边,就算真的出来了也无所谓……

    只不过等到消息和诸多版本的诗歌(那个年代的流行歌曲)流传到了王都岚盾,再流传到一对变态母子耳朵里。那就完全是两个意思了——有权力的人当然想法比较单纯。

    “马上叫赛博坦那给我过来!我要他我要他我要他!——”王后陛下目光是那样的单纯——单纯的赤果果的欲|望。王后陛下的命令就是权利,所以一纸公文要求赛博坦进京面圣,回岚盾军区述职。

    不过嘛……此刻的赛博坦正搂着……自己的干女儿。

    月亮在白莲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了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双人床旁边,听爸爸的话。

    “呃……真的没什么好的啊,我的爱莉,斩杀魔王的故事就这么长,两句话就结束了。”赛博坦觉得自己换了个新造型,怎么没人两句?现在就连自己的干女儿看着自己的模样也是两眼放光。好吧,现实世界就是这样无情:“妈妈和我要休息了,你也去睡觉吧……”

    “我不!——爸爸陪我睡!”

    “……听话!爱莉!”

    “妈妈们和爸爸就能在一起,凭什么我不行?——我也和妈妈们一样担心爸爸,我也要和爸爸一起睡!”

    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